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七章 亡灵的威胁

第七章 亡灵的威胁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七章 亡灵的威胁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12

    乔纳森本以为信上会有些卿卿我我的内容,可一展开,里面却是艾莉克希娅的警告。 更新最快

    艾莉克希娅在信中说,乔纳森让娜娜带去的那颗灰宝石是亡灵法师佩戴的法宝,可以增强他们对亡灵的控制力,对亡灵法师来说非常的重要。

    亡灵法师心胸狭窄睚眦必报,丢失了这样宝贵的法宝,灰宝石的主人一定会报复的。

    艾莉克希娅在信中千叮咛万嘱咐,让乔纳森一定要小心,尤其夜晚不要出门,以免被亡灵法师报复。

    乔纳森看了信才知道那天的黑袍老者竟然是臭名昭著的亡灵法师。

    他对亡灵法师这个职业略知一二,虽然亡灵法师没有像黑巫师一样被最高神教列为异教徒,可他们常年和死尸打交道,给人一种阴深恐怖的感觉,一般人都不喜欢他们。

    世俗的看法导致亡灵法师的数量越来越少,很多独门的法术都因为很少有人愿意学习而失传。

    虽然被人歧视,可如果*有成的话,强大的亡灵法师甚至能组织一支僵尸军队作战,实在是令人恐怖的实力。

    “他该不会控制几百个僵尸把我家给围住吧。”乔纳森苦笑着想,看起来那个黑袍老者就是迪克逊豢养的亡灵法师了,他还真得小心一点才行。

    乔纳森几乎是被吓大的,艾莉克希娅信上说的恐怖,他却没放在心上。见信里只有警告,没有谈情说爱的部分,他不禁有点失落,心想下次应该让娜娜带一封声情并茂的信去,写的露骨一点,一定让她看的心跳加快脸蛋发烫。

    乔纳森越想越得意,不过想到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只能把谈性说爱先放到一边,抓起一份报告来,却是菲利普提交的一份选秀大会方案。

    菲利普提议把圣女选秀大会的决赛安排在夜间举行,找几个魔法师搞一些声光魔法,再弄一些焰火,搞的热闹些。

    “这小子还真是开窍了。”乔纳森觉得这个主意蛮不错的,想了想,没什么不妥之处,便在菲利普的提议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等哈特再签署一个可有可无的名字之后,这件事就算是敲定了。

    之后的几天里,乔纳森忙的脱不开身,首先是要在王都广场上搭建一个大型的舞台,乔纳森特地把舞台搭成“工”字型,这样参加决赛的十八位美女就可以最大程度的深入到观众之间去。

    舞台的四周到处都是宣传最高神教的海报,每一位美女选手都以一句教义中的箴言作为自己的参选口号。至于宣传小册子什么的,乔纳森更是早就叫菲利普印刷好了,上面图文并茂,美女和教义混搭在一起,让读者看美女的时候就不知不觉的被教义*了。

    这些还只是小伎俩而已,最高神教日报上特别刊登了选票,决赛当日,观众可以为自己喜爱的选手投上宝贵的一票,选出三位优胜者之外的最受欢迎奖,这位选手将获得一份神秘的礼物。

    乔纳森如此的操作,让选秀大赛获得了最大程度的瞩目,到了决赛头一天晚上,乔纳森在广场上看到灯光效果绚丽的舞台,总算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赫尔城建城数百年来最为华丽的一场演出,一定会被记录到城市的史册上的。

    “乔纳森,跟你说件事情。”菲利普坏笑着,看他那副表情,乔纳森就知道这小子又在想什么**的事情了。

    “什么事我可告诉你,明天是大日子,不要乱搞啊。”乔纳森跟菲利普来到角落里,不忘叮嘱他。

    “这张请柬你收到没有”菲利普取出一张精美的请柬来。

    乔纳森一看就知道是总理大臣家的那封请柬,派对订在后天晚上,也就是决赛进行完的第二天。

    “我也收到了。”乔纳森说。

    “你知道派对是谁组织的吗”菲利普带着一种亢奋问。

    “不是总理大臣家的吗”乔纳森狐疑的说,“还能是谁”

    “嘿嘿,是总理大臣的儿子,王都四大*之首的朗德罗福尔曼啊。”菲利普说。

    “那又如何”乔纳森问。

    “朗德罗刚跟我打了个招呼,让我把落选的十四个美女带去参加派对。你想一想,十四个差一点就成为圣女的美女,每一个都皮肤娇嫩容貌秀丽身材顶呱呱,玩起来一定开心过瘾啊。”菲利普故态重萌,眼下的样子就好像是一头*了的公猪。

    乔纳森其实也被打动了,那十八位参赛的选手他都看过,的确每一位都是顶尖的美女。他脑海里勾勒出一副曼妙的画面,十四位美女宽衣解带,和一群**玩起无遮大会,还真是让人沸腾。

    “怎么样,你也动心了吧。放心吧,我会留下三个最棒的给咱们三贱客,朗德罗他们只能吃咱们挑剩下的。”菲利普得意洋洋的道。

    乔纳森却板起脸来:“你这么搞,难道不怕出事那些可都是良家女孩,要是搞出什么乱子来,有你好受的。”

    菲利普却一撇嘴:“你回乡下待了两年,脑子秀逗了吗那些女孩为了什么跑出来参赛,还不是为了日后的荣华富贵。虽然明天可能落选,当如果把贵族老爷们伺候的舒坦了,说不定有机会嫁入豪门当太太,这可是一件好事啊。”

    乔纳森苦笑着,菲利普说的也不无道理,他也知道那些参赛的女孩们是什么想法,无非是想通过这次比赛鲤鱼跃龙门罢了。

    乔纳森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只是有点不能适应贵族社会这种真正的腐朽。他仔细一想,那些女孩子或许巴不得有这种机会呢,干脆也就懒得再理会了。

    “总之后天晚上有好玩的,你千万要准时到。来的晚了,我可不保证好货不被那些狼都给叼走。”菲利普说罢,得意的哼着小曲,晃荡着他那肥硕的身躯,继续去舞台上张罗了。

    乔纳森四周又晃了一圈,各种工作都有人在打理,一切都准备就绪,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乔纳森觉得很满意,想到明天一大早就要开始忙活,决定早点回家睡觉。

    坐着马车,路过王都执法队的总部,乔纳森忽然想到这两天都忘记看看传教士们上岗之后的工作效果了,便招呼着车夫停下来,走进了大楼。

    一楼的大厅里,几个身穿着乔纳森设计的黑色传教士*的执法队员正在高谈阔论着,一见乔纳森进来,立刻躬身行礼。

    “子爵大人,你终于来了,队长正要找你呢。”

    “哦,他找*什么”乔纳森问。

    “当然是向你报喜了,大人,我们这几天可是赚了个盆满钵满啊。”那几个队员笑容满面的说。

    教皇有规定,每发展一个教徒,便有一个金币的奖励。而根据乔纳森设计的上下线规则,每个队员发展的教徒再发展了新教徒,根据层级关系,也有各种比例的奖金。

    这个数额乍看起来不大,实际操作的话,很快就能滚雪球一样的成为一笔几位庞大的数字。正是因为算明白了其中这笔帐,这些贪婪的家伙才会如此眉开眼笑。

    来到希莱德的办公室,乔纳森就见他正埋头在纸上写写画画。

    “听说你要找我”乔纳森习惯性的坐在他的桌子上。

    “哈哈,你来了啊。我正要找你呢。”希莱德眼睛眯缝着,嘴角快咧到耳根去了。

    “找我做什么”乔纳森问。

    “你猜传教士们这几天给我赚了多少钱”希莱德问。

    在乔纳森的安排下,所有的传教士都成了希莱德的下线,每一个被传教士们拉进最高神教的人都会给希莱德带来比例不一的奖金。

    “不知道。”乔纳森说,不过他从希莱德笑容就能看出来,那一定是个了不得的数字。

    “两千两千金币”希莱德小声而兴奋的说着。

    “不过两千金币而已,你身为王都执法队的队长,还在乎这点小钱吗”乔纳森说。

    自从来到王都之后,乔纳森才发现,他在龙溪镇那些产业赚的钱未免太辛苦了。虽然赚的钱多,可操心费力还有风险。

    倒是王都的这些权贵们,依仗着权势,到处搜刮民脂民膏,一个个养的脑满肠肥。

    比如说希莱德,他的年金只有三百金币,可平时欺压小贩收受贿赂的灰色收入是年金的二十倍都不止。

    正是因为知道希莱德来钱的路子多,乔纳森才觉得两千金币虽不是个小数目,也不至于希莱德如此的激动。

    “的确才两千,可我什么都没干啊。”希莱德笑着说,“而且你看看我的计算,按照现在的势头下去,我今年能赚这个数。”

    他把刚才画来画去的那张纸递给乔纳森,上面是个六位数字。

    “唔,的确不少。”乔纳森还真没特别的注意过,不过略一计算就知道这个数字差不多。

    “这回发财了,这些钱我们三个人分。”希莱德兴奋的说。

    乔纳森有点感动,希莱德和菲利普虽然不是什么好人,甚至严格意义上来说,他们是两个败类,但不可否认的是,对乔纳森,他们是真心相待的。

    乔纳森又不是圣人,不想用道义去评价他们,他只清楚一个道理:你对我好一分,我就用十分相待。若是你伤我一根指头,我就要断你十指报复。

    “对了,你跑来干嘛。明天就是决赛了,我以为你要忙通宵呢。”希莱德从发财的兴奋中清醒了一点,问乔纳森道。

    “没什么,就是来看看。既然一切顺利,我先回去了。你也知道,明天的事情够我忙活的。”乔纳森见他的改革计划第一步非常顺利,也有点得意。

    “我送你出去。对了,后天总理大臣家的派对你可千万早点”希莱德勾起乔纳森的脖子,低声跟他说着。

    两人一路下了楼,就要往外走,忽然听到大厅里有人叫嚷起来。

    “你们得去看看,真的很恐怖”

    希莱德皱起眉头,回身骂道:“谁在这里喊叫,给我打出去”

    几个执法队员大概是慈眉善目的传教士当的有点枯燥,一听希莱德的话,立刻如狼似虎的扑过去,将那个叫喊的中年男子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一番之后往门外拖出去。

    “呜呜呜”那人不争气的哭起来,可还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嚷嚷着。

    “坟墓都被刨开了,尸体都不见了,你们也不管”

    乔纳森本来已经一只脚迈出门去了,听到这人的话,又停住了。

    希莱德露出厌恶的神情来:“还叫给我往死里打。”

    “慢着”眼看执法队员们又要打,乔纳森忙制止他们。

    “把他带到里面去,洗把脸上点药,我有话要问他。”乔纳森冷冷的道。

    乔纳森现在是执法队的财神爷,又是希莱德的铁哥们,他们哪里敢不从,忙把那人带到里面去。

    “你要做什么,只是一个下等人而已。”希莱德说,“你看他穿的那身衣服,一看就知道是掘墓人。这种人进到屋子里,会带来坏运气的。”

    乔纳森却摇摇头,低声道:“我觉得坏运气已经来了。”

    几分钟之后,在执法队的审讯室里,那战战兢兢的掘墓人面对着乔纳森和希莱德,不住的颤抖着。

    “说说看,发生什么事了。”乔纳森和善的问。

    掘墓人大概有点被打怕了,心虚的看了希莱德一眼。

    希莱德苦笑一声,伸手从腰间摸出几个金币,丢过去道:“把你看到的事情都告诉这位先生,这些钱就是赏你的。如果你胡说八道的话,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我说”掘墓人忙把几个金币捡起来塞进口袋里,这才慢慢的说起来。

    他名叫杰克,是西城外一处公共墓地的掘墓人。所谓的公共墓地其实就是没钱的穷人的坟场,比较荒芜,里面到处都是无名无姓的死尸。

    杰克一直都在墓地以掘墓为生,今天早晨他接了一个活,天还没亮的时候就扛着铁锹去墓地了,准备赚几个钱买酒喝。

    可来到墓地,杰克就傻眼了,他发现昨天还好好的墓地变得千疮百孔,许多坟墓都被挖开,里面的尸体不翼而飞了。

    乔纳森皱起眉头来,如果没有前几天艾莉克希娅那封信,他一定不会从杰克的话联想到亡灵法师。

    可现在,杰克的话分明让乔纳森联想到恐怖的夜色里,一个个坟墓从内部裂开,里面腐烂的尸体爬出来,眼睛闪着绿光,走向黑暗之中。

    想到这些,乔纳森不禁打个激灵,亡灵法师之前一直都没有动静,怎么会突然冒出来。

    联想到明天即将举行的决赛,乔纳森眉头越发的紧蹙在一起,他大概能猜到那黑袍老者的打算了。

    想让乔纳森倒霉的法子有很多,可没有比让他在众目睽睽之下搞砸盛大的活动更有报复的*了。如果是乔纳森的话,也一定会利用决赛做文章的。

    “喂”希莱德低声叫乔纳森,“我觉得这家伙没说实话。”

    “怎么”乔纳森一愣。

    希莱德跟他做了个“看我的”的手势,面向杰克,冷冷的盯着他,盯的他低下头去才一拍桌子喝道:“你早晨就发现,怎么现在才来报案”

    杰克被吓的一下子就从椅子上滑到地上,浑身战栗个不停。

    “到底怎么回事”希莱德逼问道。

    “我说我说”杰克脸上浮现出一种恐怖欲绝的神情,“我本来一发现就想来报案的,可是可是我发现一件很吓人的事情。”

    “什么事情”希莱德问。

    “我看到一具尸体从坟墓里爬起来,走进丛林里去”杰克说。

    “胡说”希莱德喝道。

    乔纳森却一把拦住希莱德:“听他说。”

    杰克见乔纳森相信他,哭着道:“我当时就吓昏了,直到傍晚才醒过来。我一醒过来就跑来报案了,我说的都是真的啊。”

    乔纳森已经确定,西郊公墓的怪事就是亡灵法师搞出来的,而且他也有八成的把握这事是针对自己和圣女选秀决赛的。

    “走,我们去西郊看看。”乔纳森起身,带着杰克,直奔西郊而去。

    夜幕重重之下,西郊墓地显得阴恻恻的,一阵凉风袭来,乔纳森禁不住的打个哆嗦。

    即便他身怀黑暗中视物的能力,即便身上有盗贼五宝,乔纳森还是有点不舒服。

    站在墓地前,乔纳森看着那些坟墓裂开的大洞,里面本该埋葬着尸体,此刻却全都不见了。

    “我说,那家伙是不是骗子啊。搞不好是他把尸体都给挖出去卖给那些*的异教徒,却说是尸体自己走掉的。”希莱德凑到乔纳森的身边说。

    乔纳森摇摇头,指着大洞说:“你看,坟墓是从里面破开的。这说明,的确是尸体自己爬出来的。”

    “怎么可能”希莱德惊愕的说,他顿了顿,瞳孔放大起来,“难道是亡灵法师”

    乔纳森点头道:“有九成的可能是,而且应该是迪克逊豢养的。”

    希莱德的脸苍白起来:“难道是那个恐怖的老家伙吗”

    “哪一个”乔纳森问。

    “巴兹鲁赫曼迪克逊家族供养的亡灵法师,据说他的亡灵系魔法非常的强大,实力可以媲美四位红衣主教。”希莱德说。

    乔纳森回想起那天法庭上的情形,对方手上没有僵尸可供驱使,又被自己趁着念咒语的时候偷袭得手,这才会那样的狼狈不堪。

    如果对方带着僵尸,自己是不是还能获胜呢,乔纳森可没有把握。

    尤其是一想到盛大的决赛场面里,忽然冒出来一群僵尸,会场一旦大乱可能就会引发各种突发状况。

    乔纳森越想越头疼,鲁赫曼还没动手报复,就已经让乔纳森寝食难安了。

    “现在该怎么办”希莱德问。

    乔纳森把他的大概猜测跟希莱德说,他立刻跳脚道:“那还等什么,现在就去把他给抓起来算了。”

    乔纳森摇头道:“哪有那么容易,他现在只是盗走了一堆尸体,又没有真的做什么。迪克逊可不是好惹的人,若是没有证据,我们也扳不倒他。”

    “这倒是,可难道就等着他搞事吗”希莱德愤愤的道。

    “当然不,我已经有主意了。”乔纳森冷笑一声,“既然迪克逊要玩,我们就陪他玩个大的”

    “太好了,好久没有这么激动人心的事情了。”希莱德兴奋的搓着手,倒是比方才计算那庞大数字的金币还要跟加的激动一些。

    “你现在回去布置一下”乔纳森在希莱德的耳边耳语了一番。

    希莱德眼睛瞪的通亮,冲乔纳森竖起大拇指:“跟你为敌,真是迪克逊这辈子最大的失误。”

    “记得要小心一点。”乔纳森说,“还有,带一个口信去我家,就说让三只猫晚上乖乖的。”

    这是一句暗语,意思是猫耳三姐妹出动。希莱德当然不了解其中的含义,嘟囔道:“都什么时候了,还关心你的猫。”

    希莱德走了,只留下乔纳森一个人。他在墓地里转了一圈,终于在地面上发现了淡淡的泥土痕迹。

    黑暗中,这些泥土很不起眼,不过乔纳森分辨的很清楚,那是地下翻出来的湿土。经历了一天的时间,在细微之处还是和地面上的土有些不同。

    乔纳森摸了摸身上的盗贼五宝,取出一块黑布将脸蒙上,一闪身就没入了黑暗之中,跟踪着那些泥土的踪迹,一路向丛林的深处潜行而去。

    不知走出多久,乔纳森从树上跃下来,俯身在地面上仔细的看着。

    有些败落的树叶上有清晰的脚印,这给了乔纳森一个明确的方向。他继续追踪,不多时就穿越了这片丛林。

    丛林之外有一条山路,路面很松软,很清晰的现出几条车辙来。

    乔纳森跟着车辙继续前行,发现车子的路线是直接进城的,这越发确定了他的判断。

    进城之后,乔纳森就完全失去线索了,不过他却一点都不急。

    那么一大群僵尸,就算是在夜间,鲁赫曼也不敢驱使他们招摇过市吧。乔纳森有一个猜测,鲁赫曼一定把僵尸藏在距离王都广场很近的地方,或许就是在一间废弃的大屋子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