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二百七十九章苏括矫诏 教你做人

第二百七十九章苏括矫诏 教你做人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二百七十九章苏括矫诏 教你做人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毛发悚立,心慑神破,已不足形容费大夫、苏括此时的惊惧。 更新最快

    正是以为青氏家臣精锐已覆灭于大泽,全力支持青氏的玄甲骑统领太叔丙辛也阵亡。

    加上之前得到的消息,精通阵法的青阳身受重伤数月没有露面,极有可能已经重伤不治而死。

    两人这才在中行朔的命令和支持下,鼓起所有胆量前来青氏,企图报数月来积累的仇恨。

    当青阳缁衣正服露面时,重伤不治身亡的传言自然破灭,也让两人一阵失望。

    不过他们只以为青阳重伤方愈,依然不以为意,失去爪牙后的青阳,只能任凭宰割而已。

    直到钟伯、赤鬼辛夷还有那三十六个熟悉面孔,一个不少的拦在面前,费大夫、苏括这才满怀恐惧,发觉不对劲。

    既然青氏飞骑一个不少,太叔丙辛和玄甲骑,很可能也没有战死。

    得罪玄甲骑统领倒没什么,这却说明中行朔在撒谎,其中意味不言自明,这才是费大夫最绝望的。

    环顾对面涌出的数百名青氏甲兵,一个个嘴角挂满的笑意,分明是在嘲讽自己太蠢,没有看出来青氏早就布下的陷阱。

    回想前来青氏的路上,最后数十里遭遇的一连串霉运,分明就是人家早就安排好的,偏偏自己丝毫没有发觉。

    想明白这一点后,费大夫、苏括都心中绝望,但两人表现却截然不同。

    苏括自幼丧怙,却又得到成大夫、成夫人溺爱,养成了盛气凌人的骄纵性格。

    看到众人簇拥下,卓然而立的青阳高雅出众,再摸摸自己红肿的双颊,上面的摔伤依然*辣的痛。

    回想到过去的新仇旧恨,还有对青氏飞速强大的嫉妒,一股怒火瞬间烧毁他的心智。

    拔出腰间精铁大剑,手指青阳大吼道:“青氏小儿,你辱灭储君,中行先生奉国君之命,要我擒你问罪。

    尔等青氏家臣、私军赶紧散开,我只抓青氏家主,余者不问,若是胆敢阻挡鸡犬不留!”

    矫诏国君邢侯命令,去袭击一名封爵,哪怕中行朔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做,苏括在怒火冲击下,丝毫不管后果多么严重。

    本以为拿出邢侯的名义,青氏众人不说惊慌逃散,也要迟疑片刻,他就有一丝机会抓住青阳。

    凭七品下甲士的实力,这一声怒吼传遍数里,青氏众人却一动不动,面带嘲讽之色的盯着他。

    “哼,成氏螟蛉假子,也敢妄言君侯之命~”钟伯不屑的冷哼一声。

    “嘿嘿,即便是邢侯之命,我等也会护着主公出奔他国,何必引颈待戮?”

    熊心在青氏家臣中,身高仅次于钟伯。

    他冷哼一句,舒展修长双臂,轻易击落苏括手中铁剑将其擒住,挥动宽厚大掌,接连扇在苏括脸上。

    “啪~啪~”

    几颗带血的牙齿,从苏括口中飞出数十丈消失不见,那张本就被摔肿的脸,在这两掌后又红胀一圈。

    “你竟敢打我?”

    在苏括不敢置信的目光中,熊心又冷笑道,“身为成氏螟蛉假子,既然成峒教导不得你,我替他来教你做人!”

    “啪~啪~啪~”

    清脆响亮的耳光,让不远处的成氏私军们,一个个低下头去装没看见。

    费氏私军们,则畏惧的看向那数百名青氏私军,哪怕实力最低的都是九品武士境。

    “尼~萌灯遮(你们等着),酒酒~会味我~报~愁~(舅舅会为我报仇)”

    接连挨了十几耳光,苏括原本俊秀的面容,好似变成一个大馒头,眼睛红肿的只剩下一丝缝隙。

    就这仅有的一丝缝隙,依然流露出浓浓恨意,咬牙启齿道:“有种你们就杀了我,有胆子就杀了我,只要我活着一天,就早晚要报此仇!”

    “噗嗤~”

    赤鬼辛夷怪笑两声,轻拍苏括面颊道,“我的儿,有些人一旦走霉运,哪怕喝水都会呛死的。”

    看似脸上挂满笑容,但赤鬼辛夷眼神流露出的凌冽杀意,连苏括都忍不住一阵哆嗦。

    “苏郎就莫要挣扎了,凭白多受一番苦难~”

    费大夫劝了两句,面色愈发惨白,原本精悍魁梧的他,此时却显得格外无力。

    凝视数十步外的青阳,他神色颓然道:“本以为是最后一次报仇的机会,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我也明白与青氏之间的冲突,责任全在我费氏身上,如今既然行迹泄露,那就任凭上士处置~”

    费大夫一副任凭处置的认命模样,引得赤鬼辛夷怪笑两声,就要冲过去将他擒住,却被青阳抬手阻止。

    缓缓踱步上前,青阳眼神愈发冰冷,冷笑道:“费大夫果然好算计,哪怕此时也不忘设计害我。

    邢国律令,好公战而禁私斗,何况国君数次禁令,封爵之士严禁私斗,违令者一律剥夺封土、名爵,莫非你以为我会上当?”

    钟伯身为青氏家宰,自然明白这个道理,才没有提前动手。

    不过归附不久的原野民部众,此时得知才明白费大夫的歹毒,一个个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主公,难道我们还不能教训他一顿?”

    若非领主大人及时提醒,大家伙本来都要表现一番,却差点中了费氏奸计,以至于让别人抓住把柄。

    青阳淡淡笑道:“要想出手教训也可以,虽说君上严禁私斗,但封臣有守土职责,若有人擅入封土,出手不必顾忌。

    如今既然有人要对青氏不利,咱们就让出几百步距离,让他们走进封土之中,自然可以随意出手!”

    “哈哈,还是主公明智!”

    “这也算是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

    “不对,不对,守株待兔还差不多!”

    “这倒是,就不知有多少傻兔子撞上来~”

    青氏家臣们,大声说笑着缓缓后退,将青氏封土入口让出来,眼睛却盯着费大夫以及他身后的费氏私军、成氏私军。

    成氏私军们,眼睁睁看着苏括被熊心提在手中,就好像提着一只小鸡似得,不敢有半点拯救的行动。

    费氏私军们,与费大夫一样。

    听到这一连串的讽刺、辱骂,面色一阵红一阵白,却不敢说半句异议,唯恐落得苏括的下场。

    突袭青氏的意图失败不说,来时骑乘的一百多匹战马,也全部摔伤无法行走,若是步行离开,天知道又有什么霉运在等着他们。

    一时间费大夫等人,陷入进退两难的境地,神色惶恐又不知该如何行事。

    就在此时,那个声音再度响起:“费仲,尔等为何踌躇不前?”

    中年丑汉终于耐不住跟上来,当他转过拐角的树林,看到数百步外的青氏众人后,同样不可思议的瞪大眼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