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五章 爱情牌

第五章 爱情牌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五章 爱情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21

    6月22日,23日人在旅途,24日,25日人在其他城市,大概26日到老家。 更新最快

    这段时间里,能上网就更新,不能上网可能就会断更,请大家谅解。

    “卑职知罪。”事到如今,乔纳森只能低头认罪,只盼着艾玛是开玩笑。否则的话,他恐怕真的要掉脑袋了。

    许久的沉默,乔纳森额头上冷汗直冒,心中在想若是艾玛真的招呼外面的卫兵冲进来,他是该劫持艾玛冲出去还是束手就擒呢。

    就在乔纳森紧张万分的时候,帐幕里忽然“噗嗤”一声轻笑,这一声笑一下子就让乔纳森轻松起来,看来艾玛果然是开玩笑的。

    一旁一直绷着脸的伊琳也忍不住笑起来,艾玛在帐幕里可能看不清楚,伊琳却把乔纳森的紧张模样看个一清二楚,她笑眯眯的走到帐幕的后面和艾玛窃窃耳语起来,听艾玛不时的轻笑就知道说的一定是乔纳森方才的窘相。

    两人嬉笑了一会,也不知拉动了什么机关,乔纳森面前的帐幕缓缓的拉开,露出里面的清晰景象来。

    巨大的床上,艾玛正倚着几个软垫,笑意盎然的望着乔纳森,她面前还有个小方桌,上面放着各种各样的水果点心。

    她的身体斜靠着,身上穿着一件淡*的柔软衣裙,裙摆下面露出光洁的小腿和*的小脚丫,乔纳森忙把眼神给挪开,免得被吸引的乱看。

    “子爵大人,我以为你是个有勇有谋的好汉,可没想到也会上当。”艾玛掩嘴笑道,她一笑起来,那些可爱的脚趾就不老实的动起来,乔纳森的眼角余光恰好能看见,禁不住的暗暗吞了下口水。

    “卑职是个蠢货才对,之前没有认出公主的身份,真是罪该万死。”乔纳森控制住心神,向艾玛请罪道。

    艾玛一撇嘴:“你知道我是公主就不好玩了,我想你也不敢给我讲故事了吧”

    “呵呵”乔纳森打着哈哈,给他几个胆子他也不敢给艾玛再讲故事了。

    “不过我有个问题要问你。”艾玛忽然露出好奇的神色,“你怎么会知道还没发表的天导一百零八星的故事”

    “这个吗”乔纳森不知怎么回答,暗恨自己为什么看到美女就忘乎所以,如果当日不逞能给艾玛讲故事,怎么会惹来这样的麻烦。

    “你是拉文霍德的领主,龙溪快报是你的产业,你又知道那么多的后续故事,难道这个故事的作者就是你吗”艾玛冰雪聪明,有这么多的线索,若是她再才不出来,那可就太说不过去了。

    “当然不是”乔纳森本想矢口否认,可忽然见到艾玛目光中的期待,就停住了。

    “是你吗”艾玛兴奋的问。

    乔纳森终于无奈的点点头:“是我”他承认下来的同时暗暗祈祷:水浒传的作者施耐庵大大,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这也是在异世界帮你传播威名啊。

    “真的是你啊”艾玛欢呼起来,“我好喜欢这个故事,一直都想知道作者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

    看到艾玛如同普通女孩般的欢呼雀跃,乔纳森心中很温暖。眼前的公主不但有着一副堪比天使的娇媚可爱面孔,更是个平易近人的女孩,她若不是出生在帝王之家,或许乔纳森已经对她怦然心动了。

    “你的故事写到什么地方了,后来那些英雄们是不是聚集到了一起呢”艾玛好奇的问。

    “这个吗,故事很长,还要写好久,我还么想好呢。”乔纳森敷衍着说。

    艾玛一下子就从床上跳下来,竟然就赤着脚跑到乔纳森的面前,一下拉住他的胳膊,吓了乔纳森一跳。

    “答应我,你一定不准写悲剧,好吗”艾玛可怜巴巴的恳请道。

    乔纳森一下子就被艾玛这天真无敌的样子打败了,他迟疑着说:“好的,一定不会是悲剧的。”

    乔纳森其实本来也没打算写悲剧,因为他完全是把莱文王国开国的故事和水浒传的传说结合起来,最后自然是建国成功的皆大欢喜局面。

    按道理说艾玛也一定知道结局的,可为什么还会有这样的请求呢乔纳森心里闪过这样的猜疑,等看到艾玛神情之中似乎藏着些忧郁,立刻就明白了。

    艾玛虽然年纪小,毕竟也是王位的唯一继承人,若说她不知道外面的是不可能的。

    方才的那个请求,与其说是针对的故事,不如说是艾玛对现实情况的一种下意识的反应。

    一瞬间,乔纳森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

    其实他对神权和王权之争没什么偏见,只是因为艾莉克希娅的关系才会攀上教皇这条粗腿。而现在他见到艾玛,被她的天真给打动,这才发现他所做的一切似乎正把这个可爱女孩往深渊去推。

    一旦哪一天斯密尔国王不在了,以艾玛这样一个小女孩,怎么可能对付得了教廷那些虎狼之徒。乔纳森想到未来可能发生的状况,不禁深深的为她担忧起来。

    “你在想什么,是在构思故事吗”艾玛见乔纳森若有所思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是啊,我在想一个皆大欢喜的大结局呢。”乔纳森说。

    “那太好了,我要你答应我,以后我要第一个看你写出来的故事。”艾玛歪着头,一脸天真无邪的说。

    “公主既然喜欢,我一定遵命。”乔纳森说。

    “我们拉钩。”艾玛伸出右手的小指来,冲着乔纳森。

    乔纳森也只得伸出小指,和艾玛勾在一起,一边感觉着艾玛肌肤上的嫩滑触感,一边听艾玛口中轻轻哼着莱文王国自古传下来的童谣。

    “好了,我们约定了,你要是不守信,会变成猪头的。”艾玛笑眯眯的说。

    乔纳森被艾玛感染的也笑起来,面对这样一个快乐开朗的女孩,没有人还能板着脸。

    同样是贵族出身,乔纳森遇到的女孩们各有特色,娜娜的天真是不谙世故的纯洁,艾莉克希娅的冰冷是为了保护自己,至于艾玛则是难得的真性情,她的一颦一笑都是那样的真实自然,没有丝毫的做作,让乔纳森总有一种舒心的感觉。

    一整个下午,乔纳森就在艾玛那从来不准男人进入的房间里,跟她天南海北的聊着。

    艾玛喜欢听各种奇怪的故事,尤其是乔纳森讲述的那个世界,那里有能够在天上飞的叫做飞机的铁鸟,还有一种能在玻璃盒子里面演戏的电视机,还有一种非常可爱的胖乎乎的动物叫做熊猫。

    艾玛沉迷在乔纳森的故事之中,不知他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奇思妙想,她真希望能有一架飞机,载着她跑到世界其他的地方看一看,而不是只能呆在这王宫之中,蹉跎了青春时光。

    直到天色都昏暗了,伊琳才悄悄的走过来,轻咳一声说:“公主,晚饭快要开始了,国王陛下在等你。”

    “我都忘记时间了。”艾玛这才从乔纳森编织的美妙世界中清醒过来,看着窗外的光线,禁不住的吐了一下小舌头。

    “那今天就到这里吧。”乔纳森起身告辞,虽然足足给艾玛讲了一下午的故事,连口水都没喝上,可他却不觉得任何的疲惫。和艾玛在一起,时间似乎过的飞快,而想到要和她告别,乔纳森就有点不舍。

    他也不知道这种情愫来自何方,大概是有些人天生就会互相吸引,而且随着接触的越深,就越是难以割舍,直到爱上彼此,再也不愿意分离。

    只是两人之间这种身份的差距,让乔纳森把这种情绪给藏在心底。他很清楚王室的规矩,以艾玛这样的身份,最低也要和一位侯爵的后代联姻,至于他这样结过婚的小子爵,这辈子应该都没机会了。

    “明天你还会来吗”就在乔纳森走到门口的时候,艾玛忽然在身后怯生生的问了一句。此刻她似乎不是王国的公主,而只是乔纳森邻居家青梅竹马长大的少女。

    “我外面的防卫可能还会有点问题,我明天再带人来看一看。或许要修一道矮墙,那可是大工程,说不定要修个十天半个月。”乔纳森想了想,微笑着回答。

    艾玛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来:“那我们说定了。”

    “说定了。”乔纳森微一躬身,走出了艾玛的房间。

    在远处走廊角落里等待的克伦威尔几乎要睡着了,一见乔纳森终于出来,忙迎了过来,上下的打量着乔纳森,想看看他是不是缺了胳膊少了腿。

    “放心吧,没事。”如果说进王宫的时候乔纳森灰头土脸的,现在则是意气风发。

    克伦威尔不知道乔纳森在里面一整个下午都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看他那种神采飞扬的样子,也知道一定是只有好事没有坏事。

    “少爷还真是厉害呢”克伦威尔心想,决心以后跟乔纳森多学点和女人相处的本事。

    之后的几天里,乔纳森就开始忙碌起他的“矮墙工程”,每天一大早就跑到艾玛的寝宫里去,直到傍晚才回家。

    在王宫里呆了几天之后,乔纳森也渐渐的熟悉了宫中的情况,而且也发现国王斯密尔的身体状态非常的差。

    王家医馆的医师和一些军方的牧师每隔一天就要来王宫一次,每次都要和斯密尔单独呆一会。如果乔纳森没猜错的话,国王的身体状况已经到了非常危险的程度。

    这让乔纳森的心底覆盖上了一层担心,如果国王有什么意外的话,艾玛就得即位,而从目前的形势来看,教皇卫斯理随时都有可能采取行动。

    陪在艾玛身边的这几天,乔纳森越发的感觉到她的善良和可爱,这个女孩完全没有被权力给腐蚀,有着一颗天真的童心。她热爱一切的生命,心胸开朗,还有一种能够让人开心的魔力。

    这样一个女孩,乔纳森怎么可能不喜欢。尤其艾玛又是他的崇拜者,每天缠着他讲故事,大大的满足了乔纳森的虚荣心。

    只是每当看到艾玛那灿烂笑容的时候,乔纳森的心就总是纠结着。比起和艾玛之间不可能有结果的感情,他更担忧的是艾玛的未来。

    这天晚上,乔纳森回到家,瑞琪儿送上晚饭,有精致的鱼子酱、七分熟的牛排和香气浓郁的奶油蘑菇汤,还有数道熏肉冷盘,十分的丰盛。

    “瑞琪儿,给我拿一瓶酒。”乔纳森看着满桌子的食物,却没什么食欲。

    瑞琪儿一愣,乔纳森晚上几乎不怎么喝酒,因为他要在睡前进行一会儿的冥想训练,可今天却一反常态。

    瑞琪儿取了一瓶好酒,放在了餐桌上,刚要离去,却被乔纳森叫住。

    “陪我喝一杯好吗”乔纳森问。

    瑞琪儿犹豫了一下,坐到了乔纳森的身边。

    乔纳森打开酒,给两人各倒了一杯,也不说话,就闷头的喝酒。

    瑞琪儿浅尝了几口,忍不住的问:“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乔纳森灌了一口酒,有点无奈的说:“我想我是恋爱了”

    “恋爱和谁”瑞琪儿一惊,心有些慌。在她的心里,对乔纳森的感情非常的复杂,又是有从前留下来的心理阴影,又是对他分外的关心。两种感情交织在一起,让她自己也搞不清楚那究竟是恨还是爱。

    “和一个我不应该爱上的人。”乔纳森淡淡的说,其实他在原本世界里也是*的禀性,原本的乔纳森更是一个好色之徒。

    身体和心灵都有着多情的传承,又没有了一夫一妻的限制,乔纳森已经不觉得同时爱几个女人有什么不妥了。

    只是艾玛不同,她是一国的公主,未来的女王,和乔纳森之间有一道无形的鸿沟,无论乔纳森有多么喜欢她,终究无法突破那一层世俗的阻隔。

    “克伦威尔不解风情,我想这种事情还是找你倾诉比较好。”乔纳森说又给自己倒了一杯,他觉得头已经有点晕了。

    本来以乔纳森的酒量,这一整瓶酒都灌下去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可他的心情有点低落,酒劲上来的很快。好在他已经决定酣畅凌厉的醉一场,然后把艾玛给忘掉。

    他又喝了一杯,便开始给瑞琪儿讲起来,当然他并没有提及艾玛的身份,而只是说喜欢上一个身份高贵的贵族女子。

    开始两人还隔着桌子聊,慢慢就靠近到了一起,瑞琪儿认真听着乔纳森的讲述,才知道他的外表下隐藏着那样一颗多情的心。

    乔纳森的酒意有些浓了,鼻尖嗅到瑞琪儿身上的香气,一时间意乱情迷,本来在聊着,忽然一伸手将瑞琪儿揽住,口中轻轻的道:“我很喜欢你”

    瑞琪儿俏脸发白,不知道乔纳森是在对那个心中爱慕的女孩说,还是在对自己说。

    乔纳森口中喃喃的低语着,也不知道在说些什么,片刻之后就没了动静,竟然就这样睡在了瑞琪儿的膝盖上。

    佐培尔听到动静,想进来看看,就见乔纳森伏在漂亮的女管家瑞琪儿的膝上,已经睡熟了。

    佐培尔蹑手蹑脚的走过去,问瑞琪儿是否要把乔纳森抬回房间。瑞琪儿却一摆手,只让他取来一块毯子就好。

    第二天早晨,当乔纳森从一夜好梦中醒过来的时候,才惊觉自己竟然在瑞琪儿的膝盖上整整的睡了一夜。

    瑞琪儿还在沉睡着,并没被乔纳森给惊醒,她的身上披着一件外套,而乔纳森的身上则盖着一块暖和的羊毛毯。

    乔纳森悄悄的起身,看着桌子上的空酒瓶,回忆起昨晚的一幕,才发觉自己有点失态了。

    不过男人也不都是铁血无情的,所谓无情未必真豪杰,乔纳森不想做什么英雄豪杰,只想做个有情有义有点坏的逍遥领主。

    看着晨光照在瑞琪儿的脸上,似乎给她蒙上一层淡淡的光辉。在这片晨光里,她的容貌是那样的美丽。

    乔纳森看的痴了,足足欣赏了好一会,直到瑞琪儿的眼皮一动,缓缓睁开眼睛,他才慌忙的挪开目光。

    “少爷,你醒了”瑞琪儿见乔纳森已经醒过来了,忙要起身,可双腿却被乔纳森枕的麻了,她才一起身就轻轻的“哎”了一声。

    乔纳森一把将她扶住,轻声的问:“怎么,是不是腿麻了”

    瑞琪儿俏脸一红:“休息一下就好了。”

    “我给你揉揉”乔纳森让瑞琪儿坐下,也不等她同意,就用手指在她的腿上*着。

    瑞琪儿还想拒绝,可乔纳森的手法很好,捏起来能够缓解疲劳,瑞琪儿一整夜都被乔纳森压着,肌肉都僵住了,被他这么一捏,还真是舒服。

    乔纳森捏了一会,见瑞琪儿已经舒服的闭上了眼睛,不禁笑道:“还麻吗”

    瑞琪儿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本来一直都在乔纳森面前表现出冷淡的她一下子就红了脸。

    乔纳森微笑着看着瑞琪儿,他早发现这个少女外表的冷淡都源自于内心都自己的保护。和艾莉克希娅不同,她们一个是因为生在贵族家庭里,需要用冷淡来维持着高贵。而另外一个则是从小就背井离乡,需要用冷淡来保护自己内心的脆弱。

    乔纳森很清楚的知道,其实她们内心里都是需要人爱怜的女孩。

    “我我去准备早餐了。”瑞琪儿见乔纳森若有所思,不禁羞涩的起身,匆匆的出去了。

    乔纳森瞧着她的背影,忽然觉得人生里有百媚千红,何必只为一朵花而哭泣呢。何况如果那花朵娇艳美丽,应该让她开放的更绚烂才对,而不是要摘下来据为己有。

    吃过早餐,乔纳森正要去王宫继续“矮墙工程”,在半路上就被卡曼的马车给拦下来。

    见卡曼冲他招手示意,乔纳森便上了车。

    “主教大人,有什么事”乔纳森问。

    “教皇陛下有个任务要交给你。”卡曼低声道。

    乔纳森心里一动,知道教皇终于要让他这颗棋子发挥作用了。

    “请说。”

    “教皇让你搜集一下国王陛下喝剩下的药渣。”卡曼说。

    “药渣直接去厨房找不就好了。”乔纳森疑惑的说,他觉得这种简单的任务应该不至于让他出手。

    卡曼却神秘的说:“如果是那么简单就好了。我们曾经派出过五个奸细,可都没成功。甚至连给国王熬药的地点在哪里都不知道。”

    “有这么夸张”乔纳森一怔,随即明白过来。

    国王斯密尔的身体不好是全国皆知的,但是没有人知道他的身体状况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一旦能够找到国王喝剩的药渣,凭借教皇手下那些人,一定能判断出国王的病情。

    从教皇急着要药渣还可以判断出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教皇有点等不及了。如果斯密尔的身体状况很差,或许他还会忍耐一段时间,然后欺负艾玛那个小姑娘。而一旦斯密尔的身体还不错,或许他就要采取另外的行动了。

    小小药渣,关系到莱文王国未来的走向,果然不是个简单的任务。

    来到王宫,乔纳森一直都呆在指挥部里,他人没动,脑子却一刻都没闲着,一直都在思索着。

    教皇要行动了,乔纳森却已经不关心教廷和保王派之间的胜负了,他所在乎的只有艾玛。

    和艾玛这些日子的接触下来,乔纳森虽然还没到癞*想吃天鹅肉的程度,却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的知心朋友。

    朋友是不会害朋友的,这是乔纳森的原则。他宁可自己冒险,也决不让艾玛受伤害。

    本来乔纳森就对两大势力没什么偏向,之所以投靠教廷都是时事造成的,如今他却头一次有了明显的喜好。

    他可以不爱这个国家,不喜欢国王甚至厌恶保王派的那些家伙,可他喜欢艾玛,这一条原因就足够让他做出选择了。

    “子爵大人,伊琳女官来了,她说矮墙的工程需要你去监工。”一个卫兵进来禀告说。

    乔纳森知道艾玛一定是等急了,他匆匆的出了指挥部,和伊琳一起本艾玛的寝宫而去。

    寝宫之外,一道矮墙正在慢腾腾的修筑着,有乔纳森打过招呼,那些工匠们可谓是慢工出细活,恨不得把三天能干完的活拖上三十天反正他们是按天数拿钱,乐得如此拖沓。

    乔纳森装模作样的在门口吆喝了几声,就进寝宫去了。才一进艾玛的闺房,就见她正手忙脚乱的把什么东西往身后藏。

    “在做什么”乔纳森笑道,他和艾玛已经熟了,双方之间早就没什么君臣之间的隔阂了,反倒是更像朋友一点。

    “没什么”艾玛吐吐舌头,可爱无比的说。

    一旁的伊琳却出卖了她,微笑着说:“公主一早就说要亲手给子爵大人做早餐吃,把手指都烫到了呢。”

    乔纳森一怔,走到艾玛的身边,很严肃的看着她。艾玛嘟着嘴,乖乖的伸出手来,果然右手的食指上被烫了一个水泡,她这娇生惯养长大的公主,肌肤娇嫩,就连水泡都是晶莹剔透的,看的乔纳森直心疼。

    “没关系的。”艾玛却没觉得如何,反而献宝一样把方才藏的东西取出来。

    一个小碟子,里面是个煎糊了的蛋,天底下最简单的早餐,却让乔纳森心里一酸。

    他抓起叉子将鸡蛋送进口中,虽然满嘴都是焦糊的味道,却另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甜蜜,更让乔纳森坚定了一个信念。

    谁也别想伤害艾玛,否则就是我乔纳森的敌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