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五章 反击

第五章 反击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五章 反击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09

    “我完全是正当防卫,为什么要认罪呢。 更新最快”乔纳森笑道。

    戴尔蒙公爵既然出面了,巴蒂尔和卡曼又倾向自己,乔纳森虽然暂时处于劣势,却有依仗。

    他相信他现在身在法庭,庭外的人会比他更焦急,此刻说不定已经在通过各种渠道明争暗斗,来确保他们的利益最大化。

    这世界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如今的乔纳森有利用价值,自然就有朋友。哪一天他没有了利用价值,朋友也可能变成路人甚至敌人。

    当然,这道理是以正常人的思维范畴来理解的,迪克逊那种智商的人不在此列。

    “我给你一点时间,你可以自我辩护。”罗德里格斯说。

    乔纳森觉得有点不对劲,这位法官看样子略带倾向。

    既然法官要求说,乔纳森也不隐瞒,从餐厅吃饭遇袭开始,一直说到昨晚在囚室里的那一场莫名其妙的刺杀。

    等乔纳森说完,就听巴巴亚罗怪声怪气的说:“撒谎你在撒谎”

    罗德里格斯一敲小锤,厌恶的对巴巴亚罗说:“肃静”

    巴巴亚罗闭上嘴不作声了,不过却偷偷的冲乔纳森比了一个“去死”的手势,看他那骄狂的样子,还真是有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恶仆。

    罗德里格斯听完了两方面的意见,按照法庭程序,该进入双方对证的阶段了。这是莱文王国司法系有的一种体系,不需要律师,完全是靠诉讼双方来进行自辩,最后由法官根据证据和证词来裁决。

    他敲了下小锤,示意从巴巴亚罗开始。

    “法官大人,凶徒就在眼前,应该立刻把他抓起来。”巴巴亚罗说。

    乔纳森微微一笑,就冲这句话,他也知道巴巴亚罗的水准了,如果连这种人都辨不过,他也太没出息了。

    “巴巴亚罗先生,我可是有很多证人和证据的。餐厅的食客,王都执法队队长希莱德先生,司法大臣的儿子菲利普先生,还有王都执法队的几十个队员。他们都是证人,都能证明是迪克逊公爵买凶杀我。而且我估计,如果现在去迪克逊公爵府上的话,还能找到十来个受伤的侍卫。”

    乔纳森特意着重的点出了司法大臣四个字,罗德里格斯按道理来说正是菲利普老爹的属下,有这层关系,他至少应该保持不偏不倚吧。

    罗德里格斯哪里会不明白乔纳森的意思,只是他表面上板着脸,其实心里暗暗叫苦。

    迪克逊一方不用说,权倾一方,那是谁也得罪不起的人物。至于这位乔纳森,罗德里格斯也暗暗打听明白了,对方身后至少站着戴尔蒙和卡曼两位大人物,现在又扯出司法大臣这一层关系来,分量不比迪克逊轻。

    尤其罗德里格斯怕的是,这表面是简单的杀人案,实际上牵扯到两方大员的*倾轧。他若是一个判断不好,可能就要卷进其中,倒上大霉。

    正是存着这样的念头,所以罗德里格斯早就抱定了态度,他根本就不打算做出什么裁决,让案子慢慢拖下去,直到两边背后的大人物之间分出胜负再说。

    巴巴亚罗嘿嘿一笑:“只有你有证人吗我们也有,要多少有多少”

    乔纳森苦笑着摇摇头:“你当证人是市场上的青椒土豆吗”

    “我的证人比你多,你的案子是铁案了,跑不了的。”巴巴亚罗翻来覆去也就是几句恐吓,实质性的内容一点都没有。

    罗德里格斯听的都直晃脑袋,迪克逊派这么个跟他智商差不多的管家出来,难道是为了丢人吗

    巴巴亚罗得意起来,信口开河胡说八道,罗德里格斯实在听不下去了,小锤一敲说:“休庭。半个小时之后继续开庭。庭警,按照双方提供的证人名单,传唤所有的证人到庭作证。”

    看巴巴亚罗临出门时的得意样,再联想到迪克逊那糨糊脑袋,乔纳森毫不怀疑他们会找来几百个证人,包括菜市场卖菜的街头点灯的看门的,或许还会找两只黑狗来。反正智商无下限的人,什么都干的出来。

    回到休息室,乔纳森刚刚坐下,一个庭警就打开门,面无表情的把一个纸团丢在桌子上,然后就关门离开了。

    乔纳森打开纸团,最上面是个只有他知晓的密码。密码其实很简单,就是原本世界里的阿拉伯数字,可在这个世界上,那只是一些没有意义的符号,被乔纳森顺手拿过来做互相之间相认的凭证。

    这串密码是“521”,代表的是艾莉克希娅。

    纸团上用娟秀的小字密密麻麻的写了很多,主要是告诉乔纳森,现在情况很紧张,迪克逊为了博美人芳心,竟然连戴尔蒙的面子都不给。据说他已经跟司法部的人下了死命令,一定要给乔纳森定罪。

    不过艾莉克希娅也安慰了乔纳森,她的父亲和几位主教大人正在从中斡旋,一定会没事的。

    乔纳森当然不会怕,他就知道迪克逊不会善罢甘休的。他若是玩狠招,乔纳森自然有应对的办法。

    休庭时间很快就到了,再度开庭的时候,巴巴亚罗明显一脸得色,看来他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

    乔纳森当作没看见他,只是看到走法官通道走出来的不只罗德里格斯一个人,还有一个黑袍老者,一出来就用怨毒的眼神盯住乔纳森,满脸都是仇恨。

    乔纳森心里一凛,这人身上带着一股死亡的味道,在黑影里打滚的盗贼最为敏锐,一下子就察觉了。

    “这家伙是谁”乔纳森心里暗笑,觉得事情变得有点扑朔迷离了。

    罗德里格斯落座的时候,表情有点不对劲,而巴巴亚罗这蠢货则喜笑颜开,这确定了乔纳森的想法,黑袍老者只怕是迪克逊一方的杀手锏。

    黑袍老者坐在了罗德里格斯的身旁,只听罗德里格斯敲了下锤子,宣布开庭了。

    “证人到了吗”罗德里格斯问。

    法庭的书记官起身说:“法官大人,原告方证人六十七名,都已经到了。被告方的证人一个都没来。”

    “怎么回事”罗德里格斯皱起眉头来,如果乔纳森一个证人都没有,这案子恐怕拖不下去的。

    “被告方所说的餐厅已经关门,餐厅的食客无从查找。希莱德和菲利普二人不在家中,至于王都执法队的队员他们打了庭警,说不肯来作证。”书记官结结巴巴的说,大概也是头一次碰到这种情况,在同情乔纳森的烂人缘。

    乔纳森却好像无所谓的样子,悠然的坐着,连眼皮都没抬。其实他的全副注意力都在黑袍老者身上,这老头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味道好像死尸一样,让乔纳森越来越不舒服。

    “哇哈哈,既然这样,直接把他抓起来算了”巴巴亚罗跳起来叫嚷道。

    罗德里格斯不耐烦的示意巴巴亚罗坐下,宣布带证人上庭作证。

    六十七个证人,就算每个证人说上五分钟,也要足足五个多小时才够。何况这些证人每个都有好口才,把昨晚的事情说的绘声绘色,若乔纳森不是当事人,只怕也会相信他们的话。

    “迪克逊该不会是把王都里的吟游诗人都找来客串吧。”乔纳森苦笑着。

    才三个证人做过证,罗德里格斯就冒汗了,这样下去,只怕明天早晨也审不完,他干脆的一挥手说:“都进来吧。”

    庭警不敢怠慢,打开法庭的大门说:“证人都进来。”

    呼啦,一大群人涌进来,把法庭挤的满满当当的。

    “你们都是证人”罗德里格斯又不是*,当然知道这些人都是迪克逊找来的,不过他只当什么都不知道,例行公事的问。

    证人们非常的踊跃,每一个都要跳出来指证乔纳森,一时间法庭里乱哄哄一片,比菜市场还热闹。

    罗德里格斯的脸色沉下来,觉得未免太胡闹了。不过还没等他敲锤,就听巴巴亚罗又扯着嗓子叫起来:“法官大人,证据确凿,把乔纳森抓起来吧”

    “抓他抓他”证人们也群情激昂起来,看那架势要冲过来把乔纳森给撕成碎片,才好还王都一个清净公平的天空。

    乔纳森眼尖,早看到证人之中有几个身手矫健的家伙,而且他们的腰里**的,肯定是带着家伙,不过他有点怀疑迪克逊是否蠢到在法庭上搞事的程度。

    “我觉得事情已经很清楚了,可以判决了。”一直没开腔的黑袍老者冷冷的道。

    他一开口,法庭里立刻就安静下来。

    罗德里格斯有些犹豫,黑袍老者斜了他一眼,一把抓住罗德里格斯的手腕,往软垫上敲了一下。

    “抓人”黑袍老者喝道。

    庭警们迟疑着,巴巴亚罗却一指乔纳森:“抓住他”

    方才还是证人,转眼之间就变换了角色,六七十人一窝蜂的涌向乔纳森,那样子绝不是要把他抓起来,而是要杀掉他。

    乔纳森冷哼一声,这样的局面早在他的预料中了,迪克逊果然是蠢货中的极品,已经无法用常理来揣测他了。不过这样一来,乔纳森很高兴,因为他很想看到迪克逊无法收场之后的模样。

    一群人想弄死一个人,好处是人多势众,踩也能踩死。坏处是人多手杂场面混乱,尤其是遇到一个身手敏捷神出鬼没的对手时,人多不见得是好事。

    乔纳森只不过一缩身子,便如同泥鳅一样滑进了人群之中,他的身法快若鬼魅,许多人只觉得身前一阵风过,便一阵刺痛,惨叫*起来。

    地上血迹斑斑,数个冲在最前面的人已经倒下来,无一例外是*上挨刀。

    后面的人不知发生了什么,挤挤挨挨,被乔纳森轻易的晃过去,蹿到罗德里格斯身前。

    黑袍老者怒吼一声,衣袍振起,双手张开,口中默念咒语,他颈上挂着的灰色宝石闪闪发光,身体周遭笼上一层淡淡的黑色光盾,那是高级魔法师的魔法盾,专门用来抵挡攻击,给魔法师以充足的时间来吟诵魔法。

    不等魔法发出,乔纳森已经来到他的身前,右臂上的冰风魔法发动,狠狠一拳砸出去,这一拳除了带有盗贼的迅捷和力量之外,还带着冰寒之力,先将魔法盾给冻结,然后粉碎击穿,拳头不偏不倚的轰在他的脸上。

    黑袍老者闷哼一声,魔法盾消解,人横飞出去,被乔纳森这一拳打掉了四五颗牙,满嘴是血。

    他落地之后还要挣扎,乔纳森已经一脚踏在他的胸口,同时俯下身子,熔火犬牙冰冷的刀刃压迫在他脖子的大动脉上。

    “我只要轻轻一刀割下去,你的血会溅到天花板上,你信吗”乔纳森笑着说,笑容中充满了不可测的杀机。

    黑袍老者被刀子逼住,却依然叫喊道:“有种你就杀了”

    他话音未落,乔纳森反手一刀,结结实实的扎在他的大腿上。

    “哇啊”黑袍老者惨叫一声,大腿上血洞泊泊的喷出血来,嘴也不再硬了。

    “老实点,现在我说的算。”乔纳森冷笑一声。

    这时候那一群证人才醒过神来,和庭警一起把乔纳森团团围住。

    “法官大人,你也看到了,我是正当防卫。”乔纳森说着,有意无意的翻转着熔火犬牙,罗德里格斯看到黑袍老者都被乔纳森给*,震惊万分,一时不敢做声。

    “抓住他”巴巴亚罗看起来不怎么在乎黑袍老者的生死,撕心裂肺的狂叫着。

    乔纳森看也不看,一抬手,一道精光从手腕下射出。

    “啊”巴巴亚罗的惨叫声比黑袍老者还要响亮,乔纳森没想杀他,不过飞虎出手,自然不会空手而归。

    一块血淋淋的头皮被飞虎直接从巴巴亚罗的头顶扯下来,听着他的惨叫声不绝于耳,乔纳森总算略微的出了一口郁闷之气。

    “都安静点,听法官大人说话。”乔纳森说着,把熔火犬牙收回靴子里,顺便又是一脚踹在黑袍老者的太阳穴上。

    老者一声没吭的昏了过去,乔纳森微一俯身,快捷无比的把他脖子上的灰色宝石捞进手里,算是顺手牵羊。

    罗德里格斯脸色发青,实在没想到法庭上也会闹成这个样子,眼看法庭里好几个伤者,他实在不知该怎么处理了。

    就在这时候,法庭的大门咣当的打开了,赫内斯阴沉着脸走了进来,在他身后是菲利普的老爹,莱文王国的司法大臣洛尔菲利普。

    “都给我住手。”赫内斯站在门口,中气实足的沉声道。

    大家都认出他来,知道这是王都中的实权人物,就连迪克逊那种糨糊脑袋都不敢惹,忙都退避到角落里。

    乍看见赫内斯,乔纳森不禁一愣,第一个念头就是赫内斯和迪克逊联手了。

    不过看到老菲利普表情轻松的很,他便知道事情有转机。

    果然赫内斯高声说:“教皇陛下有命,迪克逊公爵和乔纳森子爵一案另有误会,陛下要亲自审问。”

    罗德里格斯苦着的脸一下松弛下来,这个左右为难的事情总算摆脱了。

    那些证人噤若寒蝉,就连一贯嚣张的巴巴亚罗也只敢捂着头皮低声*,不敢再废话半句。

    “跟我走吧。”赫内斯说罢,对乔纳森说。

    乔纳森来到赫内斯的面前,不忘礼貌的说:“多谢主教大人。”

    赫内斯没理会他,转身就走。倒是老菲利普轻拍了下乔纳森的肩膀,目光中露出赞赏的神情。

    等乔纳森走了,法庭里才又响起*声。巴巴亚罗抱着头跑到黑袍老者身前,哭丧着脸吩咐说:“快把法师抬回去”

    乔纳森对大教堂已经很熟悉了,不过这一回的心情既不是初次来时的忐忑,也不是近两次的意气风发,而是怀着一股子狠劲。

    密室里人倒是不少,除了教皇和四位主教之外,还有戴尔蒙和迪克逊两位公爵,倒是以乔纳森的爵位最低官职最小。

    “参加教皇陛下。”乔纳森一进密室,众人的目光就都刷的聚集在他身上。

    见乔纳森安然无恙,至少有三个人松了一口气,而迪克逊的目光则死死的盯住乔纳森,一副想要把他生吞活剥的架势。

    乔纳森也不理会他,见过教皇之后,就恭恭敬敬的站在下首。

    教皇卫斯理自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气概,不怒自威。他冷冷的看了看乔纳森,又看了看迪克逊道:“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乔纳森不做声,迪克逊辩解道:“教皇陛下,明明是他”

    “够了,难道在我面前你还撒谎吗”卫斯理双目如电,望向迪克逊。

    迪克逊顿时觉得心里的秘密都被看透一般,打个激灵,嗫嚅的不敢再说了。

    “你们之间的事情到此为止,如果再有人敢于寻仇挑衅,别怪我不客气。”卫斯理几乎是注视着迪克逊说的。

    昨晚上那一场争斗,教廷密探早就报告卫斯理了,迪克逊的人品在王都街知巷闻,就算没有密探的报告,卫斯理也能猜到一定是他找乔纳森的麻烦。

    这位年轻公爵仗着家族势力,在王都之内简直要横着走,卫斯理之前睁一眼闭一眼,为的是迪克逊家族掌握的财政大权。如今迪克逊找乔纳森的麻烦,卫斯理就不得不出面了。

    迪克逊虽然骄横霸道,可面对教皇,他还是毕恭毕敬的。方才他已经被卫斯理训斥一通了,这时不得不低声的说:“子爵大人,对不起了。”

    乔纳森嘿嘿一笑:“冤家宜解不宜结,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日后还请公爵大人多多关照。”

    迪克逊抬起头来,两人目光碰撞,就差迸发出火花了,双方心里都清楚,明面上的对抗结束了,可两人之间的恩怨才刚刚开始。

    “乔纳森,你身为改革专员,我希望尽快见到你的工作成果。”卫斯理转过头来,又对乔纳森道。

    乔纳森忙说:“教皇陛下,我已经开始着手教义宣传和训练传教士的工作,一个月之内应该会有初步的成效。”

    “很好。”卫斯理对乔纳森的改革计划充满了期待,见他胸有成竹,不禁微微点头表示赞许。

    卫斯理又说了一些教廷内部要互相和睦的话,然后话锋一转道:“乔纳森,你昨夜也没有好好休息,先回去吧。”

    乔纳森一鞠躬,退出了密室。

    往外走着,乔纳森心知自己虽然掌握了改革大权,可还没有进入教廷的权力中枢。看起来密室之中要讨论一些只有大人物们才有权知晓的话题了。

    回到家中,娜娜一下子就冲过来扑进乔纳森的怀抱里,然后抬起头来,眼巴巴的问乔纳森:“老公,你没事吧”

    “难道你觉得我对付不了那些蠢货吗”乔纳森蹲下来,轻轻拍着娜娜的小脸蛋,笑眯眯的说。

    “老公是最棒的,专门打坏蛋。”娜娜在乔纳森的手掌上蹭了两下,柔软的小脸蛋真是让人喜爱。

    艾莉克希娅冷冰冰的站在娜娜的身后,乔纳森却感觉到她目光中的柔情和喜悦。

    克伦威尔、瑞琪儿和佐培尔也来迎接,至于猫耳三姐妹则在暗处观望着,见乔纳森没事,大家这才放心。

    乔纳森也觉得对不住大家,这才来王都没几天,似乎就惹出了不少的祸事来,让大家担惊受怕。

    回到房间,乔纳森哄了一会儿娜娜,便叫她去玩。

    房中只剩下乔纳森和艾莉克希娅,两人很快就腻在一起,乔纳森贪婪的吮吸着艾莉克希娅的樱唇,用舌头抵开她的贝齿,滑进她的口中,寻找那一条香甜的丁香小舌。

    “先别”艾莉克希娅已经气喘吁吁了,不过还是拂开乔纳森伸出衣服里的手。

    “怎么了,不喜欢吗”乔纳森把头埋在她双峰之间,艾莉克希娅身上那淡淡的女人香让人迷醉,他真想这一辈子都埋在其中,美人美酒温柔乡,那才叫快意人生,比这王都里勾心斗角快活一百倍。

    “我得和你严肃的谈一谈了。”艾莉克希娅还是坚定的把乔纳森的头扳起来。

    “说什么”乔纳森嬉皮笑脸的问。

    “我父亲要我辞去娜娜的教职,他不想我们在一起。”艾莉克希娅说,她的眸子里不知何时蒙上了一层阴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