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八章 说服

第八章 说服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八章 说服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更新时间:20090715

    亚里士多德坐在山洞的门口,静静的如同一座雕塑。 更新最快

    洞中的猫耳三姐妹都已经醒了过来,互相之间用目光交流着,姬儿本想反抗,却被柏莎制止住,她相信乔纳森一定有办法的。

    时间不知过了多久,亚里士多德忽然站起身来。

    “时间差不多了,他还没有回来。看起来我应该给他点教训了,从哪一个开始呢”亚里士多德走到洞中,冷冷的从众人的身上掠过,盯在了柏莎身上。

    “从你开始吧。”亚里士多德阴森的笑道,“我会用最新炼制出来的药粉给你一个痛快。吞下这种药粉,你会觉得非常的快乐,然后再快乐里无声无息的死去,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柏莎呸的啐了一口唾沫,打定主意,要是亚里士多德靠近,她拼了命也要撞到他,给其他人赢得一个反击的机会。

    亚里士多德高高的抬起手来,就要甩动他的黑袍袖子,就在这时,洞口响起奥尔瑟雅的声音。

    “老师,我们回来了。”

    亚里士多德缓缓的放下手臂,冲柏莎一笑:“你的运气不错。”

    他说罢转过身来,就见奥尔瑟雅和乔纳森一同走进洞里。

    “藏宝图拿到了吗,没出什么问题吧”亚里士多德问。

    “一切顺利,藏宝图已经拿到,我检查过了,没问题。”奥尔瑟雅说着取出羊皮卷轴,恭敬的交到亚里士多德的手中。

    “做的很好。”亚里士多德把卷轴接过来,瞄了乔纳森一眼,那目光分明是已经把乔纳森当作一个死人看待了。

    “现在可以放了我的同伴吗”乔纳森问。

    亚里士多德阴恻恻的一笑:“我以为你是一个很聪明的人,可惜现在才发现,你原来是一个蠢货。”

    “什么意思”

    “你真的以为我会放过你们吗”亚里士多德狂笑起来,“藏宝图我已经拿到了,就算有无数的财宝,我只要慢慢的搬就好了,干嘛要分给你们。现在我可以放心的杀掉你们了。”

    “*”不等乔纳森发作,亚里士多德身后的柏莎猛地弹起来。虽然手脚都被结实的捆住,可她还是横身撞向亚里士多德。

    这一下不但出乎亚里士多德的意料,乔纳森也吃了一惊。

    亚里士多德听到身后的暴喝,有了防备,闪身一躲,却还是被柏莎的腿给扫中,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乔纳森怎么可能放过这个机会,正要出手,却见亚里士多德的手中数点黑色的光芒闪过,柏莎闷哼一声栽倒在地,痛苦的打起滚来。

    “我竟然小看你们了。”亚里士多德冷笑着,“不过你可以先尝尝蚂蚁针的厉害。怎么样,是不是好像有几百万只蚂蚁在你身上爬,那麻痒的滋味比死还难受”

    奥尔瑟雅方才告诉过乔纳森,亚里士多德有三种厉害的毒针,其一是杀人不见血的蚀骨针,还有一种是专门折磨人的蚂蚁针。中了蚂蚁针的人不会死,可却会浑身麻痒难耐,远比死还难过。

    柏莎可以不怕疼,也可以不怕死,却耐不住麻痒的煎熬,使劲的在地面上蹭着身体,痛苦的说不出话来。

    乔纳森不知亚里士多德还有多少蚂蚁针,不敢妄动,只能一旁看着柏莎的痛苦,心里祈祷他能撑住。

    亚里士多德转向乔纳森,见他脸色苍白,不禁笑道:“放心吧,我对你用的是另外一种针。很快你就会感觉到身体软绵绵的,最后变得像海里的水母一样,身体里一根完整的骨头都找不到。”

    “你真的要杀掉我们”乔纳森问。

    “没错,现在就杀。”亚里士多德冷冷的道,扬起了黑袍的袖子。

    乔纳森握紧了熔火犬牙,冷笑一声:“呷呷”

    就听洞口也同样传来“呷呷”声,“轰”的一道火光从洞外喷进来,直奔亚里士多德而来。

    这一下惊变突起,让亚里士多德不知所措,他仓皇向后闪避,袖子扬起,数十根蚂蚁针和一大蓬药粉洒了出去。

    那道火光来势汹汹,蚂蚁针一入火中顿时融化成银水,药粉更是被高温给烘烤的灰飞烟灭,哪里还能起到一丁点的作用。

    火舌好像长了眼睛一样,追逐着亚里士多德,烈焰升腾,把他的两个袖子都点燃了。

    亚里士多德只觉得热浪扑面,想要再躲,洞中狭小,哪还有他躲避的空间,迫不得已之下祭起浑身的解数,口中一声暴喝,身上黑光爆射而出,猛地轰击在火光上。

    火光和黑光撞在一处,“砰”的一声巨响,冲击波散开来,亚里士多德被巨大的冲击力直接轰在洞壁上,撞的五脏六腑都移了位似的,再也爬不起来。

    乔纳森和奥尔瑟雅也被掀翻在地,不过他们距离略远一些,气血翻腾一阵子,也就缓和过来。

    鸵鸟大小的呷呷晃晃悠悠的出现在洞口,“呷呷”的叫起来,声音里充满了得意。

    “这家伙果然厉害”乔纳森心道,看来他的计划没错,想要*亚里士多德这种厉害的家伙,就只能依靠比他更凶悍的神兽呷呷。

    呷呷只不过喷了一口火,亚里士多德就被放倒了,神兽不愧是神兽啊。

    二十多个瓶瓶罐罐,每个里面都装着五颜六色的粉末和液体。

    一百多条大大小小的虫子,有些乔纳森认识,比如蜈蚣和蝎子,有些则从来未曾见过,总之个个样子狰狞,形状可怖。

    除了这些之外,乔纳森从亚里士多德身上还搜出了一大堆奇怪的道具,这让他看起来不像是黑巫师,倒更像一个变戏法的。

    事实上,如果不是奥尔瑟雅帮忙,乔纳森可不敢在亚里士多德身上乱搜,要是被他身上的毒虫咬上一口,那可就惨了。

    奥尔瑟雅找出蚀骨针的解药来,给乔纳森外敷口服,他感觉到体内有一股阴丝丝的气息被打散消融,然后猛地吐出一口黑紫色的淤血来,中的毒这才算解除掉。

    这个时候,亚里士多德缓缓的睁开眼睛来,恰好看到这一幕。

    “奥尔瑟雅,你竟然背叛我”亚里士多德怒吼道,别看他被捆的结结实实,身上也被艾莉克希娅给下了禁制,可这一声吼还是吓了乔纳森一跳。

    奥尔瑟雅呆呆的看着亚里士多德,怯怯的道:“老老师,我没有背叛你。乔纳森不会伤害你的。”

    “*”亚里士多德骂道,“你真是个*,是不是被这个小白脸迷了心窍。你现在就杀掉他,我还可以原谅你,否则我一定不会放过你的”

    他骂了足足十分钟,奥尔瑟雅被骂的脸色苍白,眼中带泪,却一句都不敢反驳,可见以前亚里士多德给她留下怎样的威严。

    乔纳森终于忍耐不住,来到亚里士多德的面前道:“黑巫师大人”

    他话音未落,亚里士多德“呸”的一口向他吐过来。乔纳森一歪头,唾液从他的身边掠过,吐在身后的石壁上。

    “嗤啦”一声,乔纳森惊悚的回头去看,就见石壁上留下一道黑漆漆的印子。

    “老师的唾液也是有毒的,你要小心啊。”奥尔瑟雅惊呼起来。

    乔纳森立刻闪出好几步远,心头一阵狂跳,瞥了奥尔瑟雅一眼,心想你怎么不再晚一点告诉我

    亚里士多德还想挣扎,娜娜怀中的呷呷忽然叫了一声。听到声音,亚里士多德抬头去看,一见呷呷,顿时呆住了。他迟疑了好一会,才干涩的说:“那是菲尼克斯”

    “你说的没错,那就是菲尼克斯。方才的火就是它喷的,栽在菲尼克斯手里,你并不冤枉。”乔纳森道。

    “真的是菲尼克斯,天啊,不可能”亚里士多德的手脚幸亏被捆着,否则估计会大把大把的抓头发。

    乔纳森心说幸亏邦奇在洞外睡觉,否则被他看到,只怕要以头撞墙了。

    亚里士多德疯癫了一会才慢慢的平静下来,问乔纳森:“你怎么得到这只神兽的,快说。”那副样子就好像乔纳森才是阶下囚,而他是主审官一样。

    乔纳森心里不爽,不过他可是跟奥尔瑟雅承诺在前的,只能忍着火气,把得到菲尼克斯的事从头到尾的讲述了一遍。

    亚里士多德听的两眼发直,一直在嘟囔着:“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即便呷呷就在离他没几步远的地方,这老顽固还是死活不肯相信有人在山上捡了个蛋就能孵出神兽来。

    “亚里士多德先生,洞外还有一只神兽,你要不要看看。”乔纳森见他魂不守舍,干脆给他来一个休克疗法,一次让他吃足了惊,接下来才好在谈判中占据上风。

    “还有”亚里士多德的嘴巴张开就合不拢了,等邦奇的头从洞外探进来,不耐烦的瞪了他一眼之后,他咕咚一声摔倒在地,竟然昏过去了。

    “老师”奥尔瑟雅冲过来把他扶起来。

    “放心吧,他一下子受的*太多,晕过去了,一会就好。”乔纳森翻开他的眼皮看看,确定他没事。

    片刻之后,亚里士多德果然醒了过来,第一句话就是:“乔纳森,你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拥有两只神兽”

    “我也没用什么手段,大概是我人品太好了吧。”乔纳森摸着下巴道,那一本正经的样子差点把亚里士多德又气晕过去。

    不过看到两只神兽之后,亚里士多德也知道了乔纳森的真正实力,再不敢小瞧他了。

    “说吧,你到底想要怎样。要杀要剐随便你。”亚里士多德狠狠的瞪了乔纳森一眼,一副听天由命的样子。

    “亚里士多德先生,我和你无冤无仇,干嘛要杀你。何况我和奥尔瑟雅早有约定,对你一定会恭恭敬敬的。”

    “这样也叫恭敬”亚里士多德瞥了眼身上的绳索道。

    “呵呵,只要先生答应不再对我动手,我立刻就能放开绳索,这也是迫不得已的办法。”乔纳森笑嘻嘻的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面人,尤其亚里士多德又是阶下囚,他的戾气也就没那么足了。不过他并没有立刻许诺,而是迟疑了一下问:“真的有宝藏”

    “千真万确。”乔纳森道,“如果有半句谎言,让我被雪崩活埋了。”

    众人的头顶就是雪山,乔纳森这个誓发的够毒的,不由亚里士多德不信。

    “可我看你并不全是为了宝藏而来。”亚里士多德毕竟是老狐狸,还是嗅到了一丝的味道。其实他方才是被贪欲给迷住了眼,否则哪会让乔纳森那么容易就得手。

    “先生猜对了,我之所以来这里,一是为了宝藏,还有一件事情,就是要阻止你们。”乔纳森道。

    “你知道了”亚里士多德反问,目光却瞥向奥尔瑟雅。

    “不是她告诉我的,我早就知道了你们的计划。”乔纳森道,“炸毁地火溶洞,消融雪山,制造大洪水,这个计划未免太歹毒了一点。”

    “歹毒点怕什么,当年教廷也是这么对待我们巫师的。”亚里士多德眼睛里冒火,看起来他对教廷的仇恨并没有丝毫的消解。

    乔纳森眼珠一转:“你究竟是跟莱文王国有仇,还是跟教廷有仇”

    “我恨卫斯理,也恨那些愚民”亚里士多德道。

    “如果我给你一个机会,让你可以找卫斯理报仇,你会放弃那个歹毒的计划,帮助我吗”乔纳森问,他知道亚里士多德是个关键人物,如果能够争取到他的帮助,这一次的行动就可以事半功倍了。

    “真的”亚里士多德眼睛一亮,随即又狐疑起来,“你哪有这么好心。我听说卫斯理被关在大牢里,只怕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让他活下去,对王国的稳定很不利。我想监狱长不介意放一个他的仇家进去的。”乔纳森笑道,“这点小事情,我还是能在女王面前说上话的。”

    “你如果真的能让我报仇,我就帮你。”亚里士多德眼中燃烧着熊熊的火焰,他肩负着黑巫师一族上百年的怨仇,做梦都想找卫斯理报仇,现在有这么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怎能放过。

    “那我们就一言为定”乔纳森笑道。

    想到能有一个痛打落水狗的机会,想象着卫斯理在自己面前低三下四的模样,亚里士多德立刻就抛弃了之前的盟友,他存在的意义就是为了报仇,无论乔纳森也好还是兽人也好,只要能帮他报仇,就是他的朋友。

    乔纳森深知一点,一个人不论做什么事情,必定有他的**存在。只要了解到这个**,也就等于了解了这个人的弱点。

    亚里士多德的弱点就是他对于复仇的渴望,偏偏乔纳森能给亚里士多德一个机会,两人就这样一拍即合,达成了共识。

    班德拉斯雪山半山腰的一处岩壁下,有些许的白烟蒸腾起来,才刚刚升到半空中,就有一股强烈的气旋卷过来,把白烟吹散掉。

    岩壁保护下的一处山坳中,有一口大锅正咕噜咕噜的冒着泡,一股怪异的味道随着锅里水泡的浮起破掉而散发出来,让角落里的几个矮人和精灵都皱起眉头来。

    “什么味道啊,好像尸体一样。”一个矮人嘟囔着,口气很是不满。

    “难怪他们的肤色那么绿,原来每天吃的是这种东西。”另外一个精灵跟他心有戚戚,附和着道。

    无论他们怎么窃窃私语,那几个围坐在铁锅边上的兽人却兴高采烈,不时的用勺子舀出一些来品尝味道。

    “唔,火候差不多了,”尝了一口之后,一个兽人点点头,“味道刚刚好。”

    “开动了。”几个兽人围到锅边,稀里哗啦的往碗里倒。

    “你们要不要尝一点,这可是我们兽人独有的美食,叫绿嵘汤。是用蝾螈熬制成的,好吃的很。”那掌勺的兽人热情的对一旁的矮人和精灵邀请道。

    矮人和精灵同时摇晃起脑袋来,还连连的摆手:“不必了,我们一点都不饿。”

    “这样的美味你们都不品尝,真是没福气。”兽人一脸的惋惜,又对岩壁口处的三个人类武士道:“你们要不要尝一尝”

    三个武士到时一点都不客气,笑呵呵的坐了过去,每人舀了一勺,津津有味的吃起来。

    “似乎真的很好吃呢。”矮人偷眼瞧了半天,吞咽了一口唾液,从腰间取下酒壶,咕嘟嘟的喝了一口。

    精灵一撇嘴道:“那些沙国的武士都是粗人,在沙漠里饿极了的时候,连沙子都能消化,当然吃什么都觉得好了。”

    矮人想想也是,便只能一口口的灌着酒,又取出一个干硬的饼小口的啃起来。

    “有人来了。”虽然三个人类武士正在吃东西,却没有放松警惕,其中一个敏锐的抬起头来,盯着岩壁口处道。

    众人立刻都警觉起来,精灵侧耳听去,果然听到有沙沙的衣袂擦动声,还有两个人的轻微脚步声。他心说这些人类武士果然不愧是在大漠里打拼出来的全能战士,竟然比他这个精灵族猎手还要敏锐,的确不能小看。

    “是黑巫师和他的弟子。”另一个武士道,“我记得他们的脚步声。”

    众人这才如释重负,片刻之后,果然就见亚里士多德和奥尔瑟雅德身影出现在岩壁口处。

    “黑巫师大人,怎么这么久才回来。再不回来的话,我们就要派人去找你了。”掌勺的兽人有点不满的说,“我可是等你抓蜈蚣来呢。”

    亚里士多德脸上掠过一丝的微笑:“这里的气候有点冷,我得去山下才能抓到蜈蚣。”

    “这么说一定大有收获了我这绿嵘汤里要是加上几条蜈蚣调味,啧啧,那味道别提多美乐。”兽人一脸的兴奋。

    矮人和精灵听的直皱眉头,目光交汇,心领神会,觉得这些兽人和人类真是太疯狂了,怎么什么怪东西都敢往肚子吞啊。

    “你看这些货色怎么样。”亚里士多德一抖黑袍的袖子,几条又肥又大的蜈蚣落在地上,从这些蜈蚣五彩缤纷的身体来看,就知道一定是剧毒的种类。它们在地上拼命扭动着身躯,想往石头缝里钻。

    “别跑。”兽人大手一张,把蜈蚣拎起来,“啧啧,果然是好货色。黑巫师不愧是黑巫师,抓这种毒虫果然有一套。”

    亚里士多德没做声,往铁锅边一坐:“快点烹制吧,我有点饿了。”

    “这就来。”兽人嘿嘿一笑,徒手就把蜈蚣给捏死,片刻之后剥掉外表的一层皮,然后丢进了铁锅里。

    锅里立刻蒸腾起一团黑绿的蒸汽来,还散发出一股更加奇怪的味道。兽人们却使劲的抽动鼻子,把蒸汽吸入,口水则顺着嘴角流下来。

    矮人和精灵看的快要呕了,立刻扭过头去,心说这群人真是疯子,等事情办好,可要立刻跟他们分道扬镳。

    “你们也不喜欢是吗”奥尔瑟雅不知什么时候凑到他们这边来。

    矮人和精灵不迭的点头,心说可算碰到一个正常的人类了。

    “我也不喜欢。“奥尔瑟雅微皱眉头。

    “我这里有饼。”矮人早就垂涎奥尔瑟雅的美貌,笑嘻嘻的取出一块饼来,殷勤的送过去。

    精灵嗤之以鼻的笑道:“你那破饼有什么好吃的,我这里有上好的干肉,奥尔瑟雅小姐,你一定喜欢吃。”

    奥尔瑟雅却摇摇头:“这些东西吃得太腻了,我方才捡了好多果子,大家一起吃吧。”她说着从怀里取出七八个火红色的果子来,红艳艳的非常漂亮。

    “真是太谢谢你了。”矮人贪嘴,一把抓过两个果子,囫囵的塞进嘴里大口嚼起来。火红色的汁液从他的嘴角流下来,一边吃还一边说:“又酸又甜,好吃。”

    精灵也不客气的接过两个,慢慢的品尝,果子的味道里甜中带酸,的确很美味。

    那边的绿嵘汤也好了,兽人和武士们大口的喝起来,其中一个兽人挑出一条肥大的蜈蚣递给亚里士多德道:“黑巫师,这条最肥的蜈蚣给你了。”

    亚里士多德接过来,却不吃,兽人看的奇怪:“你怎么不吃”

    亚里士多德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来:“不是我不肯吃,只是怕中毒啊。”

    “不会有毒的。我巧手奥利奥剥过皮去过毒的,一定没问题。何况你是黑巫师啊,哪里会怕蜈蚣的毒。”兽人道。

    “蜈蚣的毒我当然不怕,不过微光蘑菇的毒我可抵抗不住。”亚里士多德缓缓地道。

    “微光蘑菇”兽人的眼神变了,手也颤抖起来,“什么微光蘑菇”

    “就是你知道的那种剧毒的微光蘑菇,吃了之后会变得浑身酥软无力,任人宰割。”亚里士多德的表情变得很是冷酷,目光凌厉的如同刀子一样。

    不但掌勺的兽人惊呆了,其他几个吃了绿嵘汤的兽人和人类武士也都变了脸色,其中一个武士喝道:“黑巫师,你到底什么意思”

    “我抓这几条蜈蚣的时候,它们刚刚吃完微光蘑菇。”亚里士多德笑道,“我猜现在微光蘑菇的毒应该已经发作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浑身无力啊”

    “你这个混账”那武士猛地跳起来,想要扑过来,可才冲到一半,就身体一软的摔倒在地,挣扎半天也爬不起来。

    “别挣扎了,越挣扎毒性就发作的越快。”亚里士多德冷笑道。

    其他人也都警醒过来,发觉身体的异常,浑身变得没有丝毫的力气,一个个的软倒下来。就连没吃绿嵘汤的矮人和精灵也栽到在地。

    “不好意思,刚才你们吃的果子叫血浆果,和微光蘑菇一样带有剧毒。”奥尔瑟雅一脸抱歉的对矮人和精灵说。

    矮人和精灵叫苦不迭,还没等想好该怎么办,岩壁口钻进来几个人,领头的一个正是乔纳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