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荒战事 青氏飞骑

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荒战事 青氏飞骑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百二十六章大荒战事 青氏飞骑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仲冬之月,时日短至。 更新最快阴阳争,诸生荡。

    冬季第二个月,北荒愈发寒冷,朔风拂面似刀,寒意直入骨髓。

    又一场鹅毛大雪后,天日黯淡于云间,四野云雾涌动变幻,随时在酝酿下一场暴风雪。

    北荒的冬季,酷寒而又漫长,长达三个月的冬季,大荒兽群纷纷迁徙离去,或南下躲避严寒,或藏身于山林间。

    然而通都大道上,这条连通邢国南北的交通命脉,一辆辆马车、牛车,络绎不绝,满载军械物资。

    自仪制令碑南十里处,一条新开辟的道路,向东笔直延伸,大量车马沿这条大道向大荒而去。

    凛冽寒风吹过平坦雪原,将地面上积雪卷起,击打在人脸上,几乎令人睁不开眼睛,也仍不能阻挡车队的行进。

    鹊山之上,烈穆阳迎着凛冽寒风,两眼眨也不眨盯着远方。

    雪原皑皑,一望无际,一队队辎重车马,好似白布上的黑色蚂蚁,艰难向前行进。

    鹊山北面十里外,一座巨大营寨矗立,大道到此已结束,但雪原上仍有碾压出的道路,继续向东一直通往前线大军。

    众多车辆满载辎重,在这处营寨中集结,然后以百辆为单位,由一队甲兵护送,为前线大军输送补给。

    “隔啊~隔啊~”

    一只六品白鹤,打破冷冽的沉静,舒展双翼降落在不远处,一身狐裘的鹤千雪,轻盈跳在烈穆阳身边。

    “主公可有消息?”

    烈穆阳扫了鹤千雪一眼,面无表情缓缓问道,眼神中却是藏不住的关切。

    鹤千雪摇摇头,有些沉重道:“主公还没有消息,就连廉仓偷偷潜入林莽,这一个半月了,也没有再出来!”

    他没有再讲话,只是静静凝视十里外的营寨,神色愈发凝重。

    见其神色异样,鹤千雪美眸轻转,担忧道:“表弟,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主公两月未露面,有人在怀疑了!”

    烈穆阳背对鹤千雪,轻声道,

    “最近数日,大营中的统领、校尉,或者路过的其他封爵,不时旁敲侧击试探,询问主公伤势可好,何时出关参与庆功!”

    “竟是这样?云上卿进剿鬼巫部,看来最近进展不错,当日主公在鹊山受伤,有那么多人看到!也该怀疑了!”

    鹤千雪微微点头,拍拍烈穆阳肩膀,轻声安慰道,“表弟莫要担忧,叶氏长女早就预见到这点,已有应对之计!”

    “叶氏长女,堪称主公良配!她做主母我信服!”

    提起叶梦秋,烈穆阳眼中忧虑稍解。

    在两个月时间里,她将青氏封土打理的井井有条,各方面都极为稳妥,尤其是将青阳的消息瞒的严严实实。

    “但上卿云叔予,文修武德为人慧敏,要想只怕难度极大!”烈穆阳疑问道,“不知她有什么好计策?”

    “无他,疑兵之计罢了!”

    环视四周无人,鹤千雪这才低声道,“云上卿进剿鬼巫部如此顺利,少不了主公摧毁鬼巫图腾的功劳。

    战前又提供三百座阵法,助他连胜强敌却无多大损伤,哪怕不能扫灭鬼巫部,主公的功劳也不容抹杀。

    何况主公早就进献镰刀帮助秋收,诸多奇技在前,哪怕不看在左师公、太叔丙辛情面,他也不会为难主公,至少会对此事缄默不言。

    云上卿不较真的话,成大夫就不会轻易发难,其他各位封爵更不足为虑,唯有千叶老人大徒弟中行朔,是最大的难题。

    费大夫、苏括等人,都在军前效力,主公受伤瞒不过他们,两个月不露面必然引起他们怀疑,所以叶氏女与众位客卿、家臣商议后,决定出兵助战!”

    “出兵助战?”

    烈穆阳一皱眉,“律令严禁家臣干政,若无家主之命,家臣率部出征是擅权,不过眼下倒能用来遮掩主公的情况,不知何人率部出战?”

    “唳~”

    高空一声唳鸣,打断了鹤千雪的话,也划破天际的阴寒,一团火红身影从天而降,正是五品巅峰的龙雀。

    “这天,真冷啊!”

    龙雀背上,跳下一名一丈巨汉,浑身黑色犀甲。

    背插碎星刀,斜跨符文弓,左手持盾,右手大戟,显得格外威武,只是浑身上下满是冰霜,须发之间满是白霜,好似耄耋老人一般。

    “钟伯,你怎么独自一人便来了?”

    烈穆阳看向巨汉,眼中满是尊敬,哪怕青阳失踪,也不影响巨汉在他心中的地位。

    巨汉笑笑,不等他答话,一头巨雕也穿过云层,同样五品修为的赤鬼辛夷,也跳到两人面前。

    他脸上再无丝毫鬼面图腾,一身古铜色肌肤威武雄壮,对烈穆阳大笑道:“谁说只有老钟一个?不光有我,后面还有呢!”

    话音未落,数十只凶禽,一只接一只不断降落在鹊山之上,二十多只凶禽背上,跳下来三十六名六品上甲士。

    巨大的动静,让留守鹊山的青氏部众惊动,在马伯达带领下纷纷迎上来。

    数月未见的好友,此时相逢于鹊山,顿时热闹非凡,也引得十里外那片军营,有人不断向此张望。

    “钟伯,这次只率飞骑出战?”

    烈穆阳神色一动,若有所思。

    鹊山一战时,鬼巫部图腾武士、兽师,驯养的主要都是异兽,凶禽反而并不多,倒是附庸鬼鸦部的鬼鸦数量惊人。

    但鬼鸦实力并不强大,对以六品凶禽为主的青氏飞骑,威胁并不大。

    当看到原傀兽部长老傀文斗,也出现在队伍中时,他立刻推翻了这个想法。

    烈穆阳疑惑道:“钟伯,傀文斗也跟随一起,难道是其中另有隐情?”

    钟伯拉着烈穆阳走远,这才低声道:“这回你要在鹊山配合,这次行动非常重要。

    一方面假称奉主公之命出战,好迷惑中行朔等人,另一方面,听说鬼巫部将各部附庸,当做炮灰替死鬼,傀文斗跑来哀求救出傀兽部,你明白了吧~”

    “我明白了~”

    烈穆阳郑重点头道,“傀兽部人数虽少,却大半精通机关、符文之术,若能救出来,对青氏好处极大,哪怕损失一半人手也值得。”

    “那倒不至于,咱们有赤鬼辛夷带路,又有傀文斗指引,只要时机得当,不损一人也有可能。”

    钟伯低声笑两声,又神色凝重道,“唯一担忧的问题,是咱们知道傀兽部的本事,云上卿、中行朔必然也知道。

    我与飞骑救出傀兽部众人后,立刻就要返回云叔予身边,装作禀报军情,没时间送他们回封土。

    你要在鹊山做好准备,将这些人及时接应,藏的严严实实,即不能让其他人知道,也决不能被人抓住把柄!”

    “绝无问题!”

    烈穆阳神色坚定道,“我知道一处地方~”

    “此事你自己知道就好~”钟伯阻止道,“事不密则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