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一百一十一章初入大荒 鹊山夜营

第一百一十一章初入大荒 鹊山夜营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一百一十一章初入大荒 鹊山夜营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季秋之日,云气高远。 更新最快

    大荒辽阔,杳无人烟。

    唯有一支车队,在荒野枯草中,艰难行进着。

    穿过山林,绕过盐泽,越过通都大道,深入荒野,一路前行超过二百里。

    “踏踏~”

    八品巨蹄黑马,轻迈四蹄,无比惬意,分开一丛丛高草。

    马背上,钟伯身背碎星刀,手持符文巨弓,双眼警惕,环视四周。

    大荒危机遍布,危险随时会来,再警惕也不为过,符文箭矢已上弦,严防荒野草丛中,隐藏的凶兽。

    “咄!”

    不等众人发觉什么,钟伯双目圆睁,便已开弓射箭,特制粗大箭矢,对准东南数百丈外,闪电般射去。

    “嗷呜~”

    顷刻间,一声凄惨狼嚎,在草丛中传出,十余头巨大荒狼,背影仓惶逃窜,消失在众人面前。

    烈穆阳轻催战马,拖着一头巨大狼尸,施然返回队伍,长达五尺的箭矢,正插在巨狼额中,贯穿坚固的狼头。

    “七品荒狼,也算是较强的异兽!”

    青阳点头道,“大荒异兽,果然数量繁多,自从越过通都大道,这已是射杀的第五头异兽吧!”

    眼前巨狼,足有近丈大小,哪怕已经死去,残余异兽威势,依然让普通战马,战战兢兢,四蹄发软。

    身后大车上,獠猪、红豺、鬣犬、巨鼠,四头异兽尸体还在滴血,都是企图伏击车队,反遭到符文巨弓射杀。

    八品黑马,却丝毫不畏惧,反而跃跃欲试,上前轻踢狼尸两脚,随即兴奋嘶鸣两声,算是为同类们,挽回一点颜面。

    “喳喳~”

    小红鸟跳在黑马头顶,歪头扫视巨狼尸体,眼神中满是好奇。

    青阳有些无语,小红鸟为五品上阶凶禽,若它一路释放威势,这些异兽早该望风而逃,偏偏收敛气息,好似无害的麻雀。

    叶梦秋好似没有察觉,她在青氏翻出本书,是符文阵法一类,对此格外感兴趣,也没人打扰她翻阅。

    烈穆阳自幼生活在大荒中,早已对异兽习以为常。

    他大声笑道:“主公,这头狼不过七品异兽,再深入大荒数百里,巨兽成群,巨象、巨犀、漆雕巨兽,更是震撼人心!”

    “嘿嘿,巨象、巨犀算的什么?”

    赤鬼辛夷一阵冷笑,“当初我族血祭骨盘,便是一头巨兽颅骨雕琢,还是通过鬼巫部,跟河洛部野民交换而来!

    光是头颅顶骨,就有数丈大小,据说那巨兽身体,足有数十丈,一次饮水,便要喝光整条河流。”

    “大荒纵横,何止百万?自然有巨兽奇禽!这些异兽就作为礼物,送给赭石部吧!”

    青阳温声,制止两人争论,又对烈穆阳,问道,“此去赭石部,还有多远?”

    烈穆阳回望西面,只见日已偏西,摇头道,“此去我族,尚有百余里,还有一个时辰便是日暮,今天难以到达!”

    钟伯沉思片刻道:“主公,这里我倒知道,前方二十里外,有一山丘,濒临涡水,依山面水,位置险要,正是上好的宿营地!”

    “既然如此,那就前行!”

    话音未落,又出意外。

    “咴~”

    两匹拉车驽马,行进二百里,又拖动沉重大车,耐不住这样劳累,吐着白沫倒地,四蹄抽搐。

    青阳急忙上前,以星辰之力救治,可惜两马毕竟是驽马,又透支体力太过,再无法救活。

    “唉,若都是巨蹄马,即便是九品也好啊!”

    青阳有些无奈,越是长途行进,就愈发衬托出坐骑、畜力的重要。

    八品黑马驮着钟伯,还有一身武器甲胄,重量何止千斤?

    行进二百里后,却依然精神抖擞,丝毫没有疲惫感,由不得青阳不羡慕。

    “太难了!”

    钟伯摇头一叹,他身为青氏家宰,多次征战北疆,岂能不知道好马重要?

    “当年老黑尚幼,被一群荒狼追猎,差点丧命狼吻,被我巧合救下来,这些年如若亲人,才愿意被我骑乘。

    一般巨蹄野马,自幼在大荒奔驰,性情狂暴无比,即便以武力强行捕捉,也不会受人驱驰,宁愿撞头自尽!”

    青阳沉思,朗声道:“鬼巫为患,弦余入寇,明年面君后,少不了征战奔波,若要青氏强大,没有好马,万万不成!

    有好马,才有更强的战力,玄甲骑如此强大,不仅是整体修为高绝,更因为他们坐骑,最差都是八品赤骝驹啊!”

    “赤骝驹?”

    叶梦秋忽然抬头,她一双黑亮大眼睛,凝视青阳,笑眯眯道,“哪里有赤骝驹?这可是号称龙驹的宝马!紫骝驹就更好了!”

    钟伯不由苦笑道:“小梦娃,不要说笑了,赤骝驹最差都是八品异兽,马王更是紫蹓五品、六品,奔驰如电,就连见到都不容易啊!”

    欲安葬两马,却被钟伯制止,大荒万物,自有其规律,两马死去作为其他动物食物,也是理所当然。

    言谈间,二十里一晃而过。

    前方一条大河,宽阔汹涌,水面足有数百丈,两岸地势平坦,草丛茂密。

    相隔十余里,就有一片土丘微微隆起。

    或几十丈方圆,或数里方圆,面积形状不等,土丘上树木密集,平地上却几乎看不到多少树。

    这是邢国北疆,极为常见的地形,青阳最近读书极多,明白这是漫长时间中,大水泛滥,冲击成的地形。

    “主公,此为涡水,宿营地就在前面~”

    钟伯声音洪亮,手指前方。

    只见千丈外,一座方圆十里小山,正好挡住涡水。

    宽阔的河流,自西南流来,汹涌撞击在山脚,却被迫向东南一拐,划出一道优美弧线,绕过小山,形成一片山水环绕的地形。

    小山并不高大,仅有百丈高,却因周围百里,大荒极为平坦,显得极为显眼。

    “主公,此山也叫鹊山,只因山上多鹊鸟得名,本来地势险要,是极佳的战略要地。

    可惜周围无险,难成掎角之势,即便地势险要,也不过是瓮中之鳖,故而从未有野民聚落占据!”

    队伍宿营,就在鹊山与涡水之间,距离水面仅有百丈,又高出十丈,不会担忧夜间河水泛滥。

    “嗯?”

    青阳眼角余光,似乎扫视到一个人影。

    不等看清楚,就听到“噗通~”入水声。

    “河中有人?”

    钟伯、烈穆阳、赤鬼辛夷,一起警惕过来,阳虎则是严防鹊山一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