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三章 内鬼

第三章 内鬼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三章 内鬼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03

    乔纳森走到床头前,只见保险柜的最外面一层柜门大大敞开着,而内层那道经过他自己改良的柜门依旧严丝合缝。 更新最快

    在外层与内层之间,原本空荡的空隙夹层处,赫然竖起了一枚澄火精钢打造的圈环,大小形状与监狱中的手铐相仿,只不过,现在这枚钢环已经凭空消失了一半,只剩下小半截依旧牢牢的连接在几人才能挪动的超重铸铁保险柜上。

    这正是刚才困住姬儿的机关,而浓雾之中,姬儿也不知道是使出了什么看家本领,竟然可以在一息之间将号称永不磨损的澄火精钢完全截断。

    “嘿嘿,猫耳三姐妹吗,你们不准备放过我吗好啊,只怕到最后,你们会为这个决定而后悔的。”

    手指轻轻抚摸着光洁如镜的两个截口,像是在欣赏着什么精美的艺术品,乔纳森先是啧啧感慨,继而无声的坏笑起来。那神情让刚刚才赶来的瑞琪儿看过之后,没来由的一阵心烦意乱,正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一阵带着稚嫩的娇声打断。

    “老公,你没事吧”娜娜小小的身体刚到门口,便纵身跳了起来,径直扑进乔纳森的怀中。

    乔纳森笑了一声,张开双臂准确的接住了娜娜,顺手揽抱入怀,紧紧拥着。

    眼看这一幕早就不知道上演过多少次,双方都已经熟悉了所有的套路,而周围的人也全都习以为常,面色不变。

    “坏人在哪里坏人在哪里我带老师一起来了,老师是最厉害的,一定能打败坏人。”娜娜转着娇小的脖子,四处踅摸着,小拳头用力握着,举得老高,却没有发现想象中的目标,看到只是一个个熟悉的身影。

    小女孩的这幅天真模样,顿时冲淡了卧室中的紧张气氛,乔纳森更是疼惜的轻轻掐了掐娜娜可爱的脸颊。

    盗贼的来袭因为娜娜带来的温馨而可人的小插曲而暂时告一段落,不过乔纳森的心底却留下了一丝的疑惑。

    晶核的存在是谁泄露出去的呢

    “这件事没有这么简单”

    送走了娜娜师徒,克伦威尔也刚刚安排好值夜巡查计划赶了回来,才把房门关上,乔纳森劈头就落下这么一句话。

    “少,少爷您是说”

    自从发现姬儿是女强盗之后,老管家罗宾逊就一直心中含愧,刚开始连连认错,却被乔纳森温颜劝住之后,就在一旁沉默不语,此时一听,顿时敏感的抢先问道。

    “有内奸从打到豪猪王晶核到今天,前后也只是不到一个月的时间,罗宾逊去帮我找”说到这里,乔纳森干笑了两声,含混了过去。

    “也只是两天前的事情,而从罗宾逊回来的描述看,姬儿已经做好了充分的准备。换句话说,在我取得豪猪王晶核的几天之后,他们就已经判明了这件东西的真正价值,生出了觊觎之心,而且他们的行动目标明确,很清楚的知道晶核是由我本人收藏,这只能说是”

    “是有人吃里扒外,向那个什么猫耳三姐妹通风报信。是谁是哪个*敢出卖消息,还把少爷弄成这个样子。”

    克伦威尔扯着巨大的嗓门在咆哮,却没有注意到身边的瑞琪儿在听到最后那句话时的神情有些异样,而当女管家不由自主的抬眼看向乔纳森,却正好见到对方的目光迎来,连忙飞快的将目光移开,清冷的神情中透着一点慌张。

    显然两个人同时是想到了不久之前的情形,几乎剥成光猪的乔纳森被瑞琪儿解救,当时情况紧急,两人只是简短交谈了几句,瑞琪儿就跑去叫艾莉克希娅。

    而现在乔纳森眼光中传达的意思却让瑞琪儿一眼就看了个明白,那分明就是在说,那天我看光了你的身体,今天换成你见到我的**,咱们算扯平了。

    看着瑞琪儿的样子,乔纳森露出了一丝耐人寻味的微笑。

    “真的扯平了吗或许只有你我两个都坦诚相见的那一天,才算是彻底的扯平了吧,以你现在的表现,只怕这一天不会太久了。”这是乔纳森心底最深处的“*”想法。

    “少爷”

    “嗯你说什么”

    克伦威尔的一声大喝,把乔纳森拉回到现实中。

    “我看少爷一直在沉思,是不是已经心中有数,知道谁是内鬼了”粗线条的克伦威尔把乔纳森的意淫当成了深思,乔纳森自然不会点破,心安理得的点了下头。

    “我想我们应该留意一下后院的动静了。”乔纳森道。

    “后院”克伦威尔一时还没转过圈子,瑞琪儿却是眼中一亮。

    “你是说克里斯”瑞琪儿问。

    “嘿,最近事情比较多,大家都很忙,对我这位亲爱的弟弟,大家照顾的有些不太周到啊。”

    乔纳森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窗边,领主府的主人卧室围在熔火犬牙的第三层正中,窗子正好开向主楼后的花园,视野尽头的小屋,那里是失势之后的克里斯日常居住的所在。

    此刻小屋没有一点灯光,乔纳森却始终感觉到有一道目光从那里射出,每时每刻都会落在自己的这面窗上。

    癣疥之疾,不除不行啊

    天边已经微微的露出晨曦,喧闹了半夜的拉文霍德庄园重新回归了宁静,对女贼姬儿的追击以失败告终,这倒是也在乔纳森的意料之中。

    熔火犬牙的四周,影影绰绰的不时有人影闪过,那是克伦威尔安排的巡逻队所有领主卫队的队员们都被叫了起来,全副武装在熔火犬牙附近戒备着。

    “这东西到底有什么特别的地方让那个猫耳如此费尽心机,一定是很值钱吧,可惜冰美人竟然有私心,不告诉我”

    乔纳森把金冠豪猪王的晶核在手里抛上抛下,突然眼睛一亮。

    对啊,领主府里的其他人不知道,但是有一个人肯定是知道的,不然那*小猫难道还真能闻着腥味找上门吗

    乔纳森的嘴角挂上一个坏坏的笑容,偏偏这时候“砰”的一声,房门被撞开来。

    “喂,我说你”

    看着摇摇欲坠的房门,乔纳森拍拍脑门,满口的心疼和抱怨还没说出来,就听到克伦威尔的大嗓门。

    “少爷,那个人有动作了”

    “哦,他做了什么”

    方才情况才一安定下来,乔纳森就派克伦威尔牢牢盯住自己那个还没有死心的宝贝弟弟,果然如他所料,克里斯有动作了。

    这小子虽然没什么本事,可却跟狗一样,能预料到危险,他既然已经有了动作,大概是嗅到了领主府里的气氛有些不对。

    “他出了庄园,向着镇子西边的红枫林去了。”

    “枫树林那里不是没有人居住么他去那里做什么”乔纳森沉吟着。

    “我不知道。”克伦威尔诚实的回答,却遭来乔纳森的白眼。

    “你当然不会知道,所以我们现在就要亲自去看一看。”

    “我已经派人暗中跟着他了,我们现在就去么”克伦威尔兴奋地搓着手,像是很期待跟着乔纳森害人。

    “嗯,你先到门口等我,我马上就过来。”

    等克伦威尔沉重的脚步声消失,乔纳森三步并作两步蹿到床头,从并没有受到实质损害的保险箱里取出一个皮质背囊,他反身将背囊背上,背囊的内侧边上有几个暗袋,位置就手可及。

    这是乔纳森刚刚找人做好的特制百宝囊,除了百试不爽的石灰粉,改良之后的铁蒺藜,还有其他一些他想到的特别道具,乔纳森给这个背囊起了个很没水准的名字保命包。

    “嘿嘿,亲爱的弟弟,我还没想好怎么处置,你就自己先沉不住气了,就让我来看看你还有些什么手段吧。”

    晨曦透过繁密的枝叶,碎成无数光线,洒在林间的空地上,一座通身漆黑的木制小屋的孤零零的矗立在红枫林的最深处,似乎完全感应不到清晨的气息,反而散发出一种挥散不去的阴冷森寒。

    “少少爷,他就在这座小屋里,不过这里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个怪兮兮的小黑屋,我和保罗两个都没听说过。”

    在乔纳森的怒目之下,克伦威尔终于收起了巨大的嗓门,附到乔纳森的耳边轻声报告着。

    “你留在这里帮我望风,我过去看看。”乔纳森拍拍克伦威尔的肩,表示清楚的同时,手上使出吃奶的劲把克伦威尔狠狠的按在了地上。

    “待好了,千万不要乱动,这是领主的命令”

    乔纳森用手顶着正要爬起来的克伦威尔的脑门警告着。

    开玩笑,让这家伙去暗查,还不如直接闯进去算了,可眼前这座小屋始终带给乔纳森一种诡异的感觉,在没有弄清楚里面到底住着什么人之前,乔纳森不想打草惊蛇。

    转过两颗高大的枫树,乔纳森悄悄运起了潜行术,悄无声息的靠近小木屋,一脚踏进了屋檐下的阴影之中,矮着身子急速从一侧墙边跑过,转到屋后,再横移两步,挪到了一扇关得很严、又被黑色厚布帘遮住的窗下。

    乔纳森侧过耳朵,紧紧贴在木制的墙板上,屏息静气的听了一阵,感觉屋内没有什么动静,他把背囊转到身前,从一个暗袋中取出两把长长的细铁条,伸到窗子的下棂。

    铁条柔软无比,顺着窗棂与窗框之间的狭小缝隙穿了进去。

    乔纳森蹲着身子,两手飞快的转动起来,片刻之后,“咔”的一声轻响,从内锁住的窗子弹开了一道缝隙。

    乔纳森小心翼翼,一点点撑起身子,将窗子推开。

    这是一间密不透风的黑屋,里面空无一人,房间的四个角落分别放着一座半人高的灯台,上面跳动着的幽蓝火焰,浮在半空,像是无根一样。

    乔纳森略等了一下,见没有动静,才翻身跳进了房中,刚一抬眼,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出了一声冷汗,险险叫出声来。

    借着黯淡的灯火,乔纳森的眼前出现了手臂粗细的苍月九魇蛇、大过手掌的赤背虎蝎、全身带刺的河途负猬、横生六翅的幽影幻蝶、通体汪蓝的鬼眼邪蛛

    这些毒物都在盗贼圣典的下毒篇章中记载着,乔纳森才能一一认全,此外还有些他不认识的毒物。这么多毒物聚集在小屋子,如同梦魇一般,让他只想转身就跑。

    不过他呆了半晌,却见毒物们悬空贴靠在四面的墙壁上,四肢和翅膀虽然在不断的挣动,却始终不能移动,仿佛被禁锢了一般,更发不出一丝声响。

    冷汗浸湿了乔纳森的整个脊背,此处的静寂无声,远比任何一种声音更让人恐怖。

    “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啊。”

    乔纳森开始后悔没有带上克伦威尔,有那个大块头在,至少可以壮壮胆子,总胜过现在许多,就在此时,一阵谈话声传进了他的耳中。

    顺着声音的方向看去,虚掩着的屋门联通一旁的房间,露出一道微小的门缝。

    “大师求求你救救我,奥尔瑟雅大师那个女人没有成功,现在乔纳森已经在怀疑我了,如果您再不救我,我就死定了。”耳熟的惶恐声音来自克里斯。

    “为什么要救你你上次答应的东西,到现在一样也没有拿过来。”不紧不慢回应的是一个有些苍老的女声。

    乔纳森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口,对于这小屋主人的好奇心还是压倒了对墙上那些毒物的恐惧。

    透过门缝,乔纳森看到克里斯正面色苍白的跪在一个头上编满了五颜六色细小辫子的女人身前。

    角度的原因,女人的面容无法看清,想来就是克里斯口中的那个什么奥尔瑟雅,而最引人瞩目的还是她身上的奇异服饰,用简单一个字来形容,那就是乱。

    裹在身上的衣服似乎没有一处完整的地方,百衲衣一般的底上缀着一条条、一道道颜色各异、宽窄不同的布条,背心处还有大大小小、十几个含义不明的图形,而暴露在外的左边手臂上,一个黑紫色的镰齿四叶草纹身更是引起了乔纳森的注意,这个图样似乎是在哪里见过,偏偏一时又想不起来。

    “拿不到东西也不能全怪我啊,说好了那个女人今晚一定会得手,到时候我再趁乱把东西偷出来,要不然凭我今时今日在领地的地位,是没有办法拿到任何东西的。所以,只有你亲自施展法力,我才能机会”克里斯哭诉着道。

    “拿什么东西魔核吗”乔纳森心道,不知领地之中有什么珍贵的东西又被人给惦记上了。

    “好吧。”沉吟了一会儿,奥尔瑟雅点了点头,“我再帮你一次。”

    “太感谢了”克里斯如梦大赦,欢喜不已的道。

    “你过来。”奥尔瑟雅抬手招了招,克里斯乖乖的凑了过去。

    “哎呦,疼啊”克里斯突然叫了起来,原来奥尔瑟雅硬生生从他的头顶揪下来一绺头发,同时伸手向后一招。

    “砰”身前屋门霍然敞开一半,还没等乔纳森反应过来,耳边“嗖”的一声,一道黑影从他身边一闪而过,没入奥尔瑟雅的手中。

    呱、呱、呱一阵类似蛙叫的声音响了起来。

    乔纳森惊出一身透汗,却见屋门又在身前缓缓的关上,奥尔瑟雅和克里斯竟然都没发现他的存在。

    原来她只是要召唤一个毒物,虚惊一场乔纳森长处一口气,好奇心再次占了上风,重新探过头去偷窥。

    “这是”

    望着乖如孩童一般呆在奥尔瑟雅手心中一动不动,只知道不停叫唤,通身交杂着猩红和铜绿斑点的蟾蜍,克里斯只觉得午饭和晚饭在搅动着,恶心感甚至超过了头顶上*的刺痛感觉。

    奥尔瑟雅没有理会,另一只手穿蝶绕花的一串动作,带出一片惨绿色的暗芒,连蟾蜍带手掌一并笼住。

    暗芒轻轻的抖动着,蟾蜍的叫声凄厉而悲惨,片刻之后终于消停下来。暗芒渐渐的散去,怪模怪样的蟾蜍和克里斯的头发都消失不见,奥尔瑟雅的手心上只留下一个红绿相间的小丸子。

    克里斯张了张嘴,想要问些什么,奥尔瑟雅的手却抓起面前桌上的一只铁签,刺向克里斯的面门。

    “大师”

    克里斯大惊之下,只来得及说出两个字,就觉得鼻孔中像是针刺一样。

    疼痛稍纵即逝,克里斯定神看去,才发现那铁签之上沾着一团黑乎乎的东西,仔细看,赫然是他的鼻屎

    奥尔瑟雅拉过克里斯的一只手掌,将小丸子塞了过去,又把鼻屎粘在上面,惨绿暗芒又闪起来,药丸在暗芒之中颜色闪烁不定,忽而绿、忽而红、忽而黑如此不断循环,最后倏然爆出一蓬光芒,变成一个五颜六色的小圆球模样。

    “这是什么技能原料真是太恶心了”阴影中的乔纳森暗暗咋舌,眼前这东西一定是准备用来对付自己的。

    “这种东西要是吃下去,就算没有被毒死,也会被恶心死。”乔纳森心中咒骂着。

    “这是我特别调制的死亡药丸,融入水中无色无臭,绝对不会被人发现,可以在无声无息中致人于死命。你找个机会放进你哥哥的汤水、饮料之中,几分钟就能引发心力衰竭而死。记着这次不能再失败了。”

    “多谢大师,有这个药丸,我相信这次一定行的。”从奥尔瑟雅的手中那药丸,克里斯拼命忍住一阵阵的胃部痉挛,谄媚的道。

    “巫术”直到此时,乔纳森才暗骂自己一声笨。

    奥尔瑟雅衣服和手臂上的那些标记,不就是已经被禁绝了多年的黑巫教的标志么只是这个巫婆怎么会跑到拉文霍德来,又怎么会被克里斯找到的,这些疑问只能等待稍后克里斯落单的时候再询问了。

    “现在还是先离开的好”乔纳森看个清楚,准备离开了。

    他才刚刚往后一挪动,却踩到地面上不知什么的东西,身体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什么人在那里”巫婆的耳朵似乎非常灵敏,乔纳森轻微的一个小动静就把她惊动。

    奥尔瑟雅一声厉喝,速度迅捷异常,完全不像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满是褶皱的橘皮老脸上,两眼同时射出一道绿莹莹的精芒,人也随之腾身而起,蝙蝠一样的扑向房门。

    乔纳森见势不妙,立刻运起潜行术,脚下用力一蹬,也不回头,就那么倒退着,整个人就如同滑行在水面上一般,迅捷无声的来到窗下,翻身而出的同时顺手将窗户还原如初。随即奋起全力,纵身一跃,冲向屋顶,空中连续转换了几个姿势,最终轻若鸿毛的落在了屋顶的檐脊之上。

    “是谁啊,大师”

    追着奥尔瑟雅的脚步来到内间,克里斯刚问了一句,就被四面墙上的那些诡异毒物惊呆。他的反应比乔纳森激烈的多,当看到离他最近的一条星斑火磷蟒吐出艳红信子,便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奥尔瑟雅自动过滤了倒地的克里斯,睁大了双眼环视着,空荡的小屋,完好的窗子,整齐的地毯,四角的火焰晃都不晃一下,找不到任何有人闯入的痕迹。

    “难倒我听错了”对自己的耳目一向很有信心的老巫婆走出大门放眼望去,四处都没有任何人影,连稍远处的红枫林也静谧得没有一点动静,她又警惕的抬头向屋顶望去,也没有什么异样。

    奥尔瑟雅轻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大概是在埋怨自己的疑神疑鬼。等她放弃搜索回到屋中,乔纳森却依旧伏在屋顶,纹丝不动,潜行术也一直都在开启着,把身形牢牢的隐藏住。

    果然片刻之后,奥尔瑟雅毫无声息的突然从后窗中飞了出来,骑着一支一人多长的超大号扫把,围着小木屋的周边急速巡行了一圈。

    见到周边依旧没有异常,她才终于放下心来,扬声招呼着已经被唤醒的克里斯,让他赶紧回庄园,找机会动手。

    乔纳森又耐心的等了好一会,直到听见屋中传来近似*呓语的念咒声音,才悄然从屋顶滑下,重新溜回林中。

    “少爷,怎么样”克伦威尔低声的问,方才那一幕他都看在眼里,好在没有冲动。

    乔纳森冲他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拉起他就走。

    一边走乔纳森一边疑惑的回过头去,方才屋内传出来的念咒声音,怎么和之前老巫婆的苍老声有点不同呢。

    “难道是耳朵出问题了”乔纳森这样为自己找了个借口,把疑问放在了心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