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七章 底牌

第七章 底牌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七章 底牌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24

    希莱德家的书房里,一老二小三个人,沉默不语。 更新最快

    气氛紧张的似乎要凝固一般,赫尔城的城防军司令,希莱德老爸拉蒙斯希莱德目光一直都锁在天花板上,迟迟的不作声。

    希莱德坐在乔纳森的身边,目光呆滞,他被乔纳森刚刚说的一番话给惊呆了。

    在巴蒂尔的计划中,城防军司令拉蒙斯希莱德是必须要干掉的人之一。城防军司令部的一个作战参谋就是教廷的内应,一旦政变开始,这个参谋就会先把拉蒙斯希莱德给干掉,然后接管城防军,配合着圣骑士团控制全城。

    乔纳森刚刚把巴蒂尔的计划透露给拉蒙斯,他的确很震惊,但是反应并不象乔纳森想象的那么强烈。这也坚定了乔纳森的猜测,军方果然早有准备。

    “喂,你刚才说的那些,不是开玩笑吧”希莱德捅了捅乔纳森,一脸的苦相。他既有军方高层的老爸,又有教廷方面的好友,最近左右逢源正是春风得意,忽然听到乔纳森带来的消息,彻底就懵了。

    “我会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乔纳森瞥了他一眼。

    希莱德脸色发白:“这群*,竟然想要搞政变,我们应该禀告国王陛下,把他们全都逮捕起来。”

    一直沉默不语的拉蒙斯希莱德冷哼一声:“你懂什么。”

    父亲一发威,希莱德立刻缄口不语了。

    “乔纳森,你愿意跟我去见大元帅吗”拉蒙斯站起身来问。

    乔纳森也起身道:“我正是为了这个而来的。”

    “很好,军方会感激你今晚做的一切。”拉蒙斯已经考虑周全了,他立刻叫副官准备一辆马车,和乔纳森连夜秘密的去大元帅府邸。

    军方的最高领袖大元帅罗伊和国王斯密尔从小一起长大,不但是君臣,也是亲密无间的朋友。

    如果说王国之中有什么人是斯密尔能够完全信赖的,那就只有大元帅罗伊了。

    和同龄的斯密尔的衰老虚弱比起来,罗伊显得精神奕奕,就算是半夜被叫醒过来,还是给人一种活力充沛的感觉。

    “乔纳森子爵,久闻你的大名。”斯密尔笑容满面的和乔纳森握手,他的手掌很厚实,孔武有力,一看就知道是个武技出色的强者。

    乔纳森有点汗颜,他听说很多军官把他的名字写在沙袋上猛揍,如果这也算名气的话,那他还真担当的起“大名”两个字。

    “这么晚来找我,一定是有要紧的事情吧我听说你最近在禁卫军做的不错,难道是本特难为你吗”罗伊慢条斯理的问。

    乔纳森心里暗赞这是一头猛虎,也是一条老狐狸。

    “元帅大人,我来这里,是有一件关系到国家存亡的事情禀告。”乔纳森说。

    “哦,既然这样,请说吧。”罗伊不动声色。

    乔纳森便把巴蒂尔的那一份计划一五一十的说了,当然也没有忘记把从王宫里盗取药渣的事情详述了一遍。

    一边讲,乔纳森一边注意观察罗伊的表情,却不见有任何的变化。果然是身经百战的高级将领,估计就算是有一座山在他面前崩塌,他也会稳如磐石。

    等乔纳森说完,罗伊才唔了一声,也不知道他到底有什么想法。

    拉蒙斯坐在一边,也是不动声色,看来是早就熟悉了罗伊的这副样子。

    乔纳森也不着急,他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剩下的就是军方的事情了。

    只有希莱德面如土灰,坐立不安,完全不知道状况。

    片刻之后,罗伊忽然问:“乔纳森,卫斯理现在这样信赖你,如果他们的阴谋能够成功,你将会获得崇高的地位和无数的财富,为什么你却选择我们”

    乔纳森苦笑着,看来对方还有点不相信自己。从目前的局面上来看,教廷无疑占据了压倒性的优势,就算是要*投机,选择保王派也未免有点太冒险了。

    他沉吟片刻道:“我只能说,我因为某些个人原因,开始讨厌起教廷来。”

    此话一出,一直不动声色的罗伊和拉蒙斯都愣住了,希莱德更是傻眼了。

    他们猜想过乔纳森无数的理由,比如对地位不满,比如金钱上没有满足,可实在没想到乔纳森会给出这样一个模棱两可的理由来。

    “我能知道是什么个人理由吗”罗伊忍不住问。

    乔纳森却摇摇头:“不能。”

    “乔纳森”希莱德拉了乔纳森一把,觉得他是在玩火。

    乔纳森不为所动,他早就打定主意,绝不会透露对艾玛的感情的。

    罗伊饶有兴味的看了乔纳森一会儿,忽然说:“我相信你。”

    “多谢。”乔纳森微微一笑。

    “明天我会进宫去见国王陛下,你放心,是例行的觐见。等觐见之后,我希望你会在那里。”罗伊道。

    乔纳森点点头:“我会竭尽我的所能。”

    “很好,军方会感激你所做的一切。”罗伊这句话和拉蒙斯如出一辙,可所代表的含义却有所不同,这几乎就等于军方已经接纳了乔纳森,双方之前的恩恩怨怨也都可以随着这句话化为乌有了。

    从罗伊的书房里出来,希莱德抹着头上的汗水,低声的对乔纳森说:“你是不是疯了,为什么要说那种话。”

    乔纳森却神情如常,自从他选择了去找拉蒙斯希莱德的一刻起,他就其实就已经变成了一个疯狂赌博着的疯子。

    他非常的清楚,从现在开始,他已是一个在阴谋和危险之中穿梭着的双面间谍。他不但没有恐惧,反而有了点跃跃欲试的兴奋,他想看看自己究竟能在这潭深水之中折腾出什么样的风浪,是被这潭水给吞没,还是把它搅和的天翻地覆。

    王都的天空依旧晴朗,湛蓝的空中连一丝云都没有,阳光和煦的洒在人们的脸上,不时有微风吹拂而过,在河面上荡起一阵的涟漪。

    正是一年当中最好的季节,每个人的脸上都带着笑容。乔纳森走在如织的人群之中,心知若是教廷一意孤行的进行政变,一定会有很多家庭遭受荼毒,他们的欢笑将会变成眼泪。

    越是深入到最高神教的内部,乔纳森越觉得那些最高层的野心勃勃,抛开老谋深算让人摸不透的卫斯理不说,好色的巴蒂尔和阴谋家赫内斯怎么也无法让人信服他们对神的虔诚。

    想来想去,乔纳森倒是觉得老古董哈特是教皇最好的人选,有些时候做书呆子挺好的,至少不会给世界添麻烦。

    来到王宫之中,在指挥部里坐了一会,本特就来了。

    今天的本特和平日有些不同,最起码在他看乔纳森的目光中藏着一丝旁人不易察觉的情绪。

    “乔纳森,你去陛下的寝宫附近巡逻一下。”本特一坐下来,就发号施令。

    乔纳森知道这一定是罗伊让他过去密谈,便起身往外走。刚走到门口,身后的本特说:“小心一点”

    乔纳森微笑着道:“多谢长官。”

    来到寝宫附近,巡逻的卫兵一队接着一队,这些都是禁卫军中最忠诚的战士,每个人都至少有三代的家族兵史,中间绝不会有内奸。

    看到乔纳森到来,早就在等候的罗伊的副官阿古戈大校忙把他接进寝宫之中,一路来到国王的会议室。

    当乔纳森敲门进入会议室的时候,除了国王斯密尔和大元帅罗伊之外,还有另外一个熟悉的人在等候他,正是之前被乔纳森婉拒过的总理大臣福尔曼公爵。

    王**政的三巨头齐集,乔纳森肃然起敬,刚要行礼,罗伊一摆手说:“不用客气了,过来坐。”

    乔纳森犹豫着,斯密尔笑道:“大元帅让你坐,你就坐吧。”

    乔纳森便也不客气,一*坐下来,再看三位当权者,脸上都带着怪异的表情。

    “子爵大人,真没想到,不过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我们居然成了同盟。”福尔曼笑起来,“你要知道,昨天晚上我还恨你恨的咬牙切齿。”

    乔纳森尴尬的笑起来,他知道保王派的人都痛恨自己,就算现在大概也只有寥寥几个人才知道他的转变。

    “子爵,我果然没看错你。”斯密尔的声音很微弱,身体的状况果然不佳。

    乔纳森心中一沉,他知道时间不多了,保王派必须要有应对政变的计划,可这牵扯到斯密尔的身体状况,他不知该怎么开口。

    好在斯密尔接下来的话给乔纳森解了围,也证实了他的担忧。

    “我的时间不多了,就好像风中的一根蜡烛,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斯密尔说。

    福尔曼和罗伊听到斯密尔的话都有些黯然,乔纳森也一样。他心想斯密尔就算拥有大陆上最强大的国家,可活的似乎一点都不开心。

    要那么大的权力和那么多的金钱有什么用呢,乔纳森觉得自己的理想才是最棒的,等这里的事情了结,他一定要娶上四五个如花似玉的老婆,跑去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逍遥一生。

    “如果说我对这个世界还有什么眷恋的话,绝不是国王这个宝座,而是我亲爱的女儿。”斯密尔说。

    他的话打动了乔纳森,如果说有什么能够打动他的心,让他甘冒奇险的做一个双面间谍,那也是绝不是为了权力和金钱,而是艾玛。

    “为了我的女儿,我也绝不会让卫斯理的阴谋得逞。”斯密尔接着说,“所以我早就准备好了一个计划,乔纳森,现在你有资格看一看这个计划了。”

    乔纳森心中一凛,果然保王派早就有了准备,只是他们隐藏的太深,并没有露出任何的端倪罢了。

    斯密尔话音一落,罗伊走到墙壁前,伸手拧动墙壁上那盏油灯的灯座。

    机关滑动,发出“咯拉拉”的声音,罗伊身后的墙壁上端缓缓的降落下一块巨大的白色布屏,在布屏上有一副赫尔城的详细地形图,上面还有五颜六色的记号标注着。

    “这是”乔纳森走到布屏的前面,那些记号纷繁复杂,除了有各种颜色的区别之外,还有各种形状的区别,另外还有各种的箭头和指针,几乎密密麻麻的布满了整个赫尔城。

    “这就是我们的计划。”罗伊说,“行动代号:雷霆。”

    “雷霆”乔纳森喃喃的重复着这个代号,能猜测到斯密尔取这个名字的深意,他是希望毕其功于一役,一举的消灭最高神教的势力。

    罗伊站在布屏前,给乔纳森讲解着这幅图,那一个个图形代表着不同的潜伏势力,而箭头和指针则代表着运动的方向。五颜六色的小旗子插在一个个教廷权贵的家中,一旦雷霆行动开始,军方早就安插在王都各处的人就会把他们一网打尽。

    雷霆和教廷的政变计划可谓是针锋相对,几乎教廷所有的打算都落在算计之中,乔纳森暗想军方果然是专业人士,比最高神教那些半瓶子醋厉害多了。

    等罗伊讲解完,问乔纳森:“听懂了吗”

    乔纳森点点头,然后走到布屏前,提了几个问题。罗伊听了乔纳森的问题,不禁对他刮目相看:“真看不出来,你还有点打仗的天赋。等灭掉那些狂信徒,你有没有兴趣来军队里做个将军”

    乔纳森连连摆手,他可不想做金戈铁马的英雄,更想做个花天酒地的富家翁。

    “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也有解决的办法。不要忘记,王都里还有一支机动部队。”罗伊说。

    乔纳森皱起眉头来,他扳起指头数来数去,王都里成规模的战斗部队也不过就是禁卫军和圣骑士团而已,如果再仔细的算起来,教廷密探应该是一支不可忽视的势力,不过军方也有神秘的军务处。赫内斯手下有一群厉害的法师,但据说王宫里也有一批死士。

    这样算起来,双方的实力几乎是旗鼓相当,乔纳森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隐藏的力量了。

    “你难道忘记拉蒙斯家的儿子”福尔曼见乔纳森一脸的疑惑,不禁笑着提醒他道。

    “王都执法队”乔纳森想到那群见钱眼开的纨绔子弟就头疼,不过他已经将那帮家伙改造成了教廷的传教士,他们还能效忠国王吗。

    福尔曼看出乔纳森的困惑来,低声的道:“那些人虽然见钱眼开,可他们要比你更清楚利害关系。”

    乔纳森这才明了过来,王都执法队那些家伙都是贵族制度的得益者,就算是教廷掌握了大权,他们只怕也没什么好处,反而有可能会失去一部分的利益。

    这群家伙算起账来猴精猴精的,乔纳森相信他们一定能选择清楚。至于执法队的头头希莱德,就冲他父亲拉蒙斯希莱德是军方的高级将领,他也只能站在国王一边。

    “执法队最近的变化我们都看在眼里,解铃还须系铃人,我想你是时候做一些事情了。”罗伊说。

    乔纳森连连点头,他已经开始盘算起来,怎么才能让执法队的那些家伙们尽快的转向国王,而且菲利普那边似乎也要留意一些,报纸*对民心的导向是非常重要的,或许是时候制造一些*了。

    接连两天,乔纳森接触到了莱文王国最高级的两个机密。昨天他刚刚接到拉拢禁卫军军官的命令,今天的命令就变成了挖教廷的墙角,这样截然相反的任务未免太*了一点。

    不过乔纳森已经越来越喜欢这种感觉了,他发觉在*漩涡里,只要懂得撒谎和演戏就够了,而这些是他的强项。在加上盗贼天生喜欢在黑暗之中活动的特性,乔纳森就好像一条毒蛇,藏在两大势力之间,猛然跳出来发出致命的一击。

    恳谈了许久,乔纳森也算是知道了保王派手里握着的底牌,看起来他不会一个人战斗,有这么多人和他一样保卫着王权,乔纳森就对艾玛的安全多了几分的安心。

    斯密尔的身体很虚弱,剧烈的咳嗽起来。这次的会议便提前结束了,罗伊和乔纳森步出会议室的时候,在他耳边轻声的说:“乔纳森,我还有一件事情麻烦你,我要你去见一个人。”

    他说出那个人的名字,乔纳森不禁神情一凛,他知道这是一个艰巨的任务,也是罗伊给他的考验。

    日落时分的槐树大街有点凄凉,几只乌鸦在街口的槐树上哇哇的怪叫着,给这条街道蒙上一层不祥的阴影。

    槐树大街平时就很少有行人来往,因为这里有一座王都里最让人望而生畏的建筑安德雷拉监狱。

    安德雷拉是莱文王国第一任的典狱长,因为执法严苛而出名,监狱以他的名字命名,专门关押重刑犯和*犯。有些孩子夜哭的时候,孩子的母亲都会吓唬说“再哭就把你送到安德雷拉监狱去”,可见这里的恶名。

    乔纳森来到监狱的门口,漆黑的大铁门和高耸的围墙昭示着这里的神秘。两个狱警看过乔纳森的证件,立刻躬身行礼道:“子爵大人好。”

    “我奉命来审讯一个犯人。”乔纳森淡淡的说,他有教皇卫斯理赐给的水晶牌,在安德雷拉这个教廷势力范围内可算是畅通无阻

    典狱长凯文安德雷拉并不在,监狱的书记官拍乔纳森的马屁还来不及,当然不可能再细问,谄媚的亲自带路把乔纳森带到地下第三层的牢房。

    一路之上,乔纳森经过许多条幽深黑暗的长廊,两侧都是关押着犯人的牢房。他们或坐或卧,有的嘶吼着恳求乔纳森救他出去,有的则两眼无神的打量着他。

    这里就如同人间地狱一样,充满了恶臭,不时能看到狱卒们在处理尸体,书记官司空见惯一样,一路走着还一路跟乔纳森炫耀说监狱建立三百年来,还从来没发生过越狱的事件。

    来到地下三层,这里是关押*犯的地方,乔纳森说出了要探望的名字。

    书记官安排一个狱卒带路,他则等候在外面。

    狱卒带着乔纳森来到了第三层最里面的一座牢房,打开牢门,里面扑面而出一股酸臭。

    乔纳森掩住鼻子走进去,就见一堆乱草之上躺着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子,他浑身脏兮兮的,衣不蔽体,*出来的身体上有许多的伤痕,有些还没有愈合。

    狱卒站在身后,轻咳了一声,乔纳森会意的解下腰间的钱袋:“我要单独跟他谈谈。”

    狱卒接过钱袋,眉开眼笑的说:“子爵大人,你随便聊多久都行,只要给他留一口气就好。”

    乔纳森笑道:“放心吧,我不会弄死他的。我要让他想死都死不成。”

    狱卒露出会心的一笑,退出了牢房,很快就远去了。

    “桑恩大校,你好,我是乔纳森。你应该还认得我吧。”乔纳森站在那可怜的囚犯面前,低声的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