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六章 双面牌

第六章 双面牌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六章 双面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22

    陪着艾玛玩了大半天后,乔纳森比往常更早一点出了寝宫。 更新最快

    工匠们还在用乌龟一般的速度盖着矮墙,见乔纳森出来,手脚放的更慢了些,场面分外的滑稽。

    乔纳森每天跟艾玛腻在寝宫里,外面的卫兵和工匠当然不可能不察觉到点什么,可架不住乔纳森出手大方,把他们的嘴巴封的严严实实。

    走到一个卫兵身前,见到对方眼中的谄媚,乔纳森从腰间解下钱袋,随手就丢给他说:“分给大家,晚上去喝酒吧。”

    卫兵大喜谢过,略一掂量,里面最少有二三十个金币。这么豪爽的出手,也难怪每个人都紧紧的闭上嘴,唯恐得罪乔纳森这财神爷。

    乔纳森打赏过卫兵和工匠,便在王宫里七绕八绕奔厨房而去。

    他在宫中已经有些日子,对宫里的地理状况已经很清楚了。宫中那些巡逻卫队的路线和时间表都早就记在乔纳森的脑袋里,他非常娴熟的避开路上的巡逻队,很快就来到厨房附近。

    任务的目标是药渣,不过找到药渣的任务并不是乔纳森亲手去做,而是由一个早就潜伏在宫中的内奸执行,乔纳森负责的是把药渣安全的带出宫。

    乔纳森看看时间还早,就在厨房附近的一处灌木丛后隐藏起来。他若是刻意的藏身,几乎没有人能够发现。一连几队巡逻卫兵从他身前走过,都完全没发现有个人藏在近在咫尺的地方。

    天色稍晚了一点,按照之前的规律,这个时候来给国王斯密尔看病的医师应该已经走了,大概要开始煎药了。

    乔纳森的开动所有的精神力,把周围数百米的方圆都监控起来。

    人的呼吸声、脚步声、衣袂摩擦声,周遭的风声水声鸟儿的振翅和鸣叫声,各种声音涌入乔纳森的耳中,任何一点细微的变化都逃不过他那超人一等的集中力。

    据说一个真正顶尖的盗贼不但能灵活的利用眼睛和耳朵,还能以嗅觉、触觉和直觉来侦查。可惜乔纳森只是从盗贼宝典上看到*的方法,却一直不得其门而入,距离顶尖盗贼还差的很远。

    厨房里开始传出香气,应该是正在为国王准备晚饭。如果乔纳森有强力的嗅觉,就能闻出这些气味之中是否隐藏着煎药的味道,可惜他的嗅觉和常人没什么区别,实在没什么头绪。

    又等了大概一个小时,乔纳森有点焦急起来。算算时间,工匠应该已经停工了,而卫兵也该换岗了。他如果离开太久又没有任何的出入记录,一定会引起他人怀疑的。

    想到本特,乔纳森就一阵心寒。要是自己露出任何一点马脚,他毫不怀疑本特会立刻把他逮捕起来。

    整个王宫之中,除了艾玛和伊琳之外,乔纳森几乎就没有任何能够信任的人,他走出任何一步都得小心翼翼。本来按照一个盗贼的个性,乔纳森不该冒险行事,可一想到艾玛正处在一个将要爆发的火山之上,乔纳森就觉得冒险无所谓了。

    “叽咕叽咕叽咕叽咕”一阵昆虫的叫声传进乔纳森的耳朵里,他立刻就警觉起来。

    正是前一班巡逻卫队走过,下一班巡逻卫队还没到来的空隙,一个人影出现在厨房的后门口处,正紧张的张望着。他的嘴挤成喇叭形,小心翼翼的学着昆虫的鸣叫声。这正是卡曼告诉乔纳森的暗号,看起来这个人就是教廷在王宫中的内奸。

    “唧唧吱吱”乔纳森学着老鼠的声音作为回应,然后缓缓的从灌木之后站起身来。他见四周没有人迹,便越过灌木,奔向厨房的后门。

    内奸冲乔纳森一招手,打开厨房后面的一个仓库的小门,钻了进去。

    乔纳森来到仓库外,回头望了一眼,确定无人注意,这才放心的跟了进去,反手将门给关的严严实实。

    仓库里很昏暗,乔纳森的目力却足够在昏暗之中看清楚对方的样子。他身穿着一件厨师的*,看起来应该是王宫的一个厨师。

    “东西带来了吗”乔纳森问。

    内奸很小心的从怀里取出一个手指粗细的铁筒说:“药渣都在这里,是我好不容易才拿到的,请你一定要带出去。”

    “放心吧。”乔纳森把铁筒接过来,俯身*靴子了。

    “我不能离开时间太长,否则会暴露的。”内奸说着就要离开。

    乔纳森侧身让过他,忽然问:“你在这里潜伏多久了”

    “五年。”内奸似乎带着点怨气,“为了这点药渣就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还不如让我下毒把那老家伙毒死呢。”

    “你说的有道理。”乔纳森附和着,手却飞快的从身后勒住了内奸的脖子。

    内奸显然没有想到乔纳森会突然出手,想要挣扎,可乔纳森的手指已经按在了他脖颈的动脉上。

    不过十几秒钟,内奸就不再挣扎了。乔纳森的手法切断了对大脑的供血,让他很快就昏迷过去。

    将昏厥的内奸放倒在地,乔纳森双手握住他的头,微微一用力,只听细微的咔嚓一声,内奸的脖子就被扭断了。

    杀掉了内奸之后,乔纳森又清理布置了一下现场,这才悄然的离开。

    回到指挥部,乔纳森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

    本特刚刚到来,他是这一天的夜班,正在调配着晚上巡逻的队伍,见乔纳森走进来,不禁皱起眉头问:“你怎么这么晚还回来”

    “那些工匠手脚太慢了,我如果不监工的话,恐怕他们要干上一整年。”乔纳森开着玩笑说。

    本特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会乔纳森了。他对乔纳森的厌恶根本不加任何的掩饰,却反而赢得乔纳森的尊敬。

    这年头明枪好躲暗箭难防,本特这样的人反而不会添什么麻烦,真正有威胁的是那些口蜜腹剑的家伙。

    换好了衣服,乔纳森和本特打了个招呼,便准备离开了。当他走到王宫门口的时候,忽然听到远处有些不和谐的喧哗声。

    乔纳森猜测大概是内奸的尸体被发现了,他做出若无其事的样子,非常轻快的离开了王宫。

    一出宫门,乔纳森立刻拐进了一条小巷子里,潜行术飞快的开动,整个人如同壁虎一样的贴在墙壁上,完全的融入到黑暗里去。

    几乎不可闻的脚步声传来,一个身穿黑衣,从外表上看起来和一般路人完全没区别的男子走进巷子,疑惑的四处打量着,却没有任何的发现。

    男子寻找了好一会,实在没有发现,这才怏怏的离去,等他的脚步声消失不见,乔纳森才从黑影中现出身来。

    他知道那男人一定是教廷的密探,看起来教皇对他也不信任。

    乔纳森确定四周无人,便把铁筒取出来。铁筒的顶端有个旋钮,上面用火漆给封住,以防备有人中途掉包。

    不过这点小伎俩实在是难不倒乔纳森,盗贼宝典上至少记载了五种弄破火漆之后再修补好的招数,甚至无需借助任何的道具。

    拧开铁筒,乔纳森凑过去闻了一下,可惜无法分辨里面药物的属性。他匆匆的把铁筒里的药渣都倒出来,扯下一块衣襟包好塞在怀里,然后顺着巷子离去,不多时就出现在一家药铺中。

    “要点什么”药铺的老板正要打烊,见乔纳森穿的很光鲜,心想着趁关门前再做一笔买卖。

    乔纳森说了几种药材的名字,老板一听,不禁露出同情的神色来。因为乔纳森说的这几种药材都是给垂危病人用的补药,正常人吃了反而会送命。

    “药材都有,现在就要吗”老板殷勤的问。

    “现在就要,顺便替我煎一下,药渣不要丢。”乔纳森说。

    老板觉得古怪,不过既然客人有要求,他也不能拒绝。先把药材备好,老板又在后屋烧水煎药。

    乔纳森静静的等了半个小时,也不等药性完全发挥出来,便要老板停了火,然后让老板将药渣滤出来,将药汤倒掉。

    老板迟疑的说:“这位先生,药汤才是治病的”

    乔纳森摆摆手:“听我的。”

    他语气坚定,老板便也不再坚持,按他的吩咐把药汤都给倒掉,至于药渣则用滤网给收集起来,装好交给乔纳森。

    临走的时候,乔纳森丢下五个金币,让老板不要把这件事情说出去。

    老板摆弄着金币,心想这年头怪事还真多,头一次见到煎药之后只要药渣不要药汤的人。

    出了药铺,乔纳森找个僻静的地方把新换来的药渣装进铁筒来,再用巧妙的手法把火漆复原,偷梁换柱的计划便完成一大半了。

    当乔纳森的身影出现在赫尔城大教堂门口的时候,卡曼正在焦急的张望着,一见乔纳森出现,他立刻迎了过来,低声的问:“得手了吗”

    乔纳森眨眨眼:“没问题。”

    卡曼大喜:“我听说宫里出了问题,似乎有个厨子死掉了,难道是”

    乔纳森做出一副惊讶的神情:“难道他暴露了”

    卡曼沉下脸来:“也许吧不过反正拿到药渣了,他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乔纳森心想让一个内奸潜伏五年,只是为了取得药渣,看来教廷的野心不是一年半载的事情了。

    两人一边分析着情况一边进入大教堂,来到秘密的会议室。

    教皇卫斯理已经在了,在他身边还有巴蒂尔和赫内斯,老古董哈特则没有被邀请来参加这种密谋会议。

    “教皇陛下。”乔纳森来到卫斯理的面前,恭敬的躬身到底。

    “交给你的任务完成了吗”卫斯理望着乔纳森,面无表情的问。

    乔纳森从靴筒里取出铁筒,用双手呈上。

    赫内斯走过来,将铁筒接过来,先是翻来覆去的检查了下上面的火漆,确定没有异样,这才轻轻的拧开来。

    拧开了铁筒,他凑到鼻端闻了闻,脸上的表情复杂之极。

    “怎么样”大家的目光都盯住他,赫内斯不但是教廷的八级牧师,而且是一位在药学方面非常有造诣的学者,光是用鼻子闻,几乎就能判断出药渣的原料是什么。

    “还不能确定。”赫内斯说着将铁筒里的药渣倒出来,然后慢慢的翻拣着。

    足足又看了十分钟,赫内斯才抬起头来,对教皇卫斯理说:“陛下,这些药材都是很霸道的补药,一般的正常人如果服用,会七窍流血而死的。”

    “你的意思是”卫斯理沉吟着。

    “这些药物都是给身体极度虚弱者或是垂危的病人服用的,也就是说,如果这些药渣真的是国王服用的,他的时日不多了。”赫内斯说。

    乔纳森明显看到教皇脸上喜色掠过,看来很满意这个结论。

    “不过有一点很奇怪”赫内斯的话却没说完。

    “怎么”教皇问。

    “这些药渣显然是没熬多久,药性还没充分发挥就被过滤出来的。”赫内斯说。

    “那又如何”

    “有两种可能,一是病人本身就不需要完全的药效,以免身体承受不住,另外一种可能就是煎药的时候有什么变故,才会不等药效完全发挥就过滤。”赫内斯说。

    乔纳森暗暗心惊,看来赫内斯果然很厉害,只是凭借药渣就能判断出来这么多的信息。

    眼看教皇露出疑惑的神情,乔纳森忙上前一步道:“陛下,我们的内应把药渣交给我的时候说他的身份随时都有暴露的危险,为了完成任务,他冒险提前过滤了药渣。”

    教皇听了,这才释然,赫内斯则用阴霾的目光盯住乔纳森,似乎想看穿他的心灵。

    可惜乔纳森的奸猾程度不弱于赫内斯,撒谎起来眼不眨脸不红,就连呼吸和心跳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别说是赫内斯,就算是原本世界里的高科技测谎机恐怕都测不出来他真正的心思。

    赫内斯看不出丝毫的破绽来,也只得相信乔纳森说的是实话,毕竟他们和内奸联络不上,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只有乔纳森一个人知晓。

    “既然这样,就证明国王的寿命不多了,看起来莱文王国很快就会成为最高神教光辉普照的国度了。”巴蒂尔一旁谄媚的奉承道。

    卫斯理的脸上露出一丝的笑意,他对乔纳森带回来的讯息非常的满意,近来教廷的实力因为改革而蒸蒸日上,保王派也因为乔纳森遇刺事件而一蹶不振,现在国王寿命不多的消息又得到证实,他策划多年的计划终于要实现了。

    卫斯理的目光瞥到了一旁恭敬的乔纳森,忽然想到似乎是从乔纳森来到王都之后,教廷的一切才顺利起来。算起来也不过是两个月的时间,教廷就在中占据了绝对的上风。

    “乔纳森是个福将啊。”卫斯理这样想着。

    “乔纳森。”卫斯理开口道。

    “陛下。“乔纳森忙上前一步恭候着。

    “你这次的任务完成的很好,不过我还有另外的任务要交给你。”卫斯理说。

    接下来他布置的任务,让乔纳森的心里越来越惊骇。

    卫斯理已经把改革专员的职务交给了卡曼,至于乔纳森,则要全权负责对禁卫军的渗透。

    卫斯理的命令是要乔纳森在一个月内拉拢一批禁卫军的干部,等到事态有变的时候里应外合一举控制王宫。

    这种命令已经等同于叛乱了,乔纳森深知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过他已经上了这条船,根本无法拒绝。

    “我会为最高神教的荣光竭尽全力的,请陛下放心。”乔纳森口是心非的说。

    “很好。”卫斯理很满意乔纳森的表态,转而开始讨论起其他的话题来。

    “巴蒂尔,接管政局的那份计划,你草拟好了吗”

    巴蒂尔躬身道:“已经好了。”说着取出一份计划书给卫斯理讲解起来。

    乔纳森听的心惊胆寒,这才知道教廷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秘密的谋划,只要斯密尔死去,就会立刻颁布戒严令,以铲除异教徒为名*保王派,进而夺取政权,把莱文王国改变成为一个政教合一的国家。

    既然被允许旁听这种骇人听闻的计划,证明卫斯理已经完全的接受乔纳森了。乔纳森明了这一点,却更加的不安。

    他越是了解到内幕,就越是为艾玛担忧。教廷早已经在方方面面都做好了准备,一旦他们的计划成功,艾玛将先是成为傀儡,随后要禅位给卫斯理。至于禅位之后,自然是要被当作垃圾一样的处理掉。

    “乔纳森,你有什么看法吗”巴蒂尔汇报完了计划,卫斯理很满意,见乔纳森沉默不语,他便问道。

    “我觉得这个计划非常的完美,一旦有任何变故,可以帮助我们迅速的夺取军政大权。”乔纳森忙用万金油式的语句回答道。

    一直都和巴蒂尔争权夺利的赫内斯也没有发表任何不同的看法,看起来他们已经取得了某种程度的共识,先夺取权力,至于怎么分配的事情留到以后再说。

    会议一直到了深夜才结束,乔纳森正想跟巴蒂尔一起离开,却听卫斯理说:“乔纳森,你留一下。”

    乔纳森留下来,等其他人都走了,密室里只剩下卫斯理和乔纳森。

    “教皇陛下,还有什么指示吗”乔纳森问。

    “我还有一个秘密的任务要交给你。”卫斯理很严肃的说。

    乔纳森心里暗暗奇怪,卫斯理会有什么秘密任务,竟然还要瞒着巴蒂尔和赫内斯两个心腹。

    “王宫之中一直都藏着一座最高神的雕像,是黄金打造的,上面嵌有一百零八颗各种颜色宝石。这本来是我们教廷的珍宝,但是一百年前被收入王宫,从此就没有归还。”

    “这座神像对于教廷有着很重要的意义,我担心一旦有什么变故,会有一些人铤而走险毁掉神像,那将是神教的重大损失。”

    乔纳森听明白了,低声的问:“教皇陛下,你的意思是让我找到这座神像,把它保护起来”

    卫斯理道:“神像虽然珍贵,但王宫之内应该没有人在意,一定是藏在什么比较隐秘的地方。如果你能够找到,最好是把它带出来。”

    乔纳森心想你说的轻巧,带那么个小铁筒还算简单,神像该怎么带,难道你知道老子是盗贼,才把这些偷偷摸摸的任务都交给我

    “如果你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就是大功一件。”卫斯理说。

    乔纳森忙道:“请陛下放心,我会立刻着手的。”

    卫斯理亲切的拍了拍乔纳森的肩膀:“我看好你。”

    从密室出来,乔纳森的冷汗才敢冒出来。

    从把铁筒里的药渣换掉开始,他就已经是个彻底的双面间谍了。不过他这个间谍当的有点古怪,真心希望保护的那一边把他当作敌人,而他开始厌倦的那一方却越来越器重他。天底下还有比这更让一个间谍懊恼的事情吗

    回到家,乔纳森小心翼翼的把保存下来的药渣取出来,在灯光下一点点的分拣着。

    盗贼宝典上有专门的各种药材的分析,乔纳森虽然学的不是很精,却也有些水平了。他研究了大半夜,连查带猜总算把药渣的成分搞清楚个七七八八。

    看到手边纸条上写着的药物成分,乔纳森愣住了。他处心积虑的把药渣换掉,本想是拖延一下时间,免得教廷骤然发动政变。

    可没想到的是,眼前的那些药渣里竟然有包括了乔纳森替换的一部分药,甚至还有几种药劲更强的药物。

    也就是说,斯密尔国王是真的时日无多了。

    乔纳森颓然的靠在椅背上,觉得心里一片冰凉。

    如果斯密尔国王真的死掉,艾玛该怎么办

    乔纳森想了几个计划,比如带着艾玛远走高飞去别的国家,如果她不是国王了,两个人就可以在一起了吧

    可乔纳森很快就抛开这个念头,这个国家应该是属于艾玛的,如果他有能力却不去挽救,只顾着自己的私人情感,将来他是不会原谅自己的。尤其是教廷不可能允许这种情况发生,一旦夺取了政权,他们一定会斩草除根的。

    可到底要怎么才能拯救艾玛呢乔纳森冥思苦想着,脑海里飞快的把从他来到王都之后的局势分析了一通,忽然发现一个问题。

    保王派的实力不可谓不强,至少拥有两大公爵和军方的大部分力量,为什么他们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忍让呢。难道他们不知道国王的时日无多,教廷咄咄逼人的背后隐藏着篡位的阴谋吗

    乔纳森不认为保王派都是窝囊废和傻瓜,尤其是总理大臣和大元帅,他们绝对是最可怕的狐狸和老虎。

    “他们一定藏着什么阴谋。”乔纳森心想,他被这个想法鼓舞着,立刻把药渣收拾起来,在午夜时分出了家门。

    夜深人静,乔纳森来到的希莱德家,他看四下无人,轻轻一跃便翻过院墙,轻车熟路的来到希莱德所住的院落里。

    轻轻的叩响希莱德的窗户,里面传出警醒的声音。

    “谁”

    “是我,乔纳森。”乔纳森低声道。

    片刻之后,希莱德打开了房门,惊讶的看着乔纳森:“你怎么大半夜跑来”

    “带我去见你父亲,我有要紧的事情跟他说。”乔纳森认真的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