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三百一十八章神秘老者 凤歌悲声

第三百一十八章神秘老者 凤歌悲声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三百一十八章神秘老者 凤歌悲声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四战之国,止戈为武。 更新最快

    意思是地处战略要地的国家,哪怕是在和平时期,也要将戈放在脚趾上,保持强大武力,时刻警惕准备战斗。

    邢国如今的局势,北有弦余,东南有黑风部与崇国,南部又有黑玄之士活跃的管蔡之国,显然符合四战之国的标准。

    根据目前北荒局势变化,青阳愈发认同这句话,强大武力才是自保的根本,绝不能将希望寄托于他国之上。

    庆幸的是目前崇国的威胁,距青氏封土还很遥远,直线近乎八千里的距离,让来自东南的威胁可以暂时忽略。

    如今的北疆正处于三百年来最安宁的时期,接连数月的大战,鬼巫部遁逃,各部野民四散,青阳只需备战弦余部落即可。

    想到这里,他对叶大夫点头笑道:“还请叔父放心,青氏麾下三千余入品武修,都在接受子车焉息训练。

    等我回封土整顿军械甲兵,多备下战神法相阵法,不管是明年迎战弦余,还是对战黑风部、崇国,至少会有自保之力。”

    “子车焉息有勇有谋,颇有大将之才,卫长青对其极为看重,还曾想将其带去扬武城!

    成大夫拿子车焉息出气,不仅显得气量狭小,反而成就了青氏,若是听闻不知要气成什么样!”

    叶大夫脸上带着一丝奇怪的微笑,又继续轻声道,

    “子车焉息训练青氏部众,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三千余入品武修一旦训练出来威力惊人。

    再经过几场大战磨练,同数量的情况下还要胜过三师精锐,再加上你那近两百异兽凶禽,云上卿都曾说羡慕之极啊。”

    在过去数百年里,各国出现的异兽凶禽,要么是与武修、术修单个缔结魂约,要么就是兽师的缔约兽禽。

    青阳却出人意料的开创了另一个方式,给这些灵智极高的异兽凶禽平等待遇,视之为客卿家臣。

    根本不需要任何缔约方式,就拥有了大量异兽凶禽的效忠,不次于大量武修强者的存在。

    一想到这一点,叶大夫眼中就满是羡慕之色,这个即将年满十五岁的少年,只用不到半年时间,就让青氏成为他需要仰视的存在。

    想到这里,叶大夫心中一动,当即正色道:“青氏如今不断强大,我也没什么可叮嘱你的,带你去见一个人!”

    “哦?”

    青阳微微惊讶道,“有资格让叶叔父引荐的人,不知又是什么来历?”

    “此人名叫濮阳眴,只知其来自中州之地,具体来历我也说不清,对你却有极大帮助!”

    叶大夫一边起身,一边认真道,

    “青氏要想保持强大,就必然需要此人,可惜他性格怪异,我也只能引荐而已,能否说服他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听罢这番话青阳反而来了兴趣。

    如今的青氏看似强大,其实在内政方面一团乱麻。

    钟伯作为青氏家宰,过去主持数百人的封土绰绰有余,如今青氏猛然扩大为数万人,拥有土地数百里,钟伯就显得力不从心起来。

    青阳迫切需要一名内政高手,或许叶大夫口中这位濮阳眴,就是自己最需要的人才。

    见叶大夫开门第一个走出去,青阳走出门外就看到不远处,离石明灭与叶梦秋、叶昭在闲谈。

    看到青阳走出来就远远的招手,并没有靠近的意思。

    这让他心中一暖,必是叶梦秋生怕叶大夫为难自己,才在外面观察情况,不过此时也无法说什么。

    紧跟着叶大夫脚步,两人穿堂过院,来到一处院落大门外。

    十余名叶氏家仆手端托盘走出来,个个脸上都挂满惴惴不安。

    “为何如此惊慌?”

    叶大夫眉宇微皱,转而看到托盘中的罩子下热气氲氤,精心烹饪肉食的香气四溢。

    当即轻声喝问道,“这些肉食还未曾取用,为何就被远样端出来了?”

    “这~”

    众家仆愣了片刻。

    一名看似有些地位的年长侍女恭敬屈膝道,“回禀家主,这些肉食皆是后厨精心准备,谁知老先生看都没看,刚进屋就让我们端走。”

    “嗯?就为此惊慌?”叶大夫不由眼睛闪出一分厉色,很好地在温文儒雅,与大夫威严中切换气势。

    “噗通~”

    十几名家仆一起跪地,满是惶恐的请罪道,“老先生竟将厅堂中那副神武图,给当抹布擦桌子用了!”

    光是看这些家仆的表现,青阳就明白这幅帛画的贵重,倒要看看叶大夫如何应对这一难题。

    叶大夫面色抽搐两下,竟没有发怒的意思,对众家仆若无其事道:“一幅帛画而已,你们都散去吧!”

    “啊?”

    众家仆万分不解,却不敢多问什么,一个个赶紧离开。

    叶大夫若无其事迈步向前,青阳分明看到他一双手都悄悄握紧,又很快松开,显然并非不心疼那幅画。

    即便如此心疼,叶大夫也没有半点发火的意思,青阳对这位濮阳先生越发感兴趣起来。

    眼前这处院落清幽雅致,厅堂精巧不逊于叶老夫人所在,台阶共有九阶,微微架高三尺,就多出一分庄严肃穆感。

    殿阁飞檐之下,修筑多年的粗壮木料,还在缓缓散发着一股清香。

    配合着厅堂内传出的雪梨木炭香气,以及满桌美味佳肴的香气,让人不由垂涎三尺。

    “濮阳兄,这狍、獐、鹿、驴,你不满意也就算了,快品尝这盘肉青羚前腿肉,也是家主亲自射猎!”

    一个小老头话音刚落,又响起一个老者沧桑声:“任凭满桌酒肉,也就这两碟瓜菜和我胃口!”

    青阳摇头无语,送给叶氏的瓜菜,日日经受灵气熏陶,几乎快要晋阶灵药,味道岂能不好?

    这些瓜菜是自己送给叶老夫人的,如此珍贵稀少,都被叶大夫拿来招待这位老者,这股看重不言自喻。

    老者似乎心情很沉重,忽然唱起古老的歌谣:“凤兮,凤兮,何德之衰?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已而,已而,今之从政者殆而!”

    意思是:凤鸟啊凤鸟啊,你的德行为何衰退?过去的事情已不能挽回,未来的事情还来得及应对。算了吧,算了吧,如今那些执政者是没希望的。

    这首古老的歌谣,满是悲哀与绝望。

    青阳心中沉思,唱出这样的悲歌,说明这位老者也看出未来的悲惨乱世,却又无能为力充满悲观情绪。

    叶大夫与青阳在院落中踟蹰,没有立刻走进去,屋里却传来那个老者的声音:“在外面站着干嘛,来了就进来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