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章 人人都恨乔纳森

第二章 人人都恨乔纳森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章 人人都恨乔纳森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413

    第二天一大早,乔纳森被罗宾逊的敲门声从睡梦中给吵醒,他睡眼惺忪的问:“有什么事吗,这才几点啊”

    “领主大人,按照礼节,你今天要去拜见岳父的。 更新最快”罗宾逊道。

    “原来如此。”乔纳森挠了挠蓬乱的头发,无奈的爬起来。

    这个异界比起原本生活的现实世界来有着诸多的不方便,没有电是最重要的一个。

    除此之外,牙膏洗面奶沐浴乳之类的日用品也一概没有。刷牙的程序改成咀嚼一种叫做“银叶草”的叶片,嚼过之后满嘴的清香,效果倒是不错。而洗脸和洗澡用的是做工很粗糙的肥皂,虽然洗的还算干净,可惜没有香喷喷的味道,这让乔纳森觉得很不习惯。

    等收拾妥当,穿好了礼服,乔纳森往镜子前一站。

    镜子里的乔纳森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果然是人靠衣装。乔纳森虽然名声臭了点,但样貌还是不错的,如果是个不知道他恶名的人,大概会以为遇到了一个英俊的贵族绅士小伙子呢。

    “娜娜太太来了。”乔纳森正对着镜子自恋着,罗宾逊的声音从身后响起来。

    乔纳森回头望去,就见瑞琪儿和娜娜牵着手站在身后。瑞琪儿穿着一身淡绿色的裙装,风格有点类似原来世界里欧洲中世纪贵族的衣服,华丽无比。至于娜娜则延续着她可爱的风格,一套鹅*的蓬蓬裙,显得十分娇小可爱。

    “领主大人,马车已经准备好了,我们走吧。“罗宾逊道。

    乔纳森点点头,四人鱼贯走下楼梯,来到大门口。

    直到此刻乔纳森才第一次来到房子之外的地方,他呼吸了一口清爽的空气,抬头看了看蔚蓝的晴空,心说没有污染过的环境就是好啊。

    “上车吧。”一辆四匹马拉着的马车在身前停下,罗宾逊为乔纳森拉开车门道。

    乔纳森却没有上去,而是回头对娜娜和瑞琪儿道:“女士先请。”

    瑞琪儿一愣,脸上露出不可理解的表情,不过看到乔纳森那温柔可亲的笑容,这才拉着娜娜一上了车。

    等她们坐好,乔纳森和罗宾逊也跟着上了车。

    瑞琪儿和罗宾逊坐在一侧,乔纳森和娜娜这一对新婚夫妻则坐在另一侧。娜娜大概是有点没睡够,才刚一上马车就靠在乔纳森的怀里睡着了。

    乔纳森低头看着娜娜晶莹如玉的小脸,忍不住的捏了一把。小家伙立刻就报复性的流出了一道长长的口水,弄湿了乔纳森的袖子。

    “咳领主大人,手绢。”罗宾逊咳嗽一声,从领口掏出个手绢递给乔纳森。

    乔纳森尴尬的擦去袖口的口水,心说娜娜睡觉居然还流口水,该不会还尿床吧

    马车启动了,还算平稳。这算是乔纳森两个人生里第一次坐马车,不禁有点兴奋,不过很快他就发现坐在对面的瑞琪儿有点不对劲。

    这位冰山美女管家的年纪并不大,以乔纳森常常在酒吧昏暗的灯光下估算女人年龄得来的经验判断,她应该不会超过二十五岁。

    她的容貌其实很美丽,眼睛是蓝色的,好像一汪深蓝色的湖水。可惜的是她的脸上总是挂着一层让人不敢靠近的冰霜,也从来没有笑容。

    瑞琪儿端坐在乔纳森的对面,目光不时的扫过来,在他的脸上停留那么一两秒钟。一旦发现乔纳森看过来,就立刻飘走,假装看着窗外的景色。

    乔纳森心里暗笑,想当年他在酒吧混迹的时候,这种外表冷漠内心*的妞见多了,最后还不是被他一个个的拐上了床。

    “难道她一直暗恋我吗”乔纳森琢磨着。不过他很快就否定了这个念头,因为他发觉瑞琪儿望过来的眼神里没有爱慕,反而带着三分的怨恨和七分的猜疑。

    “不好,难道被她发现什么不对劲了吗”乔纳森心中一动。

    乔纳森一直引为座右铭的一句话是“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既然发现瑞琪儿有点不对劲,他决心主动出击。

    “罗宾逊啊,昨晚的事情你想的怎么样了”乔纳森开口道。

    罗宾逊微微一躬身道:“我已经叫人去镇上打听了,一定会为大人挑选几个身体健康家境清白的人选。”

    “其实我觉得不用麻烦了,家里不就有个很好的人选吗。”乔纳森笑眯眯的道。

    “大人说的是”罗宾逊的年纪有点大了,茫然的不知乔纳森指的是谁。反倒是瑞琪儿很敏感,听到乔纳森的话立刻瞪大眼睛,嘴角微微的抿起来,看来有点紧张。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啊。”乔纳森用很暧昧的目光在瑞琪儿的身上从上而下的打量了一遍,他的目光好像能把女人的衣服剥光一样,再配上他微微扬起的嘴角,简直是再完美不过的流氓相了。

    瑞琪儿的脸居然了,她用略带恼怒的声音道:“大人,请你放尊重点”

    “领主大人,瑞琪儿可是信奉最高神的修士,是不能亵渎的”罗宾逊也慌了,焦急的道。

    “我只是开个玩笑而已。”乔纳森摆摆手道,“难道你们不觉得旅途很无聊吗。”

    罗宾逊这才松了口气,而瑞琪儿的脸色却非常的难看,似乎对乔纳森的话耿耿于怀。

    其实乔纳森已经后悔了,就在方才瑞琪儿说出那句“请你放尊重点”的时候,一个记忆的碎片涌上心头,让乔纳森明白为什么瑞琪儿的目光里怀着怨恨了。

    就在德伦特老爷去世的那个雨夜,乔纳森和瑞琪儿在房间里收拾德伦特的遗物,谁知道他忽然*大发,要趁着没人的时候*瑞琪儿。

    当时瑞琪儿说的第一句话就是“请你放尊重点”,然后拼死的反抗,最后在乔纳森的右手小臂上咬了一口才算挣脱魔掌。

    乔纳森回忆到这里,不禁隔着衣服摸了一下右小臂上还没有完全消掉的咬伤。这个举动恰好落在瑞琪儿的眼中,她的脸更红了,而目光里的情绪已经从怨恨变成了愤怒,乔纳森不禁猜测如果此刻她手里有一把刀的话,会不会捅过来为民除害。

    “唉,这个身体原来的主人还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坏蛋呢”乔纳森虽然在原本的生活里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至少还有基本的道德。而捡拾起来的记忆碎片明白无误的告诉他,原来的乔纳森根本就是一个*。

    心中有愧,乔纳森也不好再去招惹瑞琪儿,只能把目光投向窗外,很快就被美丽的田园风光给吸引住了。

    “那是什么花”乔纳森忽然看到一片紫色的花田,无数紫色的美丽花朵在微风中摇曳着,他不禁把马车的玻璃窗打开,一阵花香立刻涌进车子里。

    “那是薰衣草啊。”罗宾逊道。

    “真漂亮。”乔纳森情不自禁的道,“这样的花田还有多少”

    “并没有多少,这种东西又不能吃,只是好看而已。”罗宾逊道。

    “这倒也是。”想到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还很落后,乔纳森猜测农业环境还处在你耕田来我织布的时代,土地大部分都用来种植庄稼,而不是没用的花朵。

    “我的领地有多大呢”乔纳森翻遍了记忆碎片,也不见这方面的信息,显然以前的乔纳森根本对此一无所知,他只能开口问罗宾逊。

    罗宾逊脸上一喜,心说大人结婚之后果然有责任心了,以前他可是从来不过问这些事情的。

    “领主大人,你眼睛所能看到的地方,都是拉文霍德家族的产业,现在都交给佃农在耕种。”罗宾逊欢喜的回答道。

    “呃这么大”乔纳森差点就要掰着手指头计算这广大的面积了,不过他很快就放弃了,因为他就算加上脚趾头也算不过来。不过发现自己居然拥有这么一*的产业,他简直心花怒放。

    “老子以前给老板和客户当孙子,那是因为命运没给我机会。现在我有机会了,一定要做一番大事。”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豪情,一下子涌上乔纳森的心头。

    不过他这番激动的样子却把瑞琪儿吓了一跳,因为眼下乔纳森的表情和那天晚上*大发要*她的时候一模一样。幸好马车里还有罗宾逊和娜娜,不然瑞琪儿真的要大叫救命了。

    马车经过一段坎坷的路段,有些颠簸。娜娜被晃醒了,她睡眼惺忪的问:“到了吗”

    “还没呢,你再睡一会吧。”乔纳森和善的道,还特别用手揽住娜娜的小脸,让她躺的更舒服一些。

    娜娜嗯了一声,翻个身,侧躺在乔纳森大腿肉最多的地方,昏昏沉沉的又睡去了。

    路途还有一半,乔纳森又不想让瑞琪儿误会他依旧怀有狼性,只能探头探脑的看向外面,这个时候他才发现马车的后面跟着两个背着长剑,身穿黑色皮甲的男子,他们正跟随着马车一路气喘吁吁的狂奔着。

    “他们是什么人”乔纳森惊讶的问罗宾逊。

    “是大人的保镖啊,每次出门都带着的。”罗宾逊道。

    乔纳森一愣,随即在记忆里找到了有关的片段。以乔纳森恶名远扬的程度,他如果单身一个人出现在龙溪镇的话,只怕会被人给暗杀掉,所以为了安全,每次出去干坏事的时候,乔纳森总要带上数目不等的保镖,用来帮他欺压良善。马车后面狂奔的两个是领地卫队的战士,被派来做这次出门的保镖。

    “停车,停车”乔纳森敲了敲马车的车厢。

    马车放慢了速度,渐渐的停了下来。

    “领主大人,你要做什么”罗宾逊不解的问道。

    乔纳森没有回答,而是推开车门下了车。

    两个保镖站在车后,一边大口的喘着气一边茫然的看着乔纳森,不知道他要做什么。

    他们都是中等身材,面带菜色,似乎营养不良。身上穿的皮甲破破烂烂,剑似乎也生锈了。乔纳森眉头一皱,觉得有点不对劲。

    乔纳森绕着马车走了一圈,然后对两个保镖道:“你们两个站在门边的踏板上,抓住扶手,不要摔下车子。”

    “领主大人”两个保镖都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眼前这个人是坏的冒水的乔纳森吗,是那个几乎要把每个下属都折磨疯掉的坏蛋乔纳森

    “以前是我不好,让你们受累了,以后出门的时候你们就站在踏板上,不用这么辛苦。”乔纳森到底不敢不带保镖出门,不过却可以提高他们的待遇。

    说罢乔纳森回到了车上,两个保镖还是有些犹豫,直到乔纳森再三的招呼,他们才登上马车站在两边的踏板上。

    “领主大人,你变的成熟了。”罗宾逊很开心,自从昨天昏迷之后乔纳森就变了一个人,昨晚喝了酒那么多的酒,却出奇的没有*,今天的表现也很规矩,这让一直希望乔纳森改邪归正的罗宾逊感觉到一丝希望。

    乔纳森笑了笑:“总不能让他们一直跑到目的地,如果累的都站不稳,还怎么保护我”

    其实这并不是乔纳森真正的想法,让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他一贯信奉的暴力主义在起作用。

    乔纳森知道他这个领主的位置并不是稳如泰山的,起码那个讨厌的弟弟克里斯就不得不防,还有那些厌恶他的民众,说不定会闹出什么乱子来。这种情况下,他打算先施展怀柔的手段把领地卫队的人都拉拢过来,有了强力的军队支持,就不用怕有人捣乱了。

    虽然马车上多了两个人,但是四匹拉车的骏马脚力不错,还是很轻松的将众人拉到了目的地霍顿庄园。

    马车停在霍顿庄园的门口,已经有一些人在门口等待了。罗宾逊先下了车,然后替乔纳森打开车门。

    乔纳森拉着刚刚睡醒的娜娜,笑容满面的从马车上走下来,刚想跟陌生的娘家亲戚打个招呼,却发现迎接他的一群人个个脸色不善。

    “娜娜,你没事吧”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一看见娜娜就大声的叫喊起来。

    “妈妈”娜娜的脸上立刻绽放出如花的笑容,挣开乔纳森的手扑进那女人的怀里。

    “原来这就是我的岳母啊。可丈母娘看女婿不是应该越看越开心吗,为什么她的脸色那么难看,好像我不是他的女婿,倒像是绑架了她女儿的坏人一样”乔纳森郁闷的想着。

    而一个粗壮的男人铁青着脸走了过来,对乔纳森道:“霍顿子爵在里面等候呢,跟我走吧。”

    “你是什么人”乔纳森奇怪的道。

    身后的罗宾逊使劲的拉了拉乔纳森的袖子,低声道:“这是大人的岳父,德雷克霍顿先生。”

    “呃岳父大人你好。”乔纳森原本的记忆里可不存在眼前这个人的片段,他只能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想跟岳父大人握个手。

    可惜德雷克根本没给乔纳森机会,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一大群霍顿家族的人走在前面,乔纳森和罗宾逊,瑞琪儿,还有那两个分别名叫詹姆斯和保罗的保镖跟在后面,一点都没有贵客的感觉。

    “我说罗宾逊啊,娜娜不是那个什么子爵的女儿吗”乔纳森觉得有点不对劲,小声的问罗宾逊。

    罗宾逊有点尴尬的道:“领主大人,你的婚约的确是和霍顿子爵的女儿梅丽莎小姐定下的。可是老爷去世之后,霍顿子爵就反悔了,只肯把他的侄女娜娜嫁给你”

    “真是人走茶凉啊。”乔纳森恼火的道。

    “这个也不能怪霍顿子爵啊,是大人你自己给他们的把柄。”罗宾逊汗颜道。

    “呃我做了什么我大概是昨天撞了头,有些事情记不得了。”乔纳森见罗宾逊的脸色有异,不禁好奇的问。

    “还不是大人你上个星期去诺丁堡的赌场赌钱,输光了之后被人剥光衣裳在大街上裸奔的事情。霍顿子爵借口说你丢了贵族的脸,才反悔的。幸好瑞琪儿据理力争,不然连娜娜太太都不可能嫁过来。”罗宾逊道。

    “裸裸奔”乔纳森额头直冒冷汗,他这才知道小看了原来的乔纳森,他居然连这种事情都干过。最可恨的是他干了这样丢脸的事情之后把黑锅丢给了自己,真是太可恶了。

    “大人的岳父岳母有看法也是难免的,他们毕竟只有这一个女儿。如果不是他们在霍顿一族的地位比较低,也不可能把娜娜太太嫁过来。”罗宾逊叹口气道,“领主大人,你以前有很多事情做的不对,是时候成熟一些担负起复兴拉文霍德家的责任了。”

    “我会的。”乔纳森垂头丧气的道,他估计自己就算做的再差劲也不会差过原来的乔纳森了。

    霍顿家的庄园也很大,众人走了五分钟左右才来到一栋富丽堂皇的大房子门口。大门敞开着,门两侧有几个盔甲鲜明手持长枪的护卫,个个脸色红润身材高大,比起乔纳森身后两个面有菜色装备寒酸的保镖来简直强太多了。

    “尊贵的乔纳森拉文霍德子爵,我是霍顿子爵的秘书罗伯特,我代表霍顿子爵前来迎接您的到来。”一个笑容可掬的年轻人出现在门口,他一头金发,戴着一副玳瑁眼镜,显得文质彬彬。

    “你好。”乔纳森没精打采的跟他握了手,在他的引领下走进门去,穿过一条很长的走廊,推开一扇装饰华丽的红色大门,进入了会客厅。

    “亲爱的乔纳森,我的侄女婿,你终于来了。”一个肥头大耳,大腹便便的老头子迎了上来,使劲握住乔纳森的手上下摇动着。他正是霍顿家族的族长,莱文王国的子爵彼得霍顿。

    “我亲爱的叔父大人,请接受我最崇高的祝福。”乔纳森按照罗宾逊上教给他的礼仪亲吻了霍顿子爵的脸颊。

    “我亲爱的侄女娜娜,你已经是个大人了。”霍顿又笑眯眯的对娜娜说。

    娜娜和霍顿子爵的感情想必不是太好,嘟着小嘴皱着眉头亲了霍顿子爵一口。

    霍顿子爵一手拉着乔纳森,一手拉着娜娜,亲切的道:“霍顿家族和拉文霍德家族是几百年的邻居,也曾经通婚过多次,但没有一次让我如此的满意和开心。”

    “不是你的女儿,你当然开心了。”乔纳森心道。他看到娜娜的父母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脸部的肌肉都在抽动,显然也和自己是同样的想法。

    霍顿子爵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完全都是不着边际的客套话。乔纳森曾经遇到过无数这样的客户,对付这种喜欢瞎扯的人有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比他们更能扯。

    于是其他人旁听,霍顿子爵和乔纳森开始天南地北的扯起来,听起来他们似乎在说些很有趣的事情,可回头一咂摸,他们似乎什么都没说。

    等说到口干舌燥的午饭时间,两人这才打住。

    乔纳森心道:“真是个老狐狸。”

    霍顿子爵心想:“这个无赖有做骗子的潜质啊。”

    宾主之间各怀鬼胎,这顿饭吃的也没滋没味,好在双方知道这不过是个摆姿态的过场而已,尽量虚伪的配合着,倒也没出什么乱子。

    只有最后告辞离开的时候娜娜的母亲大哭起来,那副样子好像是乔纳森抢走了她的女儿,然后再也不准他们见面一样。母亲的痛哭吓坏了娜娜,让她也跟着哭起来,一时间闹的鸡飞狗跳。

    乔纳森只好保证每个月都接娜娜的父母去拉文霍德庄园住几天,这才哄得他们止住哭声,踏上了回家的路途。

    娜娜哭的有些累了,疲惫的倒在乔纳森的腿上沉沉睡去。

    罗宾逊喝了一点葡萄酒,显得有些兴奋的道:“领主大人,你今天的表现不卑不亢,非常的好。”

    “是吗”乔纳森被没有因为夸奖而得意,他敏感的发现很多事情不对劲。

    拉文霍德和霍顿都是莱文王国的子爵,封地紧邻,世代都有交情。按照道理来说在富有的程度上应该差不多,可乔纳森总觉得霍顿子爵有些瞧不起自己这个子爵,似乎比自己高上一头。而那两个保镖身上破烂的皮甲和生锈的兵器也让乔纳森有些怀疑,他隐约觉得哪里出了问题。

    乔纳森正打算详细的问一下罗宾逊,砰的一声,一块石头砸破了马车的玻璃,正打在他的头上,顿时血流满面。

    “什么人”两个保镖大声的喊叫起来。

    乔纳森捧着头往外看去,只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飞快的蹿进路边的丛林里,很快就不见了。

    两个保镖追了一会,喘着粗气回来,保罗还带回了一张纸条,不过他犹豫着不敢给乔纳森看。

    “拿过来。”乔纳森喝道,他真的发怒了。身为领主居然在领地里被打破头,这可真是奇耻大辱。

    保罗只好把纸条递给乔纳森,他拿到眼前一看,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乔纳森,你是个卑鄙*的无赖,我们恨你”

    下面还有署名:龙溪镇全体人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