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章 窃玉偷香

第二章 窃玉偷香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章 窃玉偷香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629

    傍晚时分,乔纳森带着甜粥和几样小菜来到寝宫。 更新最快

    刚刚获得了教廷承认,艾玛就病了。

    这些天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对于柔弱的她来说,实在是生命里难以承受的重担。

    不过起码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双方进入了平静的试探期,这对于王国和艾玛个人来说都是好事情。

    乔纳森来的比较隐秘,早就支开了看守的卫兵,只有女官伊琳在寝宫的门口转悠着,一见乔纳森来就迎过来。

    “女王陛下怎么样了,身体好点了吗”乔纳森关切的问,昨天来看艾玛的时候,她还略微有点发烧,也不知她按时吃药了没有。

    “陛下吃了药之后气色好多了,正在里面休息。”伊琳说。

    “好。”乔纳森点点头,带着食盒走进了寝宫。

    来到寝宫里,艾玛却不在床上,乔纳森绕过她的大床,才发现艾玛斜坐在偏殿一个低矮而宽大的窗台上。

    窗外是傍晚的夕阳之光,昏黄而美丽,透过半开的窗户照在艾玛的脸上,给她的脸上笼罩一层圣洁的光辉,让她的可爱天真之上,透露出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纯净。

    这是一个小角落,艾玛蜷缩着身子,身体包在毯子中,身后靠着个厚实的软垫,正熟睡的香甜。

    她应该是跑过来看夕阳的风景,看的倦了累了,便在这样狭小的地方睡起来。她的脸上带着婴儿般的满足,那睡相看在乔纳森的眼中,就如同最美丽的女神一般,焕发着世间最美丽的光彩。

    “怎么让陛下在这种地方睡觉,也不怕着凉。”虽然看到艾玛的身上披着一条毯子,可乔纳森还是担心不已,生怕她还没痊愈的身体又再病情加重。不知何时,他已经在心中给艾玛留下了一个位置,希望她能够平安喜乐,永远都无忧无虑。

    他也说不清楚这种感情的来源,那类似他对于娜娜的情感,大概是两个女孩之间有着很多的类似,只不过一个纯美可爱犹如还没破开蛋壳的小宝宝,另外一个则经历风雨之后显露出常人所无的坚强意志。

    伊琳跟着乔纳森的身后走进来,听乔纳森的抱怨,不禁有点恼火。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从第一眼见乔纳森就不爽。眼下见乔纳森敢质疑她对艾玛的照顾,自然越发的恼火。要不是知道艾玛对乔纳森有那么一种依赖性,她只怕已经抄起扫帚把乔纳森打出宫了。

    伊琳白了乔纳森一眼,气哄哄的走到艾玛的身边,轻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陛下,子爵大人来了。”

    “唔”艾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睡眼惺忪的看了看伊琳,从毯子里探起头来,就看见乔纳森正站在一边。

    “你来了。”艾玛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陛下,我来了。”乔纳森笑了笑,扬起手中的食盒。艾玛很喜欢喝乔纳森带来的甜粥,每次喝的时候都不住的夸奖,还说等回王都要学一学怎么做。

    每当听到她这么说,乔纳森就想到艾玛的厨艺,不禁暗自打寒战,只怕这回艾玛不会拿他试菜。

    “伊琳”艾玛望了伊琳一眼。

    伊琳和艾玛从小一起长大,两人眼神交流,立刻就明白了她的意思,便躬身行礼之后告退,出了寝宫之后,她干脆就守在门口,不让任何闲杂人等靠近。

    “陛下,要不要现在就喝一点”乔纳森问。

    艾玛的身体裹在毯子里,显得很小巧柔弱,让人有一种把她抱起来,温暖她的冲动。

    “等一会吧。”艾玛笑了笑,“我还不饿呢。”

    乔纳森便把食盒放在一边,等一会艾玛想吃了再拿。他四处看看,想找个地方坐下,艾玛正好冲他招招手,“你过来坐吧,我一个人坐在这里好冷的”

    “冷吗”乔纳森走过去,见艾玛的脸上有种异样的苍白。

    “陛下,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康复,应该在床上休息才对。”艾玛的脸色已经恢复了红晕,可看起来还是有一点不健康,这让乔纳森很担心。

    “我只是想晒晒太阳,不小心睡着了。”艾玛闻声又下意识的把毯子裹的紧了一点。

    乔纳森瞧的仔细,艾玛的鼻头有点微红,看她的样子,还有点发烧。

    乔纳森也坐在窗台上,离艾玛很近,几乎能嗅到艾玛身上的香气,以前不知道艾玛身份的时候,两人没有太多的隔阂,总是欢声笑语的。可自从知道了艾玛就是王国的公主,乔纳森先在心里给自己设置了一道警戒线,很久没有再离艾玛这样近过了。

    “我有点冷。”艾玛嘟囔着,“或许发烧还没好呢。”

    “我可以试试吗”乔纳森大着胆子问,艾玛还是那个艾玛,身份却不同了。他想试试艾玛额头上的温度,可想到这样的举动未免有点对女王不敬,只能先问询一下。

    艾玛却毫不在乎,乖巧的把头微微的凑过来:“你试试。”

    乔纳森的手掌轻轻的覆盖在艾玛的额头上,触手丝滑,她大概是从小就在牛奶里沐浴吧,不然怎么会有这样柔嫩的肌肤。

    额头都这样的嫩滑,那身体呢乔纳森有点出神,思想不知怎么飞到不纯洁的地方去,脑海里冒出许多旖旎的场景来。

    “还发烧吗”艾玛问。

    乔纳森一惊,这才知道自己想歪了,竟然忘记了本来的目的。

    “有点烫。”乔纳森试了试艾玛的额头温度,又放在自己的额头上,确定艾玛还是有点发烧。

    艾玛苦着脸:“我不想喝药汤”

    乔纳森看她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哪里有半点女王的威严,不禁暗笑起来。

    “不用喝药汤,我给你几颗甜的药丸,吃下去保准好。”乔纳森笑起来,盗贼宝典上有一种很灵的药丸,专门供盗贼在野外生存使用的,能治疗感冒发烧腹泻中暑等常见的症状,很灵验。

    尤其是味道不错,还能当零食解馋,多吃几颗或许还能解饿,真是出门旅行必备之良品。乔纳森的包囊里就有几颗,他取出来,托在掌心递给艾玛。

    “这能吃吗”艾玛狐疑的看着那颗貌不惊人的小药丸。

    药丸是绿色的,看起来毛绒绒的,似乎变质了一样。艾玛和大多数的女孩子一样,不但爱美,而且不敢吃看起来奇怪的东西,对这怪模样的小药丸有一种天生的排斥。

    “绝对能吃,而且是甜的,跟巧克力一个味道。”乔纳森哄着她说。

    “巧克力是什么”艾玛眨着眼睛,不明白乔纳森的话。

    乔纳森这才想起来这个世界没有巧克力,挠挠头说:“就是很好吃的东西,真的很甜,不信我先吃一颗。”他说着将绿药丸塞进嘴里,还故意嚼了几下才吞进肚子里。药丸带着一种酸甜的味道,口感还是不错的。

    “真的吗”艾玛怯生生的伸出葱白一样嫩的小手来,乔纳森又取出一颗,放在她的掌心处。

    “我吃了。”艾玛把药丸放在嘴边,闻了闻,没发现有什么怪味道,便放在唇边吞下去。

    “我没骗你吧”乔纳森看艾玛把药丸吞下去,这才放心。

    “的确很甜,吃起来像梅子。”艾玛笑起来。

    “吃了药,一会儿就能退烧了。现在你得回床上去,盖好被子喝点热粥,好好的睡一觉。明天起来就完全好了。”乔纳森说。

    艾玛的头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我不要回去,整天躺在床上好没意思的。”

    “可是陛下的身体”艾玛耍起小孩子脾气来,乔纳森也拿她没办法。

    “你都好久没给我讲故事了。”艾玛瞧着乔纳森那苦恼的样子,窃笑起来。不过看乔纳森疑惑的望过来,立刻就嘟起嘴,把毯子裹的紧实一点说。

    “陛下想要听故事吗”乔纳森别的不会,故事有一肚子。

    “给我讲一个故事吧。”艾玛眼巴巴的望着乔纳森。有的时候她是坚强的女王,可现在她只是一个生病的孩子。

    “想听什么样的故事”乔纳森真的很想把艾玛搂在怀中,让她更暖和,感觉更安全一些。

    “讲一个小孩子打败大坏蛋的故事吧。”艾玛说。

    乔纳森一愣,立刻就明白过来,看来艾玛还是很担心卫斯理。她想做一个跟大坏蛋作战的小孩子,希望乔纳森能够给她鼓励。

    “我还真有一个这样的故事。”乔纳森想到了一个故事,便改头换面的给艾玛讲起来。

    “从前有一个小孩子皇帝,他的手下有一个大臣非常的跋扈,什么事情都自己作主,整天欺负小皇帝和皇后。小皇帝一直忍让,还表现的特别贪玩,慢慢的大臣就放松了警惕,觉得这个国家都是他说了算。”乔纳森绘声绘色的讲起来,故事的原型是鹿鼎记里康熙和鳌拜之间的斗争。

    艾玛听到故事的主人公竟然和自己有着相似的命运,便托着腮入神的听起来,为故事里的人物命运而心潮起伏。

    “后来他找了几个年纪很小的侍卫,每天练习摔跤。大臣以为皇帝贪玩,也就没放在心上。有一天,皇帝请大臣去指导侍卫,大臣不知是计”乔纳森讲的天花乱坠,说到侍卫们一起对付大臣的过程更是手舞足蹈。

    艾玛听的惊心动魄,到紧张处,不禁用双手抓紧了毯子的边缘,瞪圆了眼睛,直到乔纳森说那些侍卫们齐心合力的把大臣给*,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故事讲完了。”乔纳森讲完了故事,微笑着望向艾玛,他知道艾玛是个聪明的女孩,一定能明白他讲这个故事的寓意。有些时候,对付这些权臣,其实只要几个武技高手就够了,用不着大张旗鼓。

    艾玛若有所思的想了一会,悠悠的说:“我了解了。”

    乔纳森呵呵一笑:“好了,现在该回去休息了。我让伊琳把甜粥热一下,你喝点粥再好好睡一觉,明天早晨起来就又是美丽又高贵的女王了。”

    “其实我不想做什么女王。”艾玛闻言又皱起了眉头撅起了小嘴。

    “为什么”乔纳森苦笑着,卫斯理要是听见艾玛这话,只怕要羞愧的一头撞死。他苦心积虑却当不成国王,艾玛又说不想做,这命运之神还真是会捉弄人。

    “做女王一点都不好,都不能出宫去玩,大家对我都恭恭敬敬的,我想我以后都没办法交到朋友了。”艾玛有点郁闷的说。

    乔纳森想到方才故事里的康熙,他也跟艾玛有着共同的感慨,只是不知道艾玛以后是不是也会成为一个六亲不认的*家。

    “其实,你还是能够交到真正的朋友的。”乔纳森说。

    “即便能交到朋友,可我怎么知道他们是真心喜欢我这个人,还只是喜欢我的身份”艾玛仰起头来问。

    “你这样一个温柔可爱的女孩子,哪里会有人不喜欢,我想世间最美丽的花朵也比不过你的笑容,最温柔的月光也不如你的眉眼,你的臣民一定会爱戴你,你的朋友也一定是因为你是你而喜欢你,而不是因为你那显赫的身份。”乔纳森情不自禁的说道,他的话如同一首诗,就差用抑扬顿挫的咏叹调来吟诵出来了。

    艾玛听的脸庞通红,用蚊子一样的小声问:“你真的这么想的”她的长睫毛抖动着,眼中好像蒙上一层雾水般的朦胧。

    “当然,这都是我的真心话。”乔纳森认真的说。

    艾玛忽然轻轻的叹了一声,身体歪过来,轻轻的靠在乔纳森的胸口:“如果我不是女王该多好”

    乔纳森能听见艾玛的心跳,如同小鹿一样的急。又或者那是他自己的心跳,好像初恋的男孩怀抱着女孩。

    他轻轻的伸出手去,冒着亵渎女王的罪名,轻轻的在艾玛的脸上滑动着。艾玛的脸庞很是嫩滑,没有一丝的瑕疵,摸起来就好像在摸最光滑的丝绸。可丝绸哪里有艾玛的温度,哪里有艾玛身上那淡淡的香气,又哪里能让人意乱情迷心旌动荡。

    艾玛微微的闭上眼睛,似乎很享受乔纳森的抚摸,口中呢喃着,不知在说些什么。

    乔纳森低下头去,想听清楚她的呓语,艾玛的眼睛睁开来,看见乔纳森的脸,忽然轻轻的往上抬起粉颈,嘴唇恰好和乔纳森的碰在一起。乔纳森只觉得一股柔软的香滑,等意识到发生什么之时,艾玛已经害羞的缩了回去,还用毯子把脸给盖住。

    乔纳森心里不知是什么感觉,这一瞬间他忘记了艾玛那女王的身份,在他的心中,艾玛变成了一个可爱的女孩子,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孩。他掀开了盖在艾玛头上的毯子,就见她正睁大着眼睛,有点惶恐的看着自己。

    “我不是故意的。”艾玛有点慌乱的说。

    “我也不是。”乔纳森说着,低下头去,准确无误的艾玛的嘴唇,不容她有一丝一毫的躲闪。

    艾玛初时还扭动了一下头,可随即就不动了。她笨拙的迎合着乔纳森的亲吻,当乔纳森的舌头开启她的贝齿,接触到她的丁香小舌时,艾玛浑身触电一般的颤抖了一下,可很快就开始享受起来,还调皮的跟乔纳森玩起了捉迷藏。两人的舌头搅在一起,贪婪的吞食着对方的唾液,手脚也紧紧的勾住,恨不得能和对方融为一体。

    这个吻不知持续了多久,即便以乔纳森的肺活量也觉得有点气喘吁吁,艾玛更是面红耳赤,大口的喘气。

    乔纳森的目光*辣的落在艾玛的身上,这一刻他是男人,艾玛是女人,仅此而已。

    夜已经不知何时的到来了,忙碌的一天过去,淡淡的月光洒进窗棂,落在两个人的身上,给他们披上一层淡白色的清光。

    月色是如此的温柔,就好像妈妈抚摸婴儿的手,也好像情人之间低语的呢喃。

    乔纳森把艾玛环抱在怀里,轻声的在她的耳边说起一个有关于化蝶的爱情故事。深夜之中,他的声音是那样的空灵和温暖,艾玛静静的躺在他的怀中,只觉得纷乱的世界一下子变得恬静自然起来。

    故事触动着艾玛的情感,让她的眼角湿润起来,而她身上淡淡清雅的香气,在乔纳森的鼻翼之间荡漾着,将他的思绪带到远方去,就好像背上*了一双月光编织成的羽翼,能够飞翔去一个永远充满着幸福和宁静国度。

    他真希望两个人能够永远如此,紧紧的拥抱,轻声的呢喃,借彼此的温暖来温柔自己的心房。或许海可枯石可烂,这黑夜也终将苏醒,但是他们之间的柔情万种,却会永远缠绵着,有这月光为证。

    两人相拥着好一会,才被伊琳的低声轻咳给惊扰开。

    他们才分开,伊琳就显出身形,瞧她那红透了的脸颊就知道,方才那些旖旎缠绵的动作八成被她全看在眼里。

    “我该回去了。”乔纳森起身咳嗽一声,竟然也有点不好意思。

    “哦呃,那好吧。”艾玛胡乱的应着,用手把毯子扯起来,裹住身体。

    “请女王陛下保重身体。”乔纳森说罢,行礼退下。

    从宫中一路回家,乔纳森的脚步轻快的好像要飘起来。

    去他妈的地位权力,去他妈的*,我就是喜欢艾玛,当我路的,佛挡杀佛,神挡杀神,乔纳森这样想着。

    之前的乔纳森在强大的势力面前,总是喜欢用闪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就如同他盗贼的职业一样,永远不会和敌人正面交锋。

    可此刻他的心却坚定起来,准备正面的迎战所有的敌人。

    艾玛的病拖了好几天都没好,乔纳森理所当然的每天偷偷去看她。

    他还是给艾玛讲故事,不过现在都是艾玛躺在他的怀抱里,听一会儿故事,就要乔纳森亲吻一下。

    两人亲吻到了**的程度,艾玛身体软软的倒在乔纳森的怀里,几乎就是一头乖巧的小羊儿在等待大灰狼的宰割。

    乔纳森在艾玛的唇上吻着,感受着她渐渐发烫的身体,两人都萌动,手掌在对方的身体上摩挲着。乔纳森的手终于不老实的登上了艾玛的双峰,惹得她轻轻的哼了一声,也不知道是羞涩还是抗拒。

    艾玛已经颇有女人味了,尤其是身体的发育,虽然比不上柏莎的,也比不得艾莉克希娅火山一样的*,可她的柔嫩,她的娇俏,她身体的每个地方都能让乔纳森兴奋起来。

    轻轻的揉了一会,乔纳森开始往更深入的地方探索过去,艾玛的裙下是光滑洁白的*,她的皮肤滑的溜手,乔纳森俯下身子,在她的腿上亲吻着。

    那是怎样美丽的一双小腿啊,洁白如玉,温润动人,乔纳森忍不住的一路亲下去,直到脚踝。

    艾玛已经连连浑身瘫软了,她想要阻止乔纳森,却说不出半个字来,何况她的心里是希望乔纳森能一直继续下去,最好能把她吞掉,两个人融为一体。

    乔纳森把艾玛的鞋给脱掉,把她的小脚丫给抓在手里,轻轻的在脚心搔艾玛的痒痒。

    “不要”这两个字几乎是艾玛从牙缝里发出来的,她的身体战栗着,乔纳森的手指在她的脚心来回的搔动,就好像隔着身体,直接搔到她心房中最难耐的那个角落,让她迷失在一种不知是痛苦还是快乐的感觉之中,挣扎着沉没着难以自拔。

    乔纳森才不会听艾玛的,他太懂得怎么挑逗一个女孩的了,尤其是艾玛这样还没有经过人事的女孩。他将艾玛的脚捧起来,在手中的把玩着,说起来他并不是一个恋足癖,可对于艾玛这双长的漂亮之极的小脚丫,他还是爱不释手。

    尤其是那些如同小玉珠的脚趾头,一个个圆润可爱,很是逗人喜欢。乔纳森看的入迷,情不自禁的凑上去,轻轻的亲了一下。

    这一下可不要紧,艾玛低声的惊呼起来:“不要”

    “怎么,不舒服吗”乔纳森问。

    “不是好奇怪的感觉,我也说不清楚。”艾玛只觉得身体里有一条小溪往体外流淌,寻找着出口。她又是想让乔纳森继续,又怕那种感觉泛滥起来,没办法收拾。

    “奇怪吗你再感觉一下。”乔纳森坏笑着,这回不只是蜻蜓点水的亲吻了,而是一低头,把艾玛的小脚趾给含住,轻轻的吸吮起来。

    艾玛的身体如同一张弓,一下子就弹起来,本来微闭着的眼睛一下子闪亮起来,里面蕴含着潺潺的春水。

    “天啊”艾玛的身体瞬间紧张过后,立刻就松弛下来,她几乎要流泪了,这感觉真是太可恶了,把她一下子吊上很高的天空,几乎能看见天堂,可一下子又跌落下来。

    乔纳森大概知道艾玛的感受,于是一个趾头接一个趾头的亲过去,对有些地方还要重点照顾。艾玛哪里经过这样的**,身体一张一弛,很快就觉得飘飘欲仙,心花绽放,好像进入了一个莫测的世界里,看到了天堂的模样。

    就在这个时候,伊琳的咳嗽声不合时宜的响起来了,把一对正享受着的鸳鸯给惊起来。

    等伊琳慢悠悠的走进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分开了。只是艾玛来不及把鞋给穿上,只能蜷着腿,把一双*的小脚丫给藏在裙子下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