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七章 黑袍大巫

第七章 黑袍大巫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七章 黑袍大巫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714

    乔纳森带着猫耳三姐妹登上了山丘,就见山丘之下有一道郁郁葱葱的山谷,而山谷底部有一条溪流潺潺的流过。 更新最快

    “总算找到了。”姬儿兴高采烈的道,“这里一定能有收获。”

    乔纳森一指溪边道:“既然有水源,我们就过去休息一下。”

    四人下了山,来到溪水边,小溪清澈见底,能看到里面游来游去的鱼儿。

    “我抓条鱼吃。”姬儿挽起裤筒,兴致勃勃的下了水,看准了鱼儿的游动方向抓下去。她的裤筒下露出两条*匀称的小腿,光白,沾上水珠,别有一番美丽动人

    不过美则美矣,那些小溪里的鱼儿却不给姬儿面子,它们游的飞快,躲的灵活,姬儿溅起一大堆水花却一条鱼也没抓到。

    乔瑟琳笑嘻嘻的看她忙活了半天,早就削好一根木棍,来到溪边,眼疾手快的刺入水中,一条又肥又大的鱼儿就*中。

    姬儿冲姬儿晃了晃木棍上的鱼:“记得要利用工具啊,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人能够灵活的利用工具。”

    姬儿翻了个白眼:“有什么了不起,我又不喜欢吃鱼。”

    乔纳森早就和柏莎点燃一堆篝火,听见她们姐妹斗嘴,不禁哈哈笑起来:“别闹了,我们先烤两条鱼吃。等吃饱了,再给他们带回去。”

    柏莎心灵手巧的把鱼鳞剔除掉,又用一根树枝穿过鱼身,放在火上烤起来。片刻之后,肉香四溢,香气涌进大家的鼻子里,姬儿第一个流出口水来。

    “这条鱼看起来不错啊。”姬儿垂涎欲滴的道。

    “奇怪,你方才不是说你不喜欢吃鱼吗”乔瑟琳促狭的取笑道。

    “二姐”姬儿恼火的伸出手去,往乔瑟琳的腋下偷袭。乔瑟琳是超级敏感的体质,被姬儿这么一搔,顿时脸庞通红,浑身瘫软,口中求饶起来。

    “我错了我错了,你随便吃吧。”乔瑟琳着说。

    “看你再敢欺负我。”姬儿得意洋洋的笑起来。

    乔纳森看她们姐妹嬉闹着,娇美的面孔和*的身材交相辉映,真是一幕人间美景。

    “别闹了,这么多鱼,足够你们吃了。”柏莎烤好了两条鱼,先递了一条给乔纳森,又递了一条给两个妹妹。

    乔瑟琳和姬儿嘻嘻哈哈的接过了鱼,大家也都饿了,闷头开吃。这溪水清澈见底,水质极好,养育出来的鱼肉质鲜美肥嫩,入口即化,满嘴留香,称得上是人间美味。

    “真好吃。”姬儿赞不绝口的道,“要比赖斯湖里的鱼还好吃呢。”

    “这里人迹罕至,水清草美,鱼肉自然好吃。”乔纳森说,“一会多抓几条,也让他们好好品尝一下。”

    四人吃过了鱼,便打开皮囊,准备多装点溪水回去。前面的山路崎岖,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遇上这样好的溪水,多准备点总没有坏处。

    “这泉水真甜啊。”乔瑟琳装了一囊的溪水,咕嘟嘟的灌了一口,赞叹的说。

    乔纳森也喝了一口,果然很甜,甜味里带着大自然的清新味道,直入心脾。

    “要是每天都能过这样的生活该多好。”乔纳森吃饱喝足,觉得心情舒畅,头顶上的太阳又十分的温暖,让他有了微微的睡意。

    正迷糊着,就听“噗通”一声,他一抬眼,就见乔瑟琳不知怎么摔倒在地。

    乔瑟琳并没有爬起来,而是就地伏着,均匀的呼吸起来,似乎是睡着了。

    乔纳森觉得奇怪,正要起身看看,却觉得一阵头昏眼花,浑身没有丝毫的力气。

    他心中惊讶,再扭头去看,柏莎和姬儿也都东倒西歪,片刻不到就委顿在地,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猫耳三姐妹的脸上都是一片安详,似乎正沉浸在美好的梦乡里。

    乔纳森心知不好,挣扎的把手伸进腰间的皮囊里,想要取一颗药丸。就在这个时候,阳光下一道黑影从背后冒出来。

    乔纳森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背后那人带着一股阴寒的力量,身上还有一股子甜甜的味道,和泉水的甜味一模一样。他暗暗叫苦,知道泉水里一定被下了毒。

    “你就是乔纳森吧”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来,听声音是个老头子。

    “我就是,敢问你是哪位”乔纳森没回头,心里盘算着对策。他现在浑身乏力,头晕脑胀,随时都可能昏过去。如果对方是敌人的话,那形势可谓是危急万分。

    “你会知道的。”那黑影一晃,乔纳森闻到一阵甜香,还没来得及闭气就晕了过去。

    等再度苏醒过来,乔纳森发现身在一个幽暗的空间之中,他的手脚都被缚住,轻轻的挣了一下,却挣不脱。

    身体一动,乔纳森碰触到一个柔软的身体,鼻翼里传来一股女人的气息。

    “唔”那人轻轻的哼了一声,乔纳森听出是柏莎的声音。

    乔纳森挪动一下身体,费力的坐直,黑暗之中他渐渐看清楚了周遭的环境。

    这应该是一个山洞的内部,洞口被石头给堵住,只漏进来些微的光亮。山洞里除了乔纳森外,猫耳三姐妹也都在,大家都在昏睡了。

    “柏莎。”乔纳森扭动一下身体,凑到距离最近的柏莎身边,在她的耳边呼唤。

    他叫了几声,柏莎终于睁开了眼睛,迷茫的看了眼四周,惊愕的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嘘”乔纳森让她收声,低声把方才的事情说了。

    “少爷,我们该怎么办”柏莎很快就镇定下来,询问乔纳森。

    “先要解开这绳索。”乔纳森不知缠着手脚的是什么,不过对方没有堵住他的嘴绝对是个失误。

    乔纳森让柏莎转过身去,然后俯身下去,用牙齿咬住*她手腕的绳索,努力的咬起来。

    他咬了两口,才发现那不是什么绳索,而是一种坚韧的兽筋,韧性甚至超过缚狐索。

    兽筋上有一股难闻的气味,乔纳森咬了几口就觉得胃里翻腾,差点把方才吃的烤鱼都给吐出来。

    “少爷,这好像是大脚鹿的筋,你咬不动的。”柏莎也算是见多识广,很快觉察出不对了。

    乔纳森只能放弃,他在地上一弓身,让身体弹起来,忽然发现小腿上的熔火犬牙还在。

    他心里一喜:“柏莎,我小腿上藏着刀子,你用牙齿*。”

    柏莎会意,张口咬住熔火犬牙的刀柄,一点点的抽出来,叼在嘴上。

    熔火犬牙带着刀鞘,还需要从刀鞘里*。乔纳森和柏莎只能凑到近前,柏莎紧紧的咬住刀鞘,乔纳森咬住刀柄,两人距离的十分近,能感觉到对方粗重的呼吸。

    尤其是柏莎的胸实在太大了,乔纳森凑的这么近,胸口和她顶在一起,只觉得两团巨大的柔物在身上蹭来蹭去,好不**。

    不过眼下不是暧昧的时候,乔纳森叼着刀柄一甩头,熔火犬牙脱鞘而出。

    乔纳森示意柏莎转过身去,然后俯身下来,刚要用熔火犬牙切断兽筋,洞口砰的一声响,光芒大盛,有人进来了。

    乔纳森一张口,熔火犬牙落在地上,刀刃没入地面,乔纳森一侧身,把熔火犬牙遮挡住,手在身后寻找着刀刃,目光同时落在那进洞的人身上。

    那人身穿着一身黑袍,把脸和身体遮挡的严严实实的,光线从他身后照进来,晃的乔纳森看不清楚,更为他做了最好的掩护。

    “醒过来了”那人低沉着声音问。

    “你到底要做什么”乔纳森缓缓的说,他已经找到了刀刃,轻轻的移动手腕,兽筋虽然坚韧,可碰到熔火犬牙这种神兵利器,还是应声而断。

    他解脱了双手,轻轻的握住了熔火犬牙,有了兵器在手,乔纳森就安心多了。

    他在等待着机会,现在的环境对他不利,不过有利的是对方在明处他在暗处。对于一个盗贼来说,这是绝好的机会。只要对方稍微放松警惕,他就能发出致命的一击。

    乔纳森在等待着机会,他要用话语迷惑对方,然后再出手

    “孩子,进来看看,他是不是乔纳森。”那人没有回答乔纳森的话,而是冲洞外招呼道。

    一个矮小一点的人走了进来,虽然是逆着光,乔纳森却立刻发现对方的身影很熟悉。

    那人站在黑袍人的身后,乔纳森能感觉到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片刻之后他就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

    “老师,他就是乔纳森。”

    乔纳森心里一凛,这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正是黑女巫奥尔瑟雅。两人自从在南方边境一别之后也有小半年了,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

    既然奥尔瑟雅称呼那个黑袍人为老师,乔纳森就知道黑袍人的身份了,他应该就是这大陆上最强大的黑巫师,烈焰王朝的御用大巫亚里士多德了。

    乔纳森听说过对方的名字,那是一个可以止住小儿夜啼的恐怖名字。在莱文王国的正史里,他是罪大恶极的恐怖分子,是整天和毒蛇癞*生活在一起的*狂。

    面对这样一个家伙,乔纳森有点犹豫了,他不知道是否该出手了。尤其是奥尔瑟雅就在一旁,让他的心绪有点波动。他还需要等待,看奥尔瑟雅的态度,看亚里士多德到底要做什么。

    “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年轻的家伙。”亚里士多德的语气里有几分的不屑。

    乔纳森倒是放宽心,对方越是不屑,对自己的警惕就越低,他的出手就越有可能奏效。

    光芒万丈,走到哪里都受人瞩目的家伙,注定是做不了盗贼的。一个最好的盗贼能把所有的精气神都内敛起来,如同一粒灰尘般不起眼,然后在瞬间爆发出所有的力量,一击致命。

    奥尔瑟雅没有作声,乔纳森也看不到她脸上的表情,只是从她那略微有点颤抖的语调来看,她似乎也非常的紧张。

    黑袍巫师亚里士多德走上前两步,距离乔纳森更近了,他语调冰冷的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乔纳森道:“我是来旅行的。”

    他心里在盘算着,亚里士多德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出现在这里。联系到消融雪山的阴谋,乔纳森猜测他一定是受了烈焰王朝的委托,前来执行这次的计划。

    “旅行你当我是三岁的小孩子吗,如果不说实话的话,我就在你的那几位女伴的身上放几条毒虫,让她们好好享受一下被虫子吃掉内脏的滋味。我想你看到她们的样子,一定愿意好好跟我说说你真正的来意。”亚里士多德冷冷的说。

    乔纳森心里一寒,心知他真的能干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情来,黑巫师果然都是心狠手辣的家伙,跟他们玩手段恐怕不易。

    “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考虑,然后我就会把虫子喂给她们吃。我得先提醒你,那些虫子很喜欢吃人的内脏。”亚里士多德的话让乔纳森打个寒战。

    “我告诉你就是了。”乔纳森非常痛快的道,他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是不能讨价还价的,还是先答应下来稳住他再说。

    “很好,你很聪明。”亚里士多德道,“你到底为什么会来这里”

    “我是来寻宝的。”乔纳森并没有隐瞒来意,当然,寻宝只是他的来意之一。

    “寻宝。”亚里士多德一愣,他以为乔纳森是来阻止消融雪山计划的,却没想到听到一个意想不到的答案

    “寻什么宝”亚里士多德喝问道。

    “寻找当年兽人溃败时候留下来的宝物。据我所知,那些宝物就藏在雪山的某个洞穴之中,价值上亿金币。”乔纳森说。

    亚里士多德的眼睛一亮,这微小的变化没有逃脱乔纳森的眼睛,他心里一喜:看来这黑袍大巫也是个贪财的家伙,只要他有这个弱点,那就绝非是无懈可击。

    不过亚里士多德接下来的话却又给他浇了一盆冷水。

    “你竟敢骗我,看来不喂一条虫子,你不会悔悟的。”他说着翻开手掌,在他的掌心上赫然出现了一条五彩斑斓的蜈蚣。

    乔纳森打个寒战,忙道:“我说的是真的,我是在卫斯理的密室发现的藏宝图。”

    他说着就把事情的原因后果原原本本的给亚里士多德说了一遍。

    亚里士多德阅人无数,自信不会被人哄骗,他见乔纳森说的流畅,目光又毫不畏惧的迎着他,心中倒是有八成信了。其实乔纳森说的的确是实话,至少有百分之八十是真的,自然不怕他。

    “那藏宝图在哪里”亚里士多德谨慎的问。

    “没带在我的身上,在营地里。”乔纳森道,“只要你肯放过我,我愿意分一份宝藏给你。”

    “分一份吗”亚里士多德哈哈笑起来,“你性命都保不住了,还想着分钱吗”

    “你总不能独吞吧那些宝藏至少能装几百车,你一个人是搬不动的。我有商队,可以帮忙,不然我们五五分账如何”乔纳森说。

    “二八。”亚里士多德想了想,觉得乔纳森说的有道理,冷冷的还价的。

    “太狠了吧。我出人又出力,藏宝图也是我发现的,你什么都没做就要八不如三七吧。”

    “就这么定了,如果你敢骗我,我会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亚里士多德道,“不过你得先把藏宝图给我取过来,我才能真的相信你。”

    乔纳森苦笑一声:“放心吧,我这就去给你取。”他说话的时候手指轻轻的动起来,将熔火犬牙塞进了袖子里,然后给兽筋打了个暗结。从外表看起来,兽筋还捆着他的手。

    “奥尔瑟雅,你跟他一起去,别叫他耍花招。”亚里士多德道。

    奥尔瑟雅领命,不动声色的走到乔纳森的身边:“走吧。”

    乔纳森挪动了一下脚道:“我的脚还捆着呢”

    亚里士多德哼了一声,俯下身来,手指一抖,往兽筋上抖落一点白色的粉末。

    本来很是坚韧的兽筋一遇到白色粉末就松弛下来,软塌塌的,释放了乔纳森的脚。

    乔纳森本想飞起一脚踢在他的下巴上,有八成的把握能踢昏他。可看到那白色粉末,终于还是按捺住了。这老家伙浑身都是毒和怪虫,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大家都得没命。

    他活动了一下脚踝,慢慢的站起来。就听亚里士多德对奥尔瑟雅道:“你要小心点,速去速回。”说着伸手在乔纳森的肩膀上一拍。

    乔纳森只觉得肩头一痒,好像被针扎了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乔纳森暗叫不好,估计是被下毒了。

    “只要你能在两个小时之内回来,我会给你解毒的。记得不要耍花招,不然一定会后悔的。”亚里士多德道。

    乔纳森没有办法,只能大步的走出洞去。奥尔瑟雅跟在他的身后,两人不发一言,很快就远远的离开了那个藏身的山洞。

    走出数百步,下了一个山坳,亚里士多德就算是狗也听不到这么远的谈话声,乔纳森终于开口了。

    “你们什么时候到的”

    奥尔瑟雅停下了脚步,犹豫了下,指着一旁的丛林道:“到那边说。”

    两人进了林间,她又回到扫视一番,确定亚里士多德没跟上来,这才急切的道:“你没什么异样的感觉吧”

    乔纳森摇摇头:“没什么。”他确定奥尔瑟雅还很关切自己,心里一暖。

    没想到奥尔瑟雅的脸色变的苍白:“难道是蚀骨针吗”

    “蚀骨针”这个名字听起来就让人胆寒,乔纳森有点忐忑,“是很厉害的毒针吗”

    “老师最擅长的毒针有三种,蚀骨针是最厉害的。中针的人没有任何的感觉,不过骨头却会一点点的腐化。当毒发的时候,整个骨架都会朽掉。”奥尔瑟雅焦虑的道。

    乔纳森听的心惊肉跳,他倒是不怕死,可骨头都朽掉的死法,听起来也未免太恐怖了点。

    “没有解药吗”乔纳森问。

    “解药在老师的身上。”奥尔瑟雅摇摇头道,“而且我不确定是哪一种”

    “这么说来,我只能用宝藏换这条命了。”乔纳森无奈的道。

    “真的有宝藏这回事”这回轮到奥尔瑟雅吃惊了,“我以为你是骗老师的。”

    “我没骗他,我真的是来寻宝的。”乔纳森道,“不过我的确隐瞒了一些事情,我知道你们的计划。”

    奥尔瑟雅叹口气:“老师一直都想报复莱文王国。烈焰王朝许诺,只要这次成功了,老师就可以恢复黑巫师的传承,这对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

    “我绝对不能让你们的计划成功。”乔纳森道,“至于宝藏,我倒无所谓,只要他不伤害我的同伴,我愿意和他分享。”

    没想到奥尔瑟雅却还是摇头:“老师不会放过你的,就算你把宝藏都送给老师,他也不会放过你的。”

    “我和他无冤无仇,他为什么要非要杀我不可”乔纳森不解。

    奥尔瑟雅凝望着他:“因为老师就是那样一个冷血的人,他不会留下你们这些活口的。就算他真的暂时放过你,等宝藏到手,他还是会对你们下毒的。”

    “这么说来,我没有任何活命的机会了”乔纳森问。

    “或许还有机会。”奥尔瑟雅道,“如果你肯为烈焰王朝做事,或许老师会考虑放过你的。”

    乔纳森呆呆的望着奥尔瑟雅,忽然苦笑一声道:“你这是要劝降我吗我对你很失望。”

    奥尔瑟雅的脸色变的难看之极,沉默了半晌。乔纳森忽然看到她的眼角有泪光闪烁,也觉得自己的话说的有点重了。

    “你以为是我出卖你吗”奥尔瑟雅侧过头去,不让乔纳森看到她的泪水。

    “我相信你不会出卖我。不过我们各为其主,无论你怎么做,我都能理解。”乔纳森道。

    奥尔瑟雅惨笑着摇摇头:“你不会理解的。老师抚养我长大,教我黑巫术,你是我的第一个男人。你们都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偏偏老师要杀你,你说我该怎么办”

    乔纳森也无语,如果换成是他,恐怕也不知道该怎么抉择。不过从奥尔瑟雅这一番话中,他能够得到一个讯息:奥尔瑟雅还是爱着他。

    “我该怎么办”奥尔瑟雅喃喃的自语着,一脸的无助。泪水在她的脸上肆意的横流着,深邃的五官充满了忧郁。

    “或许还有别的办法,只不过需要你的帮助。”乔纳森道。

    “什么意思我不会背叛老师的。”奥尔瑟雅犹豫的道。

    “那你舍得我死掉吗”乔纳森问。

    奥尔瑟雅呆住了,这个两难的问题依旧困扰着她,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真希望你能把我打昏,等我醒过来,一切都尘埃落定。”奥尔瑟雅迷茫的说。

    “这个要求我可以满足你,可我希望你能帮助我,这样才不会落下懊悔。”乔纳森说着便弹开了手腕上的兽筋,熔火犬牙落进掌心,探身向前,刀刃掠出,贴在了奥尔瑟雅的脖子上。

    “你”奥尔瑟雅惊呼一声,没想到乔纳森竟然能挣脱。

    “你是我的俘虏了,所以你要听我的。”乔纳森凑到她的耳边说,“这是天意,神要你来帮助我。”

    奥尔瑟雅被乔纳森口中的热气喷在耳垂上,心顿时就软了。她本来就在无助的边缘,只要有任何一个力量推动她,就会立刻倒向一边。她并不畏惧乔纳森的刀刃,却畏惧他的柔情,心理防线瞬间崩溃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