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八章 最伟大的小说家

第八章 最伟大的小说家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八章 最伟大的小说家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2

    走出妓院的门口,阳光明媚,洒在乔纳森的身上,暖洋洋的很舒坦。 更新最快

    乔纳森活动了一下筋骨,这一晚上喝了太多的酒,还胡天胡地的乱搞了一通,不但头疼,身体各个关节也有点酸。

    菲利普和希莱德还在宿醉,乔纳森怕克伦威尔他们在家里担心,万一闹出什么事来可就麻烦了。虽然身体不太舒服,他还是坚持爬起来,准备回家去看看。

    站在妓院的门口,乔纳森想找一辆出租马车。

    “龙溪快报”

    乔纳森本来还有点迷迷糊糊,耳边响起这一嗓子,一下子把他的精神头给唤起来了。

    回头一看,就见路边有个小贩,他脖子上挂着个绳子,下端连着一个木箱,木箱里放着报纸,正是龙溪快报。

    “王都也有卖龙溪快报的小贩”乔纳森觉得稀奇,驻足下来看看究竟。

    “龙溪快报,最新的龙溪快报。天导一百零八星最新连载,看一看精神抖擞,瞧一瞧百病不侵,买回去可以看可以读可以收藏等升值,只有五套,不买一定后悔呦”

    小贩话语利索,一口气说了这么一长串,。

    乔纳森听小贩喊的有趣,不禁莞尔,他站在路旁,想看看龙溪快报卖的如何。

    小贩的声音很大,很快就吸引了上的行人,不过他卖的似乎有点贵,好几个人去问,最终都摇着头离开了。

    乔纳森觉得奇怪,走到近前,想问问一份龙溪快报要卖多少钱。

    他刚走过去,隔壁一条街上走过来两个漂亮的少女,一听到小贩的叫卖声,其中一个黄裙少女就快步的走到摊子前。

    “是最新的龙溪快报吗”黄裙少女问。

    “绝对新鲜,比刚从鸡窝掏出来的鸡蛋还热乎呢。”小贩口沫横飞的说。

    “多少钱。”黄裙少女取出一个金币来。

    小贩却没去接:“两个金币一套,少一个铜子都不卖。”

    “两个金币你怎么不去抢啊”黄裙少女有点蛮横的说。

    小贩一梗脖子:“我愿意卖多少钱就卖多少钱,国王和教皇都管不着。你要是不买就让开,有的是人买。”

    他说着,把龙溪快报挥舞起来:“快来买啊,最新的天导一百零八星故事,保证新鲜**,刚从拉文霍德送来的啊”

    他这么一喊,倒是真的吸引了几个人围观,还有几辆马车停在附近,好像是车里的贵族吩咐仆人过来瞧瞧。

    乔纳森倒是真没想到龙溪快报会卖的这么贵,心想是不是该涨价了,不然钱都被这些无良的中间商给赚去,反倒是他这个执笔者没捞到大头。

    他却完全忘记他的故事是从水浒传剽窃来的,脸皮厚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黄裙少女见人越来越多,气的一跺脚,转身要走。

    一直在稍远地方的紫衣少女微微的摇了摇头,黄泉少女撅着嘴停下来,非常不情愿的又取出一个金币来,走到小贩面前,把两个金币递过去:“两个金币,给我吧。”

    “早出两个金币还用费我吼这几声吗。”小贩倒也不难为她,收下钱把一卷报纸给了黄裙少女。

    乔纳森把这一幕都看在眼里,看情况那个紫衣少女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姐,而这黄裙的少女则是贴身的女仆。

    紫衣少女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她的头发也是很特别的紫色,长发过肩,如同波浪一样的垂下来,给人很端庄的感觉。

    不过乔纳森发现她的眼睛总是忽闪着,猜测这女孩外表文静,其实活泼的很。

    贵族人家养育女儿,大多数都要求女孩拥有各种贤良淑德,如同艾莉克希娅家那样送她去当魔法师的可不多见。

    不过女孩也有自由的天性,这是不容束缚的。看到紫衣少女接过报纸之后欢喜雀跃的样子,再看她走到哪里都大惊小怪,似乎一切都很新鲜的样子,乔纳森猜这个紫衣女孩应该是偷偷从家里跑出来玩的,而且是第一次到这种市井之地来。

    “现在管的这么严的贵族家庭还真不多了。”乔纳森心想。

    昨晚上和巴蒂尔他们狂欢的时候,乔纳森趁着还没喝醉,从希莱德和菲利普的口中套了不少的话,大概的了解了一些原来做的那些荒唐事。

    在赫尔城大学上学的时候,乔纳森、希莱德和菲利普号称三贱客,他们从来不去上课,每天睡到下午才起床,日常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调戏女同学,参加贵族的各种**派对,顺便还要逛王都里大大小小的妓院。

    三人不羁,在王都臭名远扬,尤其是乔纳森,他不但是各大妓院榜上有名的头号恩客,还是**派对上最疯狂的家伙。

    至于被开除的原因,菲利普烂醉如泥的时候也说了,乔纳森这才知道库布里克怎么那么想要打他。

    赫尔城大学三年级的毕业晚会上,当天出席的学生里有库布里克的孙女梅丽莎。

    那一天乔纳森喝的大醉去参加毕业晚会,还邀请梅丽莎跳舞,梅丽莎是个很温柔的女孩,虽然知道乔纳森的名声不好,却也答应了。

    结果乔纳森喝的实在太醉了,跳着舞竟然睡着了,这还不算,当他睡着了倒下去的时候,一把抓在梅丽莎的裙子上。于是可怜的梅丽莎被乔纳森把连衣裙给剥下去,变成一只**的小白羊,在数百个贵族同学面前丢尽了脸面。

    梅丽莎回家之后大哭一场,老库布里克大怒,当即宣布以流氓罪把乔纳森给开除了。

    倒霉的乔纳森就这么被赶回家,结束了在王都的荒淫生活。

    如今重回王都的第一天,他就遇到两个损友,在从前最喜欢的老地方折腾的整整一个晚上,领略了王都的夜生活同时,也从记忆碎片里找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其中之一就是关于那些放浪的贵族少女们,她们中的一些甚至比贵族男性还要疯狂,常常会在聚会上主动的跟英俊的贵族男性抛媚眼递情书。乔纳森还曾经得到过一对贵族表姐妹的青睐,三个人在后花园里露天席地的乱搞了一场。

    结合着那些荒唐的记忆,乔纳森越发觉得眼前这个紫色衣服的贵族小女孩有些不同,她的家教应该很深严,说不定是四大公爵家族的人,这年头也只有他们顾及着高贵的脸面,不允许子女们在外面胡作非为。

    黄裙少女已经把报纸交给了紫衣少女,那紫衣少女贪婪的翻开一份报纸,直接翻到副刊的部分,竟然就在路边读起来。

    “还真是个认真的读者呢。”乔纳森心想,他一直都知道报纸卖得好,而且天导一百零八星有很多忠实的读者,却从来没真正的听取读者的反应。

    这紫衣少女样子非常的秀美,还有一双灵动的大眼睛,眸子是漆黑的,如同夜空里的星辰一般的美丽透亮。她的一头紫发垂过肩头,又如同大海的波涛。整个人就如同星海里的童话,让人一望就不忍挪开目光。

    “公小姐,我们去那边的露天咖啡座看吧。在这里看有点怪怪的。”黄裙少女说。

    紫衣少女唔了一声,却没动步,黄裙少女没办法,只能拉着她的胳膊,避让着上的马车,来到路对面的一个露天的咖啡座里。

    乔纳森正觉得宿醉之后肚子里有点不舒服,干脆就跟在后面,就坐在她们隔壁桌。

    时间尚早,老板也睡眼惺忪的,见来了生意,打起精神过来招呼。

    黄裙少女点了一壶咖啡和两块奶油蛋糕,乔纳森则点了一盘黄油煎蛋和一杯奶茶。

    咖啡壶里很快冒出香气来,在这样一个天气宜人的早晨,吹着清晨的微风,喝一杯咖啡,的确是很美好的事情。

    尤其是隔壁还有两个漂亮的小姑娘,就更美了。乔纳森悠闲的靠在椅背上,觉得生活如果永远都是这样,那该是多么惬意啊。

    老板端着煮好的咖啡过来,摆好两个杯子,开始倒咖啡。

    偏偏这时候有个丰腴的*从路边走过,走起路来两座山峰上下晃动,甩的跟流星锤似的。

    老板的目光随着那*行着注目礼,一个不留神,咖啡满溢出杯子,洒在旁边的报纸上。

    “哎呀”黄裙少女惊叫一声,把一旁也跟着*而移动目光的乔纳森给吓了一跳。

    老板手一抖,一整壶咖啡都洒出来,把那一叠花大价钱买来的报纸都被泡了。

    紫衣少女这才从故事中惊醒过来,瞪大那天真可爱的眼睛,不知所措的看着被泡的软塌塌的报纸。

    黄裙少女柳眉倒竖,跳起来指着老板说:“你在干嘛”

    “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会赔偿的。”老板知道犯了错,忙说软话赔不是。

    黄裙少女还要发火,紫衣少女一拉她的胳膊:“伊琳,算了,他都说对不起了。”

    “可是小姐,这可是好不容易才买来的报纸啊。”名叫伊琳的黄裙少女还不肯干休。

    “再买一份就是了。”紫衣少女说。

    “多谢这位小姐,你的损失我会赔偿的。”老板赔笑着说。

    “算了”伊琳瞪了老板一眼,气呼呼的又跑去路对面。

    老板则千恩万谢,又去准备咖啡,还说这一顿要免单,由他来请客。

    伊琳很快就回来了,面有难色的对紫衣少女说:“小姐,报纸已经卖完了。”

    “这样啊”紫衣少女露出失望的神情,她只看完了手中的一份,另外几份报纸都被咖啡给浸湿了,根本就不能看了。

    “小姐,不如我再去别的地方给你找找吧。”伊琳说。

    紫衣少女摇摇头:“算了,等过几天再跟罗瑞特他们借来看吧。”

    “可是小姐不是很想看吗。”伊琳说,“都怪那个老板”

    “算了,他也是个普通的生意人,很不容易的。”紫衣少女微笑着说,看起来性格真的很淳厚。

    乔纳森心里一动,这年月里,贵族的少爷和小姐们飞扬跋扈,像紫衣少女这样温和可亲的实在不多见了。虽然乔纳森自己不是什么好人,却希望世界上的好人能多一些,这样才方便他做坏事。

    他想了想,起身走到桌前,微微一笑:“这位小姐,不知你的天导一百零八星故事看到什么地方了。”

    “你是什么人”伊琳很警惕的问,甚至还攥起了拳头,乔纳森一怔,心说还真没看出来,这个伊琳竟然还会武技。

    “我只是个路人而已,看到这位小姐有点失望,想来满足她对美丽故事的渴望。”乔纳森说,他的脸色因为宿醉有点苍白,好在身上的衣服能证明他的贵族身份,不会让人认为是个登徒子。

    “不需要你这么好心。”伊琳看起来警惕性非常的强,语气强硬,想把乔纳森给赶走。

    乔纳森却不理她,目光投在紫衣少女身上:“我有幸知道一些天导一百零八星后面的故事,如果小姐想听,我愿意讲给你。”

    “真的吗”紫衣少女眼睛亮起来。

    “当然是真的,而且还有一些故事之外的秘辛趣闻,如果你能请我喝一杯咖啡,我就都免费讲给你听。”乔纳森的微笑看起来人畜无害,光从外表上来看,没有人能想到他刚在妓院里荒唐一晚。

    “那很好啊,一杯咖啡我还是请的起的。”紫衣少女笑起来,笑容如同三月的微风,让人觉得心头一阵舒畅。

    “小姐”伊琳还想说什么,可乔纳森已经不客气的一*坐下来。

    老板端着咖啡来了,大概是为了赔罪,这一壶咖啡煮的又香又浓,隔很远就能闻到浓郁的香味。

    乔纳森的奶茶和煎蛋也送了上来,三个人围坐在圆桌前,乔纳森一边吃一边给紫衣少女讲故事,紫衣少女听的十分入迷,到了惊险的地方,紧紧抓着伊琳的手不放。

    至于伊琳,她的目光一直没离开乔纳森,不过目光里完全都是警惕和提防。看样子她是把乔纳森当成美丽的紫衣少女招来的狂蜂浪蝶了。

    “话说剑齿虎,这可是厉害的魔兽,一双剑齿,吞了附近城镇上百人。咱们的英雄麦克唐纳骑士喝了十八碗龙溪烧酒,不顾酒馆老板的反对,明知山上有魔兽,偏向山里行”乔纳森说起天导一百零八星的故事,简直就是口若悬河。

    他本来就是作者,再加上口才好,说的口沫横飞,紫衣少女听的如痴如醉。不但如此,还吸引老板和一些路人,不知不觉间,乔纳森的身边围了数十个人,大家手头上的事也不做了,都在听乔纳森讲故事。

    就连一开始对乔纳森非常警惕的伊琳也被故事给迷住了,她虽然尽量的让自己的心思都放在防备乔纳森上,可看他神采飞扬潇洒自若的讲着故事,时不时的还要用手势来加强语气,不知不觉的就和其他人一样,深深的沉浸到故事的情节之中,根本就忘记自己的职责所在了。

    乔纳森讲的来劲,听众越多他越是人来疯,从早晨一起讲到快中午时分,直到觉得太阳暖洋洋的晒下来,而且口也干了,这才算是告一段落。

    “你们猜怎么着,就见麦克唐纳骑士挥起用剑齿虎的利牙做的两刃刀,和风流僧侣杜兰特打在一处。要想知道这两位英雄谁胜谁负,嘿嘿,明天再讲。”乔纳森一口气说完,端起奶茶来喝了一口,却发现早已经凉掉了。

    听众们露出惋惜之情,有人叫嚷着:“明天还在这里吗”

    “明天请早。”乔纳森胡说着,他哪有时间每天跑这里说故事啊。

    有个肥头大耳,看起来象是富豪的胖子凑过来,笑眯眯的递上一个名帖:“这位先生,这是我的名帖,我家里过几天有个宴会,不知道能否请你去我的府上讲故事,酬劳好说。”

    “咳,我又不是吟游诗人。”乔纳森摆摆手。

    “可是你比吟游诗人说的好啊,我最喜欢听吟游诗人说天导一百零八星的故事了,我用名誉担保,没有一个吟游诗人说的比你好。”

    “是啊,就算是王宫的御用吟游诗人也不如你说的好。”紫衣少女意犹未尽,眼中充满了对乔纳森的崇拜。

    乔纳森心里一动,却不动声色的笑着:“过奖了,如果有空的话,我会考虑你的邀请的。”

    “那太好了,不知道先生住在哪里,我明天去府上拜访。”那胖子说,看起来真的是很喜欢乔纳森说的故事。

    乔纳森把住所的地址说了,胖子才千恩万谢的离去。围观的人见故事说完了,也都遗憾的离开,终于又只剩下乔纳森和两个少女。

    “这位先生,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紫衣少女好奇的望着乔纳森。

    “鄙人名叫乔纳森拉文霍德。”乔纳森微笑着说。

    “哦你是子爵”紫衣少女有点惊讶。

    “你怎么知道”乔纳森倒并不太吃惊,少女方才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让他有了一些有趣的猜测。

    “哦,只是喜欢翻历史书而已,知道有一家贵族是姓拉文霍德的。”紫衣少女掩饰着。

    乔纳森也不说破,微微笑道:“还没请教小姐你的芳名呢。”

    一旁的伊琳咳嗽一声,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是想让紫衣少女说个假名。

    乔纳森没做声,只是用一种人畜无害的笑容望着紫衣少女,那目光简直太温柔了,温柔的让人不忍心去欺骗乔纳森这个“纯情”的青年。

    “我我叫艾玛。”紫衣少女终于开口了,从她艰难的表情来看,乔纳森就知道她一定没有说谎,这个“艾玛”一定是她的真名。

    果然就见伊琳脸色难看的要命,却又敢怒不敢言,只能狠狠的瞪向乔纳森,似乎一切都是他的错。

    乔纳森觉得自己很无辜,不过把一个伊琳这样美丽的女孩逗成这样也挺好玩的,他索性对艾玛说:“亲爱的艾玛小姐,我看你对天导一百零八星的故事很感兴趣,其实之后还有很多故事呢,我也都一清二楚。如果你有时间,我可以改天专门给你讲。”

    “真的吗,太好了。”艾玛兴奋的拍起手来,可立刻就听见伊琳非常不识趣的一声咳嗽,又乖乖的把手收回去,一副做错了事的表情。

    乔纳森跟老板要来纸笔,在个小卡片上刷刷的写下自己的名字和住址,递给艾玛。

    “这是我的名字和住址,如果你有兴趣,可以随时去找我。我很愿意为你这样美丽的小姐服务。”乔纳森“诚恳”的说,完全不顾伊琳那几乎要杀人的目光。

    “好的,我会去找你的。”艾玛飞快的把卡片塞进怀里,乔纳森偷瞄了一眼,艾玛大概也就十七八岁,身体还在发育中,两个鸽一样的胸前竟然也有一条溪谷,*柔腻,若是能在其中探索一番,一定会很回味。

    “那好,我还有事情,就先不打扰了。”乔纳森见伊琳快要暴走了,忍着笑起身,跟两个小美女行了一个贵族的分手礼,这才飘然而去。

    艾玛呆呆的看着乔纳森离去的背影,她从小受到严格的教育,长这么大遇到的男人都没几个。今天是她第一次跑出来玩,就碰到乔纳森这么一个男人,幽默风趣充满了魅力。

    据说当魔兽出生之后,会把睁开眼睛见到的第一个生物当成自己的妈妈,艾玛如今的情形就类似刚出生的小魔兽,遇到第一个陌生的男人,在她心底留下了难以磨灭的记忆。

    乔纳森转过街角,微笑立刻敛去,心砰砰的乱跳。

    他知道一个叫做艾玛的女孩,却不确定此艾玛是不是彼艾玛,从某些蛛丝马迹上来看,或许两个艾玛是一个人,如果是那样的话,事情可就有趣了。

    乔纳森心里装着很多事,匆忙的回到了住所。

    住所里已经闹翻了天,克伦威尔一晚上都在磨剑,准备去找希莱德的麻烦,如果不是瑞琪儿拦住他,只怕早就冲动的出去砍人了。

    当乔纳森的身影出现在门口时,娜娜一下就冲过来,赖在乔纳森的怀里。

    乔纳森摸着他的头,哈哈笑道:“不用担心,我没事的。”

    瑞琪儿冷冷的看着乔纳森,冷哼一声,转身进屋去了。

    乔纳森纳闷:“我回来了她怎么这么不开心”

    娜娜低声说:“老公,瑞琪儿姐姐昨天都担心的哭了。”

    “是吗”乔纳森撇撇嘴,心说哪天得试探一下瑞琪儿的心事,看看她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

    正想着,身后忽然响起一个声音来。

    “教皇陛下特使到,乔纳森子爵在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