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三章 教皇卫斯理

第三章 教皇卫斯理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三章 教皇卫斯理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28

    王都的阳光真是好,明晃晃晒的人睁不开眼,虽然距离王都不过还有半天的路程,眼力好的甚至能看得到赫尔那高大城墙的轮廓,可队伍还是停了下来。 更新最快

    乔纳森看到大家都汗流浃背,不禁有些不忍,招呼队伍停下,就在路边的大树荫凉下休息,等太阳的热力消退一些再赶路。

    克伦威尔坐在树荫底下擦着头上的汗,从腰间取下水壶,咕嘟嘟的喝了大半瓶。其他队员都慵懒的坐在树下,感受着树荫带来的难得清爽。

    上人来人往很热闹,其中大部分都是商队,赫尔是大陆上最大的贸易城市,每天都有大陆各个国家的商人们慕名而来,有些在这里赚取万金,也有些人倾家荡产有家难回。

    几个打扮的光鲜,可眉宇间有点郁色的男子在上来回的游荡着。凡是有往赫尔方向走的队伍,他们都要迎上去唧唧呱呱说些什么,可惜总是被拒绝,于是就郁郁的退到路边。

    此刻已经是中午时分,那几个人取出干粮啃起来。其中一个吃的快些,等吃完之后四处打量,见到乔纳森这支队伍,便走了过来。

    才走出几步,身后有人喊道:“别去了,一看就是乡下土财主,一定舍不得的。”

    “试试总是好的。”这人局促的一笑,还是走了过来。

    他还没等走到乔纳森的车厢边,保罗和詹姆斯就把他给拦住。

    “你要干嘛”虽然黑风岭之后一路无事,可克伦威尔还是警告队员们小心谨慎,免得再出问题。

    “我叫佐培尔,是个向导。我想请问你们需要向导吗”自称为佐培尔的男子说,他的年纪其实不大,也就二十五六岁,倒是也相貌堂堂,只是能从细节上看出,他的生活不太如意。

    “我们认得路。”保罗不耐烦的挥挥手,让他走开。

    佐培尔“哦”了一声,有点失望。

    他刚刚转回身,背后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你会吹笛子”

    说话的是艾莉克希娅,她听到外面的声音,探头出来看,就见到佐培尔的腰上挂着一根银色的长笛。才好奇的这样一问。

    佐培尔回身,见是个美丽的女人,忙说:“会一点点。”

    “会吹暮色舞曲吗”艾莉克希娅问,她是贵族出身,从小就受到音乐课程的熏陶,对音乐很感兴趣。

    算起来离开王都赫尔也有几个月了,在拉文霍德那种地方,吟游诗人都是稀奇的人物,何况擅长演奏的音乐家。看到佐培尔的笛子非常的精美,艾莉克希娅很有点好奇的期盼。

    乔纳森从昏昏沉沉的午睡中醒过来,见艾莉克希娅似乎很感兴趣,便走出车厢。

    等问清楚佐培尔的身份,他笑道:“原来你是向导。我正好是头一次来赫尔,你就给我介绍一下吧。”

    佐培尔一喜,不过很快又敛去喜色,期期艾艾的说:“这个我的报酬可不便宜。”

    “多少钱”乔纳森问。

    佐培尔伸出五个手指来,乔纳森问:“五个金币”

    佐培尔脸色都变了:“不必那么多,五十个银币而已。”

    “给你一个金币,记得给这位美丽的女士吹几首欢快的曲子。”乔纳森取出一个金币来递给佐培尔,换来他的千恩万谢。

    克伦威尔一旁嘟囔着:“少爷不是在王都上过学吗,怎么说是头一次来王都呢。”

    他哪里知道,如今乔纳森的脑中,已经不存在半点关于王都的记忆。对于新乔纳森来说,这里的确是第一次来。

    一阵优美的乐曲声响起来,如同夏日里的清泉和微风,给树荫下休息的人们带来了清新的感受。

    艾莉克希娅微笑着说:“这是夏日凉风进行曲,是一个著名的音乐家作曲的,每年夏天避暑的时候,家父都会找人演奏。听这首曲子,真的会让人有一种清凉的感受呢。”

    乔纳森体会着乐曲中的那种轻快,身体随着晃动起来,笑着说:“听曲子还能避暑,看来这一个金币没白花。”

    佐培尔卖力的演奏了好几首曲子后,队伍重新上路。不知是最炎热的时间已经过去,还是休息和曲子真的让人忘记了疲劳和暑意,队伍里的每个人都精神振作。

    乔纳森坐在车上,怀中抱着娜娜,一旁坐着艾莉克希娅和瑞琪儿,大家聚精会神的听佐培尔讲起王都赫尔的故事来。

    佐培尔看起来很潦倒,又好像是个有点羞涩的人,可一当起向导来,便口若悬河说个不停。他的口才和吹笛子的本领差不多,很能吸引人,让乔纳森感觉这一个金币花的太值了。

    艾莉克希娅是赫尔土生土长的人,可佐培尔说的那些逸闻趣事她竟然一个都没听过,甚至要比乔纳森他们这些外地人还要感兴趣。

    “赫尔城的城墙,远远看过去,就好像是黑铁铸成的。据说当年沙国的大军打到赫尔城下,那些士兵一见到城墙就哭了,说这辈子都不可能攻下这么坚固的铁城。”佐培尔说起赫尔城的城墙,口沫横飞,就好像在说他家的院子一样亲切。

    “真的是铁铸的城吗”瑞琪儿问,她似乎对此很感兴趣。

    “当然不可能了,全国也没那么多的铁啊。其实赫尔城的城墙是三百多年前建国的时候,开国的国王狮子王辛克莱尔主持修建的。当时用的是上好的黄土,铸成的城墙是*的,看起来好像是金子打造的一样。”

    “那后来怎么变成黑色的啦。”这回发问的是娜娜,小萝莉瞪大眼睛,很是不解。

    “据说狮子王当时让人往黄土里面掺了骨粉和血蓉草的浆液,这样子城墙会变得特别的坚固。等过了一百年,骨粉和血蓉草扩散开,就把*城墙变成了白色,等又过了一百年,就变成了青色,现在又变成了黑色。”佐培尔侃侃而谈,就好像城墙的颜色是他亲眼看过的一样。

    “原来是这样,难怪课本里说赫尔城最早叫黄金之城,后来叫白银之城、青铜之城,现在又被称为黑铁之城。”艾莉克希娅恍然大悟。

    “是有这么个说法,不过那都是贵族们的称呼,在我们老百姓的口中,赫尔城永远都只有一个称呼。”佐培尔越说兴致越高。

    “什么”乔纳森问。

    “永恒之城”佐培尔不无骄傲的说出这个名字来。

    乔纳森本来不以为意,可等到队伍距离赫尔城越来越近,那城市的轮廓出现在眼前时,他终于明白为何赫尔城会被称为永恒之城,而佐培尔又为何如此的骄傲了。

    赫尔城前是城市名字由来的赫尔河,要走过飞跨河面的大桥,才能进入赫尔城的城门。平时赫尔河是贵族们泛舟游戏的地方,战争的时候则化身为护城河,抵挡任何敢于侵犯城市的攻击。

    狮子王铸造的大城巍峨的屹立在河的彼岸,如同佐培尔说的一样,散发着黑铁一般黝黑的光芒。

    赫尔河的河水绕城而走,寥廓的大河庄严平静,河水广阔地奔流着,上面飘荡着一艘艘华丽的大船,间或还能看到独木船在行舟,那是渔夫们在为一天的吃食而奔波。两岸那铺满青苔的潮湿的岸沿,和城墙一样发出幽幽的光芒,让人觉得既深沉又凄凉。

    大桥是用整块的大理石铺就的白色桥面,和漆黑的城市相衬着,给人强烈的对比。沿河一侧都是茂密的绿色花园,花荫深处是一个个凉棚,有游客们在嬉笑饮酒。

    从城墙望进去,可以看到匀称排布的宫殿拱顶,有圆的也有尖的,雍容华贵的耸立着,似乎在昭告整个大陆:这里是世界的中心。

    佐培尔还在高谈阔论着,不过大家的目光都被吸引住,耳朵暂时失去了功能。即便是在原来的世界里,见识过了高科技都市的乔纳森,也不禁对眼前的城市发出一连串的惊叹,原来人类还有如此的想象力,能够建造出如此精美庄严的城市。

    “这里就是赫尔河了,三百多年前,当狮子王击败了所有的军阀之后走到这里,被赫尔河的美景迷住,掷剑入地,决定建都在此。历经三十年的营造,才逐渐建成了现今的赫尔城。”

    来到赫尔河的河边,站在壮阔的河岸前,佐培尔继续给大家介绍着。乔纳森抱着娜娜来到桥头,小萝莉依靠在乔纳森的肩头:“老公,我想划船。”

    乔纳森满口答应说:“没问题,明天我就带你去划船。”

    “太好了。”小萝莉拍着手,兴高采烈。

    面对着寥廓的大河和白玉一般的大桥,就连冷漠的瑞琪儿都露出了跃跃欲试的表情。

    “我们进城吧。”乔纳森抱着娜娜当先上大理石铺就的桥面。

    壮观的大桥横亘在赫尔河上,两边各有五十四根桥柱,上面雕刻着一百零八位开国贵族的家族徽章和姓氏。

    乔纳森特地寻找着自己家族的族徽,结果没浪费他的任何时间,第一根桥柱上面就雕刻着拉文霍德家的族徽,还有拉文霍德的姓氏。

    佐培尔不知道乔纳森的身份,一边走一边介绍说:“这些桥柱是根据开国一百零八贵族的功勋排列的,建国以后,他们被分封到国土的各处。狮子王将他们的姓氏和家徽镌刻在这里,代表着他们依然在守护着国家的心脏。”

    “功勋越大的贵族,他们的桥柱就越靠近城门。这边桥头的是小贵族,城门处的两根,一根属于国王家族,一根属于教皇族系。”佐培尔继续说道。

    乔纳森心里苦笑,自己的祖先放弃了盗贼之王的身份,居然只混了个倒数第一的贵族当。

    “哇,是霍顿家的家徽呢。”再往前走,很快娜娜就看到霍顿家的家徽。

    “霍顿那老家伙竟然都排在拉文霍德家前面。”乔纳森恼火的想着。

    大家信步走在大桥上,感受着河上吹来的凉风,心情愉悦非常。

    走过桥面,众人便处身于赫尔城的城门下。

    巨大宽敞的城门足够八辆马车并排入城,娜娜指着城门顶端赫尔城的字样,惊讶的说:“好大啊”

    乔纳森也只能点头赞同,这座城市的巨大超出想象,他自诩见过世面,可对这人间奇迹也只能从心底赞许崇拜。

    正在心旷神怡之中,艾莉克希娅推了下乔纳森。

    乔纳森这才醒过神来:“怎么”

    “最高神教的人来了。”艾莉克希娅恢复了冷漠的表情,却带着一点点的紧张。

    乔纳森往城门里望去,就见两个身穿着亮银色盔甲的人骑着白色的高头大马缓缓走来。他们的马背上挂着巨大的枪和圆盾,背着巨剑,看装扮就知道是护教圣骑士。

    两人走近,乔纳森才发现他们长的一模一样,艾莉克希娅低声说:“他们是拉尔森家族的双胞胎贵族尼尔斯和卡尔松,是教皇很恩宠的圣骑士。”

    “亲爱的艾莉克希娅,你终于回来了。我们伟大赫尔城的冰山之花,你走之后,就连赫尔河的风光都黯然失色了。”两匹马来到近前,尼尔斯和卡尔松从马上潇洒的跃下,然后一起躬身向艾莉克希娅行礼说。

    艾莉克希娅伸出手来,脸上没有半点的笑容,两人轮流的扶住她的手,在手背上亲吻了一下。

    “是教皇陛下派你们来的吗”吻手礼过,艾莉克希娅问。

    双胞胎露出一模一样的笑容:“我们已经等了两天了,你们迟到了。”

    乔纳森心里一动,看来自己的行程都在教皇的监视下,估计从龙溪镇出发的时候,一定已经有人快马跟教皇汇报了。

    “上经过黑风岭的时候耽误了一些时间。”艾莉克希娅实话实说道。

    “黑风岭的盗贼吗,那是国家的毒瘤,迟早我们兄弟会带兵去剿灭那些嚣张的盗贼。”尼尔斯说。

    “没错没错。”卡尔松附和着。

    “对了,这位一定就是新的护教圣骑士乔纳森拉文霍德了,很高兴认识你。”直到这时候,两兄弟似乎才看见乔纳森,虚伪的和他打着招呼,看上去很热情,其实从他们的眼神里乔纳森能看出来深深的不屑。

    赫尔城里有三十六位大贵族,他们对被分封去各地的七十二位小贵族有一种身份上的高贵感。尤其是经过三百多年的时间,大贵族们越发的具有心理上的优越感,而小贵族们经过了时光的沉沦,有的风生水起,有的却如同拉文霍德家一样郁郁不振。

    乔纳森怀疑,在他来王都之前,两兄弟大概都不知道有拉文霍德家这么个贵族。不过他并不在乎这些,同样的虚伪的对两兄弟表达了久仰之情。

    “好了,教皇陛下已经等候很久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尼尔斯说。

    “没错没错。”卡尔松附和着。

    和两兄弟交谈没几句,乔纳森就发现,两兄弟之间的话都是尼尔斯来说,卡尔松只会说“没错没错”。

    艾莉克希娅惜字如金,只说了两个字:“走吧。”

    队伍重新出发,乔纳森上车之前,看到人群之中的三姐妹。她们不知何时已经穿上了城中居民类似的衣服,依旧打扮成男人的模样,混在人群之中跟乔纳森做了一个暗号。

    马车在城中宽阔的上走着,和龙溪镇那种小地方随意行车不同,赫尔城中的街道分为车行道和人行道,车子规规矩矩的走在道路画好的线内,行人们则走在两侧。

    这和乔纳森在原本世界里所经历的一样,越发的感受到赫尔城的文明和发达。

    马车走了一阵子,速度减慢下来。乔纳森从车窗里望出去,见到前方出现一座宏大的建筑,连绵一片占地很广大,最高的一栋是座钟塔,马车停下的时候,乔纳森恰好听到钟声响起,浑厚庄严。

    上的行人们纷纷停步,手掌放在心口,口中念念有词,大概是在祈祷。大家都停下来,好像城市一瞬间就静止了般。

    艾莉克希娅也是同样的动作,手掌放在胸口处,口中说着什么,直到钟声停止,城市才恢复正常,重现了活力。

    “这是什么仪式”乔纳森问。

    “这是每天三次的祈福钟声,听到钟声的时候,每个人都要静立祈祷。在赫尔城住几天,你就会习惯的。”艾莉克希娅解释道。

    “已经到了,一会儿见教皇陛下的时候,你一定要谨慎。”艾莉克希娅又说,“教皇陛下是温厚长者,可红衣主教们却不好应付。”

    能让艾莉克希娅说出这样话的红衣主教,乔纳森估计那些家伙一定做的很过分。

    马车停在赫尔城大教堂的门口,这里不允许闲杂人等入内,而且教皇只接见乔纳森,艾莉克希娅和娜娜三个人,其他人只能在卫兵的带领下去其他的地方等待。

    下了马车,乔纳森抱着娜娜,和艾莉克希娅跟随着双胞胎兄弟,走过一条幽暗的长廊,穿过一片建筑,终于来到一扇巨大的花梨木门前。

    门口有卫兵在把守,除了教皇点名要见的三个人外,就连亲信的双胞胎兄弟也不能入内。

    木门打开,乔纳森三人走了进去,这是一个布置的非常华丽庄严的房间,厚实的特拉希尔特产的羊毛地毯,踩上去松软的如同秋天森林的地面,四壁是淡金色的,从棚顶垂下无数的丝幔。

    一尊最高神的塑像正用慈悲的笑容注视着这个世界,带着俯瞰众生的高贵感,却不能让乔纳森感觉到丝毫的亲近。

    房间里有侍从,请三人坐下来,又奉上香茶,之后就退了下去。

    “这里是教皇陛下的会客室。”艾莉克希娅说,“说话可要小心点,最高神在看着我们。”

    乔纳森瞄了一眼最高神的塑像,低声说:“说谎行吗

    艾莉克希娅脸上一红,不知该怎么回答。

    乔纳森放心了,以前的艾莉克希娅可是无条件的服从任何最高神教的教规,现在懂得犹豫,说明她已经知道该如何变通。

    男女之间这种事情,只要乔纳森不说,艾莉克希娅不说,谁会知道呢。就算艾莉克希娅无法在教皇面前撒谎,难道教皇会发了失心疯的问艾莉克希娅她是否还是*

    乔纳森一颗心才刚刚落回肚子里,身边的娜娜就撅起小嘴说:“老公,老师,你们不是说好孩子不能说谎的吗”

    “咳,当然不能了。”乔纳森这才想起身边还有个天真纯洁的小萝莉。

    “这才是好孩子。”娜娜可爱的靠在乔纳森的臂弯里。

    乔纳森和艾莉克希娅相视苦笑,差点教坏了小孩子啊。

    片刻之后,一阵脚步声传来,侧门打开来,先是两个侍从走出来,在他们的身后,便是身穿着紫色的锦衣华服,上面绣着金色图案,一脸端庄肃穆,白发白胡子的教皇卫斯理。

    艾莉克希娅先站起来,乔纳森和娜娜依样而行,一齐弯腰致礼,恭迎教皇的大驾到来。

    教皇卫斯理的身后还有四位红衣大主教,他们是教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贵。

    教皇坐在金碧辉煌的座椅上,红衣主教坐在两侧,卫斯理目光炯炯有神的从三人身上扫过,用浑厚有力的声音说:“欢迎你们来到赫尔城。”

    艾莉克希娅恭敬的说:“银魔导师艾莉克希娅不辱使命,和拉文霍德领主乔纳森,领主夫人娜娜护送本源火晶进献给教皇陛下。”

    她说着,将早准备好的锦盒取出来,本源火晶就安安静静的躺在里面。

    教廷执行厅主教赫内斯上前一步,将锦盒接过,交到教皇的手中。

    卫斯理缓缓的开来锦盒,本源火晶的暗红色的光芒从锦盒里射出来,透着层层叠叠的光辉,让人遍体生暖。

    尽管贵为教皇,可卫斯理也很少见到这样硕大的本源火晶,他清楚的知道这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不禁眯起眼睛来仔细的欣赏。

    四位红衣主教也都露出欣羡之色,窃窃私语的讨论起这本源火晶的珍稀来。

    教皇爱不释手的把玩了好一会,才恋恋不舍的合上锦盒,交给赫内斯保管。

    “艾莉克希娅,你这一次受命去拉文霍德教授娜娜的魔法,进展如何”教皇话锋一转问道。

    艾莉克希娅称娜娜已经有*牧师的水准,卫斯理闻言频频点头,赞许道:“很好,你的使命完成的很出色,不愧是年轻一代中最有前途的法师,也不愧是摩根家族的希望之星。我将赐予你圣水一瓶,红钻一颗,作为你的奖赏。”

    “多谢教皇陛下。”艾莉克希娅恭领赏赐。

    乔纳森见赫内斯取出一个托盘来,里面除了一个小玻璃瓶外,还有个小手指甲盖大小的红宝石,虽然也价值不菲,可跟本源火晶比起来,简直就不值一提。

    “教皇还真是小气啊。”乔纳森心想着,丝毫没把高高在上俯瞰众生的最高神塑像放在眼里。

    “拉文霍德领主乔纳森和夫人娜娜,你们这一次为最高神教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我也有赏赐给你们。”卫斯理又道。

    乔纳森忙躬身致谢:“教皇陛下已经赐我护庭圣骑士的荣誉,不敢再求赏赐。”

    卫斯理呵呵一笑:“难得你不贪心,我听说你继任领主以来把拉文霍德建设的欣欣向荣,不知可有这么一回事”

    乔纳森暗骂:老子只是推辞一下而已,难道就真的不赏赐了,给个几万金币也好啊。

    心里这么想,他嘴上却说:“我只是做该做的事情而已,家父在世的时候常说,做一个称职的领主很简单。概括起来就两句话:听国王的话,跟教皇走,准没错。”

    他这番话说的粗俗,却深得卫斯理的心,逗的教皇一笑道:“很好,果然是个聪明的年轻人。赫内斯,取我的赏赐来。”

    赫内斯很快取来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两样东西,乔纳森一瞥,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