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七章 黄雀在后

第七章 黄雀在后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七章 黄雀在后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704

    一阵风声传来,如泣如诉,好像是对乔纳森的回应。 更新最快本来丛林里的阳光就很微弱,偏巧又有一片云彩挡住了阳光,于是林中变得如同黑夜一般的漆黑。尽管乔纳森能够在黑暗中视物,可这种黑暗却让情况变得更加复杂起来。

    乔纳森冷静下来,他知道现在发怒没有任何的作用,反而会影响判断力。

    对于眼前的情况,乔纳森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丛林里隐藏的人一定早就和帕齐尼勾结好了,设下埋伏等他们上钩。

    可对方到底是什么人呢,能在丛林里来去自如没有半点的声音,难道是鬼魂不成

    忽然,乔纳森脑袋里灵光一闪,昨晚玛尔琳妮为什么能径直的进入行政公馆偷取文件,好像早就知道文件在哪里一样。

    再联想到玛尔琳妮说的那些话,乔纳森心中隐约有了一个猜测,说不定和帕齐尼勾结的就是暗夜精灵。

    幽暗的森林正是暗夜精灵们成长的地方,也是最能发挥他们能力的地方,如果对手真的是他们,那可就再糟糕不过了。

    乔纳森尽量的低伏身子,警惕的四处打量,寻找着黑暗中的蛛丝马迹。他很清楚,这里是暗夜精灵的主场,想在这里全身而退,他不但要有本事,还需要一点点的运气。

    目光搜索之下,乔纳森忽然看见不远处的一片灌木后面有影影绰绰的黑影在挪动,他一抬手,飞虎脱手而出,跨越十米左右的距离,准确无误的抓在那黑影上。

    “咔嚓”一声脆响,乔纳森的心顿时凉了半截,他能听的出来,那是飞虎抓碎一块木板的声音。

    几乎是同时,身后凉风阴森的掠过,乔纳森嗅到一股甜香,顿时天旋地转,颓然倒下。

    乔纳森倒在地上,一动也不动,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

    “真是个蠢猪。”那偷袭乔纳森得手的人很是有点得意,轻轻的笑起来,露出了庐山真面目。

    如果乔纳森还清醒着,一定会觉得非常的吃惊,偷袭他的不是暗夜精灵,也不是失踪的向导帕齐尼,而是他的一个老熟人,一个他几乎已经忘掉的熟人。

    偷袭了乔纳森的人是个五官深邃的女人,她身穿着一件迷彩装,藏身在光线昏暗的树丛里,实在很难被人发现。

    她轻轻的抖了抖手掌上残留的药粉,来到乔纳森的身前,用手在他的鼻翼上探了探,见乔纳森的呼吸间隔悠长,非常的细微,便确定他的确是中招了。

    放心下来,她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匕首,盯住乔纳森,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的情绪。她抬起手来就要扎下去,可刀锋停在半空中犹豫起来,她的内心里矛盾重重,想要斩草除根,可又顾念着曾经的一段交集。

    “你当时为什么要放走我”她终于发出幽幽的一声叹息,把刀子又收了起来。

    这个美丽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当日成为乔纳森的阶下囚,却被他怜香惜玉放走的黑女巫奥尔瑟雅。

    在那次和艾莉克希娅两败俱伤的斗法之后,奥尔瑟雅消失了许久,再也没出现在乔纳森的生活里。不过时隔许久,两人竟然又在南方边境的茂密丛林中相见,真不知道是老天的刻意捉弄还是两人之间有斩不断的孽缘。

    “如果你当初没放过我,我早就被绞死或者烧死了,就不会有后来那么多事了。”奥尔瑟雅盘腿坐下来,喃喃自语起来,也不知道这些话是说给乔纳森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乔纳森一动不动,大概是听不到奥尔瑟雅这些话。她也不在意能不能得到回应,就好像在讲故事一样,在乔纳森的耳边絮絮叨叨的继续说起来。

    “好多次我都想回龙溪镇去看看你,看看你是不是被那个凶巴巴的艾莉克希娅给杀掉了。不过我想还是不要打扰你的生活了,我是阴暗的黑女巫,你是前途远大的子爵,我们永远不可能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可是你知道吗,你真的很讨厌,干嘛总出现在我的梦里,不是把我从绞架上救下来,就是把我身边的烈火给熄灭,你为什么总是那么的及时呢,就不能不管我吗”

    奥尔瑟雅的语调激烈起来,喘息也变得急促,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安的事情,可她很快就又镇定下来,纤细的手掌轻轻的抚摸上乔纳森的头发,那温柔的样子,让人无法把她和黑女巫这个职业联系起来。

    “我不喜欢你每次都跑到梦里来救我,可是我又很欢喜。我想除了你没有人会救我,就连老师也不会。可是你只有在梦里才会出现,那些讨厌的兽人纠缠我的时候,你怎么不出现呢。你知道他们有多好色吗”

    奥尔瑟雅继续说着,手指慢慢的抚摸上乔纳森的脸,在他的脸上划过来又划过去,时而画出一些漫无目的的线条,时而却是随手写下乔纳森的名字。

    “不跟你说了,跟一头死猪一样,都不会回应我。”奥尔瑟雅忽然轻轻的在乔纳森的脸上拍了一下。

    “你下了那么多的*,我当然要昏一会,不然你不是很没面子”

    奥尔瑟雅正要起身,耳边忽然响起熟悉的声音。她就好像听到晴天霹雳一样,吓的一激灵,随即就被人一把给搂住了。

    “你”奥尔瑟雅吃惊的回头,就看到了乔纳森。他的脸凑过来,两人离的只有几厘米,嘴唇就要挨上嘴唇,暧昧的无以复加。

    “就是我啊。”乔纳森微笑着,那笑容里带着一股邪气,看的奥尔瑟雅心跳加速。她心慌意乱,脑子里却还记得对方是敌人。

    “去死吧”奥尔瑟雅努力的挣脱开乔纳森的怀抱,一抬手就喷出一蓬毒烟来。

    乔纳森被毒烟打个正着,不过他只是阿欠的打了一个响亮的喷嚏,然后继续笑嘻嘻的道:“你的毒药好像不太灵光啊。”

    “”奥尔瑟雅不知该怎么办了,她忽然感觉到乔纳森的手臂紧了紧,那从背后环过来的手掌竟然微微的触碰到了她胸前的禁地。

    本来她是个颇为豪放的女人,可此刻却如同触电一般,身体禁不住的战栗起来,体内某个隐秘的地方一下子涌出一股热流,让她又羞又臊,浑身酥麻不已。

    “放开我”奥尔瑟雅失去了反抗的勇气和力量,只能用蚊子一般的声音求饶道。

    乔纳森却得寸进尺,把奥尔瑟雅一托,野蛮的亲吻了下去。

    奥尔瑟雅只觉得乔纳森的嘴唇滚烫的如同烈火,好像要把她灼烧干净一般,她想要闭紧嘴唇抵抗,可被乔纳森的舌头灵巧的一顶,就立刻失守了阵地。而当乔纳森的舌头冲锋陷阵,杀进她的腹地之后,她便彻底的意乱情迷。

    那些梦中的往昔一幕幕的涌上心头,都是乔纳森出手救下她的画面。她的芳心乱作一团,完全失去了黑女巫的立场,沦为了乔纳森热情的俘虏。

    一个悠长的吻,几乎耗尽了奥尔瑟雅所有的空气,当乔纳森终于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唇,奥尔瑟雅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同时目光迷离的看着乔纳森,对他是又爱又恨。

    “我要杀了你。”奥尔瑟雅说。

    “你不会的。如果你真的要杀我,就不会用毒烟,而会用你的巫术。我记得你是能把人变成石头的,还有那种很厉害的腐蚀术”乔纳森笑眯眯的道,他早就吃定了奥尔瑟雅。

    奥尔瑟雅看乔纳森那坏笑,脸上一阵的发烫,她想起方才说的那些话,真是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我记得你很豪放的,还勾引过我呢,怎么现在变得这么腼腆了”乔纳森笑问。

    奥尔瑟雅无法回答,当初她能够放那么开勾引乔纳森,是因为她把对方当成一个*,并没有任何的感情在其中。

    可一旦喜欢上一个人,她就再也无法放开了,甚至会变得有点拘谨。大概这就是爱情的魔力,会让一个人变得不像她自己。

    奥尔瑟雅茫然的想着这些,不知自己是怎么了。不过有一点她很清楚,乔纳森说的对,她是没办法对他下手了。

    “那你杀了我吧。”奥尔瑟雅黯然的说。

    “我为什么要杀你”乔纳森一边问着,一边垂下来头来,在奥尔瑟雅的耳垂上轻轻的吻着,还调皮的把舌头钻进她的耳朵里,放肆的舔着。

    奥尔瑟雅身体的肌肉一阵的收缩,乔纳森的舌头就好像一条蛇,顺着耳朵眼爬进她的心里,刺挠着她的**。

    “我是你的敌人,你不杀我,会后悔的。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奥尔瑟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语调,不想让身体的骚动被乔纳森发现。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乔纳森嘿嘿笑着,舌头依旧不停歇,不过却换了目标,从耳垂一路亲吻着,又找到了奥尔瑟雅的芳唇。

    在亲吻下去的那一刻,乔纳森轻声的说:“现在我是你案板上的鱼肉,请动手吧。”说着便温柔的吻下去,这一吻让奥尔瑟雅浑身都软如一滩泥,哪还有能力有心思杀乔纳森。

    “你真是我的冤家”两人亲吻的间歇,奥尔瑟雅发出绝望的呢喃,不过很快就又被乔纳森炽热的唇给吞没。他的手也很不老实的掀开了奥尔瑟雅的衣服,先是在小腹上抚摸,然后一路的向上,直到剥开她的衣裳,侵略那双峰。

    “不要”奥尔瑟雅的反抗是微弱而无力的,乔纳森也不知道哪里来了劲头,扯下奥尔瑟雅的衣裤,分开她的双腿,伏在上面,用力一挺。

    奥尔瑟雅没想到乔纳森会如此的猴急,脸色一变,发出一声惊呼,想要抗拒却已经晚了,那铁棍一般的存在突破了她的防线,直入身体的内部。

    奥尔瑟雅虽然看起来豪爽,其实是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本需要温柔的对待,哪里想到乔纳森这一下气势如虹,根本没有半点的怜香惜玉。她身体如同被撕裂开来般,疼的浑身抽搐,脸色发青。

    可乔纳森却置若罔闻般,在她那才刚刚开垦的身体之上卖力的鞭笞起来。奥尔瑟雅只觉得一阵阵的疼痛,其中偏偏又夹杂着越来越奇怪的舒爽感觉,她就好像置身在一半火焰一般海水的世界里,浮浮沉沉,很快就迷失了方向。

    其实在这样不确定的环境中,乔纳森本没有如此的急色和疯狂,他之所以这么做,却也是奥尔瑟雅自作自受。

    之前奥尔瑟雅打中乔纳森的*劲道很强,若非乔纳森早有准备服用了盗贼秘制的解毒药丸,只怕真的着了她的道。

    不过盗贼药丸毕竟不是专门的解药,虽然保护着乔纳森不会昏迷过去,却和奥尔瑟雅的药粉之间形成了古怪的化学反应,让他变得亢奋起来。

    两人之前的耳鬓厮磨给了药性发挥的时间,也起到了催化的作用,这才有乔纳森此刻的疯狂。不过这药劲来的快去的也快,随着乔纳森的一泄如注,他便清醒了过来。

    看着身下娇柔可怜的奥尔瑟雅,看她害怕的护住双峰,蜷缩着身子,哪里还有半点黑女巫的风采。

    乔纳森见身上沾着斑斑的血迹,心知自己做错了事情。他俯下身子,想要劝慰,却吓的奥尔瑟雅花容失色的问:“还要”

    乔纳森哑然,强忍住笑道:“暂时不要了,别怕。”

    “你一点都不温柔,好疼。”奥尔瑟雅从少女转变为女人,语气娇羞的样子,差点让乔纳森有点认不出来。

    “下次不会了。”乔纳森轻抚她的头发,笑着道。

    两人卿卿我我了一会,奥尔瑟雅这才把衣服穿好,然后带着羞涩说:“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乔纳森问,这才是正事,之前只是预热。不过相信经过了那一番肌肤之亲后,奥尔瑟雅已经完全倒向了他这一边。

    “你也知道我们黑巫师在为烈焰王朝效力。这里有龙出没的消息一传出来,老师就让我先来这里潜伏,如果有其他势力的人来寻找龙的踪迹,就在丛林里杀掉。”奥尔瑟雅说。

    “真够歹毒的,之前你干掉几个人了”乔纳森问。

    “之前碰到的都是一些不入流的探子和猎人,我当然不会出手。这是我第一回出手,没想到就遇上你了,真是孽缘。”奥尔瑟雅一声叹息,也不知她是为什么而叹。

    “这叫上天注定。”乔纳森安慰她道,“既然遇到了我,你还打算回烈焰王朝吗”

    奥尔瑟雅很是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做,她犹豫着说:“我本来是一个孤儿,如果不是老师收留我还教我黑巫术,我只怕早就冻死在街头了。就算是为了报恩,我也不能辜负他”

    乔纳森并没作声,他知道这种事情很难抉择,还是要她自己去解开心结才行。

    “我先把你的朋友放了吧,他们被我藏在树丛里,恐怕受了很多罪。“奥尔瑟雅想了一会也没有答案,只想赶快逃到一个安静的地方,一个人好好的想一想。

    跟着奥尔瑟雅来到一处草丛里,乔纳森果然见帕齐尼、凯尔和阿拉贡三个人都躺在里面,看他们的样子都是中了*。

    “浇点凉水,一会儿就能清醒。”奥尔瑟雅说,“我先走了,今晚我去找你。”

    “好。”乔纳森知道她的心思很乱,需要一个人的空间思考,也不挽留,目送她很快的消失在了丛林之中。

    奥尔瑟雅离开,乔纳森总觉得有点怅然若失,他一边打开水壶,一边心想:要她离开老师恐怕不现实,看来只能劝她不要妄动,慢慢再想两全其美的办法。

    他这样想着,心不在焉的往帕齐尼的头上浇了点水。

    帕齐尼微微一动,看来是要苏醒了。乔纳森便又要去救醒凯尔,就在这时,他心中一动警兆显现。

    可惜还没等乔纳森采取反应,小腹上已经顶了一把锋利冰凉的猎刀。

    刚刚苏醒的帕齐尼冷冷的看着乔纳森,一手握住猎刀,只要他稍微用力,乔纳森就会被开膛破肚。

    “别乱动,我的刀不长眼睛。”见乔纳森的目光闪烁,帕齐尼警告道。

    乔纳森苦笑起来,奥尔瑟雅的出现让他忘记了一件事情,很重要的一件事。

    他应该记得帕齐尼之前是在引领他们兜圈子,既然他是熟悉丛林的向导,自然不可能是迷路,那唯一的解释就是,他有什么阴谋。

    奥尔瑟雅的出现打乱了他的计划,不过他抓住了奥尔瑟雅离去给乔纳森造成心理上的破绽,形势变得重又扑朔迷离起来。

    “你想怎么样”乔纳森问。

    “你很快就知道了。”帕齐尼说着啜起嘴唇,打了一个长长的口哨。那口哨的声音很古怪,如同一种鸟的叫声。

    过了几分钟,丛林里出现了一些影影绰绰的黑影,很快那些黑影现出了身形,是一群男男*的暗夜精灵。

    “果然”乔纳森的猜测果然很准,帕齐尼果然是和暗夜精灵勾结在一起。

    “怎么改变了计划”一个领头的男性暗夜精灵走过来,看了一眼乔纳森,又看了看地上的凯尔和阿拉贡,问帕齐尼道。

    “方才出了点差池。”帕齐尼给暗夜精灵解释着。

    乔纳森从他们的对话里,大概了解了他们的计划。看来最初的计划是由帕齐尼把他们引入到包围圈里,然后再生擒。

    奥尔瑟雅的出现打乱了计划,让帕齐尼不得不冒险出手,制住了乔纳森。

    十来个暗夜精灵把乔纳森围住,乔纳森见他们神情不爽的样子,不禁问道:“你们要做什么莱文王国和精灵王国是盟友,这么对待我可不是朋友之间的礼仪。”

    那领头的暗夜精灵冷笑一声说:“和你们结盟的不是我们暗夜精灵族。你们是来寻找龙的吗”

    “是的。”乔纳森想隐瞒也没用,有帕齐尼这个内奸,估计他今天穿什么*对方都知道了。

    “找到之后,你们要怎么做”暗夜精灵继续问。

    乔纳森道:“那要先找到再说。”

    “我替你回答吧。你们找到龙之后,或者奴役它,让它做你们的战争工具。如果不能奴役它,就会杀掉它,然后抢走它身上所有的宝物,是不是这样”暗夜精灵直视着乔纳森的眼睛,冷冷的问道。

    乔纳森哑口无言,暗夜精灵说的没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大概是他的两种最有可能的选择。

    “让我来告诉你,暗夜精灵是森林的孩子,也是龙的朋友。我们绝不允许任何人伤害龙。”

    乔纳森听的暗暗叫苦,看起来落到一群环境保护主义者的手中了,只是不知道他们是热爱一切的生灵,还是只喜欢龙。若是前者还好说,若是后者,他只怕要吃苦头了。

    “把他们带走。”领头的暗夜精灵说。

    “带我们去哪里”乔纳森忙问。

    “去了你就知道了。”那暗夜精灵回答着,与此同时,其他的暗夜精灵围了过来,就要把乔纳森三人给捆起来。

    “我说你还等什么呢”乔纳森临危不乱,忽然说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

    话音未落,一声暴喝从地面上响起来,随着盔甲的乒乒乓乓的撞击声,阿拉贡一个虎跃而起,一团白芒横扫而出。

    身为圣骑士团的副团长,阿拉贡的实力绝不容小窥,这一招“炽烈光芒”融合了魔法和斗气的威力,凝结出如同钢刀一样的精芒,能将人切成粉碎,是他的绝招之一。

    暗夜精灵们也知道厉害,只能避其锋芒节节后退,乔纳森趁着帕齐尼心神一振的空挡往后一缩,就地一滚溜出很远。

    “别让他们跑了”暗夜精灵头领大声的喊道,伸手从背上取下弓,弯弓搭箭,唰唰的射出数枝箭。

    乔纳森眼看利箭射来,上面还闪烁着光晕,连忙就地滚了几滚,箭枝“咄咄咄”的钉在他身后的地面上,没入大半。箭枝上的光晕也随之爆开,红色的光晕爆出火光,蓝色光晕结成冰晶。

    “竟然是魔法箭”乔纳森暗暗咂舌,还没等他狼狈的爬起来,就听阿拉贡一声怪叫,他回头一看,阿拉贡的身上被冰晶覆盖了大半,原来是中了冰系的魔法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