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一章 鬼牌

第一章 鬼牌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一章 鬼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17

    骤变突起,那影子一样的刺客刀锋凌厉,在黑夜之中掠起一团刀光,瞄准的目标是乔纳森的后心要害。 更新最快

    这一刀无论从角度还是从力量上来说,都是完美的一击。尤其是以风声和黑暗作为掩护,刺客的手法又精妙无比,简直就是不可躲避的一击。

    可惜的是,完美的刺杀之中只有一个漏洞,那就目标本人的能力。

    如果是和一个强大的刺客正面决斗,或许乔纳森不是对手,可应付起刺杀和突袭来,乔纳森却是深得盗贼宝典的精髓。

    眼看刀锋就要刺穿乔纳森的身体,他猛地一扭身。身体微微的侧开,避开了后心要害。

    刀锋入肉,刺进乔纳森的肋骨中间,刺客一击而中就要抽刀退走,可用力拔刀,却发现刀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夹住一般。

    乔纳森忍住痛,已经拔出了熔火犬牙,而希莱德和菲利普也醒过神来,希莱德武技不错,回身见刺客就在近前,飞起一脚就踢过去。菲利普别看身高体壮,其实手无缚鸡之力,却也笨拙的一拳打去。

    刺客根本没把希莱德和菲利普放在眼里,微微一侧身就躲开了两人的攻击,他一发力,想要把刀锋在乔纳森的体内扭转一下再*。

    却不料刀锋被夹的死死的,他竟然扭不动。刺客心中一惊,就在这时候,乔纳森回手一刀,熔火犬牙的黑光夹带着死亡的威胁,于刺客料想不到的角度反撩过来。

    刺客措手不及,或者说是根本没意识到乔纳森能以这种姿势反击,当熔火犬牙刀锋上的寒气机体时,他才反应过来。

    刺客不得已的撒手弃刀,疾退数步,不过即便如此,他的腹部还是被刀锋给划开一道常常的伤口。

    鲜血嘀嗒下来,刺客浑身战栗,他自信在王都之中没有几个人能逃脱他的偷袭,可竟然在乔纳森身上失手,这实在出乎他的意料。虽然腹部的伤口触目惊心,可他精神上的挫败感更加的强烈。

    “肠子快要流出来了吗”乔纳森缓缓的转身,冷冷的问,他的背上还插着寒光闪闪的匕首,却没流血。

    “你用肋骨夹住我的刀”刺客用很怪异的声音问,看起来是用某种方法控制着声带,

    “聪明啊。”乔纳森说,他也努力的控制声音,不让那痛彻心扉的痛苦影响到自己。

    两人都受了伤,此刻比拼的就是胆气和意志力,乔纳森希望对方能知难而退,可看刺客不肯离去的样子,大概还在想着如何完成任务。

    远处有噪杂的脚步声传来,这里距离公爵府不远,看来是那边的卫兵听见响动来查看了。

    “再不走你就没机会了。”乔纳森冷笑一声,将熔火犬牙横在身前,黑色的刀锋让人窒息。

    刺客露在外面的眼睛闪烁了一下,终于转过身一瘸一拐的很快消失在暗影之中。

    “他就这么走了”希莱德还想去追,却被乔纳森一把的拉住。

    “别追,他就算伤了,你也不是对手。”乔纳森太清楚那个刺客的能力了,如果不是方才绝地反击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现在他们三个都已经是死人了。

    “你的伤怎么样”菲利普胆子小,战战兢兢的看着乔纳森背上插的刀问。

    “死不了”乔纳森忍着疼痛说。猝然遇袭,他闪开了后心要害,可还是被刀刃入体,正刺在两根肋骨之间。

    乔纳森在刀刃进入身体之后紧绷住浑身的肌肉,硬是用两根肋骨把刀刃给卡住,这才拖延了片刻的时间,赢得了反击的机会。

    不过刺客那一扭也扩大了伤口,乔纳森知道只要刀子一拔出去,他就会大量的出血。

    “扶住我”乔纳森有点支撑不住了,让希莱德和菲利普扶住他,还不忘又叮嘱了一句。

    “记得叫娜娜来,她的魔法很有效。”

    这时候,卫兵们赶了过来,乔纳森紧绷的神经才算松弛下来,眼前一黑,便晕倒过去。

    乔纳森悠悠的醒转过来,眼前迷迷糊糊的有几个人影。

    他费力的睁开眼睛,就看到娜娜含着眼泪站在身前。

    乔纳森挤出一个笑容来,刚要伸手去捏捏娜娜的小脸,就觉得肋下一阵剧痛。

    “嘶”乔纳森倒吸一口凉气,差点疼的晕过去。

    “老公,疼吗”娜娜一抬手,一道蓝色的光晕把乔纳森给罩住,柔和的水系魔法力量让乔纳森觉得舒服多了。

    “好多了。”乔纳森一笑,却又牵扯到伤口,让他的笑容显得很不自然。

    “我昏迷几天了”乔纳森问。

    “三天。”一旁的瑞琪儿说,她的眼中充满了担忧。

    “三天吗”乔纳森苦笑着,他没想到自己的伤势竟然这么重,不过若不是拼着重伤夹住那柄刀,只怕他现在已经是死尸了。

    “希莱德正在满城的搜捕凶手,几位公爵和主教大人都送来了药物和礼品,我都让佐培尔记录下来了。”瑞琪儿接着说,她跟随乔纳森也够久了,清楚乔纳森还会想知道什么信息。

    “告诉希莱德小心点,那刺客来头不简单。”乔纳森低声说。

    瑞琪儿点头应着,继续等待乔纳森其他的命令,乔纳森却轻轻的道:“你们先出去,克伦威尔留下就好了。”

    瑞琪儿拉着娜娜先出去了,房间里只剩下克伦威尔。

    “少爷,有什么吩咐。”克伦威尔问。

    “猫耳三姐妹在做什么”乔纳森问。

    “她们这两天一直都在寻找刺客的线索,不过没什么发现。”克伦威尔已经接受了猫耳三姐妹的存在,尤其是乔纳森昏迷这两天,三姐妹几乎不眠不休的配合着希莱德在王都里到处的查访,也让克伦威尔见识到了她们的忠心。

    “你立刻带消息给她们,让她们注意一下王都的药铺,看看最近有没有什么人购买大量的炎属性的药物。”乔纳森道。

    “炎属性的药物”克伦威尔不解。

    乔纳森嘿嘿冷笑一声:“那家伙被我刺的那一刀可是加了料的,现在应该很不好受吧。”

    当日乔纳森那绝地之中的反手一击可不是单纯的刺中刺客,熔火犬牙的刀刃之上还带着乔纳森从上古卷轴中得来的寒冰之力。

    如果乔纳森猜的不错,那刺客这几天应该遭受着寒冰之苦,他的肠子只怕都被冻结着,除非有七级以上的牧师施法治疗,否则必须服用大量的炎属性的药物才能克制寒冰之力。

    克伦威尔也算是明白过来,知道这是一条非常管用的线索,立刻出去用暗号通知猫耳三姐妹了。

    柏莎得到消息之后,让乔瑟琳和姬儿去王都的南北两个大区查访药铺,自己则乔装打扮一下,来到了王都商业区的一家酒馆里。

    柏莎金发绿眸,样子美艳,尤其是一对,无论穿多么宽松的衣服都没办法遮挡。她一走进酒馆,立刻引来了无数垂涎的目光。

    酒馆老板的目光色眯眯的落在柏莎的胸前,贪婪的好像要把她的衣服给扒开般。

    柏莎坐在吧台前,风情万种的瞟了一眼老板,让他浑身的骨头都酥掉了。

    “这位美丽的小姐,你想喝点什么我请客了。”老板非常慷慨的说。

    “我想喝十三年的龙舌兰酒,要那种泡金线草的,有吗”柏莎笑眯眯的问。

    老板的脸顿时拉长,沉默了片刻才反问:“没有金线草的,倒是有泡银屑草的,可以吗”

    “凑合着喝吧。”柏莎说着,从腰间取下一个钱袋来放在吧台上。

    老板皱起眉头接过来一掂:“要多少”

    “有多少要多少。”柏莎说。

    “你的酒量不错啊。”老板把钱袋收起来,神情越发的凝重。

    “家里出了点不开心的事情,所以才要借酒消愁。”柏莎又说。

    “好吧,请跟我到下面去验货。”老板说着叫个伙计帮忙照看,出了吧台引着柏莎进了后厨,有七拐八拐还下了一座楼梯,来到一个地窖口。

    打开地窖门,老板先矮身走了进去,柏莎跟进去之后,里面是个密室,四个男人正在打牌,似乎不在意有人进来。

    “来生意了。”老板低声道。

    四个打牌者中,有一个乔纳森正该认识,正是那位霍华德,他的脸上画的花花绿绿的,大概是赌牌输了的惩罚。

    “等一下。”另外一个人悠然的说,正是里德,他手里的牌不错,这一把应该能大获全胜。

    “里德,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悠闲了”柏莎轻笑一声。

    柏莎一开口,四个男人才猛然惊醒的望过来,一见柏莎,脸上的神情立刻青一阵白一阵。

    “怎么是你”里德把手里的牌丢掉,起身迎过来。

    “为什么不可以是我呢,难道只许你神偷里德在王都,就不许我们猫耳三姐妹来玩吗”柏莎反问道。其实她早就在王都出没过,不过一直都没有以真面目示人,盗贼联盟只知道最近出了几个购买情报出手豪阔的神秘女人,却一直不知道是她们。

    “只是没想到而已。”里德尴尬的说。双方都是盗贼联盟的人,只是负责不同的区域,也算是同事,被柏莎看到自己在悠闲的玩牌,总是有点不太好。

    “我是来雇人的,钱已经交了。”柏莎回归正题。

    老板将钱袋丢给里德,钱袋一入手,里德就知道里面有多少金币。

    “这么多钱,出了什么事”里德问。

    “派出你所有的人,调查王都里所有的药铺,我要知道最近三天购买炎属性药物的所有顾客的情况。”柏莎说。

    里德眼珠一转:“你难道现在为那个人效力吗”

    柏莎一笑:“这就不需要你过问了。”

    “我可是听说黑风山上的山寨被放弃了,没想到你换了雇主。”里德笑起来,“那一位自从来了王都之后,可是掀起了惊涛骇浪啊。三天前他被刺,看起来这是要报仇了”

    “你的废话真多,难道在王都培养出来的就只有说废话的能力吗”柏莎没有回答,而是不给里德留情面的反问道。

    “好吧,拿人钱财与人消灾,你既然出了这么丰厚的酬金,我当然会让人好好干活。”他说着回身,冲霍华德和另外两人道:“该干活了”

    霍华德三人和老板出了地窖,回身还把门关上,地窖里就只剩下柏莎和里德。

    “你们竟然做了乔纳森的手下,真是让我不解。我们盗贼联盟虽然这些年式微,可你们猫耳三姐妹可是富甲一方,不应该会在乎那几个小钱吧”里德坐下来,若有所思的问柏莎。

    两人都是盗贼联盟的干部,互相知根知底,柏莎也知道一般的理由没办法隐瞒里德,风情万种的一笑道:“我们做腻了盗贼,也要换一换口味的。”

    里德盯着柏莎看了半天,嘟囔道:“你们这些女人,真是看不出什么心思。不过我想你们和乔纳森在一起,一定会演一出好看的大戏。”

    “总之不会亏待你们的。”柏莎说,她心中藏着乔纳森身份传承的秘密,早已经不再属于盗贼联盟了,一切当然以乔纳森的利益为重。

    里德无奈的耸耸肩膀:“算了,既然你都这样说了,我只能把你当作雇主了。”

    柏莎留下一个神秘的微笑:“记得用老办法通知我,你知道我在什么地方。”说罢便转身飘然而去。

    等柏莎离开,里德来到酒窖角落里,扳动一个机关。墙上的一块木板挪开,里面现出一串铜线来。里德用手指在铜线上灵巧的拨弄着,铜线的遥远一头连接着盗贼联盟分部,将会根据铜线传递过去的消息开始行动。

    等传达了命令之后,里德这才沉思起来,想到乔纳森决赛之夜那一场凌厉的单方面*,他不禁打个寒战。

    “这个人就好像是牌局里的一张鬼牌,有他在,王都只怕消停不得。”里德心中暗暗的打定了主意。

    王都赫尔是阿尔法大陆上最繁华的城市,南来北往的商队众多,而这些客商最大的聚集地便是南城的“辛巴达客栈”。

    据说辛巴达是个古时候的商人兼冒险家,周游列国赚了不少钱,被很多商人们视为偶像。这家辛巴达客栈的名字取得好,吸引了不少商人的投宿。

    在辛巴达客栈的左边有家巴内菲商会的联络站,这也是莱文王国里最大的一家巴内菲商会的分部。

    在商会的后院有几间幽静的房子,平常都打扫的非常干净,这几天却乱糟糟的一团,尤其是其中一间房里总是传出让人有点烦躁的气味来。

    铁锅里煮着粘稠的红色药物,房间里燥热难当,平均每个五分钟就得换一个人来煎药,否则会喘不上气。

    而每隔半个小时,当隔壁传来*声时,负责煎药的人就要盛上一碗粘稠的红色药汁送去隔壁。

    隔壁布置的很怪异,赫尔城正是阳光明媚的好时候,天气不冷不热,可这间屋子偏偏把门窗都用厚实的毛皮给封住,不透一点风。而且屋子里还点着三个炭火炉。

    炭火烧的通红,把屋子烘的十分干热,进来呆上两三分钟便让人出一头大汗。

    偏偏屋子床上躺着个人,身上还盖着两床厚实的被子,即便这样,他还是口中不时的*着说冷。

    这人正是当夜刺杀乔纳森的那个刺客,眼下他脱去了面罩,露出精干的脸庞来,可惜三天来的折磨让他整整消瘦了一圈。

    听见他喊冷,煎药人立刻捧着一碗热气腾腾的药汁进来,把他扶起来灌下去。

    药汁入肚,刺客才算是缓过劲来,他睁开眼睛,虚弱的恨恨道:“乔纳森啊我一定饶不了你。”

    煎药人忙把他给放下平躺,低声说:“桑恩大校,你再坚持两天。牧师已经在路上了,这两天应该就能到了。”

    刺客微微点点头,却还是虚弱的叮嘱说:“军营那边的事情打点清楚了吗”

    “放心吧,会长已经打点妥当了,就说你五天前就去沙国公干了,需要一个月才能回来。”煎药人说。

    “那就好”桑恩闭上眼睛,继续休息。

    煎药人出了门,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另外一个和他换班照看的迎过来低声问:“怎么样了”

    “还是很严重,这次可真是伤的不轻。”煎药人苦恼的说,“上次买的药差不多用光了,还得再去购置一些。”

    “那个乔纳森还真是狠毒啊,桑恩大校这样的强者都吃了大亏。”

    “谁说不是呢,也不知咱们的栽赃计划能不能成功。”煎药人摇了摇头,“我去买药,你机灵一点。”

    “放心吧,亚宾队长。”

    煎药人亚宾走出巴内菲商会院子的时候,已经换上了一身淡蓝色鎏金边的衣服。这是巴内菲商会高层的*,走在南城这一片天下商旅聚集的地方,惹来不少钦羡和好奇的目光。

    亚宾上了一辆马车,从南城出发,几乎贯穿了整个城市,在北城一片很普通的居民区里穿梭着。

    他不时的从马车的车窗里望出去,注目着路边的商铺,当眼中出现一家药铺的时候,立刻喊话让车夫停车。

    马车停在距离药铺有点距离的地方,亚宾下了车,见无人注意,才缓步的走进药铺。

    药铺不大,只有老板在百无聊赖的闲坐,见有生意上门,忙起身招呼。

    “这些药材有吗”亚宾取出一张纸来,上面写着数样药材的名字。

    “火龙果、金线草、阳炎粉末”老板一一对照着,片刻后告诉亚宾这些药材都有。

    “有多少我都包了。”亚宾取出个钱袋来,倒出几枚金光闪闪的金币。

    老板闻言大喜,这可是一笔合算的好生意。他立刻手脚麻利的把几样药材都包装好,足足五大包。

    亚宾也不废话,交了钱就捧着药离开了。老板眉开眼笑的抓起一个金币放在嘴里咬了下,然后啧啧赞叹:“不愧是巴内菲的人,这金币的纯度就是高啊。”

    他话音刚落,一个影子一般的人闪进药铺来,冷冷的问:“方才那个人买的是什么”

    老板一怔,不知眼前这人要做什么,刚要发问,却见那人也取出一个金币来。

    老板一喜,把亚宾要的几样药物的名字说了。黑影手一抖,金币落在桌子上,等老板把金币捡起来,那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今天怎么这么多奇怪的人,那人买了一大堆炎属性的药,这个人问一句话就给一个金币,要是每天都有这种好事该多好。”老板美滋滋的在金币上咬了一口,却立刻啐了出来。

    “木头的骗子啊”老板气急败坏的跳起脚来。

    用木头假金币骗了老板的正是霍华德,他走在街道上,看起来和普通的路人没什么区别。不过若是仔细的观察他就会发现,他的行走速度要远远超过一般的路人,和不远处的前方那辆马车保持着固定的距离,既不过分的靠近也绝不会跟丢。

    马车进了巴内菲商会的院子,霍华德坐在辛巴达客栈里,耳朵听着四周围的客人们谈论着进来王都发生的奇闻轶事,眼睛一眨不眨的瞄着巴内菲商会的大院。

    等到傍晚时分,霍华德趁着大家都在张罗着晚饭,悄然的从后墙翻进商会的院子里,借着日光黯淡的这段时间,在院中搜索了一番。

    来到后院的时候,霍华德闻到了一股让人觉得烦躁不安的药味。炎属性的药物比较燥热,平时熬*用的时候需要用水属性的药物来综合才行。可是院子里的味道,分明是纯粹的炎属性药物所发出来的,一般人要是喝了,只怕要烧得肠穿肚烂。

    霍华德不知道乔纳森为什么会发出这样一个指令,不过眼下的状况都说明,这的确是一个非常管用的线索。看起来乔纳森遇刺的事情跟巴内菲商会脱不了干系。

    只是霍华德不明白,很多人猜测的跟*有关的刺杀,怎么又和巴内菲商会联系在一起了呢

    霍华德不明白,猫耳三姐妹却很清楚。当她们从里德那里得到这条情报的时候,立刻联想到了索伦森。

    “难道是那个家伙干的”三姐妹的第一反应是这个,可随即就被她们自己给否决了。

    索伦森那家伙虽然有点小钱,可想要对付现在如日中天的乔纳森,未免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更大的可能性是,这件事的背后有比索伦森更强大的存在。

    乔纳森拿到这个情报,眼睛倒是一亮。他倒是没想到事情会和巴内菲商会扯上关系。

    “我没去找你们的麻烦,你们倒是找上门来了。巴内菲商会吗既然你们要玩,我就陪你们好好的玩一下,毕竟没有人会嫌钱多咬手的。”乔纳森忽然觉得这次遇刺是个好玩的事情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