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章 惹祸上身

第二章 惹祸上身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章 惹祸上身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6

    “是艾玛小姐啊,你好。 更新最快”乔纳森露出真诚的微笑来,这一天里他面对的都是一些让人恼火的政客,突然看到艾玛,就好像在荒凉的沙漠之中看到一朵绽放的小花。

    艾玛有点羞涩,她今天换了一件淡*的连衣长裙,显得整个人都素雅清新。

    “你还记得我的名字,我真的很高兴呢。”艾玛微微笑着,如同三月里盛开的小黄花一般,让乔纳森觉得心神一振。

    “你是来找我听故事的吗”乔纳森笑问。

    艾玛点点头:”我们之前就来过了,你家里的下人说你不在。我我们就在附近转了好久。”

    她说这话的时候,伊琳狠狠的瞪着乔纳森,丝毫也不掩饰她对乔纳森的讨厌情绪。她非常的郁闷,不知道乔纳森究竟给艾玛灌了什么*,宁可在街上来回走了十几趟,也一定要等他回家。

    “真是不好意思,让艾玛小姐等了这么久。快请进吧,我家里有刚从乡下带来的好茶叶,我保证比王都的茶要更香更浓。”乔纳森有些感动,他微微的侧过身,非常礼貌的一抬手,请两位美丽的女孩进府里一叙。

    艾玛很是兴奋,伊琳就算想要拉她也来不及,只能跟在艾玛的后面。经过乔纳森身边的时候,伊琳见他脸上挂着的灿烂微笑,真恨不得咬他一口。

    乔纳森跟在两个女孩的后面走进宅门,转身的一刻用余光扫出去,见街上的那几个可疑人物几乎同时做出古怪的动作那大概是他们密探之间互相传递暗号的手势。

    “这些家伙是谁的人呢”乔纳森心里想着,走进门去。他需要提防的人太多了,一时也想不出来会是谁出这么大的手笔监视他。

    反正债多了不愁,乔纳森干脆把那些密探抛在脑后。有艾玛这么可人的小女孩粉丝,他今天若不好好表现,只怕最高神都不会原谅。

    将艾玛和伊琳请到了客厅之上,佐培尔早就招呼仆人送上来香茶。

    艾玛尝了一口,露出如花笑颜。

    乔纳森问:”怎么样,比起王都那些比金子都贵的名茶来,味道也不逊色吧”

    “真的很好喝,有一种特别的清香味,我觉得比王宫里的茶都要香甜呢。”艾玛捧着茶杯,很认真的说。

    乔纳森微微笑着,他很喜欢艾玛这样的女孩,清新的如同不染一丝尘埃的荷花。

    若不是旁边还有一个满脸紧张,那样子就好像把乔纳森当成拐卖少女的坏人的伊琳,乔纳森和艾玛的聊天只怕会更加轻松愉快。

    喝了一会茶,乔纳森又说了好几个笑话,把艾玛逗的花枝乱颤,就连一直板着脸的伊琳也忍俊不禁,看乔纳森的目光也没那么严厉了。

    “好吧,笑话讲完了,我们开始讲故事吧。”乔纳森见艾玛的眸子很闪亮,里面纯净的如同赖斯湖平坦如镜的湖水。

    “太好了,我还想知道麦克唐纳骑士和风流僧侣杜兰特之间的胜负呢,他们都是大英雄,可不要自相残杀啊。”艾玛一听乔纳森要讲故事,双手抱在胸前,眼神里一片好奇和渴望。

    乔纳森被她纯真的目光打动着,心想这样纯美的女孩真是上天赐予世界的礼物。艾玛在某种方面和娜娜类似,却另有一种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如果说娜娜是人间的可爱精灵,艾玛就是坠入凡尘的天使,各有不同味道的纯美天真。

    “上次说到麦克唐纳手中那一把两刃刀是用剑齿虎的牙齿做的,这剑齿虎的牙齿可不是寻常兵器能够抵挡的”乔纳森一说起故事来,立刻变得眉飞色舞。

    离开龙溪镇之前,乔纳森留下了足够两个月的天导一百零八星故事,他现在讲的故事都还是没有刊行的,除了那些排版印报纸的工人,只怕艾玛和伊琳是最早听到这段故事的人。

    艾玛听的入神,时而为故事里的人物而提心吊胆,时而又兴奋不已。伊琳虽说不象艾玛那样的入迷,可也被乔纳森说的精彩故事吸引,抗拒之意越来越淡。

    就连在门外侍奉的仆人们也竖起耳朵,被乔纳森说的故事吸引住,连娜娜跑到门口都没注意。

    “老公在做什么”娜娜嘴里叼着一根棒棒糖,那是她刚刚跑到街上去买的,漂亮的糖纸平平整整的抓在手里,准备要收藏在她记录魔法课程的小本子里。

    “娜娜来了”乔纳森见了娜娜,不由一喜,冲她招招手。

    娜娜走过去,目光却落在艾玛的身上。她即将年满十五岁,而艾玛也就十七八岁的样子,两个女孩年纪相近,还都有近似的纯纯气质。

    “好可爱的小女孩。”艾玛一见娜娜,立刻流露出欢喜的神情,眼中充满了爱怜的柔情。

    也难怪,娜娜这样如同洋娃娃一样可爱的小女孩谁会不爱,尤其她今天穿着一件湖蓝色的蓬蓬群,更是娇美万分。

    娜娜歪着头瞧着艾玛,扭头问乔纳森:”老公,这个姐姐好漂亮啊。”

    艾玛一愣,瞄了眼乔纳森,觉得有点奇怪。

    乔纳森尴尬的一笑:”这是我的妻子娜娜。”

    “你你有妻子了”艾玛神色一变,身体微微一颤。

    一旁的伊琳脸带煞气,微微的扶着艾玛,目光凶狠的盯住乔纳森,似乎想要把目光变成刀子,把乔纳森的眼珠给挖出来。

    “呃,家里早就定下的亲事,去年刚刚结婚的。”乔纳森察言观色,觉得艾玛脸色不对劲,心里暗想这姑娘该不会是对自己有意思吧。

    “原来如此”艾玛神情恍惚的应了一声。

    “姐姐,你吃棒棒糖吗”娜娜拈着一根棒棒糖,在穷苦人家,十几岁的孩子都已经可以当家了,娜娜却还稚嫩的很,尤其是乔纳森又宠着她,总还保留着一股天真稚气。

    “谢谢你,你也很漂亮。”艾玛接过棒棒糖,亲热俯下身子,在娜娜的脸上一吻这是贵族女性之间见面的亲密方式。

    “小姐,时间不早了,我们该走了。”伊琳在一旁忽然说。

    “哦”艾玛瞥了乔纳森一眼,站起身来。

    “故事还差一点没讲完呢。”乔纳森说。

    艾玛却摇摇头:”我该回去了,谢谢你的故事和茶。”

    乔纳森看出艾玛神情中的失落,就好像一个孩子丢失了他最心爱的玩具。他大概了解艾玛的心思,只能在心底暗暗的叹了一口气,责怪自己怎么如此风流多情,在人家姑娘心底撒下了恋爱的种子,却不管收割,未免太不负责任。

    “那我送两位出去吧。”乔纳森拉起娜娜的手,一起送艾玛和伊琳出去。

    送到门口,两个女孩冲乔纳森行了个礼,走向街口。

    乔纳森伸手挠了挠头,对街角的姬儿做了个手势,姬儿会意的跟在艾玛的身后。

    回到家中,过了片刻,姬儿也回来了。

    “如何”乔纳森喝了一口茶,心中隐约还留着一丝希望。

    “那两位姑娘走过两条街之后,上了一辆普通的马车,往城西而去。我想要跟踪,可发现街上至少有二十个密探,不敢贸然行事,就回来跟少爷禀报了。”姬儿说。

    乔纳森皱起了眉头,能够一次出动二三十个密探,这位艾玛姑娘到底是什么身份,难道真的是他知道的那个艾玛

    乔纳森摇了摇头,为自己的胡乱猜测觉得可爱,大户人家的姑娘出门,保护的严密一些也是可能的。他所知道的那个艾玛,怎么可能随便的出来,还跑到一个男贵族家里听故事呢。

    “方才那几个跟踪我的人,查清楚了吗”乔纳森又问。

    “清楚了,都是保护那位艾玛姑娘的人。”姬儿说,她一直都在宅子外面活动,以猫耳三姐妹的实力,跟踪盯梢王都的密探并不费力。

    “还真是大排场啊。”乔纳森摇摇头,觉得自己这件事情做的有点太莽撞了。应该先打听清楚艾玛是哪一家贵族的千金再交往,否则艾玛若有个性烈如火的老爸,只怕他就要惹祸上身了。

    “反正我什么也没做。”乔纳森只能这样安慰自己了。

    “少爷,还有一件事情”姬儿似乎有点为难。

    “说。”乔纳森觉得不对劲,姬儿怎么这副表情

    “那位那位艾玛小姐上车的时候,我见她哭了”姬儿犹豫着说道,心中不知怎么想起她混进乔纳森家的那一晚,两人之间那些言语和身体上的暧昧,心神情不自禁的一荡。

    乔纳森愣了,他还真没料到这种状况。看来那位艾玛小姐是情窦初开,自己真不该那天早晨逞能说故事,留下这许多的情债来,将来可怎么偿还啊。

    头疼归头疼,总不能因为一个小姑娘就不过日子了。

    林风让姬儿继续观察外面的情况,那些密探的事情就不用再汇报了,密探现在就如同身上的虱子,怎么抓都抓不完,林风索性当做没看见。

    正在家里郁闷着,佐培尔进来了,向林风禀告,说希莱德和菲利普求见。

    林风这才想起来,上次他说要找希莱德二人,结果因为养病的事情,一直给耽误了,两人想必也是憋了一肚子的疑问,听说他今天能出门了,这就立刻赶过来。

    “请他们进来。”王都认识的这些人里,只有希莱德和菲利普和乔纳森的感情比较真诚,他们是老相识,又不知道乔纳森这几天的身份变化。能把一个乡巴佬领主还当作朋友一样看待,就冲这点,乔纳森也愿意相信他们。

    “哪阵风把你们给吹来了,难道今天王都执法队不用巡逻吗”乔纳森坐在大厅里,一见两个损友进来,微笑着起身迎接。

    希莱德脸上掠过一丝不安,被心细如发的乔纳森察觉到,他一挥手,要厅里伺候着的下人们都离开。

    “出了什么事情吗”乔纳森问。

    希莱德神色严肃的凑到乔纳森的耳边,低声的问:”你知道不知道这两天你宅子外面都发生了些什么事情”

    如果说第一天晚上乔纳森不知道,那还有情可原,可这两天外面天天打打杀杀,还有魔法师用魔法对轰,照的天跟白昼一样,乔纳森要是说他不知道,那简直就太可恶了。

    见乔纳森点了点头,希莱德脸变得跟苦瓜一般:”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会惹的这么多人对你感兴趣我的执法队已经在这附近跟卡曼和赫内斯的人起了三四回冲突了,他们是不是要对你不利”

    乔纳森见希莱德对自己这样的关心,心里一阵温暖。此人虽然欺男霸女,不是什么严格意义的好人,毕竟是自己的朋友。

    他站起身,勾上希莱德的肩膀,搭上菲利普的背:”走,找个餐厅好好吃一顿,我慢慢跟你们说。”

    半个小时以后,三人已经处身在王都最著名的”玫瑰餐厅”。

    “这里的牛排还真是不错”乔纳森大快朵颐,餐刀麻利的切下一块牛肉,放进嘴里,细细的品尝着。

    希莱德和菲利普则有点魂不守舍,乔纳森已经把来到王都之后发生的一切都说了,虽然其中隐藏了些秘密,但已经足够把他们震住。

    大胖子菲利普吞了一口唾沫,自然不是垂涎那美味的牛排。他有点艰难的说:”乔纳森,你是说你现在成了王都里最有权势的一个人”

    乔纳森抬起头来,思考了两秒钟,点点头说:”从某种意义上来讲,可以这么说。”

    希莱德瞪着乔纳森,忽然一伸手揪住他的脸,狠狠的扯了一下。

    “你要干嘛”乔纳森吃痛。

    “我要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乔纳森。只不过才两年功夫,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希莱德惊愕不已。

    在他的印象里,乔纳森可是个什么都不会,只懂得酒色的混账玩意,现在竟然一下子成了教皇钦点的改革专员,掌握着大权,这实在也太令人难以接受了。

    乔纳森揉着脸:”我当然是你认识的乔纳森。两年过去了,人都是会变的吗。我总不能永远都胡闹吧。”

    希莱德抓起桌子上的酒杯,咕嘟嘟把一杯酒都倒进肚子里,大概希望酒精能够帮助他想明白这件事情。

    乔纳森肉疼的说:”喂,那可是十八年的红葡萄酒,不是这么个喝法。这一杯酒可要二十五个金币呢”

    希莱德瞥了他一眼:”反正是你请客,你现在有这么大的权力,我想一定不会缺钱的。”

    乔纳森嘟囔着:”这顿饭可是我个人掏腰包的,教廷一分钱都没给我,谁知道能不能记他们的上啊。”

    “不管怎么说,你现在是王都里的牛人了。哈哈,以后我出去说我是乔纳森的兄弟,我看谁还敢拒绝我。”菲利普这家伙从最初的震惊中恢复过来之后,立刻又把心思投入到女人身上。

    乔纳森无奈的看了他们一眼,把手中的餐刀放下,非常正经的说:”其实呢,找你们出来,我也是有话要说。”

    希莱德和菲利普都望过去,不知他为什么这样的严肃。

    “你们的年纪也不小了,不适合再胡闹了。我在王都没什么值得信赖的人,如果你们愿意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帮我的忙。”乔纳森说。

    “当然好了”菲利普不了解其中的深浅,立刻叫嚷起来,差点惊动邻桌的客人。

    希莱德比菲利普清醒的多,沉吟着没做声。他的父亲是城防军司令,坚定的保王派,若是知道他参与教廷改革,只怕会打断他的腿。

    乔纳森猜到希莱德的心思,凑到他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希莱德面色一喜:”真的”

    “我怎么会骗你。”乔纳森满眼笑意。

    “好的,我帮你。管他什么狂暴暴雨,只要有咱们三贱客,就没有难事。”希莱德不知哪里涌起一股豪情来,抓起酒瓶又给自己倒满了一杯。

    三兄弟端起酒杯来轻轻撞击,乔纳森微笑道:”为了我们的美好明天。”

    希莱德和菲利普眉开眼笑的附和着说:”为了美好的明天”

    三人一饮而尽,乔纳森舔舔嘴唇:”二十五金币一杯的酒还真是不错。”

    “好了,接下来你要我们做什么”喝过了酒,希莱德精神抖擞的问。

    “我有两个迫在眉睫的工作要做。第一就是办一个最高神教日报,菲利普,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了。把你平时泡妞的嘴皮子功夫都给我好好的施展出来。”乔纳森说。

    “没问题,不就是骗吗,这个我拿手。”菲利普为自己的才能总算有地方施展而得意洋洋。

    “至于希莱德,你的任务要难的多。我要你从执法队里挑一些能说会道的人,我要把他们培养成传教士。”乔纳森继续说。

    “传教士”希莱德不解。

    乔纳森微微一笑,给希莱德略微讲了传销的大致流程。希莱德听的目瞪口呆:”这真的能行吗”

    “放心吧。你挑的人要脸皮厚心眼黑六亲不认,我再略一培训,肯定都是优秀的传教士。”

    希莱德一听,立刻眉飞色舞起来:”放心吧,别的人不好找。执法队里那些家伙个个心狠手黑脸皮厚,找他们准没错。”

    “那这两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我既然做了这个改革专员,第一次的任务一定要完成的漂亮才行。”乔纳森说。

    他算是想明白了,既然都已经坐上了这个位置,就得好好的干。否则别说赫内斯这样的家伙,就连现在还很和蔼可亲的教皇也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总之先趁着有权力在手,表现出自己的能力来,稳固位置扩张势力,在保护好自身安全的前提上,好好的在这王都里闹腾一番,也让那些对自己有图谋的家伙知道,从龙溪镇来的乡巴佬不是好惹的。

    讲完了正事,三人又开始聊起王都的花边新闻来。乔纳森听着两人说起一个个贵族家的丑事,暗暗都记在心里,这些消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能用上。

    这个时候,餐厅门口似乎有些躁动,接着就听到喧哗之声。

    随后,乔纳森就看到几个彪形大汉冲了进来,他们手中提着明晃晃的尖刀,直奔三人就坐的这一桌而来。

    餐厅里响起男人愤怒的叫喊声和女人受惊吓的尖叫声,乔纳森冷静的跳起来,从那些大汉脸上凶悍的表情来看,目标显然是自己。

    希莱德和菲利普也察觉到不妙,他们也都跳起来,一左一右紧挨着乔纳森,希莱德看看手中的餐刀,丢在地上,把椅子抓起来。

    菲利普有样学样,也抓起椅子来,然后紧张的问乔纳森:”怎么办”

    乔纳森冷冷的看着逼近来的大汉,脑海里快速的掠过一个个有可能对他不利的名字,却不能确定是谁这样的鲁莽,竟然敢在公众场合动手。

    他的小腿微微的弯起来,熔火犬牙就隐避的贴在小腿上,不过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收回了手。从这几个大汉的身手来看,他不需要任何的外力,光靠拳头就可以应付。

    “是什么人”菲利普问道,他可不擅长打架,别看举着椅子的样子挺吓人,可腿已经在发抖了。

    “先*再说,尽量别伤人。”乔纳森说着,瞅准第一个冲过来的大汉,一猫腰闪过他的拳头,左臂横抬,手肘重重的撞击在大汉的腋窝下。

    大汉闷哼一声,腋窝可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地方之一,被乔纳森这么一撞,大汉仰天倒下,痛苦不堪的在地上打起滚来。

    希莱德几乎同时也出手了,他的椅子劈下去,将另外一个大汉打的满脸开花。

    菲利普也想用椅子打人,可一看到对方手里那锋利的小刀,他就魂飞魄散,把椅子一丢,转身就跑。

    那大汉避开椅子,正要去追,被希莱德一个飞腿踹翻在地。

    菲利普回头见了,忙冲上去,在那大汉还没爬起来之前,一*坐了上去。他将近三百斤的体重可不是虚的,这一下坐下去,比椅子砸一下还严重,那大汉一翻白眼,竟然晕过去了。

    大汉们来势汹汹,可转眼就被三兄弟给放倒在地。餐厅里惊慌的人群都缩在角落里,用怪异的目光看着他们,目光之中夹杂的情绪有惊疑、猜忌、畏惧和钦佩。

    乔纳森看着倒在地上的四个大汉,眉头紧紧的蹙在一起。他俯身揪起被自己放倒的一个大汉,捏住他的手掌,略一用力,恶狠狠的问:”是谁派你来的”

    那大汉目光怨毒的瞪着乔纳森:”你得罪了迪克逊公爵,你死定了”

    乔纳森愕然的把他敲昏,他实在搞不明白哪里惹了迪克逊公爵,两人不过才一面之缘,他怎么就动了杀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