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百六十六章中行出逃 厚颜*

第二百六十六章中行出逃 厚颜*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百六十六章中行出逃 厚颜*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上卿封土方百里,领民十万之众。 更新最快

    如此巨大的领民基础,上卿拥有的私军力量,自然也更为强大。

    二百多名邢国强者,几乎全是云上卿麾下私军,最强者足有三品修为,最差也是六品上甲士。

    有他们站在阵前,原本躁动不安的邢国甲兵,对异兽的畏惧顿时削弱许多。

    “吼~”

    数十头巨大异兽,带着肆无忌惮的怒吼,转眼冲到数百丈外。

    巨大鼻孔喷出的热气,转眼化为两股白色浓雾,距离数百丈都能感受到那股强大气流。

    骑在披毛犀背上的兽师,死死盯着眼前的军阵,他眼中带着一股狂热,为了冲破大军无所畏惧。

    “战神法相~”

    一声大喝之后,二百多道强大气息升腾而起。

    凌冽杀意弥漫,随即又瞬间聚拢凝实,化为二百个高矮不等的金色巨人,手中兵刃也各有不同。

    战神法相凝聚的金色法相,根据各人修为不同,有着极大的差距,相同的却是高涨的战意。

    二百多个金色巨人,无尽杀意释放出来,兵刃直指眼前强敌。

    “斩~”

    当二百多柄金色兵刃一同斩出,整片天地都好似涂了一层金光,耀眼的光芒让人睁不开眼睛。

    “轰轰轰~”

    连绵不断的斩杀声,夹杂着巨兽临死的悲鸣,激荡起大股尘烟、雪雾,笼罩阵前方圆数千丈,让人一时间无法分辨战况。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

    望台之上,云叔予却满意的捋动髯须,看似从容淡定的面容,眼神深处却有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

    身为邢国最年轻的上卿,虽在底层国人、甲兵中威望极高,又因言行举止优雅,受到举国上下青年男女追捧,权柄却是四位上卿中最低的。

    不然隆冬时节进兵,也不会落在云叔予身上。

    若能成功剿灭鬼巫部,凭借这份功劳,足以与其他三位上卿分庭抗礼,国君邢候也会更加倚重自己。

    当雪雾缓缓散去,数十头巨大异兽,早已全部倒下,隐隐传来低沉的悲鸣。

    那头五品的披毛犀,在云氏家臣云肴剑下,连一招都没有抵挡住,倒在地上像一座肉山。

    “哈哈,云上卿在战场之上,又得绝妙好句啊!”

    一个洪亮的声音,忽然从望台下传来。

    云叔予面色一变,猛然转身向下望去,对这人惊疑道:“中行先生你怎么这个样子?太叔统领他们呢?”

    望台之下数十步外,站着的正是中行朔等十一人。

    一向威武雄壮的中行朔,极为罕见得展现出落魄模样,衣衫褴褛,浑身上下满是伤痕。

    中年丑汉、白发老妪、中年文士等十人,也都浑身血迹斑斑,经过浴血奋战后的模样。

    云叔予心中极为震惊。

    这群人在整个邢国,也算得上第一层次的顶尖强者,又有谁能伤得了他们?

    更让云叔予心神不安的是,中行朔一行人都伤成这幅模样,太叔丙辛这支大军,又会面临什么下场?

    “太叔统领他~”

    中行朔双眼含泪、嘴唇抽搐、神色悲痛,好似在回忆最为悲痛的场景,说到一半就不忍再言。

    “太叔统领怎么了?玄甲骑如何了?”

    素来优雅无比的云叔予,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失态。

    直接从十丈高望台跃下,再不管什么第一供奉、千叶老人大弟子,抓住中行朔衣襟,大声喝问不断。

    一向表现极为强势的中行朔,却难得没有反击,只是神色悲戚无以形容。

    “云上卿,不要责怪*,他已经拼尽全力~”

    闾丘隽明上前,带着悲愤的哭腔,双眼含泪道,

    “太叔统领率玄甲骑,以及上万大军,中了鬼巫部毒计,陷入数万阴武士包围,已经全军覆没了!”

    “什么?绝不可能!”

    云叔予两腿一软,差点就此摔倒,他绝不愿意接受这个消息。

    玄甲骑,整个邢国的武力精华,也是与崇国抗衡争斗的高端武力。

    一直以来都以邢候亲卫身份,坐镇国都京畿之地,多次随邢候南下会盟,屡屡挫败崇候阴谋。

    这次邢候派出两部玄甲骑助战进剿鬼巫部,也是为了安稳内部,更好的应对来自崇国的巨大压力。

    本以为鬼巫部覆灭在即时,却传来玄甲骑全军覆没的消息,即便用整个鬼巫部为其陪葬,也绝对得不偿失。

    中行朔神色悲凄,眼角挂着一行热泪,却在用眼睛余光注意着云上卿,密切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在独自逃生前,中行朔就已想好退路。

    在数万阴武士重重包围下,又有那头诡异的鬼物指挥,即便太叔丙辛实力再强,只要他不想抛弃大军独自逃走,就绝无生还的希望。

    接下来尽可能说动云叔予,让他相信太叔丙辛、玄甲骑全部死去,失去了救援之后,更能保证这个计划顺利实现。

    这样没有人证,抛下大军的行为,也就无人知道。

    中行朔大可以将一切责任,推到其他人头上,他依然是那个饱受邢国上下尊敬的大供奉。

    见云叔予两眼失神,中行朔自然明白其中原因。

    玄甲骑一旦覆灭,折损四成力量,云叔予身为战事执掌者,必须承担责任。

    于是中行朔故作悲痛,沉声哀道:“云上卿,太叔统领极为勇武,对战异域鬼物而死,是我亲眼所见!

    他临死前嘱托我,一定要将大泽中发生的剧变带给你和君上,要小心那数万阴武士,如今想来我恨不得与他一同战死!”

    “数万阴武士啊~”

    云叔予木然的神色,又多出一丝震惊。

    他神色惨然,低声苦笑道:“这样的强大敌人,又怎能责怪中行先生,只怕邢国自此多灾多难喽!”

    “轰轰轰~”

    远处二百个战神法相,还在不断猛力出击,一道道金光闪过。

    数十头鬼巫部异兽,在第一波攻击时就全部死去,紧随其后的阴武士大军,在二百战神法相攻击下,**化为碎块。

    隐藏在尸傀儡中的鬼巫部众,连躲闪的机会都没有,就被一个个碾压成肉泥,白色的雪原化为血红色。

    “鬼巫部败喽~”

    在数万邢国甲兵狂呼中,鬼巫部众们终于四散奔逃。

    这样巨大的胜利,却没有让云叔予有半点喜色,他死死盯着鬼巫部后方,整个人都好像僵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