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三章 蠢货迪克逊

第三章 蠢货迪克逊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三章 蠢货迪克逊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7

    “你怎么得罪了迪克逊”看着脚下倒着的四个大汉,希莱德脸色很难看。 更新最快

    四大公爵是在开国战争中立下赫赫战功的四位强者的封爵,也是帝国中最强的四大家族。

    他们在三百多年的王国历史中,和其他的官僚贵族们联姻,依靠着高人一等的爵位和巨大的财富,在王国之中建立起了盘根错节的关系。

    迪克逊家族以经商的天分闻名,早在开国时期就是国王的金主之一,建国之后,他们家族的经商天赋一代代的传了下来,几乎是世袭了财政大臣的职务。

    财政大臣对于一个国家有多重要,似乎不必详述。这可是个炙手可热的位置,不论是国王还是教皇,对迪克逊家都很器重,而其他贵族若想日子过的好一点,对他自然也是溜须拍马。

    虽然希莱德和菲利普也是赫赫有名的贵族后代,可一听到迪克逊的名字,还是噤若寒蝉。就好像巴蒂尔一样,这个人是他们绝对惹不起的。否则下个月的薪俸,家族的年金,恐怕都要鸡飞蛋打。

    “我怎么知道”乔纳森也疑惑不已,他倒是察觉到迪克逊看自己的目光中藏有一丝不屑。可两人之间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冲突,甚至连话都没说上一句,怎么就惹来杀身之祸呢

    “不管怎么说,先离开这里吧。”希莱德沉吟着。

    三人说走就走,在惊慌的食客们注视的目光下很快来到门口。

    餐厅的老板愁眉苦脸的站在门口,可怜的看着三人。

    乔纳森了解他的意思,从钱袋里取出十几个金币丢在地上:”打烂的东西和餐费。”

    “多谢了。”老板千恩万谢,这些贵族子弟打了架之后往往不闻不问,像乔纳森这样还赔钱的,实在是少之又少。

    三人出了门,希莱德冲乔纳森使个眼色,并没有从大街上离开,而是一转身溜进小巷子里去。

    希莱德和菲利普都是王都土生土长的,穿街过巷,对路途熟悉的不得了。七拐八拐之下,很快就脱离了那片区域,来到一座钟楼下。

    这一餐饭吃了很久,此刻天已经黑下来了。钟楼下本来也不是什么繁华的所在,周围的行人很少,一旁只有几盏昏黄的煤油路灯,三人倒也不担心被路人注意。他们停在钟楼的阴影下休息,顺便研究一下对策。

    “乔纳森,你得跟巴蒂尔联系一下,让他打听打听迪克逊为什么要对付你。”希莱德还算沉稳,给乔纳森出主意说。

    乔纳森郁闷的点点头,想来想去,也只有四大红衣主教能在权势上跟迪克逊抗衡了。毕竟迪克逊也是教皇*的人,总要给巴蒂尔点面子吧。

    正说着话,本来幽静的街道上只有几盏黑漆木杆上的煤油灯,却突然大亮起来。

    骤然遇到强光,希莱德和菲利普都眯缝起眼睛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过盗贼宝典的乔纳森,一双眼睛不但能在黑暗之中视物,在这种突然情况下,也保持着模糊的视力。

    就见街角转过来十数个人,最前面是个黑袍人,他的手掌摊开着,掌心上浮着一个闪烁着白炽光华的光球,晃的人根本睁不开眼。

    乔纳森猜到来人是谁,不禁暗暗吃惊。迪克逊果然势力庞大,己方三人在小巷里如此穿梭,竟然还是被他们追上来。

    他心中想着,向前跨了一步,把希莱德和菲利普都护在身后,而小腿微微的弯曲起来,让他随时都可以把靴子里的熔火犬牙*。

    黑袍人走到距离乔纳森身前五米左右,停下脚步,傲然的说:”给我打”

    他话音刚落,不等他身后的那些人动手,乔纳森就如同一只矫健的豹子,飞掠了出去。

    虽然那白炽的光球非常的耀眼,乔纳森眯缝着眼睛,还是能够看清楚黑袍人脸上的嚣张跋扈。

    “在我面前嚣张的下场只有一个字:死”

    乔纳森心中掠过这样一个暴戾的念头,冲向前的时候已经拔出了熔火犬牙。

    那黑袍人似乎没想到乔纳森竟然还能找到目标,略一愕然,乔纳森已经快若闪电的从他身前闪过。

    “嗤”

    一道血线在空中溅射出来,黑袍人手中的光球一下子就黯淡无光,他双手捂住脖子上的伤口,发出”呜呜”的声音,却哪怕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因为他的喉管和声带被乔纳森这一刀同时给切断了。

    黑袍人身后有十来个全副武装的战士,从他们身穿的皮甲和胸前的家徽来看,就知道是迪克逊家族豢养的私兵。

    他们都带着头盔,眼睛上蒙着一层黑纱,这样就可以不受光球的影响的。本来正要提着刀剑要上前收拾乔纳森,光球忽然灭掉,周围重新陷入黑暗之中,蒙着黑纱的他们一下子就懵了。

    乔纳森切断了黑袍人的脖子,身形飞快的闪进那些战士之间,不等他们取下蒙眼的黑纱,熔火犬牙如同毒蛇一样吐着芯子,快捷无比的在他们的腿上咬下去。

    一时间惨叫声连连,等希莱德和菲利普眼睛重新适应了周围的光线,这才惊愕的发现,面前只有乔纳森一个人站立着,地上则横七竖八的躺着十来个人,大部分都在痛苦的*着。

    只有一个人没叫,就是那黑袍人。他的喉管被切断,血如注的流出来,在身下形成一滩血泊。他如同离开水的鱼一样喘着,却只能在被切断的喉管处鼓起几个气泡,片刻之后终于断了气。

    乔纳森这次突击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的事情,根本没有任何人看清楚他动作。希莱德和菲利普震惊的看着那些伤者,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乔纳森满脸的杀气,一点点的消散掉。自从来到王都之后,他就觉得有些抑郁,本来不想搅和进王都的纷乱局面之中,偏偏又无法掌握自己的命运。

    现在竟然连一些小喽罗也想对付自己,乔纳森的脾气终于爆发了,方才出手如电,瞬间就放倒了十几个人。眼下他抖落熔火犬牙上的血迹,冷静下来,开始考虑怎么善后。

    以莱文王国的*黑暗程度来说,贵族杀几个平民不算什么。可问题在于,乔纳森杀的那个黑袍人摆明是迪克逊家的法师,而这十来个哀嚎*的,也是迪克逊家的私兵。

    贵族和贵族之间的矛盾,往往是要看哪一方的势力更雄厚。拉文霍德家是一百零八贵族最后一位,跟排名仅次于国王、教皇和三大公爵的迪克逊家族比起来,简直是鸡蛋碰石头。

    不过乔纳森有一个依仗,他是教廷改革委员会的专员,这个职位说大不大,说小不小。更重要的是,他有着教皇的信任。

    乔纳森在一瞬间就想通了形势的强弱,目光渐渐的变得歹毒起来。

    “迪克逊,你要是不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会不惜一切跟你玩到底的。”乔纳森心里暗暗的想着。

    “现在该怎么办”希莱德走过来问,他小心翼翼的避开地上的血泊,尤其是那个黑袍人,一脸的惊恐和不甘,两眼圆睁死不瞑目。

    “既然他玩狠的,我就陪他玩。总不能被他吓死。”乔纳森说。

    “迪克逊到底要做什么,他难道疯了吗。”菲利普咒骂着。

    三人的心情都有点低落,尤其是乔纳森,完全不知到底是哪里招惹了迪克逊,他竟然一连派出两拨人。

    “走吧。”乔纳森踢了一脚挡路的一个倒霉战士,三人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回到家门前,乔纳森松了一口气。

    希莱德和菲利普都回家了,乔纳森孤身一人在迪克逊家外面侦查了好一会儿,却不见什么动静。

    此刻已经是夜半时分,家里亮着灯火,乔纳森知道那是艾莉克希娅在等着自己,说不定娜娜也没睡觉,一定要听自己讲过故事才肯乖乖的进被窝。

    想到艾莉克希娅和娜娜,乔纳森就心里一暖,被迪克逊惹出来的火气消散了大半。

    他从阴影中闪出身来,向着大门走过去。

    就在这个时候,警兆突生,盗贼的本能直觉让乔纳森向一旁闪了一下。

    一道寒光从斜刺里射出来,擦着乔纳森的左臂而过,在他的手臂上留下一道血淋淋的伤口。

    乔纳森怒吼一声,熔火犬牙出现在手中,横刀在身前,他电睛一扫,就看到不远处的暗巷里走出一个黑衣男子来。

    “刺客”乔纳森心中一动。

    刺客和盗贼一样,都是隐藏在黑暗之中,以偷袭为主要攻击手段的职业。

    和盗贼比起来,刺客在格斗和刺杀上更加的专业一些,方才那一刀应该就是刺客们擅长的飞刀术。如果不是乔纳森拥有过人的警觉性和敏捷,只怕已经成为了刀下亡魂。

    乔纳森忽然觉得头有点晕,他暗叫不好。盗贼会下毒,刺客也同样会。据说为了增加刺杀的成功率,他们会在随身的各种武器上都涂抹上毒药。只要能够割破目标的皮肤,毒药就会混进血液之中,流入心脏,致人死命。

    “又是迪克逊派你来的”乔纳森冷哼一声,左臂已经麻痹了,半边身子似乎都没有了感觉。他的右手手指哆嗦着,似乎已经把握不住匕首。

    其实哆嗦只是障眼法,乔纳森的手指抖动之时,已经把腰带里藏着的一颗药丸夹在指间,那是一颗解毒丸,能够压制一般毒药的毒性。

    夹着解毒丸,乔纳森将熔火犬牙横在身前,手指一动,将药丸隐避的送进口中,吞进肚子里去。

    药丸进肚,立刻融化掉,药效飞速的扩散,让乔纳森的感觉稍微好了一点。

    “你得罪了迪克逊公爵,必须得死。”那刺客缓缓张开双手,在身前形成一个十字。一手上是匕首,另一手则是一根钢刺,在月光的清辉下,显得寒光闪闪。

    乔纳森叹口气:”我实在很想死个明白,我到底哪里得罪了迪克逊,他一定要杀我”

    刺客冷笑一声:”我只是奉命杀你,其他的一概不知。”他口中说着,忽然脚下一蹬,人若疾电,风驰电掣的射向乔纳森。

    他这一冲之势非常迅捷,乔纳森只觉得劲风扑面,匕首和钢刺的寒光已经照在脸上。

    乔纳森倒是想躲,本来也有躲避的能力。可是虽然吃了解药,但身上的麻痹感觉并没有完全消失。他费力的一抬脚,微微避开,手中的熔火犬牙搏命一般的扫出去。

    刺客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的冷笑,匕首横削,去挡熔火犬牙,钢刺却猛地朝乔纳森的左肋下刺去。那里本该是乔纳森左手护住的地方,可他左手臂麻痹着,连抬起来都很艰难,何况阻挡那飞刺而来的钢刺。

    “去死吧”刺客似乎已经见到迪克逊许诺的三千金币落袋为安。

    “当噗”

    先是金属撞击的铮铮声,接下来是利刃入肉的沉闷声。

    乔纳森缩身飞退出三步远,手中的熔火犬牙上沾满了血迹,看起来十分的狰狞可怖。

    刺客停在原地,艰难的看着手中半截匕首,”嘀嗒嘀嗒”,那是血从脖颈的伤口处流下来的声响。

    “你怎么会有这么锋利的匕首”刺客目光茫然,生命力正飞快的从他的身上消失。

    乔纳森嘿嘿一笑,熔火犬牙可是烈焰王朝的镇国之宝,削铁如泥,哪里是一般匕首能够挡下的。

    也亏的刺客太有自信,想要速战速决,才会被熔火犬牙削断了匕首之后又在脖子上刺了一刀,否则拖延下去,还不见得鹿死谁手呢。

    “噗通”,刺客终于支撑不住,重重的摔倒在地,死翘了。

    “蠢货”一声怒喝从街角响起来。

    乔纳森早就听到脚步声,并不吃惊,他缓缓的回过身来,就见迪克逊出现在月光下。

    见到迪克逊,乔纳森并不吃惊。不过此刻他的嘴还是慢慢的张大,咧成一个鸭蛋型。

    乔纳森见过打扮时髦的,也见过装束土气的,就是没见过迪克逊这么滑稽的。

    这位身穿着一身骑士的重甲,手中却提着一根细剑,最为让人瞩目的是,那一身盔甲竟然被他漆成了绿色。

    见乔纳森目瞪口呆,迪克逊心满意足的道:”怎么,见到老爷我亲自来杀你,你高兴的痴了吗”

    乔纳森哭笑不得,对这种自我感觉良好的傻瓜,他无话可说。

    不过有些事情,还是得问清楚。

    “迪克逊公爵,我们之间似乎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连续派三拨人追杀我”乔纳森压制住火气,对方毕竟是王国的财政大臣,即便是正当防卫,伤了甚至杀了他也会引起无法控制的后果。

    “无冤无仇吗我可不这么认为,你侮辱了一个骑士心爱的女人,我要你付出应有的代价。”迪克逊举起细剑,非常滑稽的抖了抖。

    乔纳森觉得他可以去马戏团做个小丑,难道没有人告诉过他,这身的装束非常的可笑吗

    想来想去,乔纳森想起”国王的新衣”这个故事,大概迪克逊身边的人都是谄媚之徒,又或者迪克逊是个根本听不得任何意见的自大狂。根据眼前的情形来判断,后一种可能性显然更大一些。

    迪克逊动作滑稽,可他这个人倒是不能小视。乔纳森无奈的问:”请问迪克逊公爵,我到底侮辱了哪位姑娘”

    他还真不记得来到王都之后做了什么荒唐的事情,心里却有个阴影,难道又是之前那个混账乔纳森惹下的祸端不过那家伙胆子似乎很小,应该没胆量侮辱迪克逊的女人吧。

    “你难道忘记了吗”迪克逊愤怒的手,”你对梅丽莎小姐做出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难道你都忘记了”

    乔纳森苦笑起来,果然是以前那家伙留下的债务。以前那些金钱上的债务还算好,起码现在赚的钱够还了,可他羞辱了梅丽莎,竟然惹来迪克逊这个煞星,真是倒了大霉。

    “两年前我就想杀掉你这个*,是善良的梅丽莎小姐劝阻了我。现在你竟然敢再回到王都,我一定要用你的血来弥补你的过错”迪克逊说道。

    乔纳森现在总算弄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看起来还真是有缘由的。他倒是想解释一下,以前那个乔纳森早不知道跑去那个异世界去了,不过迪克逊虽然看起来脑筋不怎么灵光,估计也不会信这种话。

    “既然如此,看起来我只能等死了不过迪克逊公爵,我可是教皇任命的改革委员会的专员,你杀掉我,难道不怕教皇”乔纳森一点都不怕迪克逊,他有十分的把握在这个蠢货没出剑之前干掉他。

    可问题在于,干掉了迪克逊,只怕教皇也保不住乔纳森。还有一点就是,周围埋伏着不知道多少个高手,都在虎视眈眈。乔纳森猜想他们应该是迪克逊带来的人,若是主子有危险,他们一定会出手的。

    盗贼是藏身在阴影里的杀手,擅长的是从背后突袭,一击致命。乔纳森现在暴露在众目睽睽之下,自然无法得心应手,他心中想着对策,只盼着能用厉害关系来屏退迪克逊。

    没料到的是,迪克逊狂笑起来:”我是公爵,杀掉你一个小贵族有什么了不起”

    看来他都不把教皇放在眼里,乔纳森只能暗中戒备。他留出三成的注意力来应付迪克逊,至于另外七成,则在防备来自黑暗中的偷袭。

    “我要和你以骑士的方式决斗。”迪克逊似乎忘记他方才派了好几拨人来教训乔纳森,现在倒是记起他是高贵的骑士了。

    “随便你。”乔纳森无奈的说。

    迪克逊走到距离乔纳森十步远的地方,昂然说:”规则”

    他才说了两个字,乔纳森就动了,只见一道幻影闪到迪克逊的身前,乔纳森拳头狠狠的砸出去,”砰”的一声,迪克逊便鼻血长流的倒了下来。

    等暗影里冲出十几个高手要保护迪克逊的时候,乔纳森一溜烟的冲进了家门,消失不见了。

    空气只留下一句让迪克逊火冒三丈的话。

    “骑士狗屁”

    “公爵大人,你没事吧”竟然在眼皮底下让乔纳森偷袭得手,还逃回家去,几个负责在暗中保护迪克逊的高手都觉得脸上无光。

    “这个*,他跑去哪里了”迪克逊只觉得鼻头又酸又疼,满脸都是血,不禁嚎叫起来。

    “他逃回家去了。”一个法师模样的属下说。

    “给我冲进去,把他揪出来,我要弄死他”这个时候,迪克逊终于不再讲究什么骑士精神了,他狂叫着,一定要报复乔纳森。

    偏巧在这个时候,从街口转过来一队人,黑色*,行动迅速的逼近过来。

    “王都执法队,你们都不要动。”领头的一个正是希莱德。

    乔纳森家附近一直都有希莱德的人,为的是保护他的安全。方才刺客一出手,就有人去禀告希莱德了。

    王都执法队本来就是负责城内治安的,希莱德当然有权力来管这件事。他听说兄弟出事,当然立刻带人赶来。结果没见到乔纳森,倒是看到鼻血长流的迪克逊。

    瞧见迪克逊那副狼狈的样子和一身怪异的装束,大家都板着脸,没人敢笑出声来。

    “你们难道不认识本爵吗”迪克逊气不打一处来的问。

    希莱德眯起眼睛来:”难道是迪克逊公爵大人吗”

    迪克逊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定是那*打坏了我英俊的鼻梁,你才没认出来我帅气的面孔,我这可怎么出去见人啊”

    那法师属下低声的说:”公爵大人,我们到底进不进去抄家拿人”

    “进出什么事我担着。”迪克逊骄横惯了,现在挨了打,自然要找回面子。

    “公爵大人,且慢”见对方要动,希莱德一挥手,手下的王都执法队队员立刻列成一排,守护在乔纳森家的院墙外。

    “你这是什么意思”迪克逊捂着鼻子问。

    “卑职负责王都治安,既然在场,就不能容许私闯民宅的事情出现。”希莱德回答道。

    “你难道没看见我的鼻子被乔纳森打成这样吗”迪克逊吼起来,他觉得今天实在不顺利,竟然连小小的王都执法队都敢和他作对,不禁要抓狂了。

    “对不起,公爵大人,我真的没看见。”希莱德忍住爆笑的冲动。

    “你找死吗”迪克逊骄横无比的喝道,回头去找他的细剑。方才被乔纳森打中鼻子的时候,细剑不知道被抛到哪里去了。

    希莱德寒着脸,示意手下人准备战斗,执法队的队员们严阵以待,和迪克逊的属下怒目而视。

    “你们好大的胆子,先给我把他们打趴下再说”迪克逊怒极的叫道。

    他的属下们刚要动手,就听街口一阵如雷的马蹄声响起来,一骑马当先而来,马上的人身高两米,虎背熊腰,手中端着一柄长枪,吼声如雷的喝道:”都给我住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