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一章 左欺右瞒

第一章 左欺右瞒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一章 左欺右瞒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28

    王都里的气氛很古怪。 更新最快

    全城都亮着灯火,钟声低沉而迟缓的敲响着,一刻也不停歇。

    乔纳森走在黑夜里,偏偏周围一片通明。

    街上到处都是警惕的士兵,除了将王宫保护的如同铜墙铁壁的禁卫军之外,城防军也出动了,他们遍布在大街小巷,警惕的防备着。

    王都执法队的队员们也脱下了传教士的长袍,神情紧张的走在街头巷尾,与他们同时出现的还有军务处的一些人。

    这样的情况下,普通的市民哪里敢出门,他们都躲在家里,一边为去世的国王祈祷,一边等待着天明。

    乔纳森并没有直接去大教堂传令,而是中途回到了家。他让克伦威尔带人好好的守住宅子,不准任何人出去,一旦有人想闯进来就格杀勿论。

    “娜娜。你要乖乖的睡觉,今晚我不能陪你,明天一定回来给你讲故事。”娜娜被钟声吵的睡不着,听说乔纳森回来就拉着他要听故事,乔纳森摸着她的小脸,笑眯眯的说。

    “那好吧。”娜娜乖乖的抱着布偶回房间睡觉去了。

    “少爷,我们要做什么”克伦威尔和娜娜一走,猫耳三姐妹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厅中,等候着乔纳森的命令。

    “你们去通知一下希莱德和菲利普,让他们千万要小心谨慎一点。还有,盗贼联盟那边打点的如何了”乔纳森问。

    “里德和霍华德很愿意为少爷效劳,你也知道,他们都是见钱眼开的家伙。”柏莎说。

    “钱不是问题,他们要多少就给多少,只要肯干活就行。让他们把所有教廷一系的人给盯紧了,一旦有什么动静,你们知道该怎么做。”乔纳森指示道。

    “请少爷放心。”三姐妹领命,很快就消失在黑暗里。虽然今晚的街道都戒严起来,可以她们的能力,绝不会惊动那些士兵的。

    把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乔纳森才出了门直奔大教堂。

    如果说王都还有哪里比较安静,那就是赫尔城大教堂了,这座教皇的居所和其他民居不同,只点燃着门前的两盏路灯,十来个卫兵在门口来回的踱着步,方圆五百米内见不到任何一个城防军和执法队员的身影。

    乔纳森穿过大半个城区,一路上被盘查了几十次,好在他在王都已经树立了威名,无论是教廷宠臣还是禁卫军副指挥官哪一个身份,在这形势未明的夜晚里都可以畅行无阻。

    来到大教堂前,卫兵们警惕起来,远远就喝道:“什么人”

    “是我。”乔纳森缓缓的走近。

    一看是乔纳森,卫兵们都流露出喜色来。

    “子爵大人,你怎么来了。”一个小头目问。

    “这种时候,我怎么可能不来。快带我去见教皇,有要紧的情况汇报。”乔纳森道。

    “教皇陛下和三位主教两位公爵大人都在了,陛下有命令,说如果子爵大人来了,立刻带你去会议室。”小头目挥手让手下人把教堂的大门打开,殷勤的给乔纳森带路。

    乔纳森轻车熟路的来到会议室,门口的侍卫们轻轻的敲门,门打开一条缝隙,教皇的近侍探出头来,一见乔纳森立刻欣喜的把门缝扩大,让乔纳森进去。

    “子爵大人,陛下等你很久了。”近侍又领着乔纳森进入更深一层的密室,除了哈特以外,教廷*的主要人物都齐集这里。

    他们聚集起来,显然不是为了哀悼刚刚去世的国王斯密尔。在密室的一面墙上挂着一副王都的兵力分布图,王宫四周被画上无数个箭头,那应该就是攻打王宫的计划。

    “乔纳森,你终于来了。”一见乔纳森进来,卫斯理倒是没动声色,巴蒂尔却露出释然的神情。

    “快说说看,王宫里怎么样了”卡曼焦急的问。

    乔纳森来的路上已经想好了,他要尽可能的避免内战。就算艾玛已经加冕为国王,可一旦教廷一意孤行,战争便无可避免,而且鹿死谁手实在不好预测。

    可想要卫斯理放弃篡位的打算却不容易,乔纳森深吸一口气,低声的道:“教皇陛下,大事不好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卫斯理微微的动容,他已经做好了完全的计划,只要乔纳森带来王宫中的动向,他就立刻发动政变,先把福尔曼和罗伊囚禁起来,再逼迫艾玛承认他的地位。

    乔纳森倒是来了,可开口第一句话就说情况不好,野心满满的卫斯理顿时就皱起眉头来。

    “艾玛公主在总理大臣和大元帅的拥立下已经加冕登基了,禁卫军、城防军、军务处和王都执法队的人控制了全城。大元帅已经派出快马,去调集周边几个大区的军队前来王都控制局面”乔纳森口若悬河的说着,总之把他能想到的保王派一方的力量全都给扯出来了。

    乔纳森这么一说,不但卫斯理变了脸色,四大主教和两位公爵也都呆住了。

    密室里一片沉默,只剩下乔纳森在信口开河的胡诌着,什么禁卫军已经把王宫保护的固若金汤,什么城防军和军务处正准备围困大教堂,他说的天花乱坠,不由得众人不信。

    等乔纳森说完,迪克逊质疑的说:“怎么可能,难道说军方早就有准备吗”

    乔纳森心说你这个蠢驴偶尔也有点作用,他点点头说:“不错,军方早就知道了我们的计划。我怀疑我们之中有奸细。”

    “奸细”大家都惊呆了,互相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尤其是赫内斯和巴蒂尔,都用仇恨的目光斜视对方,那意思都把对方当作内奸。

    “乔纳森,你说的都是真的吗”卫斯理还尽量的保持着平静,不过乔纳森听出这位权倾一方的教皇语气也略微的有点变化。

    “千真万确,我一直都在宫中,听到这些消息,不敢有丝毫的怠慢,立刻就来报告。”乔纳森信誓旦旦的说,他演戏实在太有天赋了,任凭教皇阅人无数也看不出来他有任何撒谎的迹象。

    “难道我们的计划一早就被泄露出去了”就连卫斯理也不敢肯定了。

    这时候,一个近侍走进密室,低声的在卫斯理耳边说了几句。

    卫斯理脸色一变,挥手示意近侍出去之后,沉思起来。

    巴蒂尔忍不住的问:“陛下,是不是密探那边有消息了”

    乔纳森心里一惊,心说怎么忘记密探这茬了,那些家伙无孔不入,谁知道王宫里有没有安插人手。如果他们了解王宫里真正的情况,自己这些谎话可就穿帮了。

    卫斯理声音低沉的道:“公主登基了,是福尔曼加冕的。罗伊正在调动军队,王都执法队和城防军正在街上布置街垒。”

    乔纳森暗喜,他胡说的那些话里三分真七分假。教廷密探们只能看到表面现象却看不出军方的虚实,表面上军方的确动作频频,实际上并没有确实的把握能压制教廷一方。

    不过乔纳森虚构出来的军方潜在实力却是教廷不得不考虑的,一旦他们发动政变,那就是一条不归路,输掉的话不但要丢掉财富和名誉,还会赔上性命。

    如果按照乔纳森的说法,他们的政变已经完全被遏制住,现在再发动,那纯粹是找死。

    这帮家伙想要更大的权力,哪里肯去死,本来还雄心勃勃的,被乔纳森这么一吓唬,一个个都不做声了,眼巴巴的等着教皇卫斯理做出决断。

    卫斯理在苦苦思索着,乔纳森知道他一定还想一搏,毕竟这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错过这村可就再没这店了。

    但是乔纳森是绝不会让他得逞的,他上前一步说:“陛下,现在的形势不好,我觉得我们还是稳妥起见的好。”

    “没错。”巴蒂尔附和道,这家伙不但好色而且胆小,刚才已经怕了,现在听乔纳森这么一说,立刻举双手赞成。

    卡曼却是彪悍无比,他闷哼一声说:“陛下,我们手上的人也不少。那些附近大区的军队一时也赶不过来,如果顺利的话,等他们赶到,我们已经控制了王都。”

    乔纳森瞥了他一眼,心说这家伙真是不开眼。

    赫内斯一旁阴沉着脸,久久也不做声,乔纳森知道他才是卫斯理最信任的心腹,他的意见应该会影响到卫斯理的判断。

    “卡曼主教,你错了,如果军方早就知道我们的计划,你认为他们会让你轻易的得手吗”乔纳森说。

    卡曼一愣,愤愤的道:“那要怎么办,难道就这么干等着”

    “不,我们不但不能等,反而要主动出击。”卡曼终于问到乔纳森想说的话了,他当然不能错过这个机会。乔纳森可没忘记他来大教堂的任务是什么。

    “主动出击你不是刚刚才说外面到处都是军方的人吗”卡曼糊涂了,他本来也不是一个脑袋非常聪明的人,否则怎么可能会跟巴蒂尔联成*。

    “越是这样,我们才越是要去王宫,否则既不动手又不去拜祭国王,这算什么。”乔纳森说。

    众人默然,乔纳森说的是,他们或者立刻发动政变,或者进宫拜祭国王举行国葬拥立女王。现在首鼠两端绝对不是一个好办法。

    不过政变实在太危险了,去王宫似乎更加的危险,众人都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办才好。

    “其实大家不用担心,我们根本不需要跟军方拼个鱼死网破,因为我们手里还握着一个杀手锏。”乔纳森说。

    “杀手锏”大家的眼睛都亮了起来。

    “教皇陛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国王的加冕应该是由陛下你来进行的,还需要由陛下为新任国王做最高神的祝福。”乔纳森说。

    卫斯理点头道:“没错。”

    “可是教皇陛下并不在场,那说明什么说明艾玛女王的加冕并不合法。”乔纳森说,他甚至在心中赞叹自己想出的这么个馊主意。

    卫斯理被乔纳森给提醒了,他点点头说:“的确是这样,艾玛的王位不合法,她根本就还不是国王。”

    “这是一个好机会,或许我们能够利用这个漏洞。”

    “乔纳森说的没错,这是一个可以利用的好机会。”巴蒂尔来了精神,带兵打仗他不在行,可搞是他的强项。

    卫斯理也动了心,乔纳森带来的情报彻底否决了政变的可能性,不过艾玛的加冕仪式的确存在着重大的漏洞,如果他现在入宫的话,或许不必政变就能挽回局面。

    “我们现在就进宫。”卫斯理做出了决定。

    “可是”赫内斯却要阻止,“如果王宫里有埋伏怎么办”

    “就凭那个小女孩”卫斯理微笑起来,连斯密尔国王他都不放在眼里,怎么会怕艾玛一个小姑娘。

    “陛下,她的身边可是有福尔曼和罗伊的。”赫内斯不愧是卫斯理的心腹,他的智谋也不是其他三人能比拟的。

    “福尔曼貌似狡猾,实际上畏首畏尾,至于罗伊只是个莽夫而已,想不出这些诡计。”卫斯理说。

    乔纳森心说卫斯理看人的确有一套,福尔曼和罗伊的弱点他倒是瞧的很清楚,难怪有恃无恐。只可惜他看错了一个最不该看错的人,又或者是根本就没在意过这个人。

    这个人自然就是乔纳森。

    王宫的大门,本特正带人巡视,以免出现纰漏。

    忽然间,远处传来一阵马蹄声,本特警惕的握住腰间的剑柄,同时命令士兵们把大门堵住。

    数辆马车由远而近的奔驰而来,快靠近大门的时候放慢了步伐。

    借着灯火,本特看清第一辆马车竟然是戴尔蒙公爵的,他心里一动:难道乔纳森真的把教廷的那些走狗们给招来了

    几辆马车都来到门前,其中一辆上跳下个人来,走近高声的道:“教皇陛下、戴尔蒙公爵、迪克逊公爵、巴蒂尔和卡曼主教前来拜祭国王。”

    本特吃了一惊,他没想到乔纳森这么有本事,竟然把这群大人物都给哄来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让开。”本特一挥手,士兵们立刻分列两边,恭敬的迎接几辆马车进宫。

    马车进了王宫,乔纳森跟在后面,和本特擦肩而过的时候给他递了一个无声的眼色。

    马车走远之后,本特打个呼哨:“把门给关上,关的严一点,刚才进去的那几个人一个都别叫他们跑了。”

    厚重的王宫大门缓缓的关上,传令兵们悄悄的奔跑起来,把本特的命令传递出去,王宫的所有出入口都被关闭,整座宫城变成了一个和外界切断的堡垒,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乔纳森跟随着马车来到国王寝宫外,这里不能再乘坐马车了。

    教皇等人都从马车上下来,闻讯赶来的福尔曼和罗伊带着一群随从匆匆的赶到,向卫斯理行礼。

    “教皇陛下,你终于来了。”福尔曼垂着头,亲吻了教皇的手。

    “我需要准备圣水,所以耽误了时间。”卫斯理淡淡的道。

    “请进吧,女王陛下在等候。”福尔曼说。

    卫斯理哼了一声:“我听说你为艾玛进行了加冕礼”

    “这个”福尔曼有点尴尬,“这是老国王去世前的遗命,我看教皇陛下迟迟不来,就擅自作主了。”

    “你难道不知道这是不合法的吗”卫斯理说着一拂袖子,大步的走在前面,他的党羽也都跟了上去,一起拥进寝宫,准备给刚刚即位的小女王一个下马威。

    沿途的卫兵看到教皇卫斯理,都惶恐的单膝下跪向他行礼。

    一行人很轻易的就进入了寝宫,偏偏艾玛正在外面的大厅里,卫斯理一进门,两人就正面对上了。

    “教皇陛下,你好。”艾玛一见卫斯理,下意识的就站起身来。在她还是公主的时候,是需要向卫斯理行礼的。

    “亲爱的艾玛公主,请节哀顺变。”卫斯理冷冷的道,他的目光落在斯密尔的尸体上,很快就收了回来,在他眼中死人永远都没有活人重要。

    卫斯理这话说的很嚣张,一旁的福尔曼和罗伊面面相窥,却不知道怎么开口,就连艾玛也愣住了。

    “教皇陛下,在你面前的是莱文王国的新任女王。”艾玛身后闪出一个人来,却是罗伊的女儿格蕾丝。她年纪轻天不怕地不怕,即便是面对卫斯理也绝不含糊。

    “哦我想知道,女王的加冕是由谁来进行的,有最高神的祝福吗”卫斯理问。

    艾玛俏脸通红,想要反驳,却有点怕。这时候乔纳森出现在门口,隔着人群冲艾玛做了一个不要怕的手势。

    艾玛的胆子顿时大了起来:“加冕是由福尔曼公爵主持的,既然我是莱文王国的女王,自然会拥有最高神的祝福。”

    “你以为加冕是过家家吗真是开玩笑”卫斯理怒道,“你这样做不符合王国的法律,我不会承认你这个国王的。”

    艾玛轻笑一声:“教皇陛下,我不需要你的承认。请你弄清楚,这个国家是属于国王的,而不是教皇陛下你。这个国家的法律是由我来制订的,我说合法就是合法的,我说不合法就是不合法的。”

    “你”卫斯理勃然大怒,就连斯密尔也不敢和他这么说话,一个小姑娘竟然这样的嚣张,他哪里能不愤怒。

    “怎么,你想违抗国王的命令吗”艾玛直视着卫斯理的眼睛,丝毫不惧怕。

    “我绝不承认你,最高神也绝不会承认你的。”卫斯理吼道,他已经完全失态了。

    “既然如此,我只能请教皇陛下你休息几天了。”艾玛淡淡的说,此刻完全看不出来她还不到二十岁,反倒像是一个非常有城府的政客。

    “你想做什么”卫斯理一愣。

    却见大厅之中忽然涌进来数十个士兵,刀枪林立,瞬间就把教皇一干人给围住了。

    “你想动武吗”卫斯理冷笑一声。

    “教皇陛下,为了你的安全,请不要乱动。”本特的声音响起来。

    卫斯理扭头一看,就见数十张劲弩正瞄准着自己,弩上搭着连环的箭枝,这种军用弩的威力强大,就算卫斯理是强悍的八级魔法师,却不可能在这样近的距离挡下箭枝。

    士兵们立刻逼近过来,用刀剑顶住最前面的几个人。

    永远都身穿着圣骑士重甲的卡曼轻轻的挪动着手臂,准备拔剑反击,他可是圣骑士团的团长,有一身顶尖的剑术和不赖的魔法,只要他能够先把那数十张劲弩解决掉,再劫持住艾玛,就还有翻盘的余地。

    “大人,不要妄动”乔纳森凑道卡曼的身边,低声的提醒着。他的手上已经抄起了匕首,如果卡曼真要拼个鱼死网破,他会毫不犹豫的在卡曼背后捅刀子。

    “难道要束手就擒吗”卡曼反问。

    “事情还没到不可调和的地步。”乔纳森忙说,他知道卫斯理的厉害,那可是八级魔法师,真要是发动群攻魔法,只怕能把王宫给夷为平地,他不想让艾玛冒险。

    卡曼犹豫起来,终于还是听了乔纳森的,没有轻举妄动,不过宫殿里的气氛还是凝固起来,大家的心都在怦怦乱跳着,谁也不知道这种僵持的局面该如何解决。

    福尔曼本来已经吓呆了,忽然发现卡曼背后的乔纳森正冲自己挤眼睛。他老奸巨猾,立刻就明白过来。

    “女王陛下,教皇陛下,请不要激动。”福尔曼走到两人身前做和事佬,“本特,快叫你的人把弓弩都收起来。”

    本特迟疑着,直到罗伊咳嗽一声,他才一挥手,让卫兵们都退出去。

    “闲杂人等都离开。”福尔曼又喝道。

    侍卫随从们纷纷的退出去,很快殿中就只剩下能够决定王国命运的几人。

    艾玛一方有福尔曼和罗伊撑腰,卫斯理则带着巴蒂尔卡曼迪克逊等人,至于乔纳森也留了下来,一直站在卡曼身后,却不停的用眼色跟福尔曼交流。

    “教皇陛下,女王是老国王唯一的女儿,她继承王位合情合理也合乎法律。之前我贸然为女王举行加冕仪式,也是因为怕夜长梦多,引起国家的*。”福尔曼说。

    卫斯理此刻也冷静下来,他计算着双方的形势,也知道不能乱来,否则只会两败俱伤。

    沉默了一会,卫斯理终于做出了明智的判断,他开口道:“我要求女王重新进行加冕仪式,我会为女王祈福。”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缓和起来,因为这意味着教皇承认了艾玛的地位,莱文王国的权力总算可以和平的移交了。不过他们心里清楚的很,更长远的斗争在后头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