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五章 融化的冰山

第五章 融化的冰山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五章 融化的冰山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712

    瑞雪皑皑,整个龙溪镇都笼罩在一片银装素裹之间。 更新最快

    娜娜在雪地里欢快的跑着,留下一串脚印,已经有天鹅大小的呷呷愁眉苦脸的跟在后面,它是火系的神兽,大概很讨厌寒冷的天气吧,缩着脖子跟在娜娜的身后,有点不太情愿。

    乔纳森得意的看着呷呷那吃瘪的倒霉相,心想幸亏下了雪,呷呷怕冷才没继续去矿洞里找吃的。

    至于邦奇,大概最近吃的太多,胃口也小了些。乔纳森又抱着呷呷去吓唬了一通,总算让它老实的藏到森林里去。为了安抚,乔纳森让克伦威尔每天送一头肥猪去喂它,暂时算是让它安定下来。

    没了这两个捣乱的家伙,矿场又开工了。这一回乔纳森要求矿场的人每天不停歇的开工,把之前损失的时间弥补回来。

    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马车制造工业非常的耗费矿石,就算工人们三班倒,矿石源源不断的输送到工厂里,矮人巴里还是成天叫嚷着不够。

    “砰”,乔纳森正在雪地里散步,后脑勺一凉,一个雪球打中他,雪落进脖子里,冰凉的很。

    乔纳森一呲牙,回头看去,就见娜娜正欢快的跑开,躲到大树后边去。

    “好你个调皮鬼。”乔纳森俯身也抓了一团雪,瞄准着娜娜丢过去。

    乔纳森的准头自然很强,准确无误的打在娜娜的背上。娜娜一嘟嘴,藏身在树后,抓起雪团跟乔纳森对打起来。

    乔纳森哈哈笑着,雪团连珠似的打过去,一点都不肯让着娜娜,片刻就让娜娜变成了个小雪人。

    “欺负人”娜娜打不过乔纳森,哇哇的叫起来。

    “哈哈,谁叫你偷袭我。”乔纳森变得如同小孩子一样,在雪地里撒野,和娜娜打雪仗,勾心斗角的事情都清空出心灵,轻松无比。

    “哼。”娜娜眼珠一转,躲到树后去,半晌也不冒头。乔纳森手里攥着个大雪团,却不见娜娜。

    “娜娜,你是要认输吗”乔纳森得意洋洋的笑起来,比打赢一场战争还要兴奋。

    “我才不认输呢。”娜娜从树后探出头来。

    乔纳森刚要瞄准,却看到娜娜一下子蹦出来,双手一扬:“看我的雪球圆舞阵”

    “我的天啊,打雪仗而已,不至于吧”乔纳森目瞪口呆,因为他看到娜娜的身后出现了数百个雪团,在空中密布,密密麻麻的如同导弹一样正瞄准着他。

    娜娜脸上露出了天真可爱纯美的笑容:“去吧”

    数百雪球破空而出,嗖嗖乱射而来,上下左右如同天罗地网一样把乔纳森给覆盖住。

    乔纳森无助的看着没有丝毫空隙的雪球阵,干脆的放弃了抵抗。

    雪球铺天盖地的打过来,几乎把乔纳森给活埋了。等他吐出嘴里的残雪,努力的从雪堆里爬出来,高高的举起手说:“我投降了”

    呷呷看到乔纳森浑身是雪狼狈的模样,不禁呷呷的狂笑起来,还在地上打着滚,完全不给乔纳森留面子。

    “哈哈,我赢了。”娜娜冲到乔纳森的身边,在他的脸上狠狠的亲了一口,“多谢老公谦让我。”

    “我还真不是谦让。”乔纳森脸有点发烫,“你这是怎么弄出来的,也太夸张了一点。”

    “简单的魔法而已,我可是厉害的水系魔法师呢。”娜娜撅起嘴来,对乔纳森的粗心很不满。

    乔纳森拍拍自己的脑袋,他总是把娜娜当成孩子,却忽略到她已经成长为一个相当强大的水系魔法师了。

    前几天弗兰来庄园做客的时候还特地给娜娜做了测试,即便不靠着魔法指环来增加魔法稳定性,她也已经达到了至少六级水系魔法师的程度。短短两年就达到这种程度,实在是让人难以想象。

    不但魔法程度出色,娜娜也确确实实的长大了,她已经到了乔纳森肩膀的高度,身材也丰满起来,虽然还时常表现出天真可爱的性情,让人想起她不到十六岁,可从外表上来看,她已经出落的亭亭玉立,从小萝莉变成让人心动的美少女了。

    乔纳森摸摸娜娜的头:“好吧,以后我把你当作大人一样。”

    “真的吗”娜娜瞄了乔纳森一眼,脸忽然红了。

    “你怎么了”乔纳森可是个盗贼,察言观色的能力最强,见娜娜的态度有点不对劲,不禁问道。

    “我我”娜娜欲言又止,和她平时开朗直率的样子可有点不一样。

    “有什么事”乔纳森更是疑惑了。

    “我听下人们说,说我们应该*的。”娜娜终于鼓起了勇气。

    乔纳森一愣,随即哭笑不得,家里那些女佣都是结了婚的,会跟娜娜说这种话也不奇怪。

    乔纳森最近忙的很,白天要打理领地的事务,晚上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写龙溪快报的故事连载,一个星期还有几天要跑去艾莉克希娅的房间温存,还真是忽略了娜娜。

    按理来说,娜娜是乔纳森法律上的妻子,他们的确应该*睡的。

    不过今时不同往日,以前娜娜完全是个惹人怜爱的小萝莉,乔纳森即便再好色也不会动她一根手指头,一直都把娜娜当作妹妹和女儿一样的看待。

    如今娜娜已经长大成人了,乔纳森可不把保证再抱着她在怀里的时候不会动什么歪脑筋。

    见乔纳森有点尴尬的样子,娜娜嘟起嘴说:“她们都说你不喜欢我,说你喜欢柏莎姐姐那种*的。”

    “这都哪跟哪啊”乔纳森心说这群女佣嘴巴真欠啊,看起来应该好好的教训她们一下,不然还指不定造什么谣呢。

    不过事实是,乔纳森的确喜欢柏莎的,也喜欢姬儿的长腿,更对乔瑟琳那极端敏感的体质念念不忘。偶尔他也在想,是不是找个机会把三姐妹给收了。

    心里想归想,被娜娜说破出来,乔纳森脸上有点挂不住,何况看到娜娜那委屈的样子,他也不能承认,免得伤害了小美女的心。

    “这件事情就不要提了,今天晚上我就搬回去住。”乔纳森捏捏娜娜的小脸蛋说。

    “真的吗那我要听故事”娜娜欢天喜地的说。

    乔纳森苦笑起来,娜娜长大了,可心灵还是那么的纯真。就算搬回去住,他一时半会也舍不得下手啊

    冬天的阳光难得的明媚温暖,乔纳森工作了一会儿,觉得有点疲惫,便来到书房的大阳台前,坐在藤椅上,晒着太阳,乔纳森有点昏昏欲睡。

    近来他有点睡眠不足,原因倒不是他白天要处理领地的事务,晚上还得*的关系。

    自从上次和娜娜打雪仗之后,他就搬回到卧室和娜娜同床了,本以为一切还会跟原来一样,每天睡前给娜娜讲个故事,就可以安心入睡,可惜乔纳森想错了。

    和娜娜一张床对一个健康的男人来说,实在是一种身心上的双重折磨。

    乖巧的娜娜在乔纳森的心目中一直都是妹妹和女儿的角色,不过从她目前身体发育的速度来看,这种看法应该转变了。

    娜娜不但已经完全出落成了个小美女,而且开始很喜欢腻在乔纳森的身边。以前两人也同床过,娜娜大部分的时候都是蜷缩成一团,好像个小毛球一样甜美的入睡。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娜娜开始往乔纳森的怀里蹭,手脚还不老实的搭在他的身上,有时候睡的熟了,还会胡乱的摸。

    乔纳森还没*到坐怀不乱的境界,以前他能把娜娜当妹妹,现在娜娜的身体发育的很成熟,又总是穿着轻薄的睡衣,那*娇嫩的模样完全不逊色于任何一个成*性,试问乔纳森要怎么忍耐呢。

    每当这个时候,乔纳森就睁大眼睛,默数着绵羊,希望能够让自己冷静下来。

    娜娜的软玉温香在乔纳森的鼻翼之间萦绕着,她的身体上有一种淡淡的幽香,那是一种勾人魂魄的味道。偶尔她睡觉不老实,还要凑过来,鼻息有节奏的喷在乔纳森的脸上,每当这种时候,乔纳森就完全没办法入睡了。

    乔纳森不能动也不敢动,干脆放弃了睡觉,免得梦中*大发,做出什么坏事来。一来二去,乔纳森就有点睡眠不足,只能每天午睡一会来补充精力。

    午后的阳光很和煦,晒在脸上暖洋洋的,正适合睡个午觉。乔纳森刚闭上眼睛,书房的门偏偏被敲响了。

    “进来。”乔纳森无奈的睁开眼睛,最近领地里的事情太多了,他还真是不得闲。

    进来的瑞琪儿,她穿的是一件湖蓝色的长裙,和窗外湛蓝的天空同一个颜色,显得非常的清新自然。

    “有事吗”乔纳森问。

    “少爷,我有件事情想跟你说。”瑞琪儿似乎有点犹豫。

    “什么事”乔纳森想起有阵子没见到瑞琪儿了。

    罗宾逊更多的时间都在帮乔纳森搭理镇上的事,庄园里大大小小的事情就由瑞琪儿全权负责了,虽然有佐培尔做助手,她还是每天忙的不可开交。虽然两人住在同一栋房子里,可除了吃晚餐的时候,竟然很少能见到彼此。

    乔纳森刚来到这个新世界的时候,瑞琪儿对他的态度可是冷冰冰的,还曾经导演过一幕*的戏码。想到那时候看过的**,乔纳森的小腹一热,不知怎么心思就跑歪了。

    “是关于娜娜夫人的事情,我不知道是否该和少爷汇报一下。”瑞琪儿斟酌着词句,小心翼翼的说。

    “娜娜她怎么了”乔纳森对娜娜可是最为关怀的,一听是有关她的事情,瑞琪儿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立刻紧张起来。

    “是这样的,最近女仆之间有很多闲言闲语,我偶然听到,其中的内容对少爷和夫人很不利。”瑞琪儿说。

    “闲言闲语”乔纳森皱起眉头来,他很清楚谣言的可怕,因为他自己就擅长制造谣言。尤其是女人之间的谣言,那简直比传染病传播的还迅速,一旦爆发起来,后果可怕的很。

    “是什么样的闲言闲语,可以告诉我吗”乔纳森警醒的问。

    瑞琪儿脸色有点尴尬,犹豫了一会才说:“是关于少爷和夫人的房事的。”

    “你说什么”乔纳森有点没听清楚。

    “是关于少爷和夫人的房事的”瑞琪儿的声音越来越低。

    不过乔纳森这回听清了,他愣了一会,完全不知道该采取什么反应。

    “少爷”瑞琪儿见乔纳森发呆,不禁出声提醒。

    乔纳森这才回过神来,苦笑着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详细的给我说说。我倒要看看她们对我的房事知道多少。”

    “也没多少,只是她们总在一起议论,说夫人会问她们一些那方面的问题,还说少爷和夫人总也不*,怀疑少爷是不是有某方面的问题。”瑞琪儿面红耳赤,不过还是坚持着把意思都说清楚了。她并没有把听来的细节都告诉乔纳森,因为那些结过婚的女仆们说起这种带荤腥的话来完全的实无忌惮,对瑞琪儿这样一个未经人事的处子来说,那些话实在太羞臊了,她可说不出口。

    乔纳森眨巴眨巴眼睛,哭笑不得。

    男人最怕什么不怕死也不怕疼,不怕流血牺牲,不怕穷不怕苦,偏偏怕被人质疑男子汉的雄风。

    女仆们竟然敢质疑乔纳森的性能力,他没拍桌子就已经很有涵养了。不过尽管没有雷霆大怒,乔纳森还是觉得很不痛快,真想找个人狠狠的揍一顿来发泄心头的怒火。

    按照一般的逻辑,乔纳森应该把这些嚼舌头的女仆都解雇掉才对,可他转念一想,这样做会不会是欲盖弥彰。本来没有什么毛病,真要是为这事解雇她们,倒显得自己心虚。

    想来想去,乔纳森决定不跟她们一般见识,对瑞琪儿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你要好好管教她们,不要让她们乱嚼舌头。”

    瑞琪儿点点头,想要走,又想要留的样子。

    “还有什么事吗”乔纳森见她表情有点微妙,不耐烦的问。

    “少爷,我知道爱丁堡有一位博阿滕医生,专门治疗这方面的病症,他有一种秘方,非常的管用。如果”瑞琪儿小心的说。

    “停”乔纳森一摆手,打断了瑞琪儿的话,“你该不会真的以为我有那方面的毛病吧”

    瑞琪儿连连摇头,可乔纳森分明看到她脸上疑惑的神情一点都没消散,反而更加的浓重了。

    “少爷,没别的事情,我先出去了。”瑞琪儿有点怕乔纳森的目光,不安的鞠了个躬,准备离开。

    乔纳森腾的站起身来,几个大步就来到她的身前,恼火的问:“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呃”瑞琪儿躲闪着乔纳森的目光和问题,顾左右而言其他,“少爷,我还要安排晚餐”

    乔纳森一伸手抓住她的胳膊:“看来你是认为我有问题了。”

    “我没那么想,是少爷你误会了。”瑞琪儿慌乱的说。

    “你还真是不会撒谎。”乔纳森盯住瑞琪儿的眼睛,他不但是个撒谎的好手,也是个辨别谎话的高手。何况瑞琪儿的演技的确不怎么样,估计只能哄哄天真的娜娜。

    “我”瑞琪儿面红耳赤,不知所措,“我的确没那样认为,我只是觉得少爷是个君子。”

    如果是在以往,乔纳森会把“君子”两个字当成对自己的夸奖,可放在眼下这个比较敏感的氛围里,他觉得那是对他某方面能力的一种怀疑。

    “你该不会是指上次你导演的那出*戏吧”乔纳森眼珠一转,想到那几乎已经蒙上厚厚一层灰尘的往事。

    瑞琪儿没答话,那意思就是默认了。乔纳森哭笑不得,那一回他早有防备,所以才没有上当,没想到会被瑞琪儿想歪了。

    “少爷”瑞琪儿轻轻的晃动一下手臂,乔纳森这才发现他还拉着瑞琪儿的小臂。她的小臂*着,光滑白皙,肌肤上好像抹了一层油般的嫩滑,就如同一匹最上等的绸缎,让人有一种在脸上蹭蹭的冲动。

    乔纳森本来还没注意,此刻却享受起手指上传递来的触感,他心里一动,轻轻一用力,便把瑞琪儿拉的一晃,几乎要倒入怀中。

    瑞琪儿惊呼出声,身体失去平衡,想要用手拉住乔纳森,却看到他脸上掠过的一丝坏笑。她心里慌的如同有几百头小鹿在乱撞,这么一失神,便整个人都栽在乔纳森的身上。

    乔纳森伸手一揽,两人便构成了一个极为暧昧的姿势,若是放在乔纳森来的那个世界里,这倒是一幕探戈舞曲的美妙姿态。

    美人在怀,软玉温香,瑞琪儿的身体柔软的如同一团面,又带着一股沁人的幽香。乔纳森抱她在怀中,脑海之间掠过两人曾经有过的暧昧举动和亲密接触,心中燃起熊熊的火焰来。

    乔纳森感觉爽了,瑞琪儿的脸上却滚烫滚烫的,好像发了高烧一般。她身体里也有一团火,让她浑身发麻,想要挣扎,却一点力气也没有。

    “你既然觉得我是君子,我就做一回小人给你看。”乔纳森说着,俯身下来,在瑞琪儿的脖子上就亲了一口。

    偏偏脖子是瑞琪儿的敏感之地,她骤然被乔纳森亲吻,虽然只是蜻蜓点水,却身体一震,脸颊顿时变的通红,眼角好像要滴出水来似的,也不知是被乔纳森欺负的想要哭泣,还是心中那团火烘烤的她由内向外的娇艳欲滴。

    乔纳森看她的样子变化,只觉得她的美丽更加增添几分了。平日里冷冰冰的瑞琪儿和艾莉克希娅的冰冷又是不同,她的冷更多的是从心底散发出来的,能让人感觉道一阵阵的寒意。

    只是想念着曾经暴露在眼前的,乔纳森觉得她和艾莉克希娅一样,都是*了之后能够狂野起来的尤物。

    此刻的乔纳森,就是要勾引她,试探她,*她,把她藏在冰山下的那一面给引出来。他亲吻了第一下,又有了第二下,瑞琪儿想要躲闪,可乔纳森的双臂紧紧的把她给抱住,不让她挣脱。

    瑞琪儿的衣服*着脖子和肩头,还露出一片*的胸脯。乔纳森也不进攻她的香唇,也不偷袭两座高峰,转往那些*酥腻的肌肤上进攻。他的嘴唇就如同一条犁,在那*的土地上滑动着开垦着,种植**的种子,等待发芽。

    “少爷,不要这样”瑞琪儿的声音颤抖着,还有点哽咽,就如同立刻要哭泣一般。她想起乔纳森发狂想要*他的那一次,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很久,却总是不能忘记。

    “不要怎样”乔纳森低声的问,嘴唇却没闲着,他已经发现脖子是瑞琪儿的敏感带,便一点点的挑逗着,尽情享受她那战栗的反应。

    瑞琪儿轻启朱唇,刚要阻止,乔纳森一抬头,便吻上了她的唇。

    “唔”瑞琪儿的反应很是强烈,她扭动着脖颈,不肯安静的享受乔纳森的亲吻。

    乔纳森的舌头遭遇瑞琪儿贝齿的顽强抵抗,两排洁白的牙齿紧紧的闭合着,坚决不让乔纳森侵入。

    乔纳森也不强求,干脆的将揽住她小蛮腰的手掌上移,很直接的揉上瑞琪儿的胸脯。

    “啊”瑞琪儿惊叫起来,牙齿轻轻的张开,立刻被乔纳森趁虚而入,舌头直捣黄龙,直接就纠缠上了瑞琪儿的丁香小舌。

    “唔呜”瑞琪儿含糊不清的想要说什么,那些字眼却都被乔纳森给吞掉了。

    乔纳森一边亲着一边揉着,发现瑞琪儿还有反抗的意思,干脆两手横抱,一下子将她给抱起来,然后来到办公桌前,将她放在上面。

    “少爷不要。”瑞琪儿气喘吁吁的说,可话音未落,又被乔纳森给吻住。她的身体变得软绵绵的,想要反抗,却没了力气,心里有点迷茫又有点期待,反抗的心并不那么坚定,心绪左右摇摆着,任乔纳森摆布。

    乔纳森一边吸吮着瑞琪儿的唇和舌,手也从瑞琪儿的衣襟探了进去。他的手指灵活之极,很快就把瑞琪儿腰间胸前那两排密密麻麻的扣子给解开来。

    天气已经日渐炎热,瑞琪儿在长裙之内只穿着轻薄的小衫,被乔纳森往上一推,便露出了腰间和小腹的嫩白肌肤。那是一片丰腴的沃土,乔纳森轻轻的抚摸着,心思激荡,情不自禁的俯下头来,在那圆圆的肚脐上轻吻一下。

    肚脐并不是什么特别敏感的地带,却带有一种神秘感,也是某种心防的代表。虽然乔纳森松开了瑞琪儿,可她也不挣扎了。肚脐被亲,让她心里涌起一种无力的情感,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轻声的说:给他,给他,你不是很喜欢他吗

    是的,瑞琪儿的确早已暗暗的喜欢上了乔纳森,也不知道是从那次导演*戏份而被原谅之后,还是在天长日久的接触之中,总之她无可救药的喜欢上了乔纳森,这个短短一年多之前她还恨之入骨的*。

    女人的心思实在难以理解,爱和恨都来的毫无理由和征兆,又丝毫都无法预测。乔纳森却没空去思考这些,他正迷恋着瑞琪儿的身体,舌头在她的小腹上打着转,然后一路向上,终于推开瑞琪儿的胸衣,舌头攀上峰峦顶端的小凸起,轻轻一舔,立刻惹得瑞琪儿的身体往上弓起,那姿势似乎是在迎合着,又像是在抗拒。

    瑞琪儿开始轻声的*起来,连她自己都不清楚那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好像是骨髓里,又好像是心的最深处。

    乔纳森听到那若有若无若游丝的*,不禁微微一怔,他从来没想到,从瑞琪儿这冰山一样的人儿口中会发出如此**的声音。

    那声音犹如天际传来的,柔媚入骨,勾魂夺魄,钻进乔纳森的耳朵,勾的天雷和地火揉成一团,轰的爆开,弥漫,无法抑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