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7中文网 > 穿越小说 > 极品领主 > 第三百二十一章做大英雄还是大枭雄?

第三百二十一章做大英雄还是大枭雄?

穿马甲的猪创作的《极品领主》, 第三百二十一章做大英雄还是大枭雄?在线免费阅读下载。内容提要:

    见面不如闻名。 更新最快

    古往今来,名不副实者比比皆是。

    哪怕老者心中已相信叶大夫所言,依然想要亲自见识青阳实力。

    一双犀利眼神,如虎视鹰顾,一眨不眨的盯着青阳,强大气场逼迫而来。

    这气场强大中,又带有浓重上位者的威严,绝非普通隐逸智者所能拥有,只有位高权重者才能逐渐涵养出来。

    想到这里青阳心中一动,对这位濮阳先生的真正身份更感兴趣,能堪比云上卿、左师公的气场,也必然曾担任一国要职。

    中州各国学派众多,术修学派也极为繁盛,许多诸侯国执政都是文人,或许濮阳先生就是这一类。

    心念转动间,青阳也略带微笑看着老者,好似没有感受到任何压力,任凭老者如何释放气场,都对其没有任何影响。

    “老夫曾以为英才尽在中州,不料北荒竟有如此俊杰!”

    缓缓收敛气场后,老者眼含惊讶,捋着二尺花白髯须,满怀感叹道,

    “异域鬼物凶戾暴虐,能以阵法将其灭杀,本就足以震惊世人,还能在半年内将青氏壮大,青阳上士真可谓天纵奇才!”

    “老先生过奖了,这些不过是受了母亲遗泽!”

    面对老者的这番不吝夸奖,青阳并没有任何得意之色,心中组织措辞后,却拱手不客气问道,

    “晚辈却怕老先生是个假的高人,诸位上卿对北林城主争夺激烈,连国君都不得不尽量拖延。

    即便叶叔父此时闭门谢客,一旦被国君任命为城主,到时诸位上卿又岂能轻易释怀?”

    “唉,怎能对老先生如此无礼?”

    叶大夫先是不轻不重的责备青阳,然后又对老者极诚恳、急切道,“小儿辈胡言乱语,还望老先生不要责怪!”

    “不怪不怪,是我没有说清楚~”

    濮阳先生不仅没有发怒,反而摆手轻笑道,

    “上卿柄国,各行其道,我让叶文闭门谢客,是对外表明叶氏态度,并非属意城主之位。

    如今诸位上卿相互争执不下,都不愿让对方掌控这座雄城,邢侯再顺水推舟任命没有依附任何人的叶文为城主,就成为各方必然的妥协共识。

    邢侯毕竟是一国之君,他所任命的一城之主,只要并非刻意得罪几位上卿,谁又会对叶氏出手打压?”

    *就是相互妥协,执掌一国权柄的上卿,也要在争斗中相互妥协,绝不会轻易打破既定规则。

    在各方争执不下的前提下,叶大夫若被任命为北林城主,那就代表着国君的利益,至少在数年之内都是安全的。

    此时闭门谢客,既可以通过这一举动,对诸位上卿表明不争抢的态度,更能对国君表明,叶氏的安分守己。

    能在众多乱相中抓住关键,做出最简单合理的建议,显然濮阳先生是当之无愧的智者,这正是青阳需要的大才。

    能屈能伸方是大丈夫,哪怕那番话是故意为之,青阳依然诚恳致歉道:“刚才晚辈孟浪,还望老先生不要见怪!”

    “不会~”

    虽说不介意,看到青阳的诚挚歉意,濮阳先生脸上也露出满意笑容。

    就好似遇到绝世美玉一般,他上下反复打量着青阳,神色若有所思道:“我看你气息绵长,身姿矫健,除了修行术修阵法外,莫非还修习武道?”

    “晚辈运气不错,接连有奇遇,已是五品武士境!”

    青阳微微一笑,将五品武士境的气势彻底释放出来。

    这更让濮阳先生惊叹道:“术修之道本就艰难,你还能兼修武道达到五品,实在是令人不敢置信!”

    叶大夫却满脸自豪解释道:“老先生有所不知,我这贤侄本领极为了得,要知道在半年前,他才刚刚锻体中段而已。”

    说话的同时,叶大夫一脸骄傲自得,仿佛青阳才是真正的叶氏继承人。

    “半年?”

    震惊之下,濮阳先生失声惊呼道,“十五岁前晋阶五品武士境,一二十年总会有一两人出现。

    可是能一朝顿悟,半年从不通修行达到五品武士境的,纵观大申天子诸侯以下,数百年仅有一个王子乔啊!”

    “我这贤侄,虽说不如王子乔,也至少是王子乔以下第一人!”叶大夫笑眯眯回答,不断说着青阳的各种好话。

    青阳自然明白叶大夫是好心,极力劝说老者前往青氏,他自己也在心中默默盘算,如何将这位老先生招揽到青氏麾下。

    濮阳先生并没有立刻答话,而是仔细深思许久,正襟危坐,神色严肃道:

    “阁下十五岁不到,就有如今这般实力,半年之内将青氏壮大,远胜一国亚卿,不知日后又有何打算?”

    “自然是继续修行术法武道,让青氏整体实力变得更强!”青阳很是理所当然的回答。

    老先生微微皱眉,似乎对青阳的回答并不满意。

    他扭头对叶氏老者叮嘱道:“束案老弟,麻烦你去门外盯着,不许任何人靠近十丈之内。”

    “没问题!”

    叶氏老者起身,刚要走出去,却又回头劝道,“濮阳兄长,如今各国乱象已现,能留下就不要再东奔西走了!”

    “我会考虑的!”

    对叶氏老者认真点点头,目送他走出厅堂,将院中的侍女、家仆遣出院落走远,濮阳先生才又对叶大夫叮嘱道:“今日之事,入得你耳,切不可外传!”

    “左耳进,右耳出,晚辈谨言!”叶大夫神情肃穆,郑重拱手侍立一旁。

    诸多安排之后,濮阳先生面容变幻许久,这才缓缓抬头看向青阳,神色极为郑重道:

    “我就明言直述,如今天下局势两位也该看出来,天子暗弱,诸侯征伐,君失其鹿天下共逐。

    天发杀机斗转星移,地发杀机龙蛇陆起,一旦天下大乱群雄并起,不知多少豪杰一遇风云便化龙。”

    濮阳先生话语说的很慢,眼睛一直紧盯着青阳:“上士在半年内,就有如此惊人成就,不管是天赋,还是气运,都属于百年难遇。

    以如今青氏的实力,正仿佛乳虎啸谷,潜龙伏渊,几年之后更难以想象,我想问阁下在这乱世,是要做匡扶乱世的大英雄,还是想做争霸天下的大枭雄?”