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六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六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六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18

    阳台和室内连接的地方是一道坚固的隔门,乔纳森轻轻的推了推,门纹丝不动,想来是从内面锁住了。 更新最快而隔门这一侧竟然没有锁眼,看来只能从里面打开。

    乔纳森从百宝囊里取出一根细长的铁丝,铁丝的前端弯成一个非常细小的圆环,沿着门底的缝隙伸了进去。

    每伸出一段,乔纳森的手指就会微微的动上一下,铁丝随着乔纳森传递的力道,向上弯出一个角度,并且随着乔纳森手指动作和力道的细微变化,铁丝弯折的方向和角度也不断地改变。

    如果有个人在隔门的另一头,一定会看到一根细长的铁丝如同爬山虎一样蜿蜒的顺着隔门爬上去。

    铁丝一直向上,几度徘徊,终于找到了门锁的所在。乔纳森虽然看不见也摸不着,可铁丝就等于是他的手,手指灵活的转动着,寻找到锁眼,铁丝前端的圆圈顺着锁眼探入了门锁,那轻微触碰传递回来的讯息告诉乔纳森:隔门的锁是老式的,很容易就能打开。

    乔纳森控制的圆圈轻轻的晃动,将锁眼中的一个个铁齿压住,然后再控制着手上的力道,一点一点的均匀用力,去压迫锁芯。

    一声极其轻微的响声过后,隔门的锁头弹开了。

    乔纳森收回铁丝,没有直接进入,而是从百宝囊里取出一个小油壶,往门轴上分别滴上油,然后才用最柔和的动作缓缓的推动。

    隔门无声的向内开启,等到打开的程度刚刚能容下一人通过,乔纳森便闪身钻了进去。

    反手轻轻将门关上,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不过这样的黑暗程度可阻止不了乔纳森,身为一个盗贼,各种感觉都需要比常人更为灵敏才行。

    冥想得来的力量有着各种各样的用途,魔法师用冥想得来的精神力转化为魔力,再配合自然界中存在的元素力量,就可以施展出各种魔法。盗贼用冥想得来的精神力和集中力除了可以提高力量和速度外,还能够开发人体的潜能。

    在默默的冥想了片刻之后,乔纳森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双眸在黑暗中闪闪发亮,黑暗的房间变得清晰起来,所有的一切纤毫毕现。

    潜入已经成功,接下来就是寻找目标。盗贼圣典里有几个章节专门讲述建筑物的结构,让盗贼们就算不熟悉地形,也能很快的判断出贵重物品的藏匿地点。

    在外面观察地形的时候乔纳森就已经分析过了,他要寻找的东西非常重要,会长一定要放在身边才安全。

    虽然不知道会长的办公室是哪一间,可略微一思索也就能判断出来。以爱丁堡分会会长索伦森贪婪的性格,他一定会把这一层最大最豪华位置最好的房间留给自己。

    乔纳森蹑手蹑脚的出了门,凭借盗贼的本能直觉和精密的判断,很快就来到走廊深处朝南的一间房门前。

    门锁很简单,乔纳森不费吹灰之力的就把门打开,进去之后就知道他没有来错地方。

    房间里布置的非常奢华,一看就知道主人有种暴发户的心态。乔纳森走到办公桌前随便翻了翻桌上的一些文件,确定这里果然就是索伦森的办公室。

    乔纳森目光四处的搜索着,一眼就看到墙上挂着一副和室内暴发户气氛很不搭调的油画。他微笑的走过去将画挪开,后面果然露出一个保险箱来。

    “怎么大家都喜欢把保险箱这样藏着呢,真是没有创意。”乔纳森叹口气,开始开锁。

    保险箱的锁头很新式,不过也没有脱离乔纳森了解的锁头范畴。几百年来,锁头无论怎么变化,万变不离其中,保险箱上这个由三道密码环和五枚弹子组成的密锁虽然看起来很复杂,内部结构和原理对于一般盗贼而言或许算是相当难破解,可在乔纳森的眼中,不过就是换了一副新面孔的阿吉雷尔锁,想要打开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

    乔纳森从百宝囊中取出一支两头都是喇叭形状的中空铁管,敞开的一头紧贴在保险柜的铸铁柜门上,另一头的顶端覆着一层薄膜,乔纳森一边把耳朵凑了上去,一边开始转动那三道密码环。

    随着密码环的转动,密码锁里发出细不可闻的声音,不过有了喇叭的扩音效果,乔纳森听的很清楚。

    如果是个普通人,即便能用喇叭来扩音,也听不出声音里的奥秘,可那听起来好像完全相同的声音,在乔纳森的耳朵里,却有着不同的含义。他很快就根据声音的变化找到了密码。

    对好密码之后,弹子锁就简单了,乔纳森取出盗贼五宝中的梳子来,这可是超级万能钥匙。先把梳子慢慢的*去,哒、哒、哒几不可查的连续五声轻响响起,弹子被压住。乔纳森再用一根铁丝轻轻的一捅,锁就乖乖的打开了。

    保险柜呈现在乔纳森的面前,空间并不大,里面也没有金银珠宝,只是整齐摆放着一堆精致的小盒子和一摞书册。

    乔纳森眼睛一亮,伸手将那一摞书册拿了出来,唰唰的翻动几下,就知道这正是他要找的东西心爱丁堡分会的账本。

    有一个任何人都知道的常识,商人们为了追逐利益可以不惜一切的手段,以巴内菲商会遍及整个大陆的繁荣兴盛,背后肯定有不少见不得光的东西。

    若说巴内菲商会没有巧取豪夺透漏税款的事情,乔纳森打死也不信。不过这种大商会至少会把表面上的文章做的天衣无缝,也会打点好各种关节,很难找出破绽来。

    表面上找不到破绽,不代表就没有破绽。从明面公开的账本上找不出证据,那么内部人士手中的真实账本则会暴露许多问题。

    你敢动我的商路,我就坏你的根本,这就是乔纳森定下的对策。

    把账本收好,乔纳森又顺手打开了那些码放整齐的精美盒子,里面装的是贵重首饰和稀有的各色宝石。

    反正已经来了一趟,乔纳森当然不会浪费,干脆利落的把首饰和宝石一股脑都丢进百宝囊里,彻底掏空了保险箱。

    十分钟后,一个身影落叶一般轻巧的从商会高墙上飘下,迅捷俐落,直接就没入了墙下的阴影里。如果不是克伦威尔的眼睛始终紧盯着,恐怕会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

    一溜烟来到克伦威尔身前,乔纳森得意的说:“搞定了。”

    “少爷真棒。”虽然不知道乔纳森搞定了什么,克伦威尔还是竖起大拇指来,就冲着乔纳森的那两下子,他就自愧不如。

    “我们现在要做什么,要不要一把火把这里给烧掉”克伦威尔问,他可是准备了好久,就等着放火呢。

    乔纳森摇摇头:“放火的事情就不必了,我给他们找了一个比火烧*还大的麻烦,足够他们发愁的了。”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克伦威尔兴奋的搓着手。

    乔纳森狡黠一笑:“你把这些东西处理掉,然后就可以回庄园去了。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说罢,乔纳森不等克伦威尔问清楚,便一闪身隐没到街道的尽头,看的克伦威尔目瞪口呆,怀疑少爷是不是长的翅膀,怎么会消失的那么快。

    入夜时分,爱丁堡驻军指挥部里一片静寂,指挥部设在城中西区的一个大院里,身为副军团长的雷纳德就住在大院中间隔出来的一个小院落里。

    虽然院子周围的卫兵们非常尽职尽责,眼睛都不眨一下,可专门玩潜入的乔纳森却轻松的进入了院子,没有惊动卫兵们。

    乔纳森来过雷纳德的住所,熟知这里的地形,轻车熟路的来到他的窗前,侧耳探听着房内的动静,里面传出均匀而悠长的呼吸声。

    乔纳森伸出手要叩动窗棂,一道寒光忽然在眼前闪过,他暗叫一声不好,身体向后一折,顺势在地上翻滚了几圈,避开那道追命的寒光,然后狼狈的低声叫道:“是我,乔纳森”

    不必看,乔纳森就知道出手的是雷纳德,对方怎么说也是军人世家,自然有一身不俗的本领,如果被人凑到窗户根下还发现不了,只能说明是个纨绔子弟。

    听到乔纳森自报家门,雷纳德才收回手中的剑,等看清楚真的是乔纳森,他不禁诧异的问:“怎么是你”

    乔纳森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土,懊恼的说:“有你这样用剑招待客人的吗”

    雷纳德反唇相讥道:“也没有你这样来做客的人啊。”

    乔纳森挠挠头,觉得雷纳德说的没错,哈哈一笑道:“先进屋再说,我有个好东西给你。”

    雷纳德一听乔纳森说是好东西,第一个念头就是乔纳森又有了什么好生意,立刻把他迎进房间里。

    现在的雷纳德早就没了最初的骄傲,他已经和乔纳森上了同一条船,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前几天交货的一批轮胎获得了军方一致的好评,不但老雷纳德借此巩固了地位,小雷纳德也风光了一把,很有挤掉军团长,独霸爱丁堡地区军队大权的势头。

    更重要的是,父子两个的腰包也随之鼓了起来,每卖出去一条轮胎,就等于他们的口袋里多出十几枚沉甸甸的金币。谁也不会嫌钱多咬手,乔纳森就好像是带来金钱的吉祥物一样,雷纳德欢迎还来不及呢。

    “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关好了房门,雷纳德立刻问。

    乔纳森从百宝囊里取出那一摞账本,啪的放在桌子上:“你自己看吧。”

    雷纳德不解的取来一本,翻看起来,开始他还有些不以为意,越看越是心惊,许久之后才长吸一口气,抬头盯住乔纳森,颤声说:“这是你哪里搞来的”

    “那你就别管了,这东西你要不要”乔纳森笑问,看雷纳德那表情他就知道这事一定没问题了。

    “当然要,这可是重要的罪证啊。巴内菲商会太不像话了,竟然敢偷税漏税到如此的程度,身为国家的将领,我有责任立刻逮捕他们。”雷纳德义愤填膺的道,只是不知其中的气愤又几分是为了国家,又有几分是为了他自己的腰包。

    账本里有很多行贿的记录,比如给爱丁堡市长每年的进贡就是一笔天文数字,可这些钱雷纳德一个铜子都没见到。最让雷纳德气愤的是,军团长每年也能收到巴内菲商会一笔五千金币的礼金,他竟然完全不知情。

    雷纳德并不是一定要贪几千金币的贿赂,可如果巴内菲商会完全没把他放在眼里,那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何况这些账本的事情如果搞大了,除了出一口气恶气之外,还能顺便捞一大笔油水,再把军团长给拉下马,可谓一箭三雕。碰到这样的好事,也难怪雷纳德一个劲的提醒自己不要太紧张,也不要太兴奋了。

    “既然你知道怎么做了,我就不管了。记得这些账本是被人丢在你房门外的”乔纳森微微一笑。

    雷纳德会意的回报一个灿烂的笑容:“这笔人情我欠你的。”

    “大家是朋友,何必那么客气。我猜你要开始忙了,我就不打扰了。”乔纳森的任务已经完全,其他的就看雷纳德了,他相信雷纳德一定会把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等乔纳森走了,雷纳德立刻派亲信的卫兵给父亲老雷纳德送加急快信,然后彻夜的翻看着账本。等到天色微明,他看完一摞账本,瞧着发白的东方天际,自言自语道:“索伦森啊,你是怎么得罪了乔纳森呢,这回你可要倒大霉了。”

    索伦森最近很恼火,根源正是乔纳森。

    当拉文霍德刚开始搞缝纫机和龙溪快报的时候,索伦森并没放在心上,他也曾经听说过拉文霍德那个*领主的故事,本以为这是纨绔子弟的又一次胡闹。

    等到龙溪镇的制衣业形成了规模,而龙溪快报也变得炙手可热之后,索伦森才派人去查明情况,而这个时候轮胎也上市了,掀起的风潮赫然席卷了整个爱丁堡大区。

    以索伦森的商业头脑,自然不会看不出轮胎蕴藏着的巨大利润,所以他立刻派了两个心腹,带着一份自以为很宽厚的合约给乔纳森,希望能够分享其中的利益。

    没想到的是两个心腹被剥光了赶回来,这简直是扇了他一计耳光。

    索伦森是个睚眦必报的人,乔纳森既然敢拒绝他,就一定要吃苦头。他下令冻结爱丁堡的商路,又买通了一个盗贼团,专门对付去龙溪镇的客商。

    双管齐下后,龙溪镇和爱丁堡的生意往来一落千丈,让索伦森得意不已。在他看来,用不上一个星期,乔纳森就得哭着喊着来给他下跪,求他签合约。

    “等他来求我的时候,我先要好好的羞辱他一番,然后再克扣他五个点的利润。”索伦森点燃心爱的烟斗,把腿翘起来放在桌子上,得意洋洋的想着。

    正在意淫当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传来,不等索伦森说开门,拉里就一头撞了进来。

    “干嘛这么慌里慌张的”索伦森一瞪眼睛。

    拉里上气不接下气,好不容易喘匀,才结结巴巴的说:“大大事不好了。军队把我们的商队给扣押了。”

    “什么”索伦森跳了起来,“怎么回事,为什么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也不清楚啊,之前一直都好好的,谁知道今天要出发的商队才出城就被劫下来了。”拉里说。

    索伦森眼珠一转:“是不是嫌我们送的礼金太少了”

    “我看不象,那群士兵一扣住商队就开始搜,把我们夹带的那些走私品都搜出来了。”拉里哭丧着脸说。

    索伦森倒吸了一口凉气,他利用巴内菲商会获得的特别通行证进行走私,每次都能获得重利,被扣押或者没收都无所谓,可要是传到总会那边去,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

    “会长,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拉里问。

    “还能怎么办,快跟我去看看吧。”索伦森懊恼不已,心想这回可能要大出血了,没有几千金币,只怕填不满这些贪婪军人的肚子。

    才刚要出门,外面一阵喧闹,索伦森本来就气不打一处来,闻声怒道:“吵什么吵”

    话音刚落,一群军人就涌进来,带头的正是雷纳德,他冷冷的瞪了索伦森一眼,从口袋里取出一张羊皮纸来,潇洒的在索伦森眼前甩开说:“这是逮捕令,从现在开始,军队接管巴内菲商会爱丁堡分会,一切业务暂停,等事情查清楚了再择日重新开张。”

    “你你们有什么权力查封这里”索伦森惊道。

    “这就是权力。”雷纳德冷笑一声,宝剑出鞘,唰的横在索伦森的脖子上,吓的他双腿一软,差点就跪下来。

    “罪名是什么”索伦森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人,心里虽然害怕之极,却仗着是巴内菲商会的人,兀自强辩着。

    “这就是罪名。”雷纳德一挥手,一个士兵捧着账本走进来。

    索伦森再熟悉这些账本不过,顿时两眼发直,完全不知道账本怎么会从保险箱里跑出来,他惊恐的望向墙上的油画,殊不知那后面的保险箱里早就空空如也。

    “还有什么可说的吗”雷纳德问。

    索伦森垂头丧气,他知道账本里都记载着什么,随便几项罪名就够他受的,即便国家不处罚他,巴内菲商会也不可能放过他,总而言之,他这辈子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索伦森和拉里约翰几个手下被五花大绑的带走,雷纳德则带着人翻箱倒柜,准备好好的捞上一笔。

    才刚把办公室桌子的锁头撬开,雷纳德就听到外面有人惊呼起来。

    “什么人”

    “啊”

    几声惨叫响起来,是雷纳德手下人的声音。

    雷纳德带人冲出门去,在楼梯上发现了几个倒毙的手下,他们的脸色青紫,身上布满了碎冰,竟然是被人用冰系魔法击杀的。

    索伦森不见了,只剩下炮灰拉里和约翰,缩在角落里战战兢兢的发抖。

    “怎么会有魔法师”雷纳德脸色一变,他冲到窗前,就见一个高大的白袍人腋下夹着索伦森,正飞奔着离开。

    “别想走”雷纳德怒喝一声,抽出配剑,凌空掷出去,直射白袍人的背心。

    雷纳德的膂力过人,这一下投掷准头足力道大,剑锋呼啸,转瞬间就来到白袍人的背后。

    那白袍人一边狂奔,一边轻轻的一挥手。

    一道冰盾凭空出现在他的背后,恰好挡住了疾射而来的佩剑。

    剑锋刺在冰盾上,冰盾碎裂,佩剑的去势也被阻挡住。等雷纳德追出去,他早已经跑的无影无踪了。

    “混账这家伙是哪里来的,马上派人去给我查出来”雷纳德暴跳如雷,让重大的犯人在眼皮底下逃走,还杀了他的人,这要是传出去,他的脸可就丢尽了。

    虽然索伦森逃掉了,可爱丁堡分会偷税漏税,行贿枉法的证据确凿,而且还当众拒捕,杀死士兵,这下子可闹大,成为严重的违法事件。

    老国王闻听此事之后大为震怒,给巴内菲商会发去了*信,还责成司法部长严密的调查此事,严惩当事人。

    巴内菲商会很快给莱文王国做出了回应,和爱丁堡分会撇清了干系,还做出了非常配合的姿态,算是稍微平息了老国王的怒火,这才没有酿成更为严重的外交事件。

    爱丁堡分会的主要负责人除了索伦森之外都被投进大牢里,账本上出现名字的官员也都锒铛入狱,包括爱丁堡的市长和驻军的军团长,可算是莱文王**政界的一场大风暴。

    雷纳德如愿以偿的升任军团长后,立刻布置人手到处设卡抓捕索伦森。

    爱丁堡分会覆灭之后,那些盘踞在商队必经之路上的劫匪也自然而然的烟消云散了,事后查明,劫匪都是爱丁堡分会豢养的打手。

    雷纳德非常慷慨的大笔一挥,用爱丁堡分会查扣的财产赔偿给那些被打劫的商人,还顺便划给乔纳森一笔上万金币的赔偿金。

    商路恢复,龙溪镇和爱丁堡之间的道路重新又繁华起来,一切终于恢复正常,随着恢复的商路到来的不仅仅是大笔生意,还有一封重要的密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