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十章 两情相悦

第十章 两情相悦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十章 两情相悦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11

    8000字大章,补偿这几天的更新不准时,大家满意的话,给点红票吧。 更新最快

    窗外,午后阳光带来一天中难得的温暖,艾莉克希娅独自站在窗边她腰部一下都已经石化,不能坐,只能躺或者站。

    以前这样的天气,自己一定会走在林荫小道上或是坐在悠闲的庭院中,感受难得宁静的自然空间。

    即使来到拉文霍德,因为那个可恨领主的缘故,平常不喜欢抛头露面,她也会时常带着娜娜,在熔火犬牙的楼顶平台上一同度过一个宁静的午后。

    可现在

    艾莉克希娅看了看自己的双腿,平时润洁如玉修长美丽的双腿,现在变得灰白岩石一样的难看,而且还失去了知觉。

    一想到有可能再也恢复不了,艾莉克希娅的心情无比复杂起来。

    这一天一夜,让她经历了一生中最残酷的梦魇,先是早上醒来的时候发现**给乔纳森,接着就被突然冒出来的奥尔瑟娅诅咒,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那个可恨的家伙,我还要杀他吗”艾莉克希娅不禁苦笑着望着窗外。

    那个可恨的家伙据说找到了一个可以治疗石化诅咒的偏方,带着一队人跑了出去,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他怎么可能找到什么偏方,一定是白费力气罢了。”艾莉克希娅对治愈好双腿不抱什么希望。

    “不过他倒是很用心。”想到他那种关切的样子,艾莉克希娅心中浮起异样的情绪来。

    “真是的,我怎么会想起那个家伙”艾莉克希娅忽然一惊,想要把这个念头轰走。

    就在这时,她听到屋外一阵吵闹,刚要习惯性的转身,下一秒就颓然的放弃了努力,如果没有旁人的帮助,她根本就没办法动。

    “难道下半辈子都要这样吗”艾莉克希娅的眼眶湿润了,一滴珠泪从脸颊滚落,浸湿了她白皙的皮肤。

    “姐姐,不好了”砰的一声,房门被推开,瑞琪儿出现在门口。

    “发生什么事情了”艾莉克希娅问。

    “少爷出事了。”瑞琪儿慌慌张张的道。

    “什么”艾莉克希娅俏脸煞白。

    虽然早晨还抱着杀掉乔纳森的想法,甚至现在还没有完全放弃这个念头,可一听到乔纳森出事了,艾莉克希娅还是放心乱颤。

    “小心啊,姐姐。”

    瑞琪儿看到艾莉克希娅因为激动而晃动起来,就要失去平衡,忙跑过去搀扶住她,免得她摔倒在地。

    “瑞琪儿,你刚才说那个人出事了他出了什么事”艾莉克希娅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

    “我也不知道,就是听先回来的卫队队员说,少爷在给姐姐找药的时候,不小心掉进了碧水寒潭。”

    “那后来呢,他怎么样了,有事没有”艾莉克希娅抓住瑞琪儿的胳膊,紧张的问道

    “姐姐,你弄疼我了。”瑞琪儿的手臂被艾莉克希娅给捏疼了。

    “哦,对不起,瑞琪儿,我失态了。对了,那些人说没说,你们的少爷现在情况如何”不知不觉中,艾莉克希娅已经改换了称呼。

    “迪克说克伦威尔已经把少爷救上来了,他提前回来说一声,是想家里预先有个准备,可是我心里很着急,家里又没有别人,就想到姐姐,想来告诉你。”瑞琪儿道。

    艾莉克希娅偷偷瞟了一眼瑞琪儿,女人的直觉让她感觉到这个女孩异乎寻常的紧张,或许她对于她所服侍的领主大人,有一种很特别的感觉。而她自己可能都没有察觉到。

    这种事情,放在以前,艾莉克希娅根本是不懂也不屑去理会的。不过不知为什么,今天她特别的敏感,也愿意往这方面去联想。

    不知这是不是因为她刚刚从一个女孩转变成一个女人,又或者是身体出了严重的状况,有些自怨自艾的原因。

    “可是听克伦威尔说过,碧水寒潭的湖水异常寒冷,普通的动物什么的,一掉进去就立即被冻僵,变成冰块坠入湖底。”瑞琪儿没有注意到艾莉克希娅细微的表情变化,自顾自的说着,神情一忽儿忧虑,一忽儿紧张,““少爷的身体一向不是很强壮,虽然最近一直在跟着克伦威尔锻炼,可我还是很担心。”

    “不用担心,你们的少爷运气好像一直都不错,”艾莉克希娅伸手在瑞琪儿的肩头轻轻拍了拍,安慰道,“你听,他们好像是回来了”

    “真的啊。”瑞琪儿来到窗前,只见一大队人正从庄园的大门口走进来,队伍中还有一具用树枝和藤条做成的简易担架,从楼上看不真切,但想来,上面躺着的应该就是乔纳森。

    “你不去接吗”艾莉克希娅有些好奇的问依然守在窗边没有挪动的瑞琪儿。

    其实她心里也很复杂,本来她应该是希望乔纳森干脆冻死或者淹死在碧水寒潭里,甚至这样都不够偿还他所犯下的罪行。不过想到乔纳森是为了她的身体才去采药,才会掉进水潭里,艾莉克希娅的心又没有那么冷酷了。

    “不,我不去了,还有很多事情要做,我要先到少爷房间收拾一下,还要安排大婶准备热水和毛巾,还要去找镇上的医生”

    面对着艾莉克希娅凝视的目光,瑞琪儿的眼神不由得闪烁起来。

    “叫娜娜就行了,有她在,比什么医生都管用。”艾莉克希娅道。

    “怎么忘记了娜娜夫人,那我去了。”瑞琪儿一喜,“还有,姐姐你千万要小心一点,别摔倒了。”

    扔下这一句,瑞琪儿低着头跑了出去。

    望着瑞琪儿离去的背影,艾莉克希娅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滋味,看到瑞琪儿这样的关心乔纳森,她不知怎么竟然有点酸。

    可到底为什么而酸呢,难道我喜欢上那个家伙了

    怎么可能,我是圣女,我不能喜欢男人的。

    可是可是我们已经做了那件事情了。

    所以要杀掉他,他亵渎了我,亵渎了最高神,我要维护神的尊样,我要杀掉他才行。

    艾莉克希娅的心里纷乱如麻,目光越来越迷茫,甚至都忘记了那石化的下半身给她带来的痛苦。

    也不知道迷茫了多久,门声响起,惊扰了艾莉克希娅的思绪。

    她抬眼望去,乔纳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这让她略微的松了一口气,可心里却别扭的很,不知为什么他活下来会让自己有些开心。

    “怎么法师大人该不是见到我活蹦乱跳的有些失望吧。嘿嘿,娜娜的水系魔法天赋实在是妙啊,”

    头发还湿漉漉的乔纳森站在门口,脸上挂着微笑,不过这笑容落入艾莉克希娅眼中,就成了有点奸邪的淫笑。

    艾莉克希娅回复了冰山状态,对他的出现不理不睬。

    乔纳森耸耸肩,一脸不在乎的来到艾莉克希娅面前,蹲下身。

    艾莉克希娅想要躲开,可被石化的双腿根本动不了,只能一扬眉,想要呵斥他。可还没等开口,乔纳森却伸出手来在腿上摸起来。

    “你这是干什么”艾莉克希娅刚想发作,却看见乔纳森又带着那种可恶的微笑,他摊开了手掌,一颗晶白色的小药丸出现在他的手心。

    “这可是好东西,其实你刚才说的那个黑巫师用的石化诅咒,名字叫做黑殒石化诅咒,就像你说的,一般的治疗术对它无解。不过我很巧合的在家传宝典中找到了一个可以解除诅咒的秘方,原料里面缺少两种比较稀少的药草,就带人满山遍野的帮你去找药”

    乔纳森半真半假的说着,为了加强效果,还甩了下有点湿的头发。其实他回来已经有半天了,而且当时只是不小心掉下水潭,并没有什么危险,这头发还是他来之前现弄湿的。

    一蓬细碎的水花从头发上甩出来,落在地下,汇聚成一滴滴的水珠。

    艾莉克希娅当然不知道这是乔纳森的苦肉计,一时心情迷乱,心说:他对我真的不错,这个人还没坏透。

    “好在我找到了那两种药草,回到家里有马不停蹄的做成解药,也就是这一颗。”乔纳森又道。

    “有没有这么巧你手上的这个药丸,真能有用么”艾莉克希娅有点怀疑,她本来已经绝望了,现在忽然有了一线机会,让她犹如一个看到稻草的溺水者。不过她一贯比较冷静,对乔纳森的信任也有限,唯恐希望越大,失望也越大。

    “这个我也不知道,之前谁也没中过这种邪门的巫术,不过呢,看我的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们一直这么用心保管着家传宝典,想来应该是有用的吧。反正你已经这个样子了,就死马当作活马医,试试好喽。”乔纳森也不确定盗贼圣典上的记载是否真的奏效,毕竟几百年过去了,万一人家的巫术有了改进,解药却还是古老的配方,说不定哪里就不对劲了。

    艾莉克希娅仔细一想,乔纳森说的没错,反正都已经被石化了,就试试又如何。她无声的从乔纳森手心拈起那粒晶白色小药丸,也不再看,直接放入了口中。

    她选择了相信,或者说,她已经没有了更多的选择。

    从昨晚到现在,经历了太多的事情,艾莉克希娅已经很难再把早晨的杀心重燃,只有满怀的矛盾,不断的在心中冲撞和翻覆。

    乔纳森说的没错,她失去了贞洁,教会如果知道,很有可能会像那个妖女所说的那样,将她送上火刑架。

    其实,这颗药丸是否真的管用,已经不是艾莉克希娅最关心的问题,困扰着艾莉克希娅的只剩下一个问题。

    “我究竟要如何面对这个人呢”

    艾莉克希娅的石化诅咒被解开了,这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不过乔纳森并没有大张旗鼓的庆祝。

    在艾莉克希娅的房间里,两个人相对而坐,沉默的气氛已经维持好久了。

    “呃”艾莉克希娅刚要说点什么打破僵局,看到乔纳森也张口了,她忙停住,心中想着:你说点什么吧

    “艾莉克希娅”这是乔纳森难得的直接称呼对方的名字,两个人毕竟有过肌肤之亲,关系不再一般了。

    “唔”艾莉克希娅用蚊子般的声音回应着,内心矛盾的很。

    她没想到真的会被乔纳森给治好双腿,可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很尖锐:是杀掉乔纳森再自杀,还是直接自杀,让乔纳森带着悔恨了却残生。

    “我很喜欢你。”乔纳森出乎意料的说道,同时走上前来,一把将不知所措的她给抱住。

    艾莉克希娅瞪大眼睛,傻掉了。

    上一次她是喝下了药粉,才会那样的疯狂主动。这一回她可是保持着清醒,怎么可能让自己的身体再跟乔纳森如此亲密的接触。

    可她想要推开乔纳森的时候,才发现身体软绵绵的没有半点力量。

    “腿明明已经好了啊,怎么还会这样的沉重。”艾莉克希娅贴紧了乔纳森,闻到他身体上散发的男人气息,一时竟然忘记了挣扎。

    “我爱你。”乔纳森得寸进尺,竟然开始吻起来,第一下落在艾莉克希娅的耳垂上,让她浑身一颤。

    “不要这样。”艾莉克希娅的拒绝声音比蚊子声还小,根本不起任何作用,反而为两人之间的暧昧行为增添了不少欲拒还迎的情趣。

    “我永远也忘不了那个夜晚,你的疯狂”乔纳森低声的道,嘴唇黏住了艾莉克希娅的唇。

    这是多么柔软的唇啊,乔纳森心中感叹着。

    这是什么感觉,酸酸的,甜甜的,有点晕,艾莉克希娅还是第一次在清醒的情况下亲吻,顿时懵了。

    乔纳森的舌头强硬的塞进艾莉克希娅的口中,就如同她之前的粗暴一样,顶开了贝齿,勾住了丁香小舌。

    “唔”艾莉克希娅心花开了又谢,只觉得这样的感觉太甜美了。她活了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觉得男女之间的事情如此的奇妙。

    慢慢的,艾莉克希娅也有了一些回应,虽然羞涩和笨拙,却显得更加的可爱。

    乔纳森终于按捺不住,一把将艾莉克希娅抱起来,在她的惊叫声中把她丢在床上,然后压了上去,双手隔着袍子结结实实地握住了她的*,使劲地了几下。

    之前那一夜,都是艾莉克希娅主动,这次却是乔纳森主动,感觉完全不同,这盈盈一握的感觉真是舒服。

    想到那一晚的**,乔纳森兴奋起来,俯下身子,在艾莉克希娅的全身游走着。

    “不不要”艾莉克希娅已经迷醉了,可是还保留着清醒的意识,她知道这样做不对,却没办法抵抗,只能出言阻止,希望乔纳森能听话。

    乔纳森却不管她,自顾自的把玩着,伸手解开了艾莉克希娅的衣服。

    “不要”艾莉克希娅似乎一下子清醒过来,一伸手抓在乔安森的手上,她留着的指甲一下子将乔纳森的手背给抓破,留下两道血痕。

    “嘶好疼。”

    乔纳森倒吸一口凉气,不过这点疼痛不算什么,比起那夜艾莉克希娅的强迫,还算温柔的。他不顾艾莉克希娅的阻止,运用上盗贼偷东西的手法,三两下就将艾莉克希娅的衣服和裙子给剥光了。

    “啊”艾莉克希娅一声惊叫,她身上除了胸衣和*之外,完全不着寸缕。

    “我们不可以这样的。”艾莉克希娅眼含泪水,浑然没有了师的气度和威严,“我们不可以一错再错的。”

    “我们相亲相爱,这有什么错”乔纳森说着将自己的衣服也脱下来。

    艾莉克希娅忙闭上眼睛,慌里慌张的道:“我是圣女,不能做这种事情的。如果被最高神教知道了,我们都会被烧死的。”

    “可是我们已经做了,也就是说,反正都要被烧死,不如在那之前做个够本。”乔纳森说出了他的无赖逻辑。

    他说话间已经将自己*光,然后伏下身子,从艾莉克希娅的额头开始亲吻,一路向下,穿越了粉颈、双峰、平坦的小腹、迷人的神秘花园,然后顺着大腿,一直到脚趾。

    当乔纳森吮吸起艾莉克希娅如同一颗颗小珍珠般的脚趾时,听到她口中传出来的*声。

    “原来这里是你的敏感带啊。”乔纳森更加的卖力。

    艾莉克希娅浑身酥麻,尤其是脚趾,被乔纳森吮吸着,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吸干了一般。

    “是啊,反正也要被烧死了,就这样吧。”艾莉克希娅迷迷糊的想,任凭乔纳森施为了。

    一夜风流自不必提,第二天一早,乔纳森醒过来,就发现身旁的艾莉克希娅正睁着秀目打量着自己。

    “怎么了”乔纳森想起昨夜的疯狂,笑眯眯的问。

    艾莉克希娅叹了一口气,把头靠在乔纳森的肩膀上,低声的道:“既然都错了,那就好好享受这暴风雨之前的平静吧。我只希望在被烧死之前,能够和你快乐的在一起。”

    乔纳森扳着艾莉克希娅的下巴,笑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你快乐的。”说着又不老实的把魔掌伸到她的胸前摸索着。

    “你说,我们这是爱情吗”艾莉克希娅忽然认真的问。

    “当然了,这就是爱情。”乔纳森把头埋进艾莉克希娅的双峰之间,顺便牵着她的小手,往自己的胯下送去。

    甜言蜜语,你侬我侬,就这样,领主乔纳森和师艾莉克希娅开始了他们艰辛的爱情之路。

    “少爷,怎么这么早”

    太阳刚升起来,克伦威尔带着还有些睡意的卫队队员来到训练场晨练,一眼就看见一个人影已经在上面慢跑了。

    克伦威尔还在疑惑,队员里没有这么勤快的啊。等他走近一看,才发现是乔纳森。

    “睡不着,就起来练练。”乔纳森在做变速跑,一会儿疾冲,一会儿慢跑,时不时的还会停下来,打上几拳踢上几脚,做几个格斗动作。

    其实乔纳森怎么可能睡不着,这一段时间,或许是感受到了乔纳森的真心,或许是被未来的命运悬而未决所*,艾莉克希娅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不但天天想要和乔纳森整天粘在一起,在床第之间,更是食髓知味一般,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腻在上面。

    冰山女法师的闸门一但开启,就如同洪水一般的泛滥起来,仿佛要把乔纳森榨干一样。她在床上所表现出来的热情与主动,就算是乔纳森这个两世花花男,也渐渐有点吃不消的感觉,所幸的是,盗贼圣典的*,他一天都没有落下,再加上克伦威尔这个称职的老师,身体不断的被强化,勉强算是应付了过来。

    和艾莉克希娅不同,乔纳森还算平静,虽然艾莉克希娅把教会的惩罚说的唬人,他却是另有打算。

    “我管他最高神教有什么规定,都与我无关,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活人总不可能被尿憋死。最高神教就算再厉害又怎么样,大不了老子不要这里的产业,跑去别的国家。”

    每当艾莉克希娅花容不展的时候,乔纳森就这样想。

    只是现在的情形还不容他把这些话说给艾莉克希娅听,免得这个教廷的乖宝宝认为他大逆不道,毕竟她从小就在教廷长大,脑筋还是教廷的那套思维方式,想让她一下就改变过来,未免有点强人所难。

    不在乎归不在乎,准备工作却是要提前做好的。乔纳森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情,尤其是这种人命关天的事,更是早早就想好了对策。

    最高神教在莱文王国根深蒂固,势力之大甚至超过国王。万一教廷真的被两人的事情给震怒,一定会派厉害的角色来抓。到时候没两把刷子的话,恐怕连龙溪镇都逃不出去。

    艾莉克希娅是七级法师,在整个莱文王国都是数得上的强者,只要能说通她,自保应该没有问题。

    不过乔纳森一贯认为求人不如求己,万一艾莉克希娅的榆木脑袋死忠于教廷,引颈受戮呢

    正是担心这一点,乔纳森才会早早的就从被窝里爬出来,忍受着清晨的寒风,刻苦的训练起来。

    只有努力的提高实力,才能为将来可能出现的逃命之旅做好万全的准备,这是乔纳森很简单朴素的想法。

    看到克伦威尔肩扛大剑站在训练场边,乔纳森一个疾冲,来到他的面前。

    “来,跟我打一场。”乔纳森冲克伦威尔勾了下手指,他练了好一阵子,身子发烫,打算锤炼一下格斗的技术。

    克伦威尔却摇摇头:“那可不成,万一失手伤了少爷,我可担当不起。”

    乔纳森一瞪眼睛:“你若是能赢我,我送你一瓶十二年的好酒。你要是输了,就扣你二十个金币的年金。”

    一旁的队员们一听,都起哄道:“队长,跟少爷比”

    克伦威尔舔舔嘴唇:“真的有十二年的好酒”

    “决不食言。”乔纳森笑道。

    “那好,我就跟少爷比划比划。”克伦威尔将大剑放下来,走到乔安森的身前。

    保罗被选出来做裁判,他站在两人之间,手臂一扬道:“开始”

    他话音刚落,克伦威尔就如同猛虎一样的扑向乔纳森,想要速战速决。

    眼看克伦威尔的大手抓过来,乔纳森身子一矮,刷的不见了。

    目标忽然消失,克伦威尔不禁一愣,就听一旁有人喊起来。

    “在背后呢”

    克伦威尔慌忙回身,却见乔纳森不知何时已经转到他的身后,一个直拳打过来,不偏不倚打在他的胸口。

    乔纳森这一拳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速度和力量都非常好。不过克伦威尔身体壮实,又有斗气,才一挨上拳头,斗气就应激而生,反弹出去,抵消了不少的力道。

    眼看拳头打不倒克伦威尔,乔纳森又是一闪,避开了克伦威尔当胸一抓,闪到了他的身侧,飞起一脚踢中了克伦威尔左腿的膝弯。

    人体有几个脆弱的地方,比如腋窝,比如膝弯,比如小指。这些都是很难训练的地方。乔纳森这一脚踢中,克伦威尔怪叫一声,左腿不由自主的半跪下来。

    乔纳森趁势双手抓住克伦威尔的肩膀,将他的身体往下压。

    “嘿嘿,我赢”乔纳森刚要得意的宣布胜利,只觉得身体一轻,一下子就飞了起来,翻过克伦威尔的身体,摔了出去。

    原来克伦威尔趁着乔纳森得意松懈的机会,双手反抓上来,浑身力气向上一顶,竟然给乔纳森来了一个过肩摔。

    乔纳森这下摔的七荤八素,好不容易才爬起来。

    “少爷,你没事吧”克伦威尔摔过之后才觉得出手有点不知轻重,唯恐摔坏了乔纳森,忙过来询问。

    乔纳森虽然输了,却满脸笑容:“没关系,一会儿去跟罗宾逊要那瓶十二年的好酒。”

    输了比赛,乔纳森的劲头却更足,干脆和队员们一起训练起来。整个早晨,他都是训练当中最卖力的,甚至又跟几个队员打赌,比试了几场。

    克伦威尔扛着大剑,站在训练场边上,盯着乔纳森,口中自言自语的嘀咕着:“少爷的进步还真快,尤其是他的速度,真是惊人。照这样下去,只怕再过几个月,我就不是他的对手了。”

    其实克伦威尔的担忧是多余的,因为乔纳森跟他的比试中是留了手的。

    之所以输掉了比试还很开心,是因为乔纳森发觉他已经不知不觉中掌握了刺杀术的诀窍。

    有潜行术做掩护,辅助以敏锐的反应和敏捷的速度,再加上削铁如泥的熔火犬牙,倘若是真的生死相搏,乔纳森有十足的把握能够击杀克伦威尔。

    盗贼的厉害之处就在于莫测的行踪和让人眼花缭乱的速度,对付战士的难度还要高一些,如果是对上法师,那冗长的吟颂咒语的时间,足够死好几回的了。

    和克伦威尔这一战给乔纳森提高了不少的信心,这让他更加的卖力,之后的半个月里,他每天都在训练场上挥汗如雨,身体越来越强健,力量和速度都有增涨。

    等到这个月的月末时,除了克伦威尔以外,卫队的队员里已经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了。

    这天夜里,庄园之中静寂一片,一个黑影忽然出现在庄园的西北角,在夜色之中飞速的移动着。

    若是反应比较慢的人,只能看见一个影子从眼前掠过,等再看时,却不见有人的踪迹,一定会认为是眼花了。

    其实不是眼花,而是乔纳森在训练疾跑和潜行。这些日子以来,除了力量和速度之外,他对精神力的练习也一刻没有停息,已经能够随心所欲的施展潜行术了。

    飞奔出庄园,片刻之后就来到庄园外的一片枫树林,就见乔纳森手一样,一道黑光从他手腕下射出。

    “砰”的一声,一颗碗口粗细的枫树被乔纳森射出的飞虎抓中,顿时木屑飞扬。

    乔纳森手腕轻轻一抖,飞虎闪了一下,又回到他上臂外侧一个专门容纳飞虎的皮囊中。

    身形一转,乔纳森跃上一棵枫树,同时丢出一颗黑色的弹丸。

    弹丸嗤的一声爆开,地面顿时被一团浓雾给罩住,本来就是个伸手不见五指的黑夜,再加上这一团浓雾,就更什么都看不见了。

    乔纳森手在靴口处一抄,黑色的熔火犬牙出现在手中,他从树上一跃而下,跳进浓雾之中,却丝毫没有被遮挡住视线。

    就见乔纳森在烟雾之中辗转腾挪,不断的做出各种刺杀的招数,招招狠辣迅疾。

    一通演练之后,乔纳森跃出烟雾,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扬手,熔火犬牙射出,正中一棵枫树。

    那枫树被熔火犬牙掠过,应声而断,上半截哗啦啦的倒下来,砸在地面上,发出“砰”一声巨响。

    乔纳森掷出熔火犬牙之后,身形电闪,追了上去,匕首将要落地,人也已经赶到,俯身一抄,将熔火犬牙再度握在手中。

    这一下一气呵成,精妙无比,乔纳森气定神闲的擦拭了一下熔火犬牙的刀锋,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我的盗贼技能,总算有小成了。”

    第三集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