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一百三十七章玄甲敌意 断其凭恃

第一百三十七章玄甲敌意 断其凭恃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一百三十七章玄甲敌意 断其凭恃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竟是邢国甲士伏击,众人闻言,脸色大变。 更新最快

    青阳面沉似水,紧按鹤千雪伤口,以法印止住鲜血。

    尤其是肩膀这处,血肉翻滚惨不忍睹,符文箭头柄处,赫然篆刻四个古朴篆字:闾丘慕枫。

    箭头位置,符文淡淡闪烁,散发一股浓烈杀意,足见射箭之人,杀人之心冷酷无情。

    符文箭,杀人箭!

    术修稀少的北荒各国,符文箭矢堪称贵重。

    素来只有势必杀人,才会用到符文箭矢,故而又称杀人箭。

    青阳面色沉静,却眼含怒意,冷声道:“好狠的心,好浓烈的杀意!”

    转而对众人道:“我救治鹤千雪,小梦你救治白鹤,烈兄你去请花公冶族长,为各人疗伤!”

    情况紧急下,多一个药师,就多一分希望。

    那名白鹤斥候,面色悲愤道:“见邢国大军拦横在前,族长心中不安,沿大道向南查探,有一段不见人影,以为是防守露洞。

    就准备靠近仔细查探,却被邢国甲兵伏击,为首者正是一名五品武士,族长为救我等身受重创!”

    “砰”

    钟伯面色愤恨,一拳砸碎身边山石,一股浓浓杀意,弥漫在周围百丈,“必报此仇!”

    “快快快”

    花公冶的声音,打断了钟伯怒意抬升,他一路狂奔,满头大汗。

    来到青阳面前,急忙道:“主公,木灵大人,让我拿来的!”

    手捧一枚淡青色花瓣,婴儿手掌大肥厚润滑好似美玉,散发出轻灵淡雅的香气,令人心神顿感清明。

    “好灵药!”

    青阳口中轻赞,双手紧握法印,对准鹤千雪,低喝道:“灵药凝华!”

    淡青色花瓣,好似冰雪般溶解,一团淡青色灵液,单独凝聚成一团,隐有灵气氲氤。

    青阳点头示意,烈穆阳眉头一皱,狠心将箭杆斩断拔下,一股鲜血喷涌而出,伤口白骨森森。

    瞬间一道符文,止住鲜血流出。

    那团灵药精华,在青阳小心操控下,缓缓附着在鹤千雪伤口处,以肉眼可辨速度恢复。

    一番救治,鹤千雪终于发出虚弱痛呼,缓缓睁开眼睛,失血过多面色苍白,少了一丝野性,多了一分雅静。

    她无力挣扎两下,被烈穆阳扶起来,满面焦急道:“主公不好了,邢国大军拦横在前,行事毫不留情。

    我在中伏时,大喊是青氏领民,那为首武士却说,杀的就是青氏野民,言辞极为强硬。”

    “哼!邢伯允,辱我太甚!”

    青阳神情愤怒起来。

    整个北林城,只有城尉卫长青,是五品武士境,他绝不可能特意伏击,射杀青氏部众。

    如今北林城周边,拥有最多高手的,便是率领两百玄甲骑的邢伯允。

    这支国君亲卫,哪怕是最底层士兵,都是六品上甲士,一名什长,便是五品武士境。

    愤怒的同时,青阳发现子车焉息神色不对。

    当即对他歉意道:“子车兄,为我青氏缘故,却让你被牵连,趁眼下鬼巫部大队未至,你赶紧率部离开吧!”

    子车焉息,一声苦笑道:“自从我为青氏奔走,只怕就被世子记恨在心!不如留下帮上士,多少算是一分力量!”

    钟伯郑重拍他肩膀,声音洪亮道:“不就是城卫军军司马么?要是邢伯允记恨,你就来青氏!”

    子车焉息七品上阶,却被钟伯差点拍倒,他不由一阵苦笑。

    却抬头对青阳,沉声道:“接下来该怎么办?哪怕青氏武力膨胀数倍,也绝不是玄甲骑对手!”

    阳虎也不由摇头道:“玄甲骑,国君亲卫,共有五大统领,每人都是三品战师境。

    跟随邢伯允北上者,正是梁丘据仲,太叔丙辛两人,皆为战师下阶,实力惊人,怕是难以应对!”

    哪怕再不甘心,所有人都得承认,玄甲骑足以碾压青氏,更不要说实力惊人的两名统领。

    这样一支强大队伍,在邢伯允指使下,拦横在返回封土的大道,还对青氏充满敌意,绝不会留下半点机会。

    “嘿嘿,我倒是有一个主意!”

    赤鬼辛夷,忽然打破沉寂,怪笑道,“只要此计可行,邢伯允也得乖乖回家,去见他老娘!”

    “你?”

    柳絮美眸一转,故意鄙夷道,“断发刻面,形同野人的家伙,也知道用计?”

    青阳却面色一喜,赤鬼辛夷虽为野民出身,却精通于权力争斗,上次就提出很精辟的见解。

    他正色道:“还请先生赐教!”

    赤鬼辛夷毫不在乎柳絮看法,又是一阵怪笑道:“邢伯允之与主公,犹如大汉之与婴孩。

    其所凭借,不过是两百玄甲骑,与那上万国都援军,其他封爵领主,绝不会与青氏起刀兵。”

    柳絮不由问道:“邢伯允依仗这些,我们也都知道,但能将他们打败么?”

    “嘿嘿,打败?”

    赤鬼辛夷不屑的摇头轻笑,

    “何必要打?邢伯允统率大军,指使玄甲骑,是依仗他世子身份,这才有机会欺辱青氏。

    还击的最佳手段,就是砍去他所凭恃,整个邢国有谁的身份,比得上国君邢候尊贵?”

    青阳神色若有所思。

    赤鬼辛夷说的没错,邢伯允咄咄逼人,青氏根本无法应对。

    光是两百玄甲骑,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除非青阳晋阶二品士师境。

    要让邢候解除邢伯允兵权,就要让他得知,大荒变局的紧迫,将会危及到整个邢国安危。

    至于这封书信,如何送到邢候面前,有经验的小红鸟,表示毫无压力。

    鹊山之巅,青阳与叶梦秋,并肩而立。

    少女玉手轻捧,小红鸟欢呼轻鸣,啄食青阳喂食的一颗颗灵药,吃饱了它才能最快速度赶到国都。

    青阳眉毛轻竖,凝重道:“局势紧急,切莫路上贪玩,耽搁了报信,我和小梦性命,都维系在你身上!”

    “喳喳”

    小红鸟轻鸣两声,小脑袋一歪,一双小翅膀挥舞,比划着什么。

    叶梦秋明白它的意思,解释道:“小红鸟说,让你给它一点星辰之力,它想感受一下!”

    “咦?”

    青阳愈发觉得,这只鸟儿的特殊,此时也顾不得那么多,神魂调集星辰之力,缓缓输给小红鸟。

    “啾啾”

    小红鸟的叫声,显得格外惬意。

    随即小翅膀一拍胸脯,闪电般消失在两人面前,向西南方向疾驰而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