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百二十四章名曰二宝 以酒赔礼

第二百二十四章名曰二宝 以酒赔礼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百二十四章名曰二宝 以酒赔礼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宝药灵物,初触外界。 更新最快

    环视四周满是好奇,那可人的小模样,瞬间就引来岚和诺兰的喜爱。

    两女围上前去,轻声道:“小家伙,不要害怕,来姐姐这里!”

    “咿呀~”

    宝药灵物,如婴儿般,细声细气叫了声,有些怯生生的,打量她们,更让人心生怜爱之意。

    或许是众人的善意,让它不再害怕,顺着玉石酒缸边沿,爬出来坐在上面,只有一尺多高。

    浑身上下乳白色,脑袋就占了大半个身子,没有脚掌手掌,最引人注意的,莫过于它脑袋上,发出的两片嫩绿色叶片。

    “好可爱的小家伙,都发芽了!”

    诺兰为幽兰化形,天生就喜爱植物通灵的小东西,此时对宝药灵物喜爱的不得了。

    岚身为山灵,本身就经常浇灌山林,同样喜爱这样的初生灵物。

    两女都挤在最前面,隐隐有一丝针锋相对的意味,都想看看这个小家伙,究竟会选择谁。

    “咿呀~”

    宝药灵物圆圆的脑袋,摇摇晃晃,眼中满是醉意,细声细气叫两声,扫视两女一眼后,对青阳伸出双手要他抱。

    不管是两女,还是青玉先生、水镜先生,都有些意外,没想到青阳对天生灵物的吸引力,还要胜过岚这个山灵。

    青阳心中也不由自得,在抱起宝药灵物下一刻,他却不由惊叫起来:“哎呦~”

    只觉头皮一麻,脊背发凉,这只小东西,对准他胸口猛吸,隔着衣物也能感受到那股颇大的吸力,它竟将自己当做了奶娘。

    “哈哈哈~”

    水镜先生狂笑不已,差点笑岔了气,更稳重的青玉先生,也不由笑着连连摇头,这太出人意外了。

    两名少女面色微红,稍稍背过身躯,不好意思再看青阳,也不由抿嘴偷乐,场面确实有些尴尬。

    “咿呀~”

    吸了好久,宝药灵物醉眼朦胧,眼中满是疑惑不解,不过转眼间它就依偎在青阳臂弯中,竟睡着了。

    “水镜先生,这灵物是你当年所采宝药通灵,就麻烦你照顾它了!”

    青阳要将这灵物交给水镜先生。

    却不料水镜先生强忍笑意,连连摆手道:“这宝药灵物,心性纯净无比,既然将先生视为亲人,我怎么忍心将它从先生身边带走?

    它既然视先生为亲人,我看不如由先生带在身边,也好亲身教导它?”

    想起刚才那狠狠一下吮吸,青阳就不由一哆嗦,求救般的看向其他三者。

    但有了刚才的教训,没有人再敢接过小家伙,哪怕是倾慕他的诺兰,这时也粉面微红低着头,好似在看鞋子一般。

    看着熟睡的灵物,青阳咬牙道:“这么蠢蠢的,便叫你二宝了!”

    “为何叫二宝,莫非已有大宝了?”

    面对青玉先生的疑问,青阳笑笑摇头。

    ······

    灵谷号称九谷十八壑。

    是指较大的九座山谷,十八条深谷,是灵谷各部的主要居住地。

    除九谷十八壑之外,还有无数大小不一的山谷,因是这些山谷的从属,往往被忽略不计。

    这些山谷或大或小,有些是作为园圃,也有的是灵族演武场,更多的小山谷,则是作为灵族的居所。

    一座普通小山谷,宽约一里,长不到三里,谷中奇花异草,争奇斗艳。

    四周山林环绕,一片生机勃勃,谷中十几株参天巨木,环抱着一片空地,白猿公手持五尺青锋正在演武。

    一举一动,如迅雷疾风,声势浩荡威严,剑芒一闪即逝,紧贴巨木掠过,没有丝毫伤害,连半片树叶都没有飘落。

    近在咫尺,宛如千里。

    任何武修见状,绝对会对它顶礼膜拜,将剑气凝聚到这样的威力,又能控制不四散开,这代表着对剑气的控制,达到很高的水平。

    在白猿公三丈外,一只高不足三尺的幼年金猿,手持一柄两尺长的木剑,有模有样的挥舞。

    普通的剑招,金猿只要两三次就能学会,哪怕相对高深的剑招,最多也只是一日时间,就演武的有模有样。

    “唧唧~”

    金猿袁弘,自得其乐,爪握木剑,格外兴奋。

    它并没有完全跟随白猿公的招式,两尺木剑在它手中,反而随性舞动。

    在弹跳变幻中,剑招却有白猿公舞剑的一丝神韵,显然并不是胡乱篡改。

    这样一番举动,更让白色老猿欣慰,不由连连点头,素来严厉凶戾的眉眼间,竟有一丝慈祥和蔼的神色。

    忽然老猿耳朵一动,双目厉色一闪,扭头看向山谷入口位置。

    “白猿公,我们来看你了~”

    随着水镜先生的一声大叫,小山谷的宁静被打破,五个身影走进来,青阳双手托着一尊巨大酒缸。

    “你们来干什么?”

    幼年时的阴影,心中无限仇恨,却又无处可报仇,让白猿公脾气越发火爆。

    但青阳对灵谷的恩情,它又不好恩将仇报,情绪憋闷之下,一双老脸阴沉似水,扭头不看众人。

    “唧唧~”

    袁弘,一看到青阳到来,顿时欢喜无比。

    将手中木剑一丢,就向青阳跑去,一把抱住他小腿,满脸都是休想再丢下我的怨念。

    “咿呀~”

    青阳肩膀上,伸出一个白白的小脑袋,上面还有两片叶瓣。

    二宝睡眼朦胧,从青阳肩膀爬起来,发现竟有一只金毛猿猴,要跟它争抢青阳的关注,顿时对金猿不满的叫起来。

    “唧唧~”

    袁弘一看到这头上发芽的小家伙,竟在青阳肩膀趴着睡觉,比二宝还要更加不满。

    它一双小毛爪,指手画脚唧唧叫嚷,要让二宝明白,究竟谁才是长兄,二宝自然不愿意认输,引得金猿更加生气。

    金猿的这番表现,让白猿公眼神一黯,心中愈发难过。

    这一个多月来,它对这只金猿有求必应,几乎视为子孙照料宠溺,没想到一见到这名少年,立刻就头也不回的离开。

    “白猿公,我别无他意!”

    青阳顾不得理会两个小家伙的争吵,将巨大酒坛摆在地上。

    拱手歉意道,“刚才回想我那番话,太过于冒昧失礼,听闻白猿公酷爱饮酒,便将这坛美酒作为歉意!我也不好多加打搅,这就告辞了~”

    说完这句话,青阳毫不犹豫转身,没有丝毫要求学剑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