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七章 去王都

第七章 去王都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七章 去王都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19

    乔纳森的书房里,弗兰捧着一封看起来很普通的,用火漆封好口的密信,手掌颤抖不已。 更新最快

    “咳大哥,不用这么紧张吧。”乔纳森咳嗽一声说,弗兰那兴奋的样子,似乎随时都要昏倒,真不知道教皇怎么有这么大的魔力。

    艾莉克希娅也在书房里,她显得有些不安。这真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姑娘,虽然和乔纳森之间的事情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弗兰完全不知情,可看她手足无措的模样,乔纳森真怕她会忽然跟弗兰自首。虽然弗兰已经是自己人了,可也难保不会贪生怕死出卖兄弟。

    “我要拆信了,可以吗”弗兰已经捧着那封信端详半天了,终于准备拆信了。

    “请便。”艾莉克希娅淡淡的说,她和弗兰都是最高神教的人,地位要高出弗兰,在处理教务方面,弗兰这个小地方的主教是一定要征询她意见的。

    得到艾莉克希娅的首肯,弗兰这才操起一把拆信刀,小心翼翼,就如同新婚之夜缓缓解开新娘子衣服的新郎一般,把信给拆开来。

    先是深吸了一口气,弗兰才取出信来,然后哆嗦着把信给抖开,目光才一落到信的内容上,脸就笑开了花。

    乔纳森知道一定有好事,看来本源火晶的魅力的确强大,虽然献出去很可惜,却能换来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也算是物尽其用了。

    “信上说什么了”艾莉克希娅问。

    弗兰的嘴角都快咧到腮帮子了,听到艾莉克希娅的问话才惊醒过来,忙沉住气,低声的朗读起来。

    信的内容很简单,首先就是赞扬了乔纳森对于最高神教的忠诚,然后就是*行赏。

    乔纳森进献本源火晶有功,被赐予最高神教护庭圣骑士的头衔,这不是一种实际的职务,而是一个虚衔。在莱文王国,可算是贵族们趋之若鹜的一种头衔。成为护庭圣骑士,从此就不必为王国纳税,还直接享有二级赎罪券的权力,虽是虚衔,却非常的实惠,很多人想花大钱买一个而不得。

    艾莉克希娅指导有功,晋升一级,成为教廷的银魔导师,这是仅次于金魔导师的高级荣誉头衔,整个莱文王国也不过只有三十几个,而艾莉克希娅是其中最年轻的一个,可见教廷这次有多么下血本。

    弗兰当然也有功劳,虽然跟乔纳森和艾莉克希娅所得到的封赏相比,他被提升为爱丁堡大区主教并不算什么,可任谁都知道,大区主教相当于红衣主教的替补,不但油水丰厚,还有了进入教廷权力中枢的机会,可谓是一步登天,难怪弗兰会乐得合不拢嘴。

    先是赞扬,然后是实质的奖励,最后自然就是任务了。教皇在信的最后要乔纳森和艾莉克希娅亲自护送本源火晶到王都。

    “去王都吗”乔纳森得到这个任务,倒是有些犹豫。

    领地的产业倒是已经走上了正轨,搞定了索伦森之后,又有弗兰和雷纳德两个人撑腰,有老成持重的罗宾逊和精明强干的维多利亚经营,想必不会出什么乱子。

    乔纳森担忧的是艾莉克希娅,一旦她*之身被破的事情被发觉,那可就麻烦大了。

    不过教皇的命令白纸黑字的写的清楚,想要推脱是不可能的。他犹豫再三,心说还是跟艾莉克希娅商量一下再决定吧。

    先把弗兰送去客房休息,乔纳森掩上书房的门,走到艾莉克希娅身边,轻轻的揽住她的肩头,让她靠在自己的胸口。

    “在想什么”乔纳森问。

    艾莉克希娅幽幽的说:“我不想回王都,我想呆在拉文霍德,跟你过无忧无虑的日子。”

    “我又何尝不想呢,不过看起来这一关必须要过。我们只能盼着本源火晶能够取悦教皇,赦免我们。”乔纳森口是心非的说,他已经打定主意,如果教皇真的要降罪,他就带着艾莉克希娅逃去沙国。凭他的本领,在哪里还混不出一片天地呢。

    “我听你的,你去哪里我就去哪里。”艾莉克希娅小鸟依人的说,冰山美女现在完全被乔纳森给征服,人前人后两副面孔,让乔纳森有一种如在梦中的感觉,每次床第之间,想到艾莉克希娅人前的冷漠,再看她在身下的热情如火,乔纳森就热血沸腾,总是能够大展神威。

    “那我们这就准备,过几天就去王都。”乔纳森轻抚着艾莉克希娅的秀发说。

    艾莉克希娅环住乔纳森的脖颈,低声的喃喃道:“我有点怕”

    “有我在,不用怕。我会保护你,直到地老天荒”乔纳森嘴上如同抹了蜜,一旦开口就是甜言蜜语,把从来没有过恋爱经历的艾莉克希娅迷的云里雾里,心和身体一起被征服。

    一边说着,乔纳森的魔爪还摸上艾莉克希娅的翘臀,她的臀部包裹在长袍里,很难看到,可乔纳森知道,艾莉克希娅的臀部又白又翘,尤其是两人采用后入式的时候,给乔纳森在视觉上的感受更加强烈。

    感觉到乔纳森的大力揉捏,艾莉克希娅口中发出了低声的轻轻*,还伴随“不要在这里”的呢喃。

    这反倒催发了乔纳森的*,他的手从翘臀一路向上,很快就攀上了艾莉克希娅的双峰,然后滑进她的长袍内,一边摸索着一边解开她的衣服。

    “不要”艾莉克希娅口中拒绝着,身体却出卖了她,很快就被乔纳森给放倒在书桌上,她目光迷离,一摆手,把桌子上的东西都碰掉,可两个人都意乱情迷,哪里还顾得了那么多。

    乔纳森放肆的揉捏着艾莉克希娅的双峰,忽然低声说:“你发觉没有,她们好像长大了。”

    艾莉克希娅的脸一下子红透了,扭捏的说:“还不是你每天乱摸”

    “那你喜欢不喜欢”乔纳森俯下身子,一边亲吻着双峰上的小豆豆,一边含糊的问。

    “唔”艾莉克希娅用*回答了乔纳森的问题,身体一弓,两条腿抬起来,环在乔纳森的腰间。

    乔纳森也不*服,直接解开裤带,就伏下身子,向前一挺,一阵温暖湿热,舒爽到了极致。

    他却不知道,方才东西摔落在地的声音惊动了路过的女管家瑞琪儿,本来以乔纳森和艾莉克希娅的能力,应该会察觉到瑞琪儿的到来,可他们满脑子里都是对方,满心都在取悦对方,竟然丝毫没有察觉。

    瑞琪儿面红耳赤的站在书房外,她知道一些端倪,却还是第一次亲耳听到。耳中传来艾莉克希娅的*声和灵肉碰撞发出的声响,让还没有经过人事的她完全不知所措。

    不知为什么,瑞琪儿竟然流出了眼泪,而身体的某个部位也湿润起来,竟然涌起了一种冲动,就好像她整个人是冰做的,如今正从内到外的融化着。

    瑞琪儿想起了乔纳森想要*她的那个晚上,又想起她上错床的那一次,还有布局抓奸的举动,若是那几次有一次出现什么差错,或许她就会把贞洁的身子交给乔纳森,或许现在跟乔纳森**的就会是她。

    想到**的身体被乔纳森看过摸过,瑞琪儿的身体更加的热了,她想要躲开,双腿却没力,若不是扶住墙壁,只怕随时都会摔倒在地。

    在她的心里,忽然涌出一阵的懊悔,懊悔当初没有顺从乔纳森,可随后理智又战胜了情感,让她使劲的摇摇头,甩开那些旖旎的幻想,迈着艰难的步伐悄然离开了。

    一番火热的缠绵之后,乔纳森把生命的精华留在了艾莉克希娅的身体之中,两个人瘫软在宽大的椅子上,艾莉克希娅依然不肯让乔纳森从她的身上下来,想要留住这片刻温存的时光。

    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有种想要合为一体的悸动。可惜时光不肯为他们停留下来,人总是要面对很多生命中不能承受的轻和重。

    当天晚上,乔纳森把领主府的重要人物都请来,在小范围里宣布了要去王都的决定。

    “这一次的行程需要高度保密,大家不要外传。另外,克伦威尔,你回家准备一下,跟我一起去。”乔纳森说。

    克伦威尔正抓着一根牛腿骨大嚼,听乔纳森指派了他,立刻兴奋的说:“太好了,我还没去过王都呢,这回可以开眼界了。”

    罗宾逊却面带忧色:“少爷,只带一个人能行吗,路上也需要人服侍吧。”

    乔纳森刚要拒绝,却听到瑞琪儿脆生生的声音:“少爷,请让我跟你一起去王都吧。”

    乔纳森一愣,他见瑞琪儿白皙的脸庞上不知哪飘来两朵红云,在灯光的照映下显得分外的娇嫩,好像一朵盛开中的水仙花。

    瑞琪儿和艾莉克希娅都是外表冷漠的女人,可给人的感觉却完全不同。艾莉克希娅的冷漠来自于身份和地位的崇高,是一种骨子里的骄傲。瑞琪儿的冷漠更多的是一种心灵上的抗拒,乔纳森能理解她的抗拒大多数来源于对原本那个自己的厌恶。

    在乔纳森的心中,还怀念着那次上错床的经历,还有她敢于设下圈套,诱骗自己上钩的那一幕。那缎子一段嫩滑的肌肤触感至今还能够回味到,好像就在指尖上滑动。

    见乔纳森有点犹豫,瑞琪儿又说:“少爷和魔导师大人都是身份尊贵的人,总不能亲自做日常的杂事。克伦威尔是个大老粗,肯定没办法服侍好少爷,所以请一定要带上我。”

    乔纳森一想,瑞琪儿说的也有道理,只是万一到了王都,出了什么差错,再落得一个逃亡的结果,那可就害了她。

    本意是想拒绝,可乔纳森看见瑞琪儿的目光中似乎藏着一种倔强的坚韧,不禁心中一动,终于心软的说:“好吧,你跟我一起去吧。”

    他心里暗想,如果真的有什么危险,最多我拼了命也保护好她。

    “老公,我也想去。”一直在乔纳森身边乖乖坐着,吃着奶油蛋糕的娜娜忽然拉了下乔纳森的衣袖,可怜兮兮的说。

    “你也要去”乔纳森头大了。

    娜娜撅起嘴来:“老公和老师都走了,瑞琪儿姐姐也走了,娜娜不要一个人留在家里。“

    “不是还有罗宾逊老管家吗,他会照顾你的。”乔纳森忙安抚着自己这个小妻子。

    娜娜却童真的直言不讳道:“老管家不好玩”

    大家听了,都忍俊不禁,克伦威尔更是抱着肚子放肆的大笑起来,让罗宾逊哭笑不得。

    “带上娜娜吧。”开口为娜娜恳求的是艾莉克希娅,她和娜娜朝夕相处,名义上是师徒,其实是姐妹。

    而和乔纳森暗中发展出来的一段感情,让艾莉克希娅觉得很对不起娜娜这个名义上的正牌夫人。如果不带娜娜,艾莉克希娅有一种犯罪的感觉。

    乔纳森不想让娜娜冒险,可看到她天真无暇大眼睛里流露出来的恳求和渴望,又怎么能忍心拒绝。

    “唉,一个羊也是赶,两个羊也是放”乔纳森无奈的点点头,换来娜娜的大声欢呼。

    罗宾逊又提出了建议:“少爷,既然娜娜夫人也去,我看不如多带几个卫队的队员,一个是照顾少爷和夫人,另外一点就是保护大家的安全。”

    乔纳森一想,队伍已经有五个人了,瑞琪儿一个人肯定是忙活不过来,干脆就按照罗宾逊的想法,再挑选十个精明强干的队员,大家伪装成商队,准备妥当之后就从拉文霍德出发,直奔王都。

    克伦威尔得到命令之后,立刻挑选了十个队员,保罗也在其中,他得知要去王都,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觉。

    “你怎么这么兴奋”保罗的老婆见他翻来覆去,不禁奇怪的问。

    保罗嘿嘿笑道:“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没有,我过几天就去王都了,等回来的时候给你捎。”

    “去王都”保罗的老婆也跟着兴奋起来,“那你一定要给我带王都女人用的那种发卡,我听说特别的漂亮。”

    “放心吧,咱们现在有钱了,我一定多给你买几个。”保罗不无得意的说,夫妻两个就这么窃窃私语起来。

    第二天一早,几个卫队队员的老婆凑在一起洗衣服的时候,不知谁提起这件事情来,被选中的队员老婆都很得意,没被选中的就暗暗埋怨自家的男人不够努力。

    女人们的嘴是世界上最不牢固的,一传十十传百,不知怎么就暗暗的将乔纳森即将离开拉文霍德去王都的事情给传扬出去,落在有心人的耳中。

    准备了两天之后,商队终于出发了,乔纳森和娜娜乘坐一辆马车,瑞琪儿和艾莉克希娅乘坐另外一辆马车,再加上伪装好的两辆货车和包括克伦威尔在内的十一个“商会伙计”,队伍并不声张,悄然的离开了镇子,先奔爱丁堡而去。

    马车装了轮胎之后,舒适性和速度都有了提升,马儿们拉起来也省力的多,听着马脖子上的铃铛有节奏的响着,再观赏着窗外的风景,乔纳森的心情很是晴朗。

    这一次的王都之行或许会有危险,但乔纳森更希望把握住机会,把危机转化为生机。从他对弗兰和雷纳德等人的了解和对人性的掌握来看,这个世界上并没有什么牢不可破的原则,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和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

    一个教廷的圣女贞洁,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乔纳森就不信如果有巨大的利益诱饵,教皇和教廷会真的揪住这个东西不放。何况只要艾莉克希娅脑筋不秀逗,会不会被人发现还是另外一回事呢。

    总之乔纳森让自己尽量的宽心下来,开始逗弄起娜娜来。

    他见娜娜正在摆弄着包裹,里面圆滚滚的不知装了什么,不禁奇怪的问:“你带的是什么,是玩具吗”

    “是这个”娜娜笑容满面的取出一个圆溜溜的蛋来,乔纳森这才想起来,这是上次去矿山打魔兽的时候捡来的魔兽蛋。

    “你还没丢掉啊。”乔纳森的手在魔兽蛋上摩挲着,蛋上的花纹倒是很漂亮,可估计放了这么久,已经坏掉了吧。

    “我还要孵出一个小宝宝呢,才不会丢掉呢。”娜娜把蛋抢回去,抱在怀里,果然女人不分年龄,天生就有母性。

    “你懂得怎么孵蛋吗”乔纳森笑道。

    “我见过母鸡孵蛋。”娜娜撅起嘴来,“我每天都要抱着它睡觉呢,迟早会孵出来的。”

    “好吧,我相信一定能孵出来一个大怪兽,然后把你给吃掉。”乔纳森吓唬娜娜说。

    娜娜却一点都不怕:“才不会呢,如果从小好好养育的话,一定会是个乖宝宝。”

    乔纳森倒是没想到娜娜说的话很有道理,不禁快慰的摸摸她的头,心说娜娜快点长大吧,长大了老公好好的疼你。

    队伍在轻松的气氛中启程,一路风平浪静,到了爱丁堡之后,最近正忙着处理索伦森一案的雷纳德特地抽出时间来请乔纳森吃饭。

    雷纳德并不知道乔纳森这一次去王都做什么,不过他却很清楚跟在乔纳森身边的艾莉克希娅是什么身份。

    等酒足饭饱,先把艾莉克希娅一行人安排去城中最好的旅馆休息,雷纳德单独把乔纳森叫出来,一看他鬼鬼祟祟的样子,乔纳森就知道他一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说。

    两人坐在雷纳德新办公室里,一人手里抓着根香肠,另一手抓着酒瓶,外人一定想不到,堂堂的信任爱丁堡军团长和最近风生水起的拉文霍德少领主竟然如同街上的粗鄙乡民一样,就这么粗俗的吃一口喝一口,还深得其中的乐趣。

    “这次去王都,不是简单的运货吧”雷纳德问。

    乔纳森不想隐瞒,却也不便明说,他从艾莉克希娅口中得到过一些信息,现在的莱文王国政教之间隐隐的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军方支持国王,希望能够把教廷的力量控制在宗教层面。而教廷则希望介入世俗的权力,拼命的扩大着影响力,双方的芥蒂很深。

    看到乔纳森有点为难,雷纳德也明白过来,他嘿嘿笑道:“咱们是生意伙伴,你帮了我不少的忙,这次去王都,我也想给你提个醒。”

    “请指教。”乔纳森还真头疼王都里那些错综复杂的关系,艾莉克希娅虽然熟悉,可她的脑子里都是教廷的那一套,为人又比较死板。真想要了解王都的情况,还是得问雷纳德这世家子弟。

    “你也知道,国王和教皇之间并不怎么默契。不管你为了什么目的去王都,只要一趟进这汪浑水,就得选择一个势力。”雷纳德说。

    “难道不能保持中立吗”乔纳森问。

    雷纳德苦笑着摇摇头:“这世界上哪里有左右逢源的好事,保持中立只会被当作可有可无的弃子,一旦有什么倒霉的事情,双方都会找上你。”

    乔纳森暗暗咂舌,心说*果然是不好玩的,想要明哲保身看来不太可能了,还是要多听听雷纳德的意见。

    “那以你看来,我应该站在哪一边呢”乔纳森问。

    雷纳德叹口气:“本来以我的立场,当然希望你站在国王这一边。尤其是你和军方又轮胎这个合作的项目,我们之间可以互惠互利。不过现在看来,或许教廷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怎么说”乔纳森听出雷纳德话中有话。

    “前两天我父亲才给我送来一封密信,说国王陛下最近的身体越来越不好,很有可能撑不过今年了。”雷纳德说,“国王陛下只有一个女儿,今年才十八岁”

    雷纳德话并没有说满,因为很多话大家心领神会就好,不必说的太露骨。他的意思明显是在说,万一国王有什么三长两短,接替王位的十八岁女孩根本不是教皇那老狐狸的对手。或许教廷的势力会趁此机会大举的压制住政界力量也说不定。

    “原来如此”乔纳森嘀咕着,“干脆我到了王都交了差就立刻回来,还是拉文霍德有趣。”

    “总之,一切要小心。如果在王都有什么事情,可以去找我的父亲,他很看好你的。”雷纳德拍了拍乔纳森的肩膀。如果说最开始他和乔纳森是互相利用的关系,在乔纳森给了他账本之后,雷纳德对乔纳森怀着感激之情,内心里不希望他卷入纷争。

    “多谢你了。”乔纳森一仰脖,将瓶中酒喝干,一股辛辣的味道冲上喉咙,让他有些兴奋。

    王都,到底是天堂还是地狱呢,无论那里有什么人什么事,我乔纳森就要来了,你给我等着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