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一章 盗贼联盟

第一章 盗贼联盟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一章 盗贼联盟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5

    一大早,克伦威尔的大嗓门就在院子里响起来。 更新最快

    虽然和院子隔着挺远,乔纳森还是听到吵吵嚷嚷的喧闹声,似乎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概是上古卷轴带来的后遗症,乔纳森这一夜睡的很死,还做了好几个乱糟糟的梦,梦里头打打杀杀乱哄哄一片,醒过来之后,却什么都记不得了。

    乔纳森被克伦威尔的大嗓门给吵醒过来,觉得四肢很酸痛,尤其是右上臂,几乎没办法抬起来了。

    “昨天不该玩的那么疯”乔纳森懊恼不已,从上古卷轴获得了魔法纹身之后,他兴奋的忘乎所以,昨天一直都在练习。大概是超出了身体的负荷,才会睡了一觉之后全身酸痛。

    还没等乔纳森爬起来,卧室的门就被咚咚的敲响了。

    “听见了”乔纳森吼了一嗓子,他听声音就知道敲门的一定是克伦威尔,真怕他一拳头把门给敲烂掉。

    “少爷,我们抓到一个贼”克伦威尔兴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贼”乔纳森一愣,立刻爬起来,胡乱的披上衣服,推门出去。

    “怎么回事”乔纳森问。

    “昨晚有人从后墙偷偷进院,踩中了埋伏,在大树上吊了一夜,刚给放下来。”克伦威尔哈哈大笑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这么笨的人。”

    乔纳森皱起眉头来,没想到布置下的机关埋伏还真起了作用,只是不知这笨贼是哪一方的人。

    “在哪呢,带我过去。”乔纳森脑海中掠过一张张的脸,觉得最有可能是赫内斯的人。

    克伦威尔带着乔纳森来到前面的院子里,保罗和詹姆斯正笑眯眯的看着一个被五花大绑,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的大胡子。

    大胡子脸色苍白,腿上还有一处刀伤,乔纳森一问才知道,这大胡子被埋伏的套索捆住了右腿,吊在大树上。他想用小刀把套索割断,不知怎么一刀扎在自己大腿上。好在伤口不深,不然经过这一夜,他只怕要流血不止而死了。

    “真是够笨的”乔纳森忍俊不禁。

    来到大胡子面前,乔纳森一摆手说:”你们都退下,把院子看好了,别叫闲杂人等靠近。”

    克伦威尔几人离开,院子里只剩下乔纳森和大胡子。

    “谁派你来的”乔纳森问。

    大胡子抬起头来,瞄了乔纳森一眼,不作声,看样子是打算嘴硬到底。

    乔纳森也不介意,他抬起脚来,踩在大胡子的伤腿上。

    “哇啊”大胡子惨叫一声,倒在地上直打滚。

    “我再问最后一遍,谁派你来的。如果你还是不回答,我就烧红一根铁条,从你的伤口穿进去。”乔纳森寒着脸吓唬大胡子。

    大胡子本来就因为失血而脸色苍白,一听乔纳森的话,就更是惨白如纸。

    “是是桑恩大校派我来的。”乔纳森又一瞪眼,大胡子的心理防线就崩溃了,立刻老老实实的招供说。

    “桑恩大校”乔纳森不记得自己认识这个人。

    “派你来干嘛”乔纳森又问。

    大胡子嗫嚅的说:”桑恩大校说说这里住着尼尔斯拉尔森的小情人。他想收拾尼尔斯,派我来找点证据。”

    乔纳森皱起眉头,又问了几个问题,大胡子虽然结结巴巴,可回答的却没什么破绽。看起来他真的是被一个叫桑恩的军官雇佣,准备给尼尔斯一点颜色瞧瞧。

    弄清楚了大胡子的来历,乔纳森哭笑不得,原来是一场误会。

    他早就猜到尼尔斯这间宅子以前有女人住过,果然是金屋藏娇的地方。虽然不知道桑恩和尼尔斯之间有什么仇怨,不过看起来和自己没什么关系。

    乔纳森懒得再问,叫克伦威尔把大胡子丢到街上去,他身体酸痛,得赶紧去找娜娜治疗一下。

    大胡子灰头土脸的爬起来,活动一下被捆的血液不流通的筋骨,一瘸一拐的走进一条小巷。

    在小巷里穿梭着,他不时警惕的回头去看,等确定没有人跟踪,钻进了一间民房。

    民房的窗户都用木板钉的严严实实,里面一点光亮都没有。大胡子却好像能在黑暗中视物一样,径直来到一面墙壁前,伸手在墙上的灯座一拧。

    墙壁喀喇一声滑开,露出一个暗门,大胡子钻进去之后,门在他身后缓缓的关闭。

    暗门里有一条暗道,走到尽头之后,是两排深藏在地下的密室。

    密室之中灯火通明,有不少人正在忙碌的工作着,一见大胡子这副样子出现,都露出惊讶的神情。

    “霍华德,你这是怎么了”一个肥婆歪着头,不敢置信的问大胡子。

    “里德在哪里”大胡子有气无力的说。

    “里面。”肥婆指着方向。

    大胡子拖着伤腿,一路走到最里面的一间密室,推门进去。

    这是一间很凌乱的房间,一个身材瘦削脸色阴霾的男子正在一个巨大的沙盘前思索着。听到门响,他抬起头来,一见大胡子,不禁皱起了眉头。

    “霍华德,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男子惊愕的问。

    “遇到了一件倒霉的事情。”大胡子霍华德一*坐在椅子上,目光中透出一股子冷冽。

    “我昨天接了一个任务,去桦树林街三十二号,查探一下那家主人的底细”霍华德说。

    里德的目光落在身前的沙盘上,那是整个赫尔城的缩微沙盘。桦树林街三十二号算是王都闹中取静的好地段,一般都是贵族在那里居住。

    “那是拉尔森家的产业,不是尼尔斯的小情人在住吗”里德对王都非常的熟悉,略一思索就想起那座宅子的大概情况。

    “就是那里,幸亏我也知道这件事,不然恐怕都没命来见你。”霍华德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难道你被尼尔斯发现了以你的身手,就算是他们两兄弟联手也不是你的对手啊。”里德疑惑的问。

    “难道连你也不知道那里换了主人吗现在住在那里的是一个叫乔纳森拉文霍德的小贵族,前天刚从边境领地来王都的。”霍华德说,”我的雇主让我查一下他的底细,顺便看看有没有机会收买他家里的下人。”

    “一个小贵族而已,值得这样大动干戈吗”里德不解,他对王都以外的事情不大了解,甚至都没听说过乔纳森这样一家贵族。

    “我开始也是和你一样的念头,可昨天晚上,我遇到了一桩怪事。”大胡子说。

    “到底发生了什么”里德越来越好奇了,霍华德可是组织里数一数二的好手,看样子是在这个小贵族家里吃了大亏,难道那小贵族是深藏不露的高手吗

    “昨天半夜,我打算潜入那家的宅子。可到了那家的后墙,才刚要上墙头,就被人给发现了。”霍华德说。

    “被他家里的人发现了”里德问。

    霍华德却摇摇头:”被一队王都执法队的巡逻兵给发现了。”

    “那里怎么会有执法队的巡逻兵呢,他们根本没有这条巡逻路线啊。”里德奇怪的说。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既然被发现了,我就打算溜走。可刚冲出后巷,就撞见一队圣骑士。”

    “圣骑士”里德皱起眉头,他觉出不对劲来。

    “幸亏我机灵,躲在角落里,没有暴露行踪。王都执法队和圣骑士撞到一起互不相让打成一团,我趁乱又溜回后墙去了。”霍华德继续回忆说。

    “之后我想进院子里去瞧一瞧,可还没等上墙头,就被教廷的密探给截住了。”霍华德说。

    “教廷密探”里德吃了一惊,如果要评选王都里最神秘的一股势力,教廷密探绝对榜上有名。这是一只完全隐藏在黑暗里的力量,身份极端的神秘,遍布在王都的各个角落。据说有人在家里小声骂教皇,隔天就被抓起来,原来他的家人里就有人是教廷密探。

    “我正跟密探纠缠着,附近又冒出几个魔法师来,乒乒乓乓的对轰起来。”霍华德继续说。

    里德的两只眼睛瞪的比牛眼还大,执法队、圣骑士、教廷密探和魔法师,王都里各大势力的人都出现在那小贵族家门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如果再算上盗贼联盟王都分部的好手之一霍华德,简直就成了一幕王都势力大杂烩了。

    “这还不算完”

    “还有什么”里德更吃惊了。

    “我被密探在腿上刺了一刀,冲进了院子,不小心踩中了机关,被吊在大树上。而在我昏过去之前,我还看到了桑恩大校。”霍华德说。

    “军务处的桑恩吗”里德神情凝重起来,”这个乔纳森拉文霍德到底是什么人”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他肯定是个心狠手辣的人。”想到乔纳森在伤腿上踩的那一脚,霍华德就心有余悸。若不是他聪明的撒了一个三分假七分真的谎,只怕没办法活着离开乔纳森家。

    “我看有必要调查一下这个乔纳森了,说不定是一笔大买卖。”里德沉吟着。

    “王都已经好久没有这么热闹过了,我想这个乔纳森应该会掀起一场风暴来。”霍华德说。

    里德笑起来:”这样一场大戏,没有我们盗贼联盟,那就太没趣了。”

    赶走了大胡子,乔纳森并没觉得哪里不妥。因为接下来他并没有时间好好的琢磨这件事,一直都忙着接待客人。

    第一个来探望他的是巴蒂尔,自从夜色温柔的一夜荒唐之后,两人简直就成了死党。巴蒂尔这回特地带来不少的补品,其中有一些光看名字就知道对男人的某种功能有奇效。

    接下来是卡曼、希莱德和菲利普,这些和乔纳森关系密切的人物一个个来了又走,忙活的乔纳森连喘口气喝口水的时间都没了。

    等听到克伦威尔来报说哈特主教来看望的时候,乔纳森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无奈的对身边的艾莉克希娅说:”我如果真的病了,被他们这样探望,一定会死的快一些。”

    艾莉克希娅本来还绷着脸,听乔纳森这样说,忍俊不禁。不过她不忘提醒乔纳森,可千万要好好的应付哈特。

    哈特走进来的时候,乔纳森装出一副很虚弱的样子,微睁着眼睛,有气无力的说:”哈特主教咳咳请坐吧。”

    哈特本来是带着一肚子怨气来的,他怎么也没想到,图书馆里精心保管的上古卷轴就这样浪费掉了。

    以哈特平素不近人情的性子,对乔纳森兴师问罪的念头也不是没有,可眼看乔纳森这副倒霉样子,就有点不忍心了。

    坐下来,哈特瞄着乔纳森,琢磨着怎么开口,却听乔纳森说:”哈特主教,昨天的事情真是对不起。我不熟悉图书馆里的规矩,一定是给你添麻烦了。”

    乔纳森这么”诚恳”,哈特反倒不知怎么追究了。他叹口气说:”子爵大人,你昨天打开的那个箱子里,装的是一个上古卷轴。你贸然打开卷轴,毁坏了一样非常珍贵的宝物。”

    “是吗咳咳”乔纳森剧烈的咳嗽起来,”我实在是不知道,真是对不起啊。不知我能做些什么弥补吗”

    哈特皱起眉头来,乔纳森咳的很厉害,似乎随时都会把肺给吐出来。他昨天还龙精虎猛的,现在这副样子,看来就是上古卷轴搞出来的。

    开国之初,图书馆里本有二十来个上古卷轴,这三百来年里,因为各种缘故用去了大部分,只剩下最后一个。

    最近一次使用上古卷轴还是五十年前的事情,就连哈特也不敢保证过了这么久,卷轴里储存的魔法是不是还没失效。

    眼看乔纳森这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哈特反倒觉得过意不去了。事到如今,他也不好意思再追究乔纳森乱动藏书的事情,就当上古卷轴是被老鼠啃坏了吧。

    “子爵大人,你还是好好的调养身体吧,等你身体恢复一些,我们再召开改革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哈特坐了一会,乔纳森的咳嗽声不停的在他耳边响起,终于让他坐不住了,匆匆起身告辞。

    等哈特走了,乔纳森一下子蹦起来,抓起桌子上的茶杯灌了一大口,抱怨着说:”再不走我就要把嗓子咳哑了”

    接下来的五六天里,乔纳森就以身体还没恢复为借口,每天闭门不出。

    不过他并没闲着,每天都要在院子里演练新得到的魔法力量,还给这种力量起了个很好听的名字冰风。

    可惜好日子不能长久,教皇大概是有点急了,给乔纳森送来一封信,表面上慰问他的身体,实际却是催促他尽快着手改革事务。

    无奈之下,乔纳森只能硬着头皮参加了改革委员会的第一次会议。

    哈特容光焕发的坐在委员长的位置上,其他三位主教依次坐下来每个人的位置都是有讲究的,代表了这个人在教廷中的地位。改革委员会一共十二个人,除了四位主教和乔纳森以外,还有两位公爵、四位侯爵和王都大区的地方主教拉莫斯。

    初出茅庐的乔纳森位列第五,这显然是沾了专员身份的光,在他之后,则是还不知晓女儿和乔纳森之间恋情的朗多戴尔蒙公爵,再之后是四大公爵的另一位,年轻气盛的迪克逊公爵。

    当哈特介绍乔纳森的时候,其他人的表现倒是政客们一贯的虚伪,只有迪克逊从鼻子发出轻轻的一声”哼”。

    乔纳森装作没听见,这个迪克逊的名字他听过,去年才接替病死的老迪克逊,成为四大公爵中最年轻的一位。据说他年少多金,地位尊崇,又担任着王国财政大臣的职务,很是有些目中无人。

    这样有所成就的年轻人,自然眼高于顶,乔纳森见的多了,也懒得理会他。

    会议的开头非常的沉闷,因为哈特不管说什么话题,总要往最高神的恩典上扯,足足说了一个小时,当所有人从精神振作变得精神萎靡之时,哈特才意犹未尽的停下来,示意乔纳森发言。

    乔纳森都已经昏昏欲睡了,哈特喊了三次,他才惊醒过来,擦掉嘴角那若有若无的口水,清了清嗓子说:”各位,我受教皇陛下的信任,担任此次教廷改革的专员。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稀稀拉拉的掌声,来自于迪克逊公爵,未免和这会议的严肃性有点不相称。

    乔纳森眼中阴霾的神色一掠而过,心知这迪克逊是想找自己的别扭,只是不清楚哪里惹到了他。王都还真是水深火热的地方,一个不小心就会得罪人。

    接下来,乔纳森就开始说起他的改革方略来,这几天在家里,他也知道事情推脱不掉,想了一些具体的实施方案。不过乔纳森并不笨,把容易得罪人的人事变动方案放在日后再说,先着手宣传教义和扩张教徒。

    在座的众人本来眼睛发亮,可直到乔纳森说完也没提到他们最看重的人事变动,不禁都有点失望。

    赫内斯微闭着双眼,其实却在用很凌厉的目光注视着乔纳森。他有点搞不清楚眼前这个乡巴佬到底在想什么,明明拥有了人事变革的大权,为什么不利用呢

    赫内斯老奸巨猾,大概猜到了乔纳森的心思,这也让他对乔纳森的提防加深了几分。

    改革委员会里其实只有乔纳森一个人是真正干活的,其他人都只是挂了个名头而已。干实事他们不行,可一旦有好处,他们就都跳出来了。见人事变动的事情没提及,大家都兴致不高,一个个无精打采的。

    等到举手表决的时候,众人齐刷刷一片的举起胳膊来,通过了乔纳森的第一个提案。哈特便以委员长的身份责成乔纳森明天开始就付诸实施。

    “今天的会议先到这里,大家如果有什么好的意见,可以提交给我和乔纳森专员。”哈特和正常人不一样,他对会议的结果倒是很满意,尤其是乔纳森准备大张旗鼓的宣传最高神教的教义,这让哈特尤为高兴。

    大家各自散去,乔纳森长出一口气,觉得总算过了第一关。

    “乔纳森,今晚有空没有,听说夜色温柔又来了几个漂亮的姑娘,水嫩的很呢。”乔纳森一出门,早就在等候的巴蒂尔迎过来。

    乔纳森想到凯瑟琳那柔软的如同面团一样的身子,还有她娇羞慵懒的样子,血液一阵的燥热。不过艾莉克希娅在家,虽然她表面说不在意,可若是不陪着她,反而出去寻花问柳,未免有点太不知好歹。

    犹豫了一下,乔纳森还是拒绝了,苦恼的对巴蒂尔说:”主教大人,我的身子骨还有点虚,这两天恐怕不能出去玩了。”

    “我送给你的那些补药吃了没有那里面有一条剑齿虎的虎鞭,那可是好东西啊,炖汤吃了之后保证你每天早晨都一柱擎天。”巴蒂尔热情的说。

    “我还没吃呢,既然这么有效,今晚就炖了它。”乔纳森陪着笑,巴蒂尔这人的性格倒是比赫内斯那阴森森的老头好相处的多,乔纳森对他也没什么恶感。

    “好,那就过几天再去夜色温柔,我让詹妮弗把那几个漂亮姑娘留着,不准别人染指。”巴蒂尔眉开眼笑的说。

    坐上回家的马车,乔纳森觉得有点异样,似乎有一道目光在远远的盯着自己。他从马车的窗户望出去,却没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

    “是我太敏感了吧”乔纳森这样安慰自己。

    马车来到家门口的时候,乔纳森越发的有点不安起来,即便是过于敏感,他还是觉察出一些不对劲来。

    “停车。”乔纳森喊道。

    马车正好停在门前,车夫不解的回望,不知道乔纳森抽了哪门子的疯,偏要在门口停下来。

    乔纳森下了车,冷冷的四处扫视着,街上有不少行人,每一个看起来都行色匆匆。

    以盗贼的目光望着行人们,和常人自然能得出不同的看法。乔纳森一眼就瞧出大街上至少有五六个人都神色有异。看起来一路跟着马车回来的就是他们。

    正琢磨着怎样对付这些盯梢的人,一个清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来:”乔纳森先生,你好啊。”

    乔纳森循声看过去,就见上次在夜色温柔门外见到的那个紫发少女艾玛,她娇俏可人的站在不远处,兴奋的跟自己打招呼。

    在她的身旁,自然还有那位不太客气的伊琳,瞧她不情愿的样子,应该是被艾玛强拉着来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