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六章 领主救美

第六章 领主救美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六章 领主救美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07

    昨天忘记更新了

    今晚的火车回东北,明天要是到家的早就更,没更的话也会补上,请大家见谅。 更新最快

    乔纳森取出他的开锁工具,先用个小毛刷把把锁眼中的积灰、铁锈通通弄干净,然后把两根细长的铁条*锁眼,连拨带挑的一阵鼓弄,就听咔咔两声轻响,已经数年没有开启过的地窖门被打开来。

    “呸、呸”

    一阵灰尘随着门的开启扑面而来,乔纳森不迭的吐着嘴里的灰渣。

    刚打开的地窖门,乔纳森不敢贸然进入。盗贼圣典中有很多关于盗墓的介绍,像这种封闭了多年的地下空间里可能会有很多浊气存在,一旦吸入就会让人窒息晕眩,严重的更可能会危及生命。

    静静等了一会,估摸着巡逻的卫队很快会转回附近,乔纳森才深吸了两口气,步入地窖之中,反手把门带上。

    唯恐暴露身份,乔纳森也不敢点火,他只能蹑手蹑脚,一手扶着墙壁,依靠着训练出来的敏锐感觉,摸黑在向下的甬道中走着。

    通道不长,前行了大概二十来步的样子,乔纳森的手碰到了一道铁栅。这是很久以前一位领主下令封锁地下通道的时候布置的,从那时候开始,这个地窖的入口就荒废了。

    这样的铁栅一共有三道,都上着沉重的大锁,只是对于乔纳森来说,这些陈年旧锁除了锈蚀需要一点时间清理之外,就完全没有阻挡的可能。

    片刻之后,乔纳森已经连续打开了三道铁栅,而且每打开一道之后,都会顺带着毁掉锁头,这是在为接下来的事情提前做准备。

    前行几步,再拐过一道弯,地牢就出现在乔纳森的眼前。

    说是地牢,其实一共只有三间用坚石砌成的牢房。

    作为领主,乔纳森之前也曾经在克伦威尔的陪同下到这里巡视过一次,不过拉文霍德家族衰弱很久了,又一直没什么权力,这座地牢已经有一百多年没关过人犯了。

    地牢中昏昏暗暗的,只有两处亮光,一处在通道另一边的尽头,也就是靠近正门的位置,那是值守人休息的地方,此时隐隐有鼾声传来,另一处则近在咫尺。

    “应该是这里了。”乔纳森心道

    奥尔瑟雅被关进地牢的时候,乔纳森并没有在场,不过这里这么小,又只有一间牢房里有灯光,又*想也知道奥尔瑟雅关在哪里。

    乔纳森掏出一个树胶制成、手指粗细的尖头小瓶,拔开瓶塞,倒转瓶口,凑到墙壁上气窗的铁栅栏边,在铁棍上滴上几滴。

    这是他配制的一种能够腐蚀生铁的药水,片刻之后,他伸手去掰,果然铁棍变得软绵绵的,被他轻易的给拉开来。

    乔纳森弄开了铁栅栏,探头向里面看去。

    囚室内的光线略强过走道,乔纳森一眼就看到靠墙的角落里,一个身影正蜷缩着。她的头顶上挂着一盏风灯,一明一暗着。那一头彩色斑斓的发辫,正是身份的最佳标记。

    奥尔瑟雅看上去很委顿,身体软软的蜷缩着,头也深深垂在胸前,也不知道是昏倒还是睡着。她的双手双脚都被兽筋捆着,腰间更是用一条碗口粗的铁链绕上几圈,铁链的一头拴在了墙壁上的一个黑色铁环上。

    费尽了力气,乔纳森才从气窗爬了进去,进入了牢房之中。

    乔纳森正准备唤醒奥尔瑟雅,眼光却被其他的东西给吸引住。他才刚刚看到奥尔瑟雅身上的衣服不知怎么裂开一道裂缝,把她整个左肩完全暴露出来,而且还顺便波及到了那两座非常高耸的胸脯。

    “哇,好伟大。”

    两座巨大丰硕的波峰毫不费力的顶开了周围的衣物,中心处两道骤起骤伏的动人弧线,把一*粉白肌肤暴露在乔纳森贪婪的目光中。

    乔纳森咽了一口唾沫,只觉得这一回没有白来,奥尔瑟雅虽然阴毒了点,毕竟是个美女。要是救了她的话,不知她是否会以身相许,要是真的能和她胡天胡地一番,那光是这一对山峰就足够玩上半个晚上的了。

    “不过怎么衣服会破掉,是不是被用刑了”乔纳森猜测着。

    不过除了这一道裂缝之外,奥尔瑟雅身上其他的衣物倒是非常完整。

    “这女人身上竟然没有被折磨的痕迹。看来他们的盘问方式和我完全不同啊,不过既然已经决定动用火刑,想来是得到了他们想要的情报吧。”欣赏着眼前无尽的风光,猜测着下午发生在教会内的秘密审讯,乔纳森根本没有察觉到看似昏睡的奥尔瑟雅藏在宽袖中的一只手正做着细碎的小动作。

    “哦”

    像是感受到了乔纳森贪婪急色的目光,奥尔瑟雅突然微微的昂起头来,面色桃红、眼神迷离,小巧的舌头探出来舔着上唇,喉间也发出了一串令人**的*。

    乔纳森不由得瞪圆眼睛,张大了嘴巴,咕嘟咽下了一大口的口水,一眨不眨的看着这香艳的一幕。

    难道她发花痴了这是乔纳森第一个念头。

    奥尔瑟雅的两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解开了胸前的索扣,扯住前襟向外一分,原本已经裂开的上衣经不住力,只是一下就整个撕成两半。她手却不停,眨眼之间又解开了腰带,下一刻,缀满各色布条的百褶长裙蝴蝶舞风一般的翩翩飘落在地。

    一具完美的破茧而出,此刻的奥尔瑟雅上身是一件面积加起来还没有巴掌大的豹纹*,用两条细带环住吊在颈间,提拉着胸前的两座高峰,让它们变得更加茁壮挺拔。腰间是同样窄小的一条豹纹三角小*,不但给两条弹性十足的修长大腿线条做出了一个最动人的收束,也把那一处神秘花园的诱人形状勾勒的淋漓尽致,至于边缘处调皮的冒出来的那些黑色的体毛,更是勾动着乔纳森最原始的**。

    “真是好漂亮的身体,肌肤细腻比得上瑞琪儿,气质狂野跟师正好相反,至于这身材吗,跟姬儿有一拼啊。”乔纳森暗中比较着奥尔瑟雅跟其他几个美女,心中发出啧啧的赞叹。

    这样的美丽的身躯,配上动人的面容,奥尔瑟雅的美丽绝对可以打上九十以上的高分。只可惜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奥尔瑟雅平日将这两样美丽都深藏在了丑陋的伪装之下,实在有点浪费上天赐给她的面容和身体。

    “要是、要是再没有那三片小布头的话,那就更”乔纳森舔着嘴唇,觉得口干舌燥。

    正觉得眼前的风光无限好,乔纳森脑袋里灵光一闪,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霍然一惊,不对啊

    奥尔瑟雅的确美艳诱人,不过她怎么穿着*的豹纹比基尼呢难道莱文王国也早发明了这种*的装束,这个有点不太可能吧。

    想到了这一点,乔纳森就渐渐的冷静下来,如果说豹纹不该出现在这里,那又会是怎么一回事呢

    大概只有一种可能,奥尔瑟雅应该是用什么特别的巫术,迷惑了自己的心智,才产生出潜意识中希望出现的幻觉场景。

    只是奥尔瑟雅没有想到,她所迷惑的乔纳森原本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潜意识里还惦记着原本开放社会里的*比基尼,被奥尔瑟雅的巫术一勾,想的都是**一般的模样,和现代的时代完全不符。

    这个破绽,足够乔纳森识破奥尔瑟雅的武术。虽然他的眼前依然是半裸美人、风光无限,但乔纳森已经不为所动,他手腕难以察觉的轻轻一抖,藏在腕带之内的探针弹出一根,狠狠扎在手背上。

    “咝”

    一阵揪心的刺痛,乔纳森的眼前一花,囚室里的景物一变,奥尔瑟雅好好地穿着衣服,正抬头望着他。

    “咦,你倒还有些本事。”似乎没有料到乔纳森可以摆脱魅惑,奥尔瑟雅有些惊异。

    “嘿嘿,以为我真的是色中恶鬼,会那么容易上当吗。其实我早就看出不对劲来,想看看你还有什么把戏可玩。”乔纳森打肿脸充胖子般的冷笑道,其实心里一阵发寒,暗想以后可不能光顾看美女,不然还得吃亏。

    奥尔瑟雅冷冷的看着乔纳森,她以为乔纳森真的很睿智,暗暗叹息被巫术被识破。其实她一直都在试图解除身上的束缚,可惜进展很慢,搞了半天也只有左脚上的兽筋略微松开了一些,但远远不足以让身体脱困。

    “别挣扎了,你没处可逃。”乔纳森笑道。

    “哼,如果不是艾莉克西娅那个*下黑手,我又怎么会”奥尔瑟雅突然住口,然后转换了话题,“我倒是没想到传说中的*领主竟然不是一个急色鬼,害我枉费心机。不过这么晚跑到地牢来,你想要什么”

    奥尔瑟雅说着,也的确不再挣扎了,她把被捆住的双手伸出来,眨了眨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还好,还好。”乔纳森没有接话,也没去看那一双嫩白玉手,只是歪着头打量着这个神秘的女巫师。

    “什么还好”似乎是受不住乔纳森放肆的眼光,奥尔瑟雅轻轻扭动了一下身体,掩了掩胸口的衣衫。被遮住的春光不但没有减色,反而因为若隐若现的朦胧*,而增出了一种别样风情。

    乔纳森暗呼一声厉害,定了定心神道:“你现在这个样子才是一个年轻女孩子应该有的,还好就是说你还没有被那些丑陋的伪装影响到,实在应该庆幸。”

    “啊,对了。”乔纳森突然想到件事情,伸出手抓住奥尔瑟雅的双手,毫不客气的轻轻*着。

    “还不知道你突然把手伸过来是为了什么”

    奥尔瑟雅白了一眼乔纳森,风情万种的道:“当然时是请领主大人帮我解开了。”

    “这个吗我虽然很为奥尔瑟雅小姐的生命担心,但是今天来到这里只是探看一下。或许我能帮些小忙,比如说拿些食物和饮料来,或是帮你传点私人消息什么的。”乔纳森避重就轻的道。

    “你也知道的,最高神教势力庞大,我这个小小的边地领主是不敢放走神教的敌人的。”

    乔纳森花言巧语的,奥尔瑟雅当然看的清楚,她轻声的道:“真的是这样吗,我以为领主是个怜香惜玉的大英雄呢。”

    “大英雄也不能做赔本生意啊。”乔纳森耸耸肩道。

    奥尔瑟雅立刻醒悟过来:“那怎么做才不会赔本呢领主大人要开个什么价钱呢”

    乔纳森嘿嘿笑道:“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不会做赔本生意的,不过这一次不同,黑巫师在莱文王国可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你就算想要给我什么,我也不见得敢要,毕竟见不得光啊”

    “见不得光”奥尔瑟雅低声重复着,大略猜测到乔纳森的心思了。

    “这样吧,你如果能把我放走,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一个很值钱的秘密。也就是我会来到拉文霍德,又找上克里斯的原因。”

    “难道是和拉文霍德家族有关的秘密么”

    “聪明,我现在知道为什么你才是拉文霍德的领主了,比起你的那个笨蛋弟弟真是聪明太多了。”奥尔瑟雅风姿绰约的抿嘴笑道。

    “那我要先听听这个秘密的价值再决定。”乔纳森故作犹豫,似是在计算着奥尔瑟雅提供的情报的价值,心中却爽足了十分。

    本来今夜的行动,只不过是在听到娜娜所言之后的冲动。他根本就是不能容忍一个漂亮女人被火给烧死,没想得到什么回报。如今从奥尔瑟雅口中听到了这样一个交易,怎么说也算是赚到了。

    “考虑的如何了,我说的秘密一定值回你救我的代价,如果不是不想死,我绝不会透露这么重要的秘密给你的。”奥尔瑟雅催促道,呆在囚牢之中,实在让她感觉到不舒服,多呆上一分钟,就多一分危险。

    “好吧。反正我也不想看到你这么个大美女被人送上火刑架,就冒险一次吧,你可不要骗我哦。”

    乔纳森嘴上说着,双手飞快的动作起来,奥尔瑟雅半天都没有解决的索扣,他只不过三两下就给解开。每解开一条,他都顺手收进自己的背囊中,这可是从盗贼圣典上学会的行事作风。

    “看不出领主大人很有盗贼的天赋嘛,这可是狗屁神教专门用来*最重要犯人的迅猛龙兽筋。”

    乔纳森微微一惊,却保持着镇定,本来计划是要装作费一番周折但一时兴起,让他有些疏忽,表现的未免太过麻利了。

    “嘿嘿,我这个人从小就好动,不管什么绳套锁结,落到我的手里,一会就能打开。听你这么一说,这迅猛龙兽筋好像是很不错的东西啊”

    乔纳森顺口道,其实他知道迅猛龙兽筋,只不过希望岔开话题,让奥尔瑟雅不再注意他的手法罢了。

    奥尔瑟雅笑了笑,并没有回答,反而心中的好奇增了几分。

    能解开普通的绳扣当然算不了什么,但是迅猛龙兽筋有一个特性,就是只要使用者任意打上一个结,兽筋就会自动收紧,如果不是知晓*者的特别手法,越是想要解开,兽筋就越是会纠缠在一起,更加难解。

    艾莉克希娅拿出这几条迅猛龙兽筋的时候,乔纳森明明就不在场,可刚才解开的速度却很快,使用的手法也非常纯熟,看上去似乎对于这些事情并不陌生。

    难道说

    奥尔瑟雅不禁想到了来拉文霍德之前,搜集资料的时候看到过的一个传说,唇边浮出一个不为人察觉的微笑来。

    三下五除二,乔纳森就将奥尔瑟雅身上的兽筋给解开来,然后又在铁环上鼓捣几下,将铁链也给弄开了。

    “好了,搞定了。”乔纳森长出一口气,对自己的盗贼技术进步很满意。虽然刺杀和格斗方面他还很弱,可在开锁等技巧活上却颇有心得,一学就会,进步飞快。

    “真是多谢了,我亲爱的领主大人。”奥尔瑟雅柔声柔气的道。

    “嘿嘿,别再用你那些魅惑巫术了,快把秘密告诉我吧。”乔纳森道。

    “不要太惊讶啊。”奥尔瑟雅笑着凑到乔纳森的耳边,口中呼出来的热气吹在乔纳森的耳朵上,让他觉得有些痒。

    “我可告诉你,不要趁机耍花样,这里还是拉文霍德。”乔纳森虽然觉得很舒服,却还是厉声警告奥尔瑟雅,免得这个巫女再搞什么花样。

    “放心吧,我们巫师一向说话算数,既然你救了我,我怎么会恩将仇报呢。”奥尔瑟雅笑道,“这个秘密其实跟拉文霍德家族有关的。”

    “到底是什么”乔纳森万分期待的问道。

    “据说当年拉文霍德的祖上是妙手空空的盗贼起家,不知是不是真的”奥尔瑟雅问。

    “呃这个吗,年代太久远了,我也不知道。”乔纳森一本正经的撒谎道。

    “无所谓了,反正也只是传说罢了。据说数百年前开国之战的时候,拉文霍德的祖上作为先锋官和兽人大军作战,在战场之上,顺手牵羊的偷了烈焰王朝三大镇国之宝之一。”奥尔瑟雅道。

    “啊,还有这回事”乔纳森眼珠子亮了起来,烈焰王朝的镇国之宝,那得值多少钱啊

    不过转念一想,乔纳森又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如果真的偷盗镇国之宝,也应该上缴国库吧。”

    “我都说只是传说了,何况这件事情烈焰王朝引为奇耻大辱,自然不会到处乱说,莱文王国少有人知道。反正烈焰王朝的镇国之宝不见了,而这个宝贝从此也没出现过。当年战场上的那么多将领,只有你的祖上有前科,所以吗”奥尔瑟雅话说半截,不过其中的意思却是非常清楚。

    乔纳森反正也不当自己真的是拉文霍德的后代,那些老贼被怀疑也不关他的事。他琢磨了下,又问道:“那丢失的宝贝是个什么东西,叫什么”

    “那丢失的是一把匕首,名叫熔火犬牙。”奥尔瑟雅道。

    乔纳森打个激灵,被奥尔瑟雅看在眼里,奇怪的问道:“怎么了”

    乔纳森连连摇头:“没什么,这个名字倒是挺古怪的。”

    奥尔瑟雅狐疑的看了看乔纳森,终于道:“好了,秘密也告诉你了,我要走了,亲爱的领主大人。”

    奥尔瑟雅临走还在向乔纳森释放着魅力,抛过去一个妩媚诱人的眼波,低声念了一句咒语,手中赫然出现了一把扫把。

    “咳,这里是地下”乔纳森好心的提醒奥尔瑟雅道。

    奥尔瑟雅微微一笑:“我又不是傻瓜,这也是一件武器。”

    她说着提起扫把,从气窗爬了出去。

    “往那边走。”乔纳森也爬上去,给奥尔瑟雅提点着。

    就在这个时候,大门处传来门响声,有人在说话。

    乔纳森耳朵灵,一下子听出是弗兰。

    “糟糕了,现在跑也来不及了”乔纳森心里一凉,这要是被堵住,那可就惨了。就算和弗兰关系好,他也没可能看到这样的情景还包庇自己。

    “喂,巫师小姐”看到奥尔瑟雅要溜,乔纳森忙叫住她。

    “干嘛”奥尔瑟雅慌里慌张的道。

    “打我”乔纳森来不及说清楚,只能直截了当。

    “打你”奥尔瑟雅听着大门口处的脚步声,明白过来。

    乔纳森把头伸出去,闭上眼睛,咬紧牙关。奥尔瑟雅操起扫把,用尽全力向乔纳森砸了过去

    “哐当”,牢房的门开了,弗兰和守卫出现在门口。

    “少爷,您怎么在这”守卫目瞪口呆的看着倒在铁门旁,满头鲜血的乔纳森。

    “少爷你流了好多血,我去叫人来。”守卫慌张的道。

    弗兰也傻眼了,不知怎么奥尔瑟雅换成了乔纳森。

    “犯人跑了,你快去追犯人。”乔纳森挣扎着道。

    “好”守卫冲出门去,却不知道该往哪里追,在乔纳森的指点下,才往废弃的通道那边追过去。

    “领主大人,怎么搞成这个样子”弗兰蹲下来,关切的问道。

    乔纳森哭丧着脸,心说奥尔瑟雅你这狠毒的女人,居然打的这么狠。他心里恨着,口中道:“弗兰大人,我我只是想来看看犯人逃掉没有,没想到对了,你怎么这么晚也跑来了”

    弗兰脸色尴尬,咳嗽一声道:“我怕犯人逃了,特地来看一下。”

    乔纳森知道弗兰是个色鬼,两人目光一交汇,就都知道对方心里的想法,心照不宣的干笑两声。

    “对了,弗兰大人,一会儿艾莉克希娅要是来了,你可要帮帮忙。”乔纳森想到最麻烦的人,不禁求助道。

    弗兰兔死狐悲的道:“放心吧,我一定帮你。现在先把你这身衣服换了,这些东西也藏起来。”

    乔纳森冲弗兰竖起大拇指,心道这个朋友没白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