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四章 谁比谁更嚣张

第四章 谁比谁更嚣张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四章 谁比谁更嚣张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8

    来者正是四大红衣主教之一,教廷骑士团的团长卡曼。 更新最快

    乔纳森在墙头之上露出个脑袋来,他早就听见附近的马蹄声,眼下墙外剑拔弩张,果然耐不住了,飞马而出阻止这一场混战。

    之前见到卡曼的时候,卡曼都是满脸堆笑,身材倒是高大,可肚子已经腆起来了,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强者。

    乔纳森本以为他也不过是靠着祖先的余荫,和很多贵族一样,是个尸位素餐的窝囊废。

    可眼前的卡曼威风凛凛,尤其是手中那一柄长枪,巨大无匹,乔纳森估计一抡起来,别说披荆斩棘,就算开山碎石也不在话下。

    卡曼这一出现,即将要动手的双方就都停下来了。

    “哒哒哒”马蹄声狂乱,卡曼飞马来到双方之间,一勒缰绳,马儿嘶吼一声,停了下来。

    “是卡曼大人啊,不在家里搂着老婆睡觉,深夜到街上来遛马吗”迪克逊身份尊贵,甚至要在卡曼之上,跟卡曼说起话来,竟然也带着戏谑之情。

    乔纳森不禁暗笑,心说这家伙真是不折不扣的一头蠢驴。他这一张破嘴不知要得罪多少人,若他不是四大公爵之一,又掌管着王国的财政大权,就冲他的愚蠢和善于得罪人这两项“优点”,早就被人砍成肉泥了。

    卡曼的脸色也沉下来,迪克逊却丝毫不在意:”卡曼大人,你来的正好。这些小爬虫竟然敢坏我的事,叫你的骑士团把他们都抓起来。”

    “他的脑袋被驴踢过吗”乔纳森真是哭笑不得。迪克逊大概是从小就骄横惯了,完全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乔纳森怀疑他是不是只有在国王和教皇面前才会收敛一点他的狂态和愚蠢。

    见迪克逊还要再说,卡曼忍耐不住的吼起来:”迪克逊公爵,够了”

    迪克逊一愣,怒气冲天的说:”卡曼,你什么意思”

    “你派人袭击乔纳森子爵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我想很快教皇陛下也会知道,你知道会有什么后果吗”卡曼明显已经怒了,可大概他也忌惮迪克逊高贵的身份,并不敢完全撕破脸皮。

    “后果”迪克逊狂笑起来,”乔纳森是个禽兽不如的家伙,我作为一个高贵的骑士,当然要杀掉他,捍卫贵族的荣誉。难道这有什么错吗”

    从某种乔纳森完全理解不了的腐烂的骑士理论来说,迪克逊说的没错。身为骑士团团长的卡曼也没法辩驳,他也知道迪克逊狂的连基本的智商都不具备了,只能轻叹一口气,把枪挂在马上,跳下马背。

    “迪克逊公爵,我们借一步说话。”卡曼说。

    迪克逊点点头,两人走到远处,低声的争吵起来。

    乔纳森探出头来,瞄着远处的两人,迪克逊还是一副天老大他老二的欠揍模样,尤其配上那被打伤的鼻子,真如一头蠢驴般让人发笑。

    希莱德听到墙头的动静,回头一看,见乔纳森正微笑着看过来,便冲他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放心。

    乔纳森很感激损友跑来助阵,甚至为了保护自己的宅院,宁肯得罪迪克逊。他把这份情意藏在心里,冲希莱德竖起大拇指来。

    迪克逊的那些手下看到乔纳森得意的样子,都恨不得把他揪下来,可是迪克逊不发话,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狠狠的瞪着乔纳森。

    迪克逊和卡曼说了好一阵子,终于一起走回来。

    迪克逊一眼就看见乔纳森从墙头上露出半个脑袋来,他的脸挤做一团,冷哼一声,却没有再发飙。

    乔纳森正在疑惑卡曼对他说了什么,就听卡曼说:”乔纳森子爵,请你跟我走一趟吧。”

    “去哪里”乔纳森问,他见卡曼对自己挤眉弄眼,就猜到这家伙一定是想了什么周旋的办法。

    “今天王都里发生了两起命案,有人指控说是你所为,我想委屈你去接受法庭的调查。”卡曼说。

    乔纳森知道他说的两起命案就是黑袍人和不远处伏尸的刺客,他自信是正当防卫,应该不会有事,何况有卡曼在,不怕迪克逊搞什么鬼。

    “我这就出来。”乔纳森说着从墙头缩下去。

    艾莉克希娅,克伦威尔和猫耳三姐妹早就听见了动静,只是一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都在乔纳森身后紧张的等待着。

    乔纳森见他们都有点担忧,不禁笑了笑说:”没关系,我只是去一趟法庭而已。”

    艾莉克希娅上前低声问:”怎么会惹到迪克逊他可是个难缠的家伙。”

    乔纳森苦笑着把晚上发生的事情说了,艾莉克希娅皱起眉头来:”他真是胆大包天,我要去跟父亲说,迪克逊还是很怕我父亲的。”

    乔纳森一笑:”不用惊动我的岳父大人了,我是正当防卫,难道他们还能颠倒黑白不成。你就放心等我回来吧。”

    说着他又安抚了其他几人,这才大摇大摆的出了门。

    乔纳森出门之后,就见外面又多了许多人,看样子都是卡曼带来的骑士。

    “子爵,请”一个骑士牵来一匹高头大马,请乔纳森上去。

    乔纳森上了马,骑士们将他团团围住,向法庭缓缓而去。

    卡曼很快就追了上来,和乔纳森并肩而驰,低声的道:”不用担心,法庭的事情我会帮你搞定的。你也知道迪克逊那家伙不好惹,我总要给他一个交待。”

    乔纳森眼中杀气一闪而过,语调却平缓异常的说:”他是公爵我是子爵,欺负我我又能如何。”

    “你别跟他一般见识,那家伙这里有问题。”卡曼指着脑袋说。

    乔纳森却不认为迪克逊的智商有问题,若是智商真的有问题,会让他掌管全国的财政大权吗

    乔纳森的结论是,迪克逊这个人没问题,是这个贵族系统出了问题才对。大概在迪克逊看来,以他尊贵的身份,除了国王、教皇和其他三大公爵寥寥数人之外,王国里的所有人都该任由他鱼肉欺凌。

    他从小就接受着这种灌输,自然就养成了目空一切的性格,才会不顾乔纳森改革专员的身份,连下杀手。

    乔纳森估计教皇若是知道这件事情,只怕迪克逊没什么好果子吃。不过教皇也要借助迪克逊家族控制王国的巨大财富,如果真的要教皇在迪克逊和自己之间取舍,他不认为教皇会选择他。

    卡曼一上都在安慰乔纳森,跟他信誓旦旦的保证王都法庭里有熟人,乔纳森一定没事。

    不过到了法庭的门前,卡曼才说,法庭晚上当然无人处理案件,所以乔纳森得先在法庭的看守所里押一夜。

    乔纳森倒是也无所谓,既然形势比人强,惹了迪克逊这个大麻烦,他就做好了应对各种局面的准备。

    看守所在法庭后面的一座房中,只有一间铁笼般的小屋。

    小屋的墙上有个小窗口,乔纳森走过的时候瞄了一眼。里面已经关了几个犯人,有男有女,都面有菜色两眼无神的靠在墙上,不知是睡了还是在想些什么。

    看守所的卫官戴维斯一见卡曼,立刻凑过来卑躬屈膝的拍马屁。

    卡曼低声对戴维斯说:”这是我的小兄弟,惹了一点小麻烦,需要走个程序。我把他交给你,千万要好好照顾,要是出了什么差错,你也知道后果的。”

    戴维斯满脸堆笑的:”卡曼大人,你就放心吧,这点小事包在我的身上。”

    “那就好。”卡曼取出几个金币,丢给戴维斯,他千恩万谢,捧着金币的样子就好像捧着他爷爷。

    “你放心吧,我这就去打点,保证你没事。你是教皇陛下的红人,迪克逊也奈何不了你。”卡曼拍拍乔纳森的肩膀,让他宽心。

    乔纳森并不在意,他心里正在思索着报复的方法。迪克逊既然步步紧逼,他总不能就这样挨打。今晚承受的这一切,迟早让迪克逊十倍的偿还回来才罢休。

    卡曼一走,戴维斯陪着笑来到乔纳森的身边,带着谄媚的笑容说:”这位大人,里面有点委屈,不过这是规矩,你可千万别介意。”

    “没关系。”乔纳森看着戴维斯打开铁门,便迈步走了进去。

    戴维斯跟进去,踢了靠角落的一个男犯一脚:”都滚开,给大人让位置。”

    那男犯抬起头来,眼中露出怨毒的光来,却不得已的往人堆里挤去。小小一个囚室,半边地方归了乔纳森一个人,另外半边挤了**个人。

    “大人,有什么事就喊我,我随叫随到。”戴维斯叫人送来几个软垫给乔纳森铺上,布置好以后,又呵斥了那几个囚犯几句,不准他们骚扰乔纳森,这才恭敬的退出去。

    囚室里有一股难闻的味道,好在乔纳森也不介意。他已经开始计划让迪克逊喝尿吃屎了,总之不把他好好教训一下,难解乔纳森的心头之恨。

    几个男女犯人挤在一起,都偷偷的望乔纳森,不知这人是什么来头。

    乔纳森瞧他们挤做一团,实在不会太舒服,便说:”往这边靠一靠吧。”

    犯人却都不做声,垂着头很害怕的样子。

    乔纳森知道他们惧怕戴维斯,这种看守所和监狱也差不多,被殴打凌虐都是正常的事情。他也不想害了这些人,干脆就闭目养神,冥想起来。

    在冥想之中也不知过了多久,铁门哗啦啦的响了。

    乔纳森微微睁开眼睛,本以为是来人接自己出去,却见两个身材瘦削脸色阴沉的男人走了进来。他们一进囚室,阴霾的眼神就落在乔纳森的身上,其中闪烁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杀机。

    乔纳森心头一凛,便知道对方的来历。

    两人刚一进来,铁门就飞快的关上,戴维斯连头都没敢露。

    乔纳森耳朵尖,听见戴维斯的脚步声急促的离开,而其中似乎还夹杂着钱袋里金币互相撞击的好听声响。

    “果然是个贪钱不要命的家伙。”乔纳森想到戴维斯看见金币那闪光的眼睛,就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

    囚室里犯人互相殴打致死,听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算死的是乔纳森这个改革专员又如何一旦人死了,还会有人为了死人跟迪克逊这样的高级贵族过不去吗

    乔纳森很清楚,他无论多受教皇的宠信,不过是个没什么势力的小贵族而已。像迪克逊这样家族势力在王国内盘根错节的人物,想要捏死他太容易不过了。

    眼下这两个人,摆明是杀手,一左一右的站在乔纳森的两侧,缓缓的从腰间拔出闪亮的匕首来。

    有女犯发出惊呼,其中一个瘦子扭头狠狠的道:”再叫的话,连你一起杀了”

    那些犯人都埋起头来,看都不敢看一眼,大气不敢出一口,心里都涌起同一个念头来:那个新来的死定了。

    乔纳森坐着没动,只是笑眯眯的看着他们,心里却在想:迪克逊大概脑子真的不好用,他已经失败三次了,为什么不长记性呢

    这话乔纳森真想喊出来,据说看一个人的层次如何,要看他有着什么样的朋友和敌人。乔纳森的朋友层次还算比较高,可迪克逊这一晚的表现,最多算是个嚣张的猪头,哪里有半点的层次可言。跟这样一个人为敌,乔纳森都觉得丢脸。

    “闭上眼睛吧,我们会给你一个痛快的。”左边的瘦子说,他的脸上有一道让人心惊胆寒的刀疤,几乎横跨了整个面部。

    右边那个瘦子则有点斗鸡眼,他阴恻恻的笑道:”这家伙八成是吓傻了。”

    乔纳森没做声,这两个人虽然瘦,却带着一股子阴沉的杀气,应该是职业的杀手。他虽然有盗贼技能,却也不敢掉以轻心,全部的精气神都拢在一处,准备随时爆发出来,一击致命。

    “闭上吧,我是为了你好。”刀疤一副为乔纳森着想的样子。

    乔纳森很听话的闭上了眼睛,这让他的注意力更加的集中。

    盗贼的力量就来自于通过冥想获得的超强集中力,拥有越坚韧的精神,便有越精准的集中,也就可以获得更高超的力量和速度。

    乔纳森心沉若水,完全不被两个杀手所影响,在他的头脑之中,完全靠着心神的感应,构建出一副清晰的室内分布图来。

    他感应到两个杀手身上的强烈杀机,自身的杀气似乎找到了发泄的管道,也熊熊的燃烧起来。

    匕首寒光闪动,两柄同时刺出,瞄准的是乔纳森的脖子动脉和心脏。刀疤和斗鸡眼应该是专业杀手,从他们出手的角度和速度来看,对乔纳森也怀有一定的戒心,出手狠辣无比,部位也选择的非常精准,绝对的一击必杀。

    而他们匕首的刀刃被囚室里昏黄的灯火一照,闪着绿色的黯淡光彩,应该是涂抹了毒药的。即便只是刮破乔纳森的一点皮,毒药也会要了他的命。

    两柄匕首闪电般刺向乔纳森,他却浑然不觉一般的静静坐着。刀疤和斗鸡眼心里暗喜,他们听说乔纳森击杀了一个魔法师和一个刺客,本来还很戒备。眼下见乔纳森也不反抗,便觉得这几千金币赚的实在轻松。

    就在两柄匕首似乎已经碰触到乔纳森肌肤的时候,转变发生了。

    “砰”的一声,囚室里的灯花闪了一下,骤然熄灭。

    随后囚室里乒乒乓乓一阵乱响,那些角落里的犯人们紧紧缩在一起,战战兢兢,唯恐被牵扯到殴斗之中成为倒霉鬼。

    响声持续了大概五秒钟,便倏然停止了。

    囚室里静悄悄的一片,似乎没有了生机般。过了好一阵子,外面忽然火光一亮,戴维斯的声音传了进来。

    “是谁在殴斗”铁门咣当的打开了,戴维斯手里举着火把走进来。

    火光照耀着室内,映入戴维斯眼中的景象却吓了他一大跳。

    一群犯人缩在墙角,而靠近铁门的地面上,倒着两具尸体。

    刀疤的脸上又添了一道新鲜的疤痕,和他原本的那一条构成一个巨大的x字。

    斗鸡眼的眼睛恢复正常了,却无助的鼓起着,一把匕首插在他的脖子上,断送了他的生命。

    乔纳森呢

    戴维斯惶急不已,他刚想转头出去,身前黑影一闪,就见乔纳森神不知鬼不觉的出现在了他的身边,冲他微微一笑。

    “卫官大人,这两个人互斗身死,你不查看一下吗”

    戴维斯几乎吓的尿裤子了,本以为乔纳森不过是个得罪了迪克逊的纨绔,没想到竟然这么有本事。

    戴维斯认识刀疤和斗鸡眼,他们可都是王都有名的杀手,竟然被乔纳森以一敌二都给杀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怎么,难道卫官不管吗”乔纳森的笑容人畜无害,可看在戴维斯的眼中,却如同死神的镰刀一样可怕。

    “管当然要管”戴维斯转过身,战战兢兢的查看伤势。

    “奇怪”看了下两人的伤口,戴维斯愣住了。

    刀疤脸上的致命伤竟然是斗鸡眼手里的匕首造成的,而斗鸡眼脖子上插的是刀疤的匕首,看起来两个人的确是互殴而死的。

    戴维斯不知道乔纳森是怎么做到这一点的,这只会让他更加的恐惧。从来他都是任意殴打甚至虐杀犯人,连眼皮都不眨一下,此刻却深切感觉到死亡的接近和恐怖。

    他正两腿如同筛糠一样的颤抖,想着逃命的办法,外面脚步声纷乱的响起来,一个身影出现在门口。

    一看到这人,戴维斯如释重负,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带着哭腔说:”戴尔蒙公爵,小的小的看管不利,有罪”

    来的正是戴尔蒙,他并没有理会戴维斯,先是冷冷的看了一眼屋内的情形,又望向了乔纳森。

    乔纳森向戴尔蒙鞠了一躬,心知是艾莉克希娅担心自己,才会去找来父亲帮忙。

    戴尔蒙并没有流露出任何的表情,寒声道:”把戴维斯给我看管起来,这两具尸体拖出去。这里已经不适合看押囚犯了,都带走。”

    他身后跟着十几个侍卫,闻言立刻走进来,先把哭天喊地的戴维斯给带走,又将尸体和犯人都哄了出去。

    片刻之间,囚室里就只剩下戴尔蒙和乔纳森了。

    “多谢公爵大人。”乔纳森道。

    戴尔蒙瞥了乔纳森一眼,转身想要离去,却又停住脚步。

    “你之前和我女儿有什么关系我不管,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接近她。否则的话,下一次派杀手对付你的就不只是迪克逊了。”

    抛下这句话,戴尔蒙大步的离开了。

    乔纳森瞧着他的背影,不禁笑起来。这老家伙大概不知道自己和艾莉克希娅已经生米煮成熟饭了,否则应该现在就下手把自己干掉,然后栽赃给迪克逊吧。

    走出囚室,有两个侍卫在等待着乔纳森。

    “请跟我们去安全的地方,明天一早,我们会送你到法庭接受问询的。”侍卫道。

    乔纳森点点头,他倒是不虞戴尔蒙会害他。至于卡曼,大概也是没想到迪克逊会如此的咄咄逼人。

    侍卫将乔纳森带到了王都一处僻静的地方,这里有一座大宅。把乔纳森送进一座大屋之后,侍卫们就在门外看守着。

    乔纳森倒也心宽,美美的睡上一觉,直到有人敲门才醒过来。

    “子爵大人,请跟我们去法庭。”侍卫面无表情的推门进来。

    乔纳森洗了一把脸,把又在侍卫们的护送下来到了法庭。

    王都法庭和教廷执法庭是两回事,不然只需跟巴蒂尔打个招呼,一切都不了了之了。

    眼下乔纳森成为了被告,原告自然就是迪克逊,不过他并没有亲自出现,代理人是他的管家巴巴亚罗。

    法官是个叫罗德里格斯的白头发老头子,面色严峻,一张方脸,一看就是那种任何事情都不肯通融的古板老头。

    乔纳森悠闲的坐在被告席上,打量着法庭的陈设。

    大概是因为原告被告身份特殊的关系,这一场的庭讯没有任何的旁听者,只有几个庭警分布在法庭的几个出入口。

    “咚”,罗德里格斯操起一柄木槌,在桌子上的软垫敲了一下,宣布庭讯开始了。

    乔纳森略知一些法庭庭讯的规矩,忙起身来,跟对面坐着的巴巴亚罗一起默默念诵着最高神教圣经里的一些祷词。

    祈祷完毕,两人坐下来。

    罗德里格斯声音沉静的问:”原告,请你指控。”

    巴巴亚罗站起身来,颠倒黑白的把昨晚的事情说了一遍,乔纳森成了要追杀迪克逊的杀手,至于死去的那个黑袍法师和刺客,则成了忠心户主壮烈牺牲的忠仆。

    等巴巴亚罗说完,罗德里格斯示意他坐下,然后转向乔纳森,冷冷的问:”你认罪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