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四章 热情的主教们

第四章 热情的主教们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四章 热情的主教们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529

    托盘上盛着一大一小两样物事,大的是个水晶制成的牌子,小的则是一枚散发着幽幽紫光的宝石戒指。 更新最快

    乔纳森在弗兰那里见过这种水晶牌子,虽然样式和其中镶嵌的宝石略有不同,可却知道这是最高神教颁发的高级赎罪券,世面上根本就买不到。

    如果说之前护教圣骑士的身份就是一层免罪的保护伞,有了这教皇亲自颁发的赎罪券,只要不是犯下叛国和渎神之类的重罪,都可以赦免。

    不过乔纳森心里还是琢磨:把圣女搞*,算不算渎神呢

    “乔纳森,为了表彰你对最高神的虔诚,我赐给你白银水晶牌。”卫斯理说。

    赫内斯从托盘里取下那个水晶牌,交给乔纳森。

    乔纳森不敢怠慢,双手将水晶牌接在手里,感觉比弗兰那个要沉一些,做工也精美许多。

    水晶牌上的文字是用白银镌刻在其中的,而弗兰那个水晶牌上的文字则是用黑铁镌刻的,从中就可看出等级的高低。

    “娜娜,为了表彰你对最高神的虔诚,我赐给你魔法指环。”卫斯理又说。

    娜娜*纳焓纸庸漳谒沟莨吹淖媳κ富罚谑稚虾闷娴耐孀牛共煌煤芴煺媛芾虻纳羲担骸靶恍唤袒室菹隆!

    艾莉克希娅教过她如何称呼教皇,不过娜娜可爱的添上爷爷两个字,倒是让教皇忍俊不禁的微笑起来。面对娜娜这样圆润可爱的小女孩,任何人都会生出怜爱之心的。

    “艾莉克希娅,指环的使用方法,就由你来指导娜娜。”卫斯理笑眯眯说

    “谨遵教皇旨。”艾莉克希娅躬身领命。

    “白银水晶牌和魔法指环是最高神教虔诚教徒的证明,凭此信物,你们可以自由的进出赫尔大教堂。如果有需要的话,也可以直接来见我。”卫斯理继续道。

    这是非常难得的恩典,卫斯理的话一出,四位主教的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似乎领会到话语背后深藏着的含义。

    即便是最高神教的高级护教圣骑士,想要觐见教皇卫斯理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绝大部分的事务都要通过四位红衣主教转达,很难直接见到教皇。

    如今卫斯理说乔纳森可以凭白银水晶牌来直接觐见,等于为乔纳森开辟了一条通天的便捷之路,绝非表面上体现的那般简单。

    乔纳森再度致谢,他虽然对最高神教的了解都来源于弗兰和艾莉克希娅的转述,可也清楚能够直接求见教皇是一种什么样的权力。

    “为什么他会给我这样的特权呢”直到从教堂里出来,乔纳森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对于一个边远领地的破落领主来说,教皇的恩赐未免显得过于厚重。即便是进贡了本源火晶这种稀世珍宝,似乎也不必有如此的厚待。

    乔纳森心里暗暗的藏着小心,他知道权力斗争的本质,今天拿了教皇的赏赐,改天或许就要十倍的偿还。*就好像是做生意,没有人会做赔本的买卖。

    陪乔纳森三人出来的是四位红衣主教之一,圣骑士团的团长卡曼。他是一个身高足有两米的壮汉,生着一脸络腮胡子,虎背熊腰威猛无比。

    人们对四肢发达的壮汉都有一种先入为主的错觉,认为他们都是憨厚耿直,头脑简单。可乔纳森跟卡曼闲聊几句,就发觉这人绝不像外表那样的简单粗暴,相反是个很有城府的人物。

    乔纳森不敢怠慢,陪着笑和他虚与委蛇的聊着,两人走在前面,艾莉克希娅则拉着娜娜的手在后面跟随。

    “子爵大人,你在城中的住所安排好了吗”卡曼问道。

    “才刚刚进城就来觐见教皇陛下,还没来得及安排。”乔纳森回答说。

    “那子爵大人有什么打算呢。”卡曼地位尊崇,是王国仅有的三十一位侯爵之一,仅次于名头最盛地位最高的四大公爵,他对乔纳森的礼貌超出一般的贵族礼仪,显得份外的热情。

    “我想找一个宾馆住下,不知道侯爵大人有什么好介绍没有”乔纳森感觉到卡曼的“好意”,当然要给他一个亲近的机会。

    却没想到卡曼热情的说:“干嘛要住宾馆,我和你一见如故,不如就住在我家里吧。我那里有很多空房间,足够你住的了。”

    乔纳森没想到卡曼如此的热情,忙说:“这怎么行,我带了十几个人来王都,都住在侯爵大人家里,会添很多麻烦的。”

    “没关系,我府里地方大下人多,你不用客气。”卡曼还要坚持。

    乔纳森实在不想住在卡曼家里,他知道这个大块头打算拉拢自己。

    在还不清楚王都那些错综复杂的势力纠葛之前,贸然去卡曼家住就等于是表明立场,这可是大忌。万一因此得罪了人,只怕日后不知怎么死的。

    “还是算了吧,我手底下都是乡下人,不懂得城里的规矩,万一惊扰了侯爵大人的家眷,那可就不太好了。”无论卡曼怎么相让,乔纳森都绝不肯去住。

    “如果侯爵大人能帮我找一处暂时租住的宅子,我就不胜感激了。”虽然拒绝了卡曼的邀请,可乔纳森还是要给他几分面子,便提出了一个新的要求。这样既可以住的方便一些,又可以借此跟卡曼拉近一些关系,一举两得。

    “宅子吗,没问题,这个就包在我的身上了。”卡曼拍着胸脯说。

    两人说笑着出了教堂,尼尔斯和卡尔松正在院子里等候着,他们正在谈天,不时傲慢的瞥几眼克伦威尔和其他卫队队员,摆明了瞧不起这些乡下来的土包子。

    正聊着的时候,尼尔斯忽然见卡尔松的表情僵硬住,目光呆滞的越过自己,他不解的转头去看,就见身材巨大的卡曼团长正亲热的搂住比他矮大半个头的乔纳森,两人说说笑笑,好不亲近。

    “怎么会,他不就是个乡下的土包子领主吗”尼尔斯吃惊的说。

    “没错没错。”卡尔松揉着眼睛,希望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象。

    “难道我们弄错了,他其实是个深藏不露的人物”尼尔斯喃喃自语。

    “没错没错。”卡尔松如同啄木鸟一样的点着头附和。

    尼尔斯狠狠瞪了只会“没错没错”的弟弟一眼,换上一副谄媚的笑容,迎向乔纳森。

    “团长大人,子爵大人,我们等候多时了。”尼尔斯和卡尔松恭敬的行礼道。

    卡曼瞄了他们一眼,非常随意的吩咐说:“尼尔斯,我记得你家里有一处空闲的大宅子,现在在做什么”

    尼尔斯一怔,有点紧张的说:“没没做什么,空着呢。”

    他之所以如此的反应,是因为那座宅子被他用来金屋藏娇,住着一个秘密的情人。忽然听到卡曼这么问,他以为*败露,顿时汗如雨下,说话都不利索了。

    “空着就好,子爵大人刚来王都,暂时没有适合的宅子,不如就暂时住在你那里,等找到更合适的再搬。”卡曼倒是毫不客气。

    “子爵大人能去我的宅子住,实在是荣幸极了。”尼尔斯见卡曼不是追究他私藏小情人的事情,暗暗松了一口气,再看卡曼和乔纳森如此亲热,当然要拍足马屁。

    “不会打扰吗”乔纳森虚伪的问,其实他巴不得有个免费的地方住。

    “绝对不会,那里空空荡荡的,能有子爵大人莅临,一定会给宅子增添一些贵气的。”身为伯爵,尼尔斯这样给一个子爵拍马屁,若是他的祖先地下有知,只怕会气的活过来。

    卡尔松在一旁帮腔着:“没错没错,请子爵大人一定要过去住。”

    “那就这么定了,尼尔斯、卡尔松,一会你们就带子爵大人过去。如果有什么需要添置的,都记在我的账目上,总之一定要让子爵大人在王都的日子过的舒服。”卡曼说。

    “请团长放心,我们一定竭尽全力照顾好子爵大人。”尼尔斯和卡尔松刷的立正,手掌放在心口,以骑士的礼节保证道。

    二十分钟以后,乔纳森的马车重新上赫尔城的街头,卡尔松陪同着他一起慢悠悠的走着,而尼尔斯则快马加鞭抄近路回去,先把小情人送走再说。

    “大人,你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向导佐培尔一直都混在队伍里,直到这时候才知道这个外乡人竟然是教皇的座上客,他忐忑的来到乔纳森的身边,低声的询问着。

    乔纳森眯缝起眼睛来,反问他:“你一天能赚多少钱”

    “呃有时候多一点,有时候少一点。”佐培尔不知乔纳森的用意,只能含糊的回答。

    “如果我给你每天五十银币的酬劳,你愿意暂时在我这里做一个管家吗我手下缺一个熟悉王都的人,我觉得你倒是蛮老实的,比较适合。”乔纳森说。

    佐培尔大喜过望,他这向导的活时而有时而无,一个月也赚不上几个钱,每天五十银币的酬劳,对他来说有莫大的吸引力,自然是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车队很快来到了尼尔斯兄弟的大宅前,这间宅子的位置不错,临着热闹繁华的大街,院落又很宽敞,算是闹中取静的所在。

    尼尔斯满头是汗的站在门口,先是冲卡尔松做了一个“一切顺利”的手势,这才迎接乔纳森进去。

    乔纳森跟随着两兄弟在宅子里转了一圈,觉得这里似乎才有人住过,很多地方乱糟糟一片。

    尼尔斯看出乔纳森的疑惑来:“宅子很久没人住了,一直没打扫,还请子爵见谅啊。”

    乔纳森瞧他有点紧张的样子,大概能猜到些端倪,他懒得管尼尔斯的闲事,笑道:“跑来打扰已经很不好意思了,哪里敢要求太多。我可能会在王都住些日子,说不定还会麻烦你们,总之日后请多关照。”

    “哪里哪里,子爵和我们团长是好朋友,也就是我们兄弟的好朋友,有什么要求尽管说,只要我们兄弟能办到的,绝对没有二话。”尼尔斯慷慨的说。

    “没错没错”附和着的毫无疑问是卡尔松。

    乔纳森四处溜达的功夫,瑞琪儿已经给卫队的队员们分配了工作,让他们打扫院落摆放家具。

    “子爵大人,我们就不打扰了。有空的时候,我们兄弟请你喝酒。”尼尔斯和卡尔松陪乔纳森聊了一会,也不多留,告辞而去。

    他们前脚才走,瑞琪儿就冒出来,手里捧着一堆衣服,丢在乔纳森面前。

    “什么东西”乔纳森问,一边问还一边伸手去翻,一把抓出一件女子的轻薄睡裙,竟然还是透明的,镶满了蕾丝边,穿起来一定很*撩人。

    “是之前的主人留下的。”瑞琪儿丢下冷冰冰的话,又去指挥清扫了。

    “明明是个大美女,为什么吝啬笑容呢。”乔纳森无奈的看着瑞琪儿的背影,已经在幻想她若是穿上这*的睡裙,一定会让男人大饱眼福。

    手底下的卫队队员笨拙的打扫着院落,乔纳森看不过眼,挥手找来佐培尔,递给他一个钱袋。

    “你去市场雇几个老实勤快的仆人,再问问瑞琪儿管家要添置点什么家具用品。总之在晚上之前,要把这里给我布置的有家的感觉。”乔纳森说。

    “请少爷放心。”佐培尔也学会了其他人称呼乔纳森的方式,领命去了。

    佐培尔前脚刚走,艾莉克希娅就带着娜娜进来了。

    “你们选好房间了吗,我看后面有两个大房间很不错,床又大又舒服。”乔纳森笑眯眯的说,他特地提到床,自然是暗暗的在提醒艾莉克希娅。

    艾莉克希娅听懂了乔纳森的暗示,脸庞一红道:“我是来告别的。”

    “啊,你去哪里”乔纳森一愣。

    “我要回家啊。这里是王都,也是我的家,我当然要回家的。”艾莉克希娅说。

    乔纳森一拍脑袋,两人在上没提这件事,他竟然也给忘记了。

    “那岂不是见不到你了”乔纳森有点懊恼。

    “我只是回家住几天,然后就会回到教廷报道的。我现在的职责还是教授娜娜魔法,所以过几天就会回来跟她一起住的。”艾莉克希娅说。

    跟娜娜一起住,也就等于跟乔纳森一起住,艾莉克希娅这么一说,乔纳森就放心了。虽然要小别几天,不过想到“小别胜新婚”这话,乔纳森已经在琢磨着两人再见的时候,要用什么样的新鲜姿势让艾莉克希娅*了。

    依依不舍的送艾莉克希娅到门口,为了避免风言风语,乔纳森没有坚持的送她回家。看艾莉克希娅上了马车,在克伦威尔的护送下远去,尽管知道只分别几天,可心里还是有些惆怅。

    回到院子里,大家都在忙活着,就连娜娜都欢天喜地的跟着瑞琪儿打扫,而她打扫的方式让乔纳森目瞪口呆。

    娜娜站在房间的中央,手掌摊开,戴在拇指上的魔法指环闪烁着紫色的光辉,一团湛蓝的水柱从娜娜的掌心升起,四散开来化为扫帚的模样,忽而伸长忽而缩短,在房间的角落里来回的荡涤。

    水柱扫过,各种污渍和尘埃统统被清理的干干净净,而那水柱除了清洗的作用之外,似乎还有别的魔力。所过之处,无论是墙壁廊柱还是家具,都焕发出一层光辉,如同崭新的一般。

    “娜娜,你在做什么”乔纳森目瞪口呆。

    “我在打扫房间啊,是不是很干净啊”娜娜很有得色的说,她说着还调皮的指挥着水柱扫向乔纳森。

    乔纳森只觉得一股清凉的感觉袭来,他站住不动,任由水柱从头到尾的洗涤了一遍,只觉得身体一下子清爽了不少,而身上的衣服不但没有沾水,反而鲜亮如新。

    “好神奇的魔法。”乔纳森惊奇的说。

    “是老师刚刚教我的,她说这个魔法指环是增加魔力稳定性的,能让我使出很多奇特的魔法呢。”看到乔纳森惊奇的样子,娜娜很开心的说。

    艾莉克希娅曾经跟乔纳森说过,娜娜的潜质非常高,和水元素的亲和性也很罕见,是一个天才的魔法师。不过娜娜大概是年纪太小,精神力不够强,对魔力的控制不足,也就导致魔法的稳定性不够。

    看起来教皇也意识到这一点,这个紫色的魔法指环就是维持魔法稳定性的道具。娜娜得到这件宝物,就能很轻松的使出一些魔法了。

    “真是调皮啊,不过这个魔法不错,值得表扬。”乔纳森爱怜的拍了拍娜娜的脑袋说。

    正要让娜娜再展示几个新魔法,瑞琪儿出现在门口,对乔纳森说:“少爷,有人来拜访。”

    乔纳森有点狐疑,他才刚刚入住这里,会是谁来拜访他。想来想去也只有卡曼,这人还真是热情。

    不过跟着瑞琪儿来到刚刚收拾好的客厅里,乔纳森才发现他猜错了,来的不是卡曼,而是四大红衣主教之一,经庭的师哈特。

    哈特大概有六十岁左右,是四位红衣主教中年纪最大的,他的背微微有点驼,手中持着一根手杖,白须白发,穿着一身黑色的法师斗篷,看起来很温和,如同一个邻家长者。

    “不知主教大人到来,实在是失礼。”一见是哈特亲自来拜访,乔纳森不禁暗暗心惊。

    尼尔斯兄弟给他安排住所,前后也不过一个小时的光景,这位哈特主教就找上门来,消息还真是灵通的很。

    只是乔纳森还有些不解,为什么卡曼对他那么热情,而哈特又会来拜访,难道就是因为教皇对自己看重一点

    他百思不得其解,不过这些困惑完全没有表现在脸上,他热情的招呼着哈特,还要瑞琪儿快点泡茶。

    瑞琪儿狠狠瞪了乔纳森一眼,心说:家里分明没有茶,你让我去哪里给你变,真是一头蠢猪。

    可心里想归想,她还是立刻叫人去买茶,免得怠慢了客人。

    “乔纳森子爵,我这次来,是想跟你讨论一下教义。”哈特从怀里取出一本厚厚的书来,书的封面金光闪闪,乔纳森瞄了一眼,见是“最高神教圣经”。

    “教义”乔纳森吃不准这是暗语还是什么,哈特怎么会这么个时间跑来讨论什么教义,难道他脑袋被车轮子碾过吗。

    “弗兰给我写过信,说你对最高神非常的虔诚,而教义也有很独到的理解。我想,和你讨论一定会让我增加一些见识的。”哈特说的倒是很诚恳,不象是有什么隐藏的意思。

    乔纳森这才明白,原来是弗兰在信里给他胡吹法螺,而这位哈特主教大概是迷恋于钻研教义,对于人情世故不太了解,否则怎么会在自己风尘仆仆还没落稳脚的时候就跑来讨论什么教义。

    正想找个什么借口婉拒,瑞琪儿匆匆的进来,有点犹豫的望着乔纳森。

    “有什么事吗,说吧。”乔纳森问。

    “少爷,巴蒂尔主教送来一封请柬”瑞琪儿说着,将一张烫金的请柬递过来。

    乔纳森有点尴尬的接过,打开一看,里面言辞恳切的邀请他明天赴宴,地点在王都的“豪庭酒馆”。

    将请柬收好,乔纳森含混的说:“主教,关于教义的问题,我看是不是另找一个比较空闲的时间。我才刚刚来王都,住处还没打扫干净,在这里讨论教义,是对最高神的不尊重啊。”

    哈特听的连连点头:“你说的很对,教义应该在庄重的场合讨论。这样吧,明天你到经庭来,我会安排妥当的。”

    乔纳森暗暗叫苦,却不敢得罪这位最高神教实权人物,只能连声应允,好不容易才把老头给送走。

    送走了哈特,乔纳森心说这几位主教还真是主动,难道自己这个边缘领地的小领主,一百零八开国功臣排名末尾的可怜贵族要转运了

    佐培尔傍晚的时候满头大汗的回来,不但带来了四男四女八个仆人,还买了一大堆家具。

    乔纳森很满意,果然没看错佐培尔,是个干活的好料。

    有了经验丰富的仆人帮忙,又有跑来跑去奢侈到用魔法清洁房间的娜娜,这座大宅子很快就焕然一新,看起来有点家的样子了。

    乔纳森来到自己的房间,环视一下,觉得挺满意。他叫瑞琪儿找出一件新礼服,准备趁着夜色去办要紧事。

    刚刚换好衣服,门被敲响了,柏莎的声音传来:“少爷,我们回来了,你要的情报已经拿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