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章 洗牌

第二章 洗牌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章 洗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18

    教皇对乔纳森遇刺一事表现出了适度的关注卫斯理明白,过度的宠幸一个臣下,有些时候反而是害了他。 更新最快

    之前在午夜僵尸案时没合作成功的卡曼和希莱德没想到这么快就有机会再度联手。他们在乔纳森昏迷的三天里简直要把王都给掀翻过来,可惜连半点刺客的踪迹都没发现。

    刺客的武技高超,来无影去无踪,除了在地面上流下一滩血迹和在乔纳森的身上留下一柄短刀之外就再无任何的发现,他就好像是凭空蒸发掉一样。

    两人正发愁找不到线索的时候,佐培尔来到希莱德执法队总部,代表乔纳森请两人过去一叙。

    “乔纳森醒了”希莱德有点蓬头垢面的,这三天他几乎没怎么合眼,听说乔纳森醒过来,他眼睛一亮,身上的倦意一下子就当然无存。

    “少爷是上午醒过来的。”佐培尔恭敬的说。

    “快带我们过去。”卡曼也很高兴,他很清楚乔纳森的本事,这家伙能把迪克逊耍的团团转,让老赫内斯有苦说不出,找出个把刺客应该也不在话下。

    暮色苍茫的时分,两人来到乔纳森的宅子,有几个工匠还在赶工修补之前被“僵尸”捣毁的地方,这些天以来,乔纳森真是灾祸不断。不过这都是外人眼中看到的,实际上几次三番的倒霉事反倒让乔纳森在教廷一派当中的地位越发稳固了。

    卡曼就从教皇的近侍那里得到一个确切的小道消息,据说当得知乔纳森遇刺的时候,教皇当场大发雷霆打破了一个古董花瓶,还说一旦抓到背后的主谋绝不饶恕。

    教皇喜怒不形于色,能让他动怒,可见乔纳森在教皇心目中的地位。尤其是教廷改革的第一炮打的漂亮,即将进行的又是重中之重的人事改革,卡曼便打定主意一定要和乔纳森牢牢的结成同盟。

    乔纳森在床上,面色苍白一看就知道没什么血气,一见卡曼和希莱德,他微微的挤出一个笑容来,虚弱的道:“请坐。”

    “你没事吧”卡曼俯身问,“我手下有一位精通恢复魔法的圣骑士,不过一直都在边境服役,我已经让他星夜兼程回来了。这一两天就能到王都,有他在你的伤会好的快一些。”

    “多谢你了。不过我猜恢复魔法没什么效果。”乔纳森说,“娜娜也是个很不错的水系魔法师,伤口还是很难愈合。”

    乔纳森已经发觉身上的伤势有点怪异,伤口迟迟不肯愈合,即便是娜娜每天都要施展三次水系魔法清洗伤口去腐生肌,可伤口依旧顽固。

    乔纳森记得盗贼圣典上记载过一些毒药的效果,就和眼下的情形是一样的,看来那柄短刀上被下了毒,只是他不知道究竟是哪一种毒药,暂时还不能对症下药。

    “那柄短刀能给我看一看吗”乔纳森问希莱德,他得知短刀被希莱德收走查案,这才请他们过来。

    “我特地带来了。”希莱德就知道乔纳森会要看短刀,随身一起带过来。

    他取出短刀来,将外面包裹的丝绸一层层的剥开,露出里面带血的刀子来。

    刀身上还带着血迹,斑驳陆离,乔纳森取过来放在鼻尖下一嗅,便知道刀刃上抹了一种叫做“血流”的剧毒,这种毒药能让人的伤口迅速腐烂大量流血而死,是非常歹毒的毒药。

    好在乔纳森中刀之后立刻被送去医治,这才没有造成严重的后果。只是一般的治疗魔法无法解除血流的毒,还得配制解药才行。

    乔纳森记不得解药的药方,只能等夜深人静再说。他把刀子放下,问卡曼:“主教大人,刺客有线索了吗”

    卡曼尴尬的摇摇头:“那家伙太狡猾了,现场除了一滩血之外,根本连别的血迹都没发现我们的人赶到的时候,他已经不见了。附近的住户都调查过了,他们也没发现什么踪迹。”

    乔纳森压低声音道:“他没有流血,是因为中了我的寒冰之力。”

    “寒冰之力”两人一愣。

    乔纳森示意一旁的瑞琪儿将右臂上的衣服褪去,露出了魔法纹身来。他将纹身的来历说了,两人这才知道乔纳森竟然还有这种奇遇。

    “你是说你当时那一刀带着寒冰的力量,把他的血液冻结了”希莱德问。

    乔纳森点点头:“是的。而且如果没有强力的牧师施法解除,他的腹部伤口应该还是会受到寒冰之力的侵袭。”

    “也就是说,他一定会买大量的药物”希莱德也不是笨蛋,乔纳森一提醒他就明白过来。

    “我已经派人去查了,也找到线索了。”乔纳森说着冲克伦威尔一努嘴。

    克伦威尔立刻送上了写有地址的纸条,卡曼和希莱德看过,都皱起眉头来。

    “巴内菲商会他们怎么会牵扯进来”卡曼惊讶的说,巴内菲商会在莱文王国之内有无数的产业,王国的实权人物或多或少都和他们有所勾结,卡曼自然也不例外。

    克伦威尔见乔纳森冲他使个眼色,便把之前跟索伦色结怨的事情说了。

    “就因为这件事吗”卡曼是个老油条,他不认为一个小小地方分会长的怨念就会导致这样重大的刺杀事件。

    “还有一点。”乔纳森开口道,“或许巴内菲已经选择了一个值得全力扶植的人。”

    “你是说那个老家伙吗”卡曼问。乔纳森几乎已经公开的成为巴蒂尔和卡曼一派,干掉乔纳森,最得利的当然是赫内斯。

    “很有可能。”乔纳森非常愿意把矛盾给激化起来,他就可以躺在病榻上渔翁得利了。

    “我立刻去瞧瞧”卡曼的脸纠结在一起,如果巴内菲这棵摇钱树倒向赫内斯一边,那对他可是重大的打击,这是他绝不容忍的。

    “我也去,你等我们的好消息吧。”希莱德也说。

    两人前脚刚离开,乔纳森就打个响指,猫耳三姐妹立刻从后厅进来,听候乔纳森的命令。

    “你们去监视巴内菲的人,不要打草惊蛇,只看他们会往哪里逃就行了。”乔纳森淡淡的说。

    “少爷,你这么肯定他们能逃掉”乔瑟琳问。

    “能给我来这样一下子的家伙,肯定不会那么容易被抓的。”乔纳森冷笑着,“这一刀的仇,我还打算亲自报呢。”

    几乎是在同样的状况下,桑恩也正说着同样的话,他脸色红彤彤的,整个人都因为喝下大量的炎属性药物给滚烫起来。药物暂时的把体内的寒冰之力给压制住,让他不用忍受透体寒冷的煎熬。

    “呼”桑恩呼出一口气来,那温度几乎能点燃油灯。

    “好点了吗”亚宾问。

    桑恩点点头,他的腹部伤口在巴内菲秘制草药和牧师的双重的治疗下已经愈合了,现在困扰他的唯一问题就是体内那不时要发作一次的寒冰之力。

    每当发作的时候,他的五脏六腑间就如同被塞进一块冰,那种冰凉的滋味从心底最深处传遍身体的每个角落,让人难以忍受。

    炎属性的药物就好像是烈火,把冰块给融化掉。至少在药性消散之前,桑恩暂时恢复了精神。

    “这两天外面风声如何”桑恩问。

    “放心吧,你没留下任何的破绽。”亚宾说。

    “买药的时候是不是留意了”桑恩是军人出身,对侦查的方法了如指掌。

    “放心吧,我也不是吃素的。”亚宾说,“最迟明晚,牧师就到了,你再坚持一下。”

    桑恩点点头,刚要休息,忽然紧张起来:“什么声音”

    这时已经入夜,巴内菲商会应该不会再接待商客了,吵吵嚷嚷的一定意味着出了什么麻烦。

    外面有杂乱无章的脚步声,伴随着还有巴内菲商会的人故意扯着嗓子的大叫大嚷。

    “就算是执法队也无权搜查我们的地方”

    这句话清晰入耳,立刻让桑恩和亚宾的神经紧绷起来。

    “不好”亚宾跳起来,手忙脚乱不知如何是好。

    “从地道走。”桑恩爬起来,顺手费力的抓起一把刀子,和亚宾一起绕到床后,扳动一处机关,脚下便露出一条地道来。

    两人才钻进地道,房门就给踢开了。希莱德面色凶恶的带人冲进来,一眼就看见桌子上有个药碗,碗里面还残留着一点红色的药汁。

    他过去一闻,又在床上一摸,沉声道:“人刚走,立刻给我搜还有,把这里所有的人都给我逮过来,问问有没有机关地道。”

    片刻之后,一个软骨头的地精就招供了。希莱德把地道的机关扭开,一边派人下去追踪,一边叫另外一队人去出口堵截。

    可惜当执法队员们在地道出口汇合之后,根本连影子没见一个。

    希莱德这边垂头丧气,姬儿却压抑着心中的兴奋。

    猫耳三姐妹在巴内菲商会外面守候着,而地道口偏偏就设在姬儿的监视区里。当桑恩和亚宾从地道里爬出来潜行进夜色之时,却根本没有察觉到姬儿悄然的尾随在后面。

    猫耳三姐妹里以姬儿的武技最为出众,而她的盗贼技能也非常的精妙,一路上潜行匿踪,就算桑恩的反追踪能力非常出色,却也没把姬儿甩脱掉。

    两人一路前行,一直来到城墙边缘才停下脚步来,看到他们在城墙脚下鬼鬼祟祟的,姬儿冒着被发现的危险靠近过去,把身体尽量潜藏在夜色的暗影之中,想要偷听他们的谈话。

    “该怎么做,我们如果出不了城,一定会被抓住的。”

    “别怕,我有军务处的通行证,只要你保持镇定,我们不会出事的。”

    两人这么商量着,准备从王都的西门出城。

    姬儿心中暗暗惊讶,看起来两人中的一个是军务处的人,怎么军务处和巴内菲商会搅和到一起呢

    这时候,在乔纳森的房间里,一个老年铁匠将淬毒的短刀放下来,再摘下水晶眼镜,低声的说:“这位老爷,我看过了。”

    “是哪里的刀”乔纳森问,他刚刚服过解药,把刀刃上带着的血流之毒化解开,现在身体需要休息,显得有点疲惫。

    “这是为军方特备打造的野战刀,因为是精选的用料,数量比较少,只有少校以上的军官才能配备。”铁匠说。

    “你是说这刀是来自军方”

    “千真万确,我不会看错的。”

    乔纳森沉吟了片刻,示意瑞琪儿将铁匠送走。

    等铁匠走了,乔纳森把玩着短刀,眼中闪着寒芒。形势越来越乱了,竟然连军方都牵扯进来,还真是变得越发的有趣了。

    想到凯尔沙扬在派对当晚对自己的质问,乔纳森很容易把遇刺联想成是军方恼羞成怒而动手。不过他可不是脑袋里只有一根筋的迪克逊,军方如果想动手的话,会使用他们特别配置的野战刀

    “看起来,有些人想要玩诡计啊。”乔纳森自言自语的说。

    “少爷,姬儿回来了。”正琢磨着,瑞琪儿进来禀告。

    “让她进来。”乔纳森精神一振,知道一定是跟踪到了什么线索。

    瑞琪儿带着姬儿走了进来,一身黑色劲装的姬儿显得身材骄人,笔直修长的*被紧身衣塑出完美的形状来,即便乔纳森肋下还又疼又痒,看到她的一双*也不禁吞了一口口水。

    “有什么发现吗”乔纳森回转心神,知道现在不是垂涎女色的时候。

    姬儿道:“有两个人从地道逃出了巴内菲商会,从西门出城,最后进入了一个庄园,庄园的主人是一位名叫塔纳特的侯爵。出城的两个人里,有一个持有军务处的通行证,证件上的名字叫桑恩,是军务处的大校。”

    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打听出这么多的消息,姬儿已经做的非常出色了。而且她得来的消息和乔纳森判断出来的相差不大,现在乔纳森只需要确定这位塔纳特的所属阵营,就能揣测出事情的本来面目了。

    只是还有件事情让乔纳森有点揣揣,那就是当日霍华德被机关埋伏给抓到,曾用桑恩的名字来唬烂。乔纳森现在想来,这才觉出其中不对劲来。

    “你做的不错,不过还有件事情要处理。”乔纳森把那日早晨俘虏霍华德事情简单的说了,让猫耳三姐妹去处理一下,弄清楚事情的*。至于塔纳特的背后还站着什么人,估计天不亮就会呼之欲出了。

    姬儿又忙碌的出去探访了,乔纳森倒是觉得有点过意不去,准备等伤好了之后就教她们几招。

    其实姬儿接到这个任务心里也有点打鼓,听乔纳森一描述她就知道说的是霍华德。看乔纳森的意思,似乎把霍华德也当作是桑恩*,如果他真的使出雷霆手段来,恐怕盗贼联盟的王都分会就要倒大霉了。

    虽然跟随了乔纳森之后,三姐妹对盗贼联盟已经没什么留恋了,可有些人毕竟是同僚,姬儿觉得还是要在关键的时候拉他们一把比较好。

    当然,若他们还是看不清局势,姬儿也只能大义灭亲了。

    塔纳特的庄园里,三人挤在并不宽敞的密室中,塔纳特醉眼朦胧的灌着酒。

    这位侯爵以贪杯著称,乃是王都里最著名的酒鬼之一。虽然迎来两位不速之客,而且他们的神情严肃,似乎遭遇了很大的麻烦,塔纳特却还是不肯放下酒瓶。

    桑恩的脸色惨白着,体内的寒冰之力又发作了,若不是喝了一瓶烈性的烧酒暂时延缓,他只怕已经昏厥过去。

    亚宾甚至比桑恩的脸色还白,巴内菲商会被捣毁,他这个负责任难辞其咎。一旦总部知道他违犯了中立的条款,擅自和王都中的一派联合起来搞事,他就要倒大霉了。

    抱着一点怨恨的瞄了桑恩一眼,亚宾觉得自己真是太蠢了,为什么会相信桑恩的话。甚至于他现在都不知道桑恩到底是属于军方系统,还是属于赫内斯一系。又或者这个神秘的家伙根本就是抱着另外的念头。

    倒是塔纳特大概是喝多了,开始喋喋不休起来,不过桑恩和亚宾心里都装着事情,懒得理他。

    这时候,庄园之外影影绰绰的出现了很多个潜伏着的身影,他们悄无声息的把庄园的出入口都控制起来,严阵以待。

    “砰”一道火光冲天而起,这是发动进攻的信号弹,近百名执法队员和骑士团的骑士立刻一拥而出,冲进了庄园之内。

    本来在夜色里很安静的庄园立刻热闹起来,里面人仰马翻哭爹喊娘,庄园的卫兵们瞬间就被缴械按倒在地,本以为是强盗,等看到身穿着重甲的圣骑士们,顿时就不吭气了。

    卡曼和希莱德指挥着手下迅速的把庄园全都控制住,而塔纳特家的管家也被抓住。

    “塔纳特在哪里”卡曼的大枪顶住管家的喉咙,冷冷的问道。

    管家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早吓的屁滚尿流,胆战心惊的说:“地下密室里”

    “有没有地道”希莱德追问了一句。

    管家连连摇头,估计他也不敢点头,否则大枪就会把他的喉咙刺穿。

    “带路。”卡曼言简意赅的说。

    管家不敢太慢,战战兢兢的在前面带路,很快就下到地下室,来到密室的门口。

    密室的门紧闭着,卡曼一推管家,意思是让他去开门。

    管家伸手去拉,门竟然没锁,应手而开。

    刚打开一道门缝,一道闪光从门内袭出,将管家的胸口剖开,爆开一团红光。

    卡曼冷哼一声,手中的枪一挺,枪尖上白光熠熠,正是圣骑士团的秘传奥义“圣光之枪”。

    枪势惊人,白光席卷,将门内的闪光顷刻间吞没掉。

    “噗”,出手那人被枪势打翻在地,卡曼身后的骑士们一拥而上将他按住。

    密室里还有两个来不及逃走的人,也被一起抓了。这次突袭庄园的行动,可算是大功告成。

    “桑恩”等看到被擒获的人,卡曼不禁一愣。

    希莱德也愣住了,他很熟悉眼前这人,大名鼎鼎的军务处书记官桑恩,在王都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怎么会卷入这场刺杀案中。

    桑恩脸色痛苦不堪,身体不住的扭动着。

    卡曼皱起眉头来,伸手在他的额头上一摸,触手冰凉,如同摸上一块冰。

    “原来你就是刺客”想到乔纳森说的话,桑恩的身份不言自明。

    桑恩已经说不出话来,烧酒已经无法抑制他体内的寒冰之力,这让他痛苦的如堕冰窟地狱,神志都不清楚了。

    “带走,别让他死了。”卡曼冷冷的道。

    立刻有骑士将桑恩牢牢捆住带出去,至于亚宾和塔纳特则被留下来,不知卡曼要怎么处置他们。

    塔纳特喝的醉醺醺的,这时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抬起头瞧着卡曼,眉开眼笑的说:“这这不是主教大人吗,来我这里有好酒,喝一杯。”

    卡曼实在不知道塔纳特这种没用的酒鬼是怎么卷入进来的,不过他既然窝藏了刺客,想必也是同党,而且应该是最好的一个突破口。

    至于亚宾,卡曼还留着有用,他必须要从对方的口中探清巴内菲商会的态度。如果这个金主不能为自己所用,那也绝不会留给赫内斯。

    乔纳森遇刺案的所有罪犯都被抓到了,除了刺客桑恩大校之外,一同入狱的还有侯爵塔纳特和巴内菲商会的一干人等。

    消息一传出去,立刻引发了轩然*。

    很多人都在揣测,难道一直沉默的军方终于要采取行动了吗,看起来神权和王权之争即将进入白热化的阶段。

    只是当事人们却保持着沉默,尤其是教廷和军方,根本没有发表任何的言论,似乎一切都没发生似的。

    不过真正的知情人都了解,现在的平静只是大海表面的状况,在海底,一场巨大的将要席卷整个王都的风暴正在酝酿着,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卷入其中撕扯为碎片。

    乔纳森就好像是一个异数,从他到王都开始,就搅动起这一锅浑水来,让所有的人都围绕着他转起来。本来王都的牌局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可被他这么横插一脚,似乎有了重新洗牌的趋势。

    至于洗牌之后谁会留下谁会滚蛋,谁会哭谁会笑,现在没有一个人清楚。不过大多数人都看清楚了局面,暗暗的巴结起乔纳森来。

    而王都的局势,正是因为这些人的选择,开始缓缓的往一方倾斜起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